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牵着她的手走出急诊室,果然和没受伤时一样,走的不紧不慢,从容优雅。

    “你一定是在骗我。”

    萧幻幻还是不信,而他们身后给江逸帆处理伤口的大夫和护士已经看呆了。

    虽然取子弹时打了麻药,但是那种子弹烧灼带来的痛苦和刀伤剑伤不一样,格外的疼,即使男人有时挨得住,不会哭爹喊娘的,但也绝没有几个能像他们眼前这少年一样,完全像个没事人一样,步履轻松的走出诊室。

    其实,如果有人掀开江逸帆的流海看一下,就不难发现,他的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他不是不痛,而是他自制力特别强,即使痛到麻木,他可以克制住自己,依旧淡然,依旧优雅。

    就如同最经典的故事,关公刮骨疗伤一样,刮骨怎能不痛,关公却依然可以谈笑自若。

    不是不痛,而是自身的意志可以克制痛。

    姚汉和他的手下见江逸帆淡雅悠然的从急诊室走出来,也是一愣,越发觉得这少年古怪——他是大腿上中了一枪没错啊,怎么可以表现的和个没事人一样?

    愣了一会儿,他迎上前去,“你不住院观察一下?”

    “不用了,”江逸帆淡笑,“我想尽快回家,简单的护理换药我自己都可以。”

    “那好吧,方便给我们做一下笔录吗?”不由自主的,姚汉心里对江逸帆升起一股敬意,虽然这个少年年纪小,可是身上却有一种让人仰望的气质。

    “没问题。”

    ……

    配合警察做过笔录之后,江逸帆陪萧幻幻回到了凌寒初的别院。

    刚一进门,萧幻幻就扶着他坐下,进浴室给他放好了水,准备好了衣服,然后回到他身边,“我给你放好水了,衣服放在浴盆旁边,你不能洗澡,擦洗一下,我去准备晚饭。”

    如果是以往,江逸帆一定会恶作剧,要求她给擦洗,可是今天,他知道她心情不好,他只是含笑答应,由着她去准备两个人的晚餐。

    而事实是,他没听萧幻幻的话,站在莲蓬头下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刚在医院上的药当然全都被水冲没了,但是他满不在乎,因为他有更好的药。

    洗净擦干之后,他给伤口重新上了萧然给他的外伤药。

    药是萧然给的,却是钟灵素配的,钟灵素有神医之称,她的药当然是最好的,抹到伤口上之后,有点沁凉的感觉,火辣辣的疼顿时就少了。

    上好药之后,他换好睡衣,斜倚在床头,等他亲亲老婆端饭进来。

    时候不大,萧幻幻便把晚饭弄好,端了进来。

    萧幻幻的厨艺虽然和苏芒、钟灵素没法儿比,但是心爱之人做的爱心晚餐别有一番滋味,江逸帆吃的津津有味。

    尤其是萧幻幻执意要喂他,让他着实消受了一回美人恩。

    见萧幻幻只顾着喂他,自己都没吃几口,他笑着伸手去接她手中的汤匙,“我自己来吧,我伤的是腿,又不是手臂,自己吃饭没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