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好好,不说!”江逸帆笑着妥协,捏了捏她的鼻尖,扶正她的身子,“来,我给你梳发。”

    他把她按做在梳妆台前,梳妆台也是古代的样式,镜子是铜镜,不像现代的镜子照的那么清楚,不过看起来朦朦胧胧的,像是沾上了一股仙气儿。

    江逸帆扶萧幻幻在梳妆台前坐好,他站在萧幻幻身后,用梳子一下一下梳她的长发。

    一头乌黑的长发丝绸一般顺滑,还隐约带着淡淡花香,江逸帆真是爱极了她这一头乌黑顺滑的青丝。

    因为一会儿要去上学,萧幻幻已经换了自己的衣服,也不能再用昨天的发型,江逸帆就在她脑后给她梳了一个简单的马尾。

    简单的发型,却朝气蓬勃,映着茭白的小脸,说不出的漂亮,江逸帆越看越满意……他家丫头真是漂亮啊,恨不得揣进兜里,不让别人看才好。

    萧幻幻端端正正的坐在梳妆台前,感受着江逸帆细长温柔的手指不断穿过她的发,有时能蹭到她的头皮,明明是最普通不过的动作,却有一股子淡淡的温情,不知不觉的她就红了脸。

    她正看着铜镜里的江逸帆发呆,江逸帆弯腰,一张帅脸凑到她面前,吓了她一跳,“干嘛?”

    他低笑,浅浅温柔,淡淡蛊惑,“给你画眉啊!”

    “嗯?”

    萧幻幻愣神的功夫,江逸帆已经拿起眉笔,在她弯如新月的眉上,又描了一层淡淡的颜色。

    萧幻幻的眉形很好,眉色也浓淡适中,所以她从不画眉,江逸帆也不是为了给她涂色,而是为了享受给她画眉的乐趣。

    他一边用眉笔随着她的眉形轻轻勾勒,一边笑着说:“听说过张敞画眉的故事吧?那可是才子佳人的佳话,丈夫为妻子画眉,是能白头到老的。”

    他浅笑吟吟,温热的气息扑在萧幻幻的颊上,萧幻幻脸颊越来越红,嗫嚅着问:“张敞是谁?”

    她在国外长大,现代的事情还好些,古人物知道的有限。

    “张敞啊……”江逸帆细细打量她的眉,专心致志的描画,“张敞是汉代的京兆尹,传说他与他的妻子是同村,小时候打架时,不小心误伤了他的妻子,长大后,听他家人说起,他的妻子因为他小时候给他妻子造成的伤疤,导致他的妻子一直不能出嫁,他就上门提亲,娶了他的妻子……”

    “真的吗?”萧幻幻眨眼,觉得好有趣,打架也能给自己打来一个媳妇。

    江逸帆微笑着摇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很唯美浪漫就是了,传说张敞和妻子成亲之后非常恩爱,每日为妻子画眉,他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但是恃才傲物,有点不拘小节,放荡不羁,因此得罪了不少的人,他的政敌就利用他给妻子画眉这一点,在皇上面前参了他一本,说他在家中给妻子画眉……”

    萧幻幻撇嘴,“啊?这是什么人啊?好无聊哦,人家夫妻关系好,关别人什么事了,那人可真讨厌。”

    “是啊,”江逸帆笑着点头,“皇上向张敞求证时,张敞说,‘闺房之内,夫妻之间,有比描画眉毛更过分的事,描眉算什么’,皇上爱惜他的才能,并没有怪罪他,但是他也没得到重用。”

    萧幻幻皱眉,“好可惜哦,所以说啊,宁得罪十君子,不得罪一小人,小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也没什么可惜的,没那个坏人参张敞一本,张敞为妻子描眉,也不会成为流传千古,凡事都是注定的,没有什么可惜不可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