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690没正经(以后每章节都3000字了)
    “行吧,那你们等着,我马上让他们送来。”凌寒止匆忙忙跑出去了。

    萧幻幻看着他的背影问江逸帆,“这样好吗,会不会不太礼貌?”

    江逸帆揉揉她的发,轻松一笑,“没关系,我说过了,就拿这儿当自己的家一样,你和他见外,他才会怪罪。”

    “江逸帆,我发现我其实还是不太了解你……”萧幻幻捧着脸看他,有点小小的郁闷,“你看,我都不知道你有多少钱,有多少家公司,有多少个好朋友……你有好多好多事情我都不知道……”

    “那有什么关系?”江逸帆含笑看她,揉了揉她的额头,“你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了解我啊!我们两个的时间很长很长,你可以慢慢了解,我有多少钱,有多少家公司,有多少个好朋友……然后连我有多少根寒毛、多少根头发都数清楚……”

    “去!”萧幻幻白他,“你又没正经了!”

    “正经事都在公司里呢,两口子之间能有多少正经事?”江逸帆坏笑,“老婆……你看现在气氛这么好,不如咱们就干点不正经的吧……”

    萧幻幻推开他亲过来的嘴,无语。

    这是人家家里呵,他哪只眼睛看出这里气氛好了?

    ……

    折腾了一个晚上,除了萧幻幻白嫩嫩的小手被烫伤了几处,把江逸帆心疼的不得了,别的总算是有惊无险。

    回到凌寒初的别院之后,萧幻幻就不想动了,整个人散了架一般,累死了。

    江逸帆拍拍她的脸,“丫头,洗澡去,洗了澡再睡。”

    萧幻幻懒懒的睁眼,“好累,不想动。”

    “不想动啊,好说!”江逸帆坏笑,“我帮你洗……”

    话音未落,他坐起来把萧幻幻扛在肩上就往浴室里冲。

    “啊……不要!”萧幻幻尖叫,捶打他的后背,“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坏人……”

    江逸帆把她放进浴缸里,笑眯眯,“我是祝妻为乐好不好?怎么好说我是坏人?”

    萧幻幻无语,眼珠一转,抬手拿下头顶上的花洒,打开花洒往他身上喷水。

    江逸帆一会儿功夫就被淋成了落汤鸡,在萧幻幻的水压政策下,笑着开门出去。

    见恶魔打开门出去了,萧幻幻松了口气,关了花洒刚想脱衣服,门吱呀一声开,江逸帆探个头进来,“老婆,需要搓澡不?老公可以提供全方位无偿服务哦!”

    “滚!”萧幻幻抬手一瓶浴液扔过去,门倏地关上,浴液砸在门上砰的一声巨响。

    萧幻幻十分无语的叹口气,赶紧过去把门锁上,摇摇头哭笑不得……她家恶魔这到底是什么恶趣味啊?第二天早晨,江逸帆和萧幻幻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离开LZ城。

    两个人带着简单的东西,刚走出凌寒初的别院,一辆军用路虎箭一般疾驰而来,在他们面前戛然而止,发出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江逸帆下意识伸出一条手臂护住萧幻幻,看着军用路虎,微微蹙眉。

    这样的停车方式很不礼貌,他非常不喜欢。

    车门打开,一身军装的卫航从车内走了下来。

    江逸帆面色冷淡的看着他,神情微冷,看不出不悦,却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威压。

    卫航是借着公务来找茬儿给他妹妹卫棋儿出气的,军用路虎原本就气势逼人,他又用这种气势汹汹的方式出场,目的就是想压江逸帆一头。

    哪知道,他下车之后往江逸帆对面一站,江逸帆身上贵气十足的气质逼过来,他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

    他皱了皱眉。

    他是因为凌寒初的关系才认识的江逸帆,与江逸帆充其量能算的上是点头之交,昨天江逸帆丝毫不顾情面让手下把他妹妹打伤,两个人算是彻底撕破脸皮。

    他只知道江逸帆背景不简单,人也特别能干,凌寒初很推崇他,对他赞不绝口。

    可是,不管凌寒初怎么夸江逸帆,他在心底对江逸帆总有几分轻视,因为江逸帆实在长的太漂亮了,漂亮的足以掩盖他身上所有的优点。

    直到这一刻,他与江逸帆面对面的站在一起,他才体会到站在他对面的这个少年到底有多可怕。

    江逸帆只是随意站着,神色很淡,可是他身上却散发出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威压,恍惚间竟有种让他想要向他低头的冲动。

    他心里一惊,收拾心情,板紧面孔,腰杆挺的笔挺,拿出做军人的威严,“江逸帆,我们有件事需要你协助,请跟我走一趟。”

    “跟你走一趟?”江逸帆看着他,淡淡一笑,“理由?”

    “刚刚不是说过了,有事需要你协助。”卫航不耐。

    “这是你求人的态度吗?”江逸帆淡淡冷笑,“凌寒初都不敢和我这么说话,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卫航脸一沉,“江逸帆,你太嚣张了,别说我好言好语的请你,就算弄几个人铐你上车,别人也不敢说什么!”

    “哦?”江逸帆轻轻一挑眉,“那你倒是铐上我试试?”

    “你……”卫航气的脸涨的通红,一挥手车上下来几名军人,“江逸帆,你考虑清楚,和军方对着干可是重罪。”

    江逸帆轻蔑瞥他一眼,“我还是那句话,你太拿自己当回事了,什么时候你能代表军方了?”

    卫航气的一口血堵在胸口,挥手让他手下上去拷人,军人从来都是令行禁止,以服从为天职,卫航一下令,那几名军人立刻往前冲。

    凌寒初手下有一支特种大队,这几个人都是特种大队之中的翘楚,行动迅捷,虎虎生风,江逸帆将萧幻幻推开,刚想陪他们玩玩儿,活动活动手脚,忽然又听到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是砰的一声车门响,再然后是一声霹雳般的冷喝:“住手!”

    那几名军人对那人的声音再熟悉不过,连忙收了拳脚退后几步,连卫航都冲来人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来人正是凌寒初,他冷着脸色瞪了卫航一眼,回眸看江逸帆时,神色柔和了许多,“阿帆,怎么走的这么急,我和阿止还没来得及给你送行呢。”

    江逸帆身上的凛冽寒气也瞬间收了,轻悠一笑,将手中小别院的钥匙朝凌寒初扔过去,“这不是正要给你去送钥匙嘛,顺便和你告别,结果被你这位英明神武的手下给拦住了。”

    江逸帆瞥了卫航一眼,淡淡讥嘲,浅浅讽刺,卫航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他和凌寒初是发小,平常不穿军服的时候,两个人就像朋友一样,相处很随意,但是一旦穿上军服,他就是凌寒初的下属。

    军队等级森严,有上级在的时候,下属要绝对尊敬服从,所以他双手中指紧贴着裤线,站的笔挺,标准的军姿,脸上不敢有一丝不该有的神色,只是心口堵了一口老血,差点把他给憋死过去。

    凌寒初看了卫航一眼,无奈的皱皱眉,抓住江逸帆一条手臂,“阿帆,我们车上说。”

    江逸帆没动,看着他似笑非笑,“怎么,你也想让我跟你走一趟?”

    凌寒初一愣,觉得江逸帆说话的口气不对,稍一琢磨,就知道肯定是刚刚卫航惹了江逸帆了,他瞪了卫航一眼,拍拍江逸帆的肩,“阿帆,确实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又怎么了?”江逸帆有些无奈。

    他倒是无所谓,主要是怕惹的萧幻幻不痛快。

    他太优秀太耀眼,所以他从来不乏追求者,这些追求者中也有死缠烂打,无所不用其极的,但是以前在星海城的时候,他把萧幻幻保护的很好,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会处理的妥妥当当,不管什么样的追求者,他都会一个人搞定,绝对不会让她们出现在萧幻幻面前,给萧幻幻添堵。

    可是自从来了LZ城,他和萧幻幻形影不离,他那些追求者就不可避免的出现的萧幻幻的视野里,惹的萧幻幻不高兴。

    论他和凌寒初的交情,凌寒初让他帮什么忙都没问题,就算上刀山下油锅也可以,可是他还有萧幻幻,他不想再让萧幻幻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开心。

    凌寒初见江逸帆问的无奈,知道他在担心萧幻幻,可是他也很无奈,“阿帆,不是万不得已,我不会来找你,你考虑一下。”

    “行吧,”江逸帆叹口气,“你先说什么事。”

    “昨晚,顾薇的父亲去世了……”凌寒初的神情很凝重。

    江逸帆也表示遗憾,静待他的下文。

    “顾薇父亲是我们军方的工程师,他手里有对我很重要的东西,至于什么东西,因为涉及军事秘密,我不方便和你说,但是总之那东西对我十分十分重要。”凌寒初眉间蹙的死紧。

    “顾薇的父亲是什么原因去世的?”江逸帆好奇的问了一句。

    他很了解凌寒初,以凌寒初的本事,他想保护的人绝对没人能伤的了半分,尤其是那人对他还那么重要。

    “心肌梗死,昨天半夜的时候发作的,当时他身边只有顾薇一个人,等救护车到了,人已经不行了,”凌寒初解释说:“他手里有对w我很重要的东西,而那些东西都锁在他的私人保险柜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保险柜的密码,顾薇说,她父亲临终前把密码告诉了她,我问她,她却不肯说,她说她只告诉你一个人,我没办法了,才来找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