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凌寒初烦躁的叹口气,“阿帆,你知道,对待坏人我有办法,但是对待那么个娇滴滴的小丫头,还是个刚刚失去了父亲的小丫头,我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只能来找你。”

    江逸帆蹙眉。

    又是顾薇!

    他下意识看了萧幻幻一眼,刚巧萧幻幻也在看他。

    他无奈笑笑,揉揉萧幻幻的发,“丫头,你说怎么办,我听你的。”

    凌寒初眼角抽了抽。

    他家兄弟还真是不避讳,就差在脑门上贴上两字“妻奴”了。

    他见萧幻幻有些犹豫,连忙和萧幻幻说:“弟妹,我就是让阿帆到那儿和顾薇说几句话,保证没别的事情,你帮帮忙……”

    “那行吧……”萧幻幻虽然心里不痛快,还是犹犹豫豫的答应了。

    人家凌寒初那么大个军长,都低声下气的说到这程度了,她还怎么好意思说别的。

    不过,她歪头狠狠瞪了江逸帆一眼,然后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你可以去,但是要保证不准让她碰你,你更不准碰她,更更不许让她占了你便宜,要不然,晚上让你跪键盘!”

    “行!我保证!”江逸帆举手保证,牵着她的手上了凌寒初的车。

    凌寒初坐在副驾驶,萧幻幻和江逸帆坐在后座,萧幻幻坐在车上想了一会儿 ,心里还满不是滋味的,小声嘀咕:“江逸帆,你说这算不算美男计啊?我觉得好吃亏哦!”

    江逸帆无语了。

    美男计?

    让萧幻幻这么一说,他也觉得有点不妥。

    要是让凌至炫和骆司曜他们几个知道,他在LZ城居然用美男计,那几个还不乐翻了天?

    他想了一下,问凌寒初:“阿初,你有找人开锁吗?打开保险柜也不一定非要用密码,有些人用不着密码,照样可以把保险柜打开。”

    “找过了,”凌寒初回头看他,满眼无奈,“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找你,我们军方的保险柜都是特制的,不用密码,没人打的开。”

    “这话说的太绝对了,”萧幻幻小声嘟囔,“小璇儿应该就可以。”

    “嗯,”江逸帆点头表示她说的对,“就算小璇儿不行,我舅舅绝对能打开。”

    “你舅舅?”凌寒初想了一下,“神偷莫斐?”(莫斐,见小溪完结校园文《双面少东:独宠芒果未婚妻》)

    他点了点头,“他的话应该可以,这世上应该没他打不开的保险柜,但他现在在国外吧?我等不起,保险柜里的东西我有急用。”

    江逸帆笑笑,“一会儿我试试。”

    “你?”凌寒初微微讶异。

    “我和舅舅学过一些。”江逸帆没多说。

    不过凌寒初很了解他,他是绝顶聪明的天才,这世上的事,只要他想做,没什么能难得倒他,他心里松了口气。

    不让江逸帆和顾薇接触自然是好的,他也怕给江逸帆惹来什么麻烦,到时候再让萧幻幻有什么误会,小两口之间出现什么嫌隙,那就是他的错了。

    凌寒初的司机直接把车开进了军队驻地,领着江逸帆和萧幻幻走到放保险柜的房间,果然戒备森严,保卫工作做的极好,连只苍蝇都别想飞进来。

    走进放保险柜的房间,凌寒初一愣,因为顾薇居然也在。

    她坐在房间角落的沙发上,低着头,一眼不发。

    凌寒初的眉头顿时紧紧蹙起。

    她父亲刚刚去世,她现在应该在灵堂那边才对,怎么跑这儿来了?

    他的警卫员见他进来,敬了个军礼,凑过来小声说:“她执意要求过来,说要来等江熠,疯了一样,我们没办法……”

    凌寒初看了顾薇一眼。

    显而易见,她父亲的去世给了她极大的打击,她脸色惨白,目光空洞,神情飘忽,看起来就是受了刺激,精神不太稳定的样子。

    凌寒初冲警卫员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把部队里的女军医找来,再通知顾薇的家人到这里来领人。

    顾薇这时已经听到脚步响,抬头看过来,一眼就看到了江逸帆,她唰的一下站起身冲过来,伸手就要抱。

    江逸帆无奈的闪身躲开。

    顾薇扑了个空,因为受了太大刺激,身子又虚,脚下一踉跄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她先是愣了一会儿,接着放声大哭。

    正巧两名女军医背着药箱匆匆赶来,凌寒初挥挥手,“带她出去冷静一下,好好哄哄她吧。”

    两名女军医敬礼说是,一左一右搀起顾薇。

    顾薇疯了一样大吵大闹,奋力挣扎,不过她一个小女生怎么也抵不过两名部队军医的力气,被两名女军医生拉硬拽的拖了出去。

    江逸帆蹙眉看了一会儿,收回目光看凌寒初,“给她找个心理医生吧。”

    凌寒初点头,表示心里有数,指了指靠墙的一个巨大的保险柜,“就是那个,你看看能不能打开,你要是打不开,还是得去找顾薇。”

    江逸帆走到保险柜前先是上上下下仔细的看,又认真的把每个位置都摸了一遍,然后站在开锁的位置,耳朵紧贴在锁眼上,手指摸着按键一个一个的摩挲。

    屋子里的众人都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尤其是萧幻幻,开锁是否成功的结果,直接决定着她家恶魔接下来是不是要用美男计,所以她最紧张。

    她家恶魔要用美男计也只能给她看啊,绝对不能便宜别人!

    萧幻幻看着看着,目光不自觉的就离开了他开锁的手指,落在了他的脸上。

    他心无旁骛的侧着脸颊,侧耳听着,俊美无俦的脸上,神情格外专注,莫名的蛊惑诱人,她又一次赞叹,江逸帆不愧是风靡全亚洲的偶像巨星,长的真是养眼啊,难怪把顾薇迷的魂儿都没了。

    十几分钟后,就听到寂静的风吹落叶的音都能听见的房间里,响起咔嚓一声细响,江逸帆唇角溢出一抹令人目眩神夺的轻笑,站直了身子,“开了!”

    凌寒初如释重负的长长出了口气,这才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都湿了,他好久没这么紧张了。

    为了避嫌,江逸帆没有打开保险柜的门,而是退后站到了凌寒初的身边,凌寒初用力拍了他的肩膀几下,“兄弟,谢了!”

    江逸帆笑笑,“那你忙,我下午一点的飞机,我陪幻幻去吃点东西,直接就走了。”

    凌寒初捶了他的肩头一下,“我最近事情太多,没时间送你,不过阿止这就过来,你在外面等他一会儿,让他送送你。”

    江逸帆笑着回他一拳,“那你忙,回见。”

    凌寒初笑笑,目送他和萧幻幻离开房间,这才指挥人把保险柜打开,拿出他想要的东西,又是一通紧张的忙碌。

    江逸帆和萧幻幻刚走到外面,凌寒止就拿着一个大大的盒子走来,看见他俩就嚷嚷:“阿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怎么说走就走,幸亏我哥把你拦下了,不然我一定跑去星海追杀你。”

    江逸帆习惯了他的咋咋呼呼,笑着迎着他走过去,“这不是还没走吗?”

    凌寒止不满的撇撇嘴,把手中的盒子递给萧幻幻,“来,弟妹,送你的见面礼,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萧幻幻看了江逸帆一眼,江逸帆点头,示意她不用客气,萧幻幻这才把盒子接过去,打开一看,盒子里是一套白玉雕成的十二生肖。

    这十二个的生肖除了做工精致,栩栩如生之外,眼睛都是镶的红宝石,一看就价值不菲,非常昂贵。

    萧幻幻咂舌,看着凌寒止,“这礼物也太昂贵了吧?”

    江逸帆拿起其中一只看了看,又放回去,“没关系,他们哥俩有的是钱,该宰的时候就宰,不用客气。”

    凌寒止眼角抽了抽,小声嘀咕:“没关系,反正我和我哥都还没结婚呢,我和我哥一人接一次婚,能收你们双份,稳赚不赔。”

    “咳……”萧幻幻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十分无语。

    话糙理不糙,确实是这么回事,可他也说的太坦白了有没有?

    她捧着盒子跟在江逸帆身边,凌寒止和江逸帆说说笑笑的,直接把他们两个送到了机场。

    又在机场附近陪他们吃了顿饭,这才把他们送上飞机。

    他们走的远了,回头时凌寒止还在笑眯眯的冲他们挥手,萧幻幻挽着江逸帆的手臂,有些羡慕,感慨的说:“江逸帆,你朋友真好,我除了小璇儿之外,都没什么朋友。”

    江逸帆笑着揉揉她的发,“是啊,我的朋友都是生死之交,都很好,但是你不用羡慕,因为你是我老婆啊,夫妻两个是一体的,我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以后不管你有什么事,要是用的到他们,只要一个电话他们随叫随到。”

    萧幻幻甜蜜笑了笑,偎进他的怀中。

    傍晚时候,他们终于抵达月光城。

    事先他们并没有通知家人他们今天要回来,因为他们不想家人来接机,有时飞机会晚点,等在机场外面心情会很焦急。

    飞机降落之后,他们带着一大堆礼物回到了江家别墅。

    别墅的守卫远远见江逸帆和萧幻幻来了,高兴的撒腿就往院子里跑,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嚷嚷:“少爷和少夫人回来了……少爷和少夫人回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