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老公,谢谢你!”谢谢他给她的一切。

    “宝贝,我爱你!”也爱你给我的小宝贝。

    因为萧幻幻执意要再上几个月的学,等肚子实在掩不住的时候再休学,江逸帆一向宠老婆,也觉得这么小就让她当妈妈委屈了她,一切尽量依她,所以她怀孕的消息就没有对外公布,连家人都瞒着。

    两个人都知道,如果被双方父母知道了,就算押也要把萧幻幻押回去养胎,绝对不可能再让她继续上学。

    江逸帆也有私心,他要利用萧幻幻继续留在星海学院上学的这几个月,把在星海城能转到月光城的事务都转到月光城去。

    当初他是为了自由和脱离家族庇佑,才来到星海城,等萧幻幻有了宝宝之后,爸妈肯定不会再任他们两个人留在星海城。

    他利用这段时间把重要事务转回月光城,等萧幻幻肚子掩不住的时候,他们就可以一起回月光城双宿双飞了。

    他真是爱惨了他的老婆,一天两地分离的日子也不想过。

    自从结婚之后,他们每周的周末都会回月光城和家人小聚,一天在江家一天在萧家,有时江逸帆实在脱不开身,就由流星送萧幻幻回去。

    这个周末,萧幻幻问江逸帆是不是和她一起回月光城,江逸帆想了一会儿,“回去,忘了告诉你,这个周六是司曜爷爷七十大寿,我们这些小辈都要参加,你也一起去。”

    “哦,知道了。”好在现在宝宝还小,肚子平的什么都看不出来,想去哪里都很随意。

    周五放学,江逸帆就接了萧幻幻回了月光城。

    回到江家已经很晚了,苏芒和江流云还有囡囡妞妞他们却都还没吃饭,做了一大桌的饭菜等他们回来一起吃。

    萧幻幻很爱很爱这个家,比爱她自己家还爱几分。

    这个大家庭气氛太美太融洽,每个人都把家人的幸福快乐看的比自己还要重要,每次回到这里,她都很愉快很放松。

    苏芒和江流云如亲生女儿一样疼爱她,而囡囡妞妞晖子小映对她也是又爱又敬,不管见到什么好东西都恨不得能立刻送到她手里一份,她每次回月光城,囡囡和妞妞就会把她们买的衣服零食小饰品一大堆的往她房间里送。

    这次也不例外,明天去骆家的礼服和首饰两个小妮子已经给她准备好,不用她再操心了。

    第二天萧幻幻换好衣服下楼,妞妞和囡囡一左一右盯着她看,看了一会儿两个小妮子交换了一个眼色偷偷的笑。

    “笑什么呢?”萧幻幻奇怪的看她们一眼。

    妞妞调皮的把手搭上她的肩,“嫂子,我看你不管换出席什么样的场合、换什么样的衣服,脖子上这条项链从来不换,是不是有什么特别意义啊?”

    萧幻幻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小帆船,俏脸一下子红了。

    江逸帆的名字带一个“帆”,她胸前这条钻石项链是帆船的样子,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用解释吗?

    她脸颊通红的轻轻擂了妞妞一下,“坏丫头!”

    妞妞大笑着抱住她,“嫂子,是我哥送你的吧?我哥对你真好!”

    “小映和晖子对你们不好吗?要不要我数一数你们身上的东西哪些是自己买的,哪些是晖子和小映送的?”她们三个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谁!

    “好了,别闹了,再闹就迟了。”江逸帆优雅下楼,揽住自家老婆的香肩,小心翼翼的扶着她。

    别人不知道,他心里可清楚的和明镜似的,他家老婆现在可是双身子,腹中怀着他们的宝贝呢,要多加小心。

    江逸帆小心翼翼呵宠爱护的样子,又引来妞妞和囡囡的调笑,江逸帆一人赏她们一个脑瓜崩,哄她们去了后面那辆车,他自己一人载他的亲亲老婆。

    江逸帆的车开的很稳,不住询问萧幻幻会不会晕车,萧幻幻对他的贴心抱以甜美的微笑。

    他们结婚半年多了,却好像还没过蜜月期,两个人如胶似漆,好的像黏在一起的一个人。

    骆家别墅的富丽堂皇自不用多语,老爷子七十大寿是大喜,高官巨贾不知来了多少,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有些豪门夫人借机带了自己的子女来,希望可以让他们互相结识,多个朋友多条路,以后说不上可以用到谁。

    江逸帆陪了萧幻幻一会儿就被他那帮兄弟们叫过去说话,临走时嘱咐妞妞和囡囡陪她,妞妞和囡囡还是小孩儿心性,她们不知道萧幻幻怀孕了,所以也没格外上心,和萧幻幻说了会儿话,就和一帮和她们年纪差不多的千金小姐聊在一起。

    一帮小丫头越聊兴致越高,一会儿工夫就把萧幻幻给忘了,不知道被那些千金拽去了哪里,萧幻幻有些无聊,拿了一些水果甜点端去了角落里,边吃边无聊的四下张望。

    她没注意到,一大盆绿色的盆栽后面,一双阴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像伺机而动的毒蛇,随时等待时机想把她的毒牙咬进她的脖颈里。

    不知道是吃的东西太凉还是太甜,时候不大萧幻幻就觉得胃里有些难受,呼吸也不顺畅,她起身去了骆家的后花园,打算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转一圈马上就回来。

    后花园有个白色的秋千,建在花丛里格外漂亮,不过为了肚子里的宝宝着想,虽然她很眼馋,但也没去碰,她怕万一摔了,肚子里的宝宝会有危险。

    虽然她现在年纪还很小,肚子里的宝宝却已经完全激发了她的母性,不论做任何事她都会先想到肚子里的宝宝,一切都以他为最重。

    秋千旁边不远处还有石桌石凳,她转了几圈后,就从石凳上坐下,欣赏花园的美景,月色皎洁,花香阵阵,刚刚翻腾的胃肠安分了许多。

    “幻幻?”

    后面有人不确定的叫她,她回头,她身后不远处站着明少羽。

    “少羽,”她微笑着起身,“你怎么也出来了?”

    “刚刚被司曜多灌了几杯,头晕的厉害。”

    他边说边朝萧幻幻走,脚步踉踉跄跄的,萧幻幻吓了一跳,连忙迎过去扶他,嘴里埋怨着,“司曜真是胡闹,不知道你酒量不好么,灌谁不好?江逸帆呢,没替你挡一下?”

    “挡了,他比我喝的还多,是我自己没出息。”明少羽说着,忽然朝一边的花丛冲过去,张开嘴巴就是一通狂吐。

    萧幻幻听江逸帆说过,他们几个就是明少羽酒量差,胃也不好,平常出去应酬从来都不让他喝酒,骆司曜今晚一定是兴奋的抽掉了,居然劝明少羽酒。

    今晚是骆爷爷的七十大寿,旁边那么多外人瞅着,明少羽能不给骆司曜面子吗,不喝多了才怪!

    萧幻幻皱着眉蹲下,小心的给他拍着后背埋怨,“不能喝就早点躲出来啊,逞什么能啊?”

    明少羽苦笑,“司曜喝大了,一下子干了三杯,说谁不干谁就不是兄弟,要是就我们几个在怎么都好,旁边还那么多外面的人呢,我敢不喝吗?”

    “真是被那个愣头青气死了!”萧幻幻见明少羽吐的差不多了,扶他做在石凳上,“你在这儿坐会儿,我回去给你拿点果汁清清口。”

    也不知道明少羽听没听见,反正明少羽屁股一沾石凳就趴在石桌上了,萧幻幻无奈的摇摇头,快步走过客厅,找了一瓶水,端了一杯果汁,又快步返回去。

    明少羽还在石桌上趴着,萧幻幻把水和果汁都放在石桌上,俯身拍他,“少羽,起来喝口水漱漱口。”

    明少羽哼哼了几声没动,萧幻幻无奈只得扳住他的肩膀往起抬他,“少羽,漱漱口,喝点果汁解解酒。”

    明少羽顺着萧幻幻的力道直起身子,目光落在萧幻幻脸上,脸颊通红,双目迷离。

    “来,先喝点水漱漱口。”

    萧幻幻把水杯放在明少羽的唇边,明少羽忽然呼吸急促起来,目光狂热的望着她,一把握住她的手,“翘翘,翘翘,是你吗?你原谅我了对不对?我错了,求你回来吧!”

    萧幻幻立时懵了。

    翘翘?

    好像听江逸帆曾经提起过,有了叫连翘的女孩儿喜欢明少羽,狂追了三年无果,最后只得出国留学,黯然远走他乡。

    明少羽这是唱的哪一出?

    失去了才知道拥有时的珍贵?

    不管明少羽唱的哪一出,他现在彷徨失落的样子都让萧幻幻觉得揪心。

    都说是酒后吐真言,明少羽的个性一直斯文温吞,如果不是喝醉了,这种激烈的话他永远都不会说出口吧?

    “翘翘……翘翘……你原谅我好不好?我错了……”明少羽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把将萧幻幻抱入怀里。

    萧幻幻怕水洒在他身上,连忙将水放在桌上,反手拍他,“少羽,你先放开我坐下,我不是翘翘,我是幻幻,你喝多了……”

    “不!翘翘,你原谅我,你原谅我……”明少羽更紧的抱住她。

    萧幻幻担心伤到肚子里的宝宝,不敢太过挣扎,只能顺着他的力道抱着他,轻轻拍他,“少羽,我们先坐下,好好说话还不好,我快喘不过气了,你先松开我好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