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明少羽的思维已经混乱,完全听不进她的话,只是一个劲儿的箍紧她,“翘翘,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说着说着,他竟用力朝萧幻幻的唇上吻去,萧幻幻吓的心脏差点停跳,一歪头明少羽的吻落在她的脖子上,与此同时,闪光灯一亮把这一幕拍了下来。

    萧幻幻眉头一皱,连保护肚子里的宝宝都忘了,不顾一切的把明少羽从她身上拽开。

    她用力太猛,明少羽现在就是个脚步不稳的醉汉,被她大力一拽,侧头就朝石凳上摔了过去,她大惊,伸手去捞,只是她一个一米六多的女孩儿怎么可能捞的住一个一米八多的醉汉?

    明少羽最终还是倒在地上,同时也连累他一起摔倒,跌趴在他的身上,醉的乱七八糟的明少羽兀自搂着胸前的人,喃喃自语:“翘翘,我终于找到你了,翘翘……”

    闪光灯又连连闪了几下,把这可能会让人误会的一幕拍下来,萧幻幻朝闪光灯亮起的地方厉声喝问:“谁?出来!”

    没有人回答她,只有星月依旧,花香依旧。

    “翘翘……翘翘……”明少羽扔死死搂着她不放,她挣扎了几下都挣不开,她正着急的时候,花园外脚步凌乱,一群人忽的一下闯了进来。

    当先一个红衣少女,挽着一个冷如冰雕的少年的手臂,指着萧幻幻尖声喊:“表哥,你看,就在那里!那个女人趁着少羽哥哥醉了,从刚才就想占少羽哥哥便宜。”

    萧幻幻听了那个少女的话大囧,现在明少爷躺在地上,而她趴在明少羽是身上,从姿势上来看,确实是她想占明少羽的便宜一样,可是,根本就不是那样的好不好?

    她想起来啊,只是明少羽的一双手臂像铁箍一样,她怎么挣的开?

    她心里发急,更用力的挣扎,耳边响起众人的窃窃私语:“这是谁家的女孩儿,怎么这么不自爱?”

    “是啊,现在的女孩儿太开放了,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

    一个轻佻的男声甚至调笑:“该不会是想就在这儿赖上少羽,明儿再让他负责吧?”

    萧幻幻听出这是凌至炫的声音,她气的咬牙。

    很好!

    看她明儿找谁负责!

    她有心喊杨雪空和凌至炫来帮忙,只是一大群人冲着她指手画脚,指责她占酒醉的明少羽的便宜,她脸红的厉害,从小到大都没这么难堪过,好在现在她鬓发凌乱散落下来,遮住了她的脸,没人知道她是谁,可是能躲这一时,一会儿呢?

    人言可畏!

    尽管她和明少羽清白的和山泉水一样,别人能信吗?

    人多嘴杂,如果这件事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宣扬出去,她是身正不怕影子歪,萧家呢?江家呢?

    她现在不光是萧家的大小姐,还是江家的儿媳,如果江家因为她的丑闻蒙羞,她怎么对得起视她如己出的苏芒江流云?

    她偏头趴在明少羽胸前,不让众人看到自己的脸,明知道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却还是希望有奇迹出现。

    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大,议论的话语越来越不堪,每一句话都像在往萧幻幻身上捅刀子,她肚子里还有宝宝呢,她不想让自己的身上背上一点污点,哪怕是莫须有的,可是,局面已经失控,她还有办法保护自己吗?

    众人等了一会儿,见萧幻幻还不从明少羽身上起身,责骂侮辱的话说的更甚,凌至炫皱眉,优雅的晃过去,一把抓住萧幻幻的头发用力往上拽她,“嗨!小姐,我兄弟的胸膛很暖吧?不过这地上太凉了,想睡回屋去睡!”

    他一向不正经,人群因为他不正经的话,爆出一阵嗤笑,萧幻幻头皮疼的快要被他扯下,却顾不得疼,顺着他扯她的力度直起身子。

    好在那个罪魁祸首已经醉的人事不知,放开了箍着她的双手,她才得以顺着凌至炫拽她的力道起身,不然凌至炫这个混蛋非把她的头皮扯掉不可。

    她偏着身子,头脸一直侧着,不让身后众人看到她的脸,起身的时候,也背对着众人,扯过凌至炫埋首在他肩头,“凌至炫!我是幻幻,我被人算计了,帮我!”

    凌至炫先是一愣,看了一眼醉倒在地人事不知的明少羽随即明白,身上气息瞬间变冷,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这时人群中的议论更加恶毒,纷纷指责这女的忒不要脸,刚从明少羽的怀中爬起来,就强占凌至炫的怀抱。

    要知道,明少羽和凌至炫都是今晚最受名门千金青睐的贵少,别人忙活了一晚连个指头尖都没碰到,萧幻幻一会儿的功夫就从明少怀里跑到了凌少怀里,不知道羡慕嫉妒死了多少豪门千金。

    萧幻幻这一刻成了人民公敌,千夫所指,恶毒的语言像飞刀一样一把一把朝她飞过去。

    “都他妈给我住嘴!”凌至炫翻脸了,一声怒骂,让所有看戏的人闭了嘴。

    “炫,怎么了?”骆司曜见凌至炫神情有异,立时察觉到情况不对,快步走了过来。

    他们兄弟几个光屁股时就认识彼此了,对彼此太了解,他见那女孩儿一偎进凌至炫怀里,凌至炫就变了脸色,搭在女孩儿腰上的手充满守护的意味,就觉得这事不简单。

    “没事,是羽喝醉了,我妹妹想扶他起来,两个人一起跌倒在地上,做了好人好事,还被人骂的这么难听,让他们都给我滚蛋!”凌至炫放在萧幻幻腰上的手更紧了些,英俊不羁的帅脸上都是戾气。

    刚刚还骂的起劲的众人顷刻间大眼瞪小眼了!

    什么?

    趴在明少身上的是凌少的妹妹?

    没听过凌少有妹妹啊!

    难道是表妹或者堂妹?

    不管是表妹还是堂妹,骂了凌少的妹妹可不是好玩儿的事,刚刚那些骂人的人立刻见风使舵,打着哈哈,一个精明的小姑娘,为了讨凌至炫欢心,更是指责刚刚把众人带到这里来的秋海棠,“海棠,怎么不弄清楚了再说呢,凌少的妹妹和明少自然感情好,明少喝多了,凌少妹妹能不管吗?你看你,不清不楚的就瞎说,害凌少的妹妹受了多大委屈?”

    萧幻幻趴在凌至炫肩头不抬头,果然看起来是受了很大委屈的样子。

    好在她今晚很低调,一直在角落里吃甜点喝果汁,没多少人注意到她,而这时月光朦胧,她又站在树影下,树影婆娑,她的身形衣服更是看不清,不然这么多人在,即使她背对着众人,也非得穿帮不可。

    刚刚把凌至炫和萧幻幻那些情形拍下来的,正是秋海棠。

    如果萧幻幻是单身,不管和明少羽怎样拉拉扯扯都无所谓,可是萧幻幻她现在结婚了,是江家的少夫人,如果她再和明少羽不清不楚,就会是千夫所指,所以她才冲进客厅找到她的表哥杨雪空嚷嚷着,说明少羽喝醉了,在后花园被一个女人骚扰占便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