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697大神的魅力
    如果萧幻幻是单身,不管和明少羽怎样拉拉扯扯都无所谓,可是萧幻幻她现在结婚了,是江家的少夫人,如果她再和明少羽不清不楚,就会是千夫所指,所以她才冲进客厅找到她的表哥杨雪空嚷嚷着,说明少羽喝醉了,在后花园被一个女人骚扰占便宜。

    她当时没说萧幻幻,因为她怕如果她说是萧幻幻,杨雪空几人都会恨她,因为这种事,别说是假的,就算是真的,作为江逸帆的兄弟,他们也不会张扬,而是会尽力压下,自己解决,绝不会让这种丑事暴露。

    所以她才假装并没看清楚那个女孩儿是谁,她想反正人们去了就会抓到萧幻幻的现行,他们拉拉扯扯的样子,萧幻幻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可是没想到,萧幻幻一直冷静的挡住自己的脸,不管别人怎么侮辱指责都不抬头、不分辩,直到找到最有利的时机,把脸埋在凌至炫肩头,一言不发,让凌至炫为她出头。

    她因为诬陷萧幻幻偷项链的事情,被江逸帆弄进监狱,杨雪空费了好大心思才把她救出来,尽管后来出来了,进过监狱也是她一生抹不去的污点,她恨死了江逸帆和萧幻幻,好容易逮到让他们遗臭万年的机会,她怎么舍得放弃?

    她瞅了好久,才恍然大悟的样子,样子怯生生却用全场都能听得见的声音大声说:“诶!表哥!我怎么觉得看背影,至炫哥抱着的是幻幻嫂子呢?”

    她的话音落地,全场惊的像见了鬼一样,静的连风吹树叶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

    “你胡说什么?”杨雪空脸色顿时变了,原本就冷如寒潭的眼睛像淬进去冰霜一样,让秋海棠狠狠打了个冷颤。

    只是,她不愿意放弃,仇恨已经扭曲了她的心智,她不愿意放弃这个唯一可以搞臭萧幻幻的机会。

    她心里想的是,如果萧幻幻背上给江逸帆戴绿帽的名声,江逸帆会被耻笑,而苏芒和江流云一定会让江逸帆和萧幻幻离婚。

    到那时,萧幻幻就是比她还惨的女人!

    她见杨雪空呵斥她,咬着牙将手机拿出来,举到身后众人的身前,“我没有胡说!你们看,这不是萧幻幻吗?”

    正是她拍的那张明少羽吻到萧幻幻脖颈间的照片,杨雪空只看了一眼,眸中就有冷怒旋起,没等别人看清楚手机上拍的是什么,就一把抢过她的手机,用力摔在地上,精致的手机顿时摔的四分五裂,还不解气,他啪的一巴掌甩在秋海棠脸上,“秋海棠,你越来越过分了,总是针对幻幻造谣中伤她,现在你就给我滚回去,滚!”

    秋海棠捂着自己的脸,难以置信的望着杨雪空。

    为什么?

    他怎么可以对她这样?

    她是他的表妹啊!

    他怎么可以不向着她,而向着那个女人?

    她眼神呆滞的瞥向骆司曜和凌至炫时,狠狠打了个寒颤。

    他们的目光都好可怕,高高在上又鄙夷不屑,像是在说碾死她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

    她身上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冷风一吹,她猛的打了个激灵,头脑清醒了些,扭头想走,迎面传来银铃般清亮动听的声音,“司曜哥哥,我嫂子大概吃坏东西了,忽然肚子不舒服,我哥先送她回家了,没来得及和你告别,让我找到你和你说一声,咦?你们这围在这儿干什么呢?”

    妞妞边说边和囡囡手牵手走过来,她们身后跟着晖子和小映,两个娇俏明丽的女孩儿,两个丰神俊朗的少年,走在幽香扑鼻的小路间,比一副优美的古画还要美丽震撼。

    众人纷纷让路,让妞妞和囡囡走过去,走到杨雪空面前,妞妞好奇的四下看看,“雪空哥哥,你们这是怎么了?气氛怎么怪怪的?”

    “没事!”杨雪空面色冷厉,狠瞪了秋海棠一眼,“还不快滚!”

    月光下,秋海棠看见众人看向她的眼神尽是鄙夷、不屑、轻蔑,她闭上眼,一串眼泪滑过。

    她知道,她输了。

    彻彻底底的输了!

    这一定是江逸帆安排好的!

    让妞妞和囡囡出现,说他带着萧幻幻回家了。

    既然他和萧幻幻已经回家了,此刻埋头在凌至炫怀中的还怎么可能是萧幻幻呢?

    高!

    真是高明啊!

    看到老婆这样紧紧的埋头在别人怀中,不但不大发雷霆的出来或指责或分辩,而是躲在暗处暗自筹划,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谋划,江逸帆这个男人……太可怕!

    意识到江逸帆的可怕,她也开始意识到自己以后会有多悲惨,当初她陷害萧幻幻偷了杨雪空的项链时,萧幻幻和江逸帆只是认识几天而已,连恋人关系都不算,江逸帆就把她弄进了监狱里,而现在,萧幻幻已经是江逸帆的妻子了,今晚她害萧幻幻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江逸帆岂能轻饶了她?

    知道自己的阴谋诡计不会成功了,她开始怕了,瑟瑟发抖的抓住杨雪空的手臂,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满眼乞怜:“表哥——”

    杨雪空看着她,冰冷的视线里漫出掩不住的厌恶,齿缝中冷冷逼出一个字:“滚!”

    他生来性子冷,从小到大能进得到他的心的,只有一直陪在他身边的king几兄弟,连同为HK七少的萧诺都不行。

    而king中最令他敬服的就是江逸帆,江逸帆身上就是有那样的魅力,不管其他四个人的性格,或温雅或邪魅或不羁,都以他马首是瞻,因为江逸帆心里,时时刻刻都装着他们四个,不管是情还是义都以他们四个最重。

    他记得小时候,他们五个贪玩,钻进一家废弃工厂做机械改装,不慎燃起大火,江逸帆帮助他们四个都逃出去,最后自己才逃出来。

    还有一次,冬天他们到冰面上去滑冰,结果冰面破碎,他们几个都跌了进去,也是江逸帆将他们几个送回岸边,自己最后才爬上岸,那次他冻的浑身青紫,差点没冻死。

    还有一次,那时他们还没十岁吧,遇到一帮地痞混混欺负女生,他们英雄救美,其心可嘉,只可惜人小力薄,被几十个混混围攻,又是江逸帆帮他们先突出重围,自己走在最后,可想而知,那次又是他伤的最重。

    江逸帆就是这样的兄弟,好事他总是慢悠悠的走在最后,让他的兄弟们赚够了便宜,他只是笑吟吟的站在他们身后云淡风轻的看着。

    坏事,他总是冲在最前一个,事情解决之后,又是他留在最后善后。

    这样的兄弟,他怎能不敬服?

    没错,秋海棠是他表妹,可是表妹又怎样?

    一个满心龌龊卑鄙的表妹,怎么及的上一路风雨走来肝胆相照犹如亲生手足一般的的兄弟?

    他不会原谅任何胆敢伤害他兄弟的人,表妹也不行!

    看到杨雪空眼中的厌恶和阴冷,秋海棠的双腿抖的几乎站不住。

    杨雪空是她最大的依仗,如果连杨雪空都不帮她,她还有活路吗?

    “表哥……”她颤抖着抓住杨雪空的手臂,大颗的眼泪滑出眼眶,“对不起,是我看错了,我也是太关心少羽哥了,才会……”

    “滚!”杨雪空用力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冰冷的视线冰刀一样刮在她的身上,“我再说最后一次,马上给我滚!”

    他不蠢,怎么会不明白她是为了报仇,刻意针对萧幻幻?

    如果不是今晚萧幻幻应对得宜,如果一开始这些人赶过来的时候,萧幻幻就从明少羽身上爬起来红着脸分辩,那将给萧幻幻和萧家、江家的名誉带来多大的伤害?

    秋海棠重重摔在地上,好一阵头晕目眩。

    她明白了,杨雪空已经彻底讨厌了她,求杨雪空已经没用了。

    她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回去求她的姑姑和姑父,姑姑答应她爸妈会照顾她,一定会帮她的。

    她真的不想再坐牢了,她这次说什么也不要再做牢了!

    她爬起来,在别人或同情或讥笑或轻蔑的目光中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妞妞忽闪着大眼看看已经被骆司曜扶坐起来,趴在石桌上的明少羽,“雪空哥哥,这是怎么了?”

    “没事,是你们少羽哥哥喝醉了,我们陪他就行了,你们回客厅里去吧,这里风有点凉,小心着凉。”杨雪空的声音难得柔软,再冷硬的人,对着这两个娇俏的像花蕊的小姑娘也冷硬不起来。

    “嗯,那我们回去喽,”妞妞回头看着身后的人群,“大家也都回去吧,大家都跑到这里来,客厅里没人,骆奶奶会不开心的。”

    那些人听了,连忙三三两两的转身走了,走在最后的囡囡凑到杨雪空耳边说:“雪空哥哥,你照顾好我嫂子,我家的车就在门外,我哥就在车上等着我嫂子呢。”

    “放心。”杨雪空郑重的点头。

    妞妞和囡囡走了,骆司曜一挥手,骆家的保镖把整个后花园围得水泄不通,再也别想有人溜进来找茬,兴风作浪。

    “幻幻,没事了。”凌至炫拍了拍一直埋首在他肩头的萧幻幻,有些心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