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幻幻长长吁了口气,直起身子,脸色苍白的厉害。

    总算过去了!

    说实话,她并不介意闲言碎语什么的,假的就是假的,谁无聊喜欢乱说就让他说去好了,只是她现在腹中有孩子,她不希望她的宝宝和她一起受别人的侮辱和指责。

    还有江家,她知道,即使传出流言,苏芒和江流云也会保护她,不会怪她,可是她心里会过意不去,她爱江家,她不想给江家抹上任何污点。

    “还疼吗?”凌至炫歉意的看着她的发顶。

    他当时信了秋海棠的话,以为有人明少羽酒醉,占明少羽的便宜,他说什么也没想到伏趴在明少羽身上的是萧幻幻,下手丝毫没留情,完全是拽着萧幻幻的头发,把她从明少羽身上扯起来的。

    “还好,”虽然还很疼,但不知者不怪,怪不着凌至炫,她看了眼仍醉着的明少羽,“我刚刚有些不舒服,出来透气,后来少羽就过来了,我见他喝醉了,给他拿了水和果汁醒酒,结果他抱住我一直叫我翘翘,我怎么也挣不开,后来你们就来了……”

    凌至炫不满的瞥她一眼,“解释这个干什么?难道我们还不信你?”

    好吧,萧幻幻又吁了口气,“我只是想知道少羽和那个翘翘到底怎么回事?少羽不是不喜欢人家吗?怎么现在又这样?”

    “谁知道!”凌至炫苦恼的抓抓头发,“少羽这家伙太内向 ,有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和谁都不说,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就是,”骆司曜附和,“这个家伙今晚差点闯了大祸,回头醒了看我们怎么收拾他。”

    萧幻幻知道他们兄弟之间感情深,不管嘴上说什么都是说说而已,她也不往心里去,“你们还是先把他弄回房间去吧,他刚刚吐的很难受,弄回去让佣人给他喂点醒酒汤。”

    “行,”骆司曜应着,把明少羽架在自己肩膀上,招呼杨雪空,“雪空,过来帮忙。”

    杨雪空帮着骆司曜把明少羽弄回去,凌至炫把外套脱下来披在萧幻幻身上,然后弄乱她的头发遮住她的脸颊,手臂环住她的肩,“走,我送你出去,老大在外面等你呢。”

    凌至炫穿小路把萧幻幻带到别墅出口,骆家的保镖四下散开,随时准备驱逐有可能会出现的人。

    夜很深了,随时都会散场,所以来宾此刻都聚集在客厅,一路上没人发现他们,萧幻幻顺利坐到了江家的车里。

    因为妞妞传话,江逸帆已经带着她先回家了,所以他们来时乘的车已经走了,现在他们坐的是江家保镖的车。

    加长的悍马,车窗贴着黑色的防护膜,从外面往里面看,里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萧幻幻钻进车厢看到对她悠然而笑的江逸帆,一颗在半空中晃荡的心顿时落了下去,她扑进江逸帆怀里,埋首在他肩头,肩膀耸动着,一语不发。

    “吓到了?”他轻拍她的后背,柔声哄她,“小傻瓜,怕什么?就算被看见了,也没人会信,有我这么好的老公,你怎么可能还找别人?”

    “去!”他轻松的调侃让萧幻幻含着泪笑了,起身轻轻给了他一拳,委屈的嘟唇,“我自己才不在乎呢,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家着想?人言可畏,要是你出去别人都指着你的脊梁骨,说你被我戴了绿帽子,你该多难过?”

    “你太小看我了,”江逸帆捏了捏她的鼻尖,悠然轻笑,只是那笑意清寒,让人觉得骨头缝里都冒凉气,“我才不会难过,我会让说这话的人很难过!”

    呃……

    那倒是!

    典型江恶魔为人处世的风格!

    “可是人言可畏啊!世界上的人那么多,你难道还能每个都堵上?”萧幻幻不服气。

    “小丫头!你对你家老公也太没自信了吧?”江逸帆宠溺的抓住她的小手,轻吻了下,“依你对我的了解,我会让那种事情发生吗?”

    萧幻幻认真想了一下。

    嗯……好吧!

    依她对江逸帆的了解,黑的也能被他说成白的,他有扭转乾坤的本事,何况只是小小的流言?

    “是啦,我承认你很棒!”萧幻幻把头埋在江逸帆怀中小声嘟囔:“不过我也会保护自己的,不会给他们伤害我的机会,今天晚上不就有惊无险吗?嗯……”

    她想了想,抬头在他颊上吻了一下,“我承认也有你的功劳啦,幸好你让妞妞到那里大声说我和你回家了,才彻底为我解了围!”

    “对了!”她抓着他胸前的衣襟看他,“你怎么知道是我的?还那么巧让妞妞去给我解围?”

    “当时秋海棠跑到客厅里嚷嚷,说有个女人趁少羽酒醉,在占少羽的便宜,我们兄弟几个当然很关心,第一时间就想冲过去查看,”江逸帆抚着她的发,慵懒的眯着眸说:“司曜和炫跑在最前面,我则在后面找你,结果找了一圈都没找到,第六感告诉我,在后花园里的有可能是你,而秋海棠肯定是没按好心,我急急赶过去的时候,你正趴在少羽身上,我知道那时如果过去,肯定会有流言蜚语,我也相信司曜和炫都会帮你,所以我找到了妞妞和囡囡让他们大声说,你和我回家了,这样你就没有占少羽便宜的嫌疑了!”

    “去!”听他调侃她,她啐了他一口,红着脸解释,“是少羽喝醉了,抱着我一直喊我翘翘,我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不敢用狠劲挣脱他,这才被他给带倒在地上,我才没趁机他占他便宜!”

    “知道知道,”江逸帆含笑吻她一下,“小傻瓜,还解释什么?有我这么好的老公在,我还怕你会出去找别人?”

    萧幻幻红着脸啐他,“呸!你脸皮真厚!”

    “这就脸皮厚了?”他揶揄着眨眼,“那这样呢?”

    他伸手撩拨萧幻幻的头发

    “别闹!还有司机呢!”萧幻幻嗔他。

    “那我们回家再闹!”他一本正经的。

    “你——”萧幻幻无语,狠狠擂了他一拳,“人家被欺负了,吓的半死,你还闹我!”

    江逸帆牵着她的手坏笑,“我这不是用我温柔而独特的方式抚平你心上的伤痕吗?”

    “……”恶魔的世界凡人果然是不会懂的!

    不过,被他这个插科打诨的一闹,心里蒙着的那层抑郁的阴云果然散去了很多,刚刚还憋屈的难受,现在好像已经感觉不到什么了。

    心里泛起一股难言的感动,他对她总是如此之好,如此贴心。

    她埋头在他怀中,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感受着他熟悉的温暖,渐渐有些睡意朦胧。

    “放心,”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他听到她在耳边低喃,“胆敢伤害你的人,不管是谁,我都绝不放过!”

    自从肚子里有了宝宝,她就特别渴睡,努力撩了撩眼皮,也没能打起精神来回他一句话。

    算了,他爱怎样怎样好了,她只乖乖做她的准妈妈,把肚子里的小宝贝照顾好,别的事情她一概都不想操心。

    十一点了?

    天!

    她也太能睡了吧?

    这可是在江家呢,睡到这么晚,会被人家笑的!

    她匆匆忙忙起床洗漱换衣,干净清爽赶到主屋,囡囡和妞妞正在客厅里打游戏,见她进来笑盈盈的冲她打招呼:“嫂子!”

    萧幻幻红着脸应了声:“爸妈呢?”

    “去公司了,”妞妞丢掉游戏手柄跑过来,挽住她的手臂,“嫂子,你想吃什么?早晨没给你留饭,我哥说了,你想吃什么让厨娘现做,剩下的东西再热就不好吃了。”

    囡囡也跑过来,挽住她另一边的手臂,“嫂子,我哥对你可真好,睡懒觉还有这么多优待,我也想要。”

    萧幻幻被她们取笑的脸颊通红,江逸帆从书房阔步走出来,将萧幻幻解救进他的怀里,一人又一个脑瓜崩,“小妮子,不许和你们嫂子闹,她脸皮薄,被你们一吓,下次懒觉都不敢睡了。”

    妞妞吐吐舌头,挪过去抱江逸帆的手臂,装的一脸哀怨,“哥!我吃醋了哦!以前你最疼我和囡囡了,现在倒好,你眼里心里只有嫂子了,我想哭!”

    江逸帆笑着揉她的小脑袋,“嗯!去哭吧,晖子在书房里,趴到他怀里去哭,看看他会不会来找我决斗。”

    妞妞笑了,“他才不敢呢!他敢冲你瞪眼睛我就打到他哭。”

    “真凶!”江逸帆宠溺的刮她的鼻尖,回眸看萧幻幻,“想吃什么?让妞妞吩咐厨房去做。”

    “嗯,嫂子,你想吃什么?”妞妞忽闪着大眼睛看她。

    萧幻幻想了许久也没想出要吃什么,她这几天胃口不太好,有点想要闹反应的意思。

    这是她最害怕的,如果一闹反应,她怀孕的事情就瞒不住了,她就会彻底失去自由了。

    “想吃什么?”江逸帆凑到她耳边轻声说:“别怕麻烦,你现在不是一个人。”

    “哦。”萧幻幻乖乖应着,为了肚子里的宝宝,点了几样清淡又有营养的东西。

    妞妞小跑进厨房,告诉厨娘抓紧做,回来抓着萧幻幻往沙发上拖,“嫂子,我们玩儿游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