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芒开玩笑说是因为萧幻幻肚子里的宝宝聪明,小小年纪就会哄奶奶开心,每次萧幻幻听苏芒自称自己是奶奶,就会笑的囧囧的。

    苏芒从哪儿看也不像是个孩子的奶奶啊!

    依旧曼妙婉约的身材,丝毫看不出岁月痕迹的秀美绝伦面容,她喜欢穿着一件宽松的家居服在家里晃来晃去,清秀空灵的样子就像一个刚出大学校门的大学生,她无数次看到江流云的目光黏在她身上,眼珠都转不动,她哪儿有一点要当***样子?

    唉!

    说来说去就是苏芒生江逸帆太早了,而她生宝宝也太早了,才让苏芒这个奶奶年轻成了这样。

    说实话,她一点都不像孩子奶奶,她像少奶奶。

    汗!

    一晃最难捱的几个月过去,肚子已经凸显出来,她已经没有妊娠反应了,每天能吃能睡,过着有生以来最悠闲惬意的日子。

    一个暖洋洋的午后,妞妞和囡囡玩儿游戏,她窝在沙发的一角百无聊赖的打瞌睡,忽然管家来报,说是杨雪空的妈妈来了。

    萧幻幻现在吃饱喝足就是给宝宝做胎教,读故事给宝宝听,陪宝宝听音乐,一概闲杂事情都入不了她的大脑,她只当杨雪空的妈妈是寻常来串门,反而是妞妞和囡囡对视了一眼,对她说:“嫂子,你回后边小楼去休息,我们接待秋阿姨。”

    秋阿姨?

    听到秋这个姓氏,又看妞妞和囡囡摆出一副要保护她的姿态,她一下子懂了——杨雪空的妈妈是秋海棠的姑姑,她忽然来访,应该是为了秋海棠的事情而来吧?

    这么说,江大神一定是已经收拾了秋海棠了,只是没告诉她而已。

    她早该想到的,不管是谁得罪了江大神的家人,都绝不会有好下场!

    虽然心里已经明白了,嘴上她没多说,听话的起身,从侧门穿过去,回了自己后面的小楼。

    晚上,江逸帆回来之后,她窝在江逸帆怀里问:“你把秋海棠怎么了,雪空妈妈要亲自来找你求情。”

    “没事,就是故意伤人罪,判了三年而已。”江逸帆说的漫不经心的,把耳朵贴在萧幻幻的肚皮上和他的亲亲宝贝互动。

    虽然现在如果做B超检查已经可以看出男女了,但是江逸帆和萧幻幻很默契的没有那样做,对他们来说,腹中的宝宝不管是男是女都是他们的心肝宝贝,他们都一样疼爱。

    倒是家里的厨娘比他们还急,旁敲侧击的说,先检查出宝宝性别,可以提前预备东西,知道准备东西是该准备男宝宝的,还是女宝宝的。

    这句话提醒了江逸帆,不过他没去做宝宝的性别检查,而是把家中的婴儿房准备了两间,一间男宝宝的,一间女宝宝的,所有的东西也都准备了两份,按男宝宝的喜好准备了一份,又按女宝宝的喜好准备了一份。

    萧幻幻觉得好笑,嗔责他浪费,猜他怎么说?

    骄傲的一昂下巴,“我江逸帆是要生七个宝宝的,当然有儿有女,早晚都用的到,怎么会是浪费?”

    萧幻幻很无语。

    生七个?

    那她这一辈子大好的时光不都是在被他当猪养了?

    她才不要!

    好吧,拉扯的有点远了,说眼前的,她诧异的昂着小脸看他,“秋海棠就是想污蔑我的名声而已,没伤到我啊,怎么可以判她故意伤人罪?”

    “她是没伤到你,但是她伤到别人了,”江逸帆把耳朵挪开她的肚皮,把她小心翼翼的揽在怀中圈着她,“她被她父母宠坏了,嫉妒心强,人又阴狠,上次因为你的事,我把她弄进监狱,雪空费了好大心思才把她捞出来,又给她转了校,原来在星海学院时,学生非富即贵,她还收敛些,雪空给她转的那所学校,就是普通学校,学生家世很少有比得上她的,她转过去之后,骄横跋扈的像公主似的,对看不顺眼的学生非打即骂,最厉害的就是前几个月打断了一个女生的一条腿,把那女生给打残了……”

    萧幻幻惊讶的轻呼了声:“学校不管吗?”

    “她丢给那女生家里几万块钱,又找了几个人去威胁人家,人家敢怒不敢言,学校自然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她打着杨家的旗号,谁惹得起?”

    “真是太可恶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就是杨家的一个远房亲戚而已,就敢仗着杨家的家世这样为非作歹。

    “是啊!”江逸帆淡淡应了声,语气里有了森森寒意,“她如果不招惹你,看在雪空的面子上,我还不屑的把她怎么样,她居然算计到你头上来了,哼……”

    “幸好她算计到我头上来了!”萧幻幻嘟囔:“这样正好有借口把她送进监狱里,让她好好改造改造,我最恨她那种仗势欺人的人了!对了,雪空妈妈没有为难你吧?”

    “还好,”江逸帆淡淡说:“虽然杨家和秋家也知道是秋海棠不对,但是这世上能大义灭亲的人毕竟不多,雪空妈妈求我先把秋海棠放出来,他们自己带回家去严加管教,被我拒绝了。”

    “这样啊,”萧幻幻忧心忡忡的望着他,“雪空不会怪你吧?”

    “不会,他如果是那么是非不分的人,他就不够资格做我兄弟!”江逸帆笑笑,伸指将她轻蹙的眉心展开,“开心点,别皱眉,宝宝会有感觉的。”

    他话音刚落,萧幻幻忽然叫了一声,“宝宝动了!”

    江逸帆眼疾手快,一把撩开她的睡衣,就见圆滚滚的肚皮上凸出一块,像个小拳头的形状,他连忙把手放上去,硬硬的,一动一动,他激动的几乎不能自已,大掌在那块凸出上摩挲了好久。

    凸出缩进去了,他的大掌在萧幻幻的肚皮上一圈一圈的动,肚里的宝宝也在萧幻幻的肚里一圈一圈的转,他觉得好神奇,他的宝宝好聪明啊,在和他打招呼对不对?

    “别逗他了,他会累。”萧幻幻把江逸帆的手掌握在手心里,把衣服盖上。

    “我说的对吧?”江逸帆轻轻刮了她的鼻尖一下,“你开不开心宝宝是有感应的,所以以后都不许皱眉,知道了没?”

    “嗯,知道了。”萧幻幻乖乖点头。

    天大地大都比不上肚子里的宝宝大,管他的杨雪空秋海棠,天塌下来有她老公给她撑着,她只管看好肚子里的宝宝就好了,她才不管哩!

    也许是白天睡的太多,她翻来覆去睡不着,拽着江逸帆的衣襟有一搭没一搭的问:“少羽找到翘翘了吗?”

    那天从骆家回来,她特意了解了一下。

    云翘是骆司曜的表妹,从小和明少羽也算是青梅竹马,云翘从小就喜欢明少羽,怎奈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明少羽一直拿云翘当妹妹,回避她的感情。

    两年前,云翘过生日的时候向明少羽表白,结果明少羽很明白的说对她是兄妹之情,云翘伤心之下远走他乡,别人都为这对金童玉女感到惋惜,谁都没想到,云翘走后,明少羽倒确定了自己的感情,他对云翘并不是什么兄妹之情,他是喜欢云翘的。

    可是他一向内向,喜欢也不说,爱了也不去追,就把这份感情埋在心里。

    那晚在骆家,他喝醉之后把萧幻幻当成了云翘,把深藏了很久的感情说出口,等后来萧幻幻告诉大家明少羽酒醉后说了什么话时,大家都劝明少羽去找云翘,明少羽只是有些羞涩的微笑,一言不发。

    萧幻幻知道,明少羽是那种特别被动的性格,指望着他主动去追女生,除非是世界末日了或者是像那天醉的没人样。

    她等了半天也没人回答她,抬眼看看,江逸帆已经圈着她睡熟了。

    她动了动身子, 找了个合适的角度,睁大眼睛痴痴的看他。

    他可真帅啊!

    五官完美犹如神塑,即使这样近距离不眨眼的凝望也找不出一点的瑕疵,越看越喜欢,她凑过去,在他颊上偷了个吻。

    她把头枕在他肩上开心满足的睡了,她没看到,那张被她亲过的优美薄唇,浅浅弯起愉悦的弧度。

    第二天早晨,她睡的正沉,脸上痒痒的,挥手打了一下,翻身继续睡,然后消停了一会儿,不大工夫后,脸上又开始痒,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脸颊……她终于受不住了,强撑开眼睛,面前是一张放大的俊脸,薄唇正在她脸上一下又一下亲着。

    “你干嘛,我还没醒呢?”她抱着他的脖子不满的嘟囔。

    “报仇啊!谁让我昨晚睡着的时候你骚扰我的?”他笑着戏谑,仍旧一口接一口的不停吻着。

    “啊!”萧幻幻脸红了,“你昨晚装睡!那我问你问题你怎么不回答我?”

    “我没装睡啊,”他摩挲着她的樱唇轻笑,“开始真睡着了,后来有小鸟在我脸上这儿啄一口那儿啄一口的,把我给啄醒了。”

    “你讨厌!”萧幻幻轻轻捶他,红着脸转移话题,“我昨晚问你少羽和翘翘怎么样了,你还没回答我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