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05他的爱好浓好浓
    江玉暖看着他,秀美的小脸绷的死紧,“你的意思是说我弟弟冤枉你?”

    “不不不!”小正太的小眼神也可怕的要命,她又下意识疯狂摆手。

    “那就是你确实骂过我妈妈喽?”

    江玉暖清脆脆的童声凉飕飕的,刮的 护士 骨头缝都是凉的,她忽然捧住脸哇哇大哭:“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萧幻幻被她哭的心烦,冷声说:“你出去吧,以后管好自己的嘴,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不一定每次都这么好运。”

    “是是是!” 护士 转身踉踉跄跄的逃命一样跑了。

    她知道,萧幻幻说的是真的。

    像萧幻幻那样的家世,碾死她比碾死只蚂蚁还容易,就算不碾死她,给她穿只小鞋也够她受的。

    这次她受教了,以后打死她她也不会乱说话了。

    护士 走了,萧幻幻低头收拾东西,情绪有些低落,江逸帆歪头看看江玉暖,“儿子,带弟弟们去看妹妹,妈妈一会儿去和你们会和,一起接妹妹回家。”

    江玉暖乖乖带着弟弟出去了,江逸帆从身后搂住萧幻幻的腰,“老婆,不开心了?”

    萧幻幻吸了吸鼻子不肯说话,她现在眼眶酸的厉害,一说话铁定得哭出来。

    “老婆,别介意那个脑残说的话,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生五个宝宝吗?现在我们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刚好五个,不是挺好?”江逸帆圈着她的纤腰,柔柔的哄她。

    萧幻幻垂眸扁嘴,“我总觉得自己不完整了,有残缺了……”

    “瞎说!”江逸帆斥她,“只是子宫内膜受损,影响了生育功能而已,又不是子宫被切掉了,这算什么残缺,不许瞎想听到了没?你再这样闷闷不乐的,不光我不会内疚,孩子们也会跟着不开心,还有流星,你是想他内疚到剖腹自杀吗?”

    想到流星萧幻幻心中一凛,她的女儿虽然早产但是身体很健康,这件事对她的伤害慢慢就会过去,可对流星来说,一定会愧疚一辈子。

    “嗯,我知道了,你说的对,我们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已经很多了,以后我也不想再给你生了。”她焕然一笑,心底的阴云散去。

    江逸帆就知道,她向来都是苛求自己宽容别人的人,提到流星的内疚,她立刻就能把那件原本看成天大的小事看成绿豆大的小事,因为那样才能减轻流星犯下的错误。

    他的老婆,一直都是这么可爱善良,所以,他一天更比一天多爱她一点。

    收拾好了东西,江逸帆和萧幻幻赶到婴儿室和儿子会和,抱了他们家的小公主欢欢喜喜的一同回家。

    满月里,萧然又去看了萧幻幻几次,话里话外还是希望江逸帆和萧幻幻能放王影柔一马,哪怕让她在牢中待上几年给她个教训,也不希望她在牢中待一辈子。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萧幻幻终是心软了,说王影柔的事情她不再过问,让萧然自己看着去办。

    萧然这才长出了口气,以他的能力,只要江家不干预,王影柔这次故意伤人顶多判上三年就出来了。

    三年后,他可以把她再接回别院,好好照顾,不敢说再拿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爱,最起码可以照顾她衣食无忧。

    哪知道,萧幻幻刚松了口第二天,监狱里传来消息,监狱里发生集体打架斗殴事件,王影柔不幸被击中头部,意外死亡。

    萧然赶到江家的时候眼睛都红了,面对女儿和包在襁褓中的小外孙女,他一句指责的话也说不出口,可是他血红的眼睛里透着说不出的失望和忧伤。

    萧幻幻被他盯的心里害怕,把女儿放在小床上,走过去握住萧然的手臂,“爸,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萧幻幻这么一问,萧然就知道萧幻幻还不知道王影柔死亡的消息,接触了这么久,他这个女儿他也看明白了,心思纯洁又透明,心里想什么做什么,都会一板一眼的和他说清楚,不会玩儿什么阴谋诡计。

    那这件事,肯定就是江逸帆做的了。

    江逸帆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这些年,他有多珍爱萧幻幻,多珍爱他的孩子,他看在眼中,这次王影柔居然险些害的他心爱的妻子一尸两命,他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他总觉得,王影柔虽然坏,但是她罪不至死。

    如果这件事是别人做的,他还能替王影柔报仇,出心里这口闷气,可是这件事情是他视如亲生的江逸帆做的,他能怎样?

    他颓然又沧桑的叹了口气,拂开萧幻幻握着他手臂的手,“小柔死了。”

    不管她做错多少事,她终归是他的养女。

    从她七岁就住在萧家,他看着她一天天长大,还是那句话,养不教父之过,王影柔有今天的下场,他要负很大的责任。

    他对不起王影柔的父亲,这份愧疚会让他背负一生,至死不去。

    萧幻幻心里一凉,看爸爸为王影柔难受悲伤,她心里像针扎一样疼。

    她是恨王影柔,想到她差点害死她心爱的女儿,她想将她千刀万剐的心都有。

    可是为了萧然,为了与她血脉相连的父亲,她忍了,她同意放王影柔一马,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她还是死了。

    “不是我做的。”虽然她不想解释,可是她更不忍爸爸如果误会了她,会难过伤心,所以她还是勉强自己解释了一句。

    “我知道,”萧然颓然叹口气,“是逸帆小子做的吧?我能理解。”

    能理解,能原谅,却不能释怀。

    那是一条活生生的命啊,为什么就不能放她一条生路,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呢?

    “不!不会是江逸帆做的!”萧幻幻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怀疑,“爸!他是我丈夫,我了解他,他既然答应了你放过王影柔,就不会在背地里耍什么阴谋,爸!希望你能明白,我们当初同意放过王影柔,并不是我们原谅了她,而是因为你是我们的父亲,我们舍不得你难过,江逸帆对你的心与我一般无二,你说,江逸帆会阳奉阴违的背着你做那些事吗?”

    萧然苦笑,“现在人已经死了,说那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有意义!”萧幻幻很认真的看着他说:“爸,我是你女儿,江逸帆是你的女婿,我不希望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在我们彼此的心里留下什么芥蒂,你等着,我这就让他回来,当面和你解释清楚。”

    萧然当然也希望那件事情确实是件意外,而不是江逸帆在背后指使的,于是他留下了,等着,等着江逸帆给他一个解释。

    “怎么了?”江逸帆一进门就看到萧幻幻脸色不太好,先和萧然打了个招呼,就过去揽住了萧幻幻的肩,上上下下打量她,“哪儿不舒服吗?”

    “王影柔死了。”萧幻幻淡淡的说。

    江逸帆多聪明,立刻明白了,有意无意的把萧幻幻挡在身后,面对萧然,“爸,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这样一问,很明确的表明他并不知道这件事,萧然一皱眉,“今天上午。”

    “不是我们做的。”江逸帆说的斩钉截铁。

    不管萧然信不信,他只是表明自己的态度,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对既是师父又是岳父的萧然,他又敬又爱,体谅萧然的心情他才对王影柔网开一面,不然的话,他可以让王影柔有一千种凄惨的死法。

    萧然半晌没做声,江逸帆微一挑眉,“爸,你不信?”

    “信,”萧然颓然长叹,“你说的,我怎么可能不信?”

    江逸帆是他教出来的孩子,他的性子他清楚,阴谋诡计他是会,心眼计谋的确比谁都多,但他同样也是顶天立地的男人,敢作敢为,他说不是他就肯定不是他。

    “难道这真是天意?”他沉默了许久,又逗了一会儿小外孙女儿才黯然离去,高大挺拔的背影看上去那样哀伤孤寂。

    萧幻幻看着父亲背影消失的地方,许久都回不过神来,直到江逸帆揽住她的腰哄她,她才回眸冲江逸帆勉强扯扯嘴角,“看到爸爸这样心里真难过,虽然恨不得将王影柔千刀万剐,现在却宁可她还好好活着。”

    “没关系,时间是最伟大的疗伤师,他现在儿孙满堂,时间久了,心里的伤慢慢就淡了,倒是你,还喂着孩子呢,心思不能太重,不然对你对宝宝都不好。”

    他细心的叮咛着,话里话外尽是怜惜疼爱,她嫣然一笑,在他颊上轻吻了下,“知道了,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要好好活下去,以后我多带小家伙们回家看看,爸爸慢慢就会把那个人给忘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才止不住好奇的问:“江逸帆,你说这真是巧合吗?”

    他们对王影柔恨之入骨,这么巧监狱里就发生意外,几十名囚犯斗殴大多是皮外伤,只有他们痛恨的王影柔一个人死了,真是巧合吗?

    江逸帆吻了吻她的额头,揉揉她的发轻笑,“傻丫头,哪儿有这么多巧合?”

    “你的意识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