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06聪明小王子
    “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流星做的……”

    “流星!”是了!那天是流星负责保护她,虽然最后她和宝宝都没事,可是自从那天起,流星脸上的笑容就少了,不管她怎么开解,他表面上嘻嘻哈哈的,一转脸整个人就变冷了。

    这口气,他怎么咽的下?

    “那怎么办?”萧幻幻有些担心,“我爸很厉害的,万一他查出是流星做的,再把流星……”

    萧幻幻咬住下唇,没把下面的话说完。

    如果她爸爸知道是流星做的,再把流星法办怎么办?

    流星相当于江家的半个养子,先不说江逸帆,苏芒和江流云都是护短的人,萧然如果要替王影柔报仇,把流星弄进监狱里,苏芒和江流云怎么会袖手旁观?

    萧幻幻有些头疼了。

    难道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还要把她安宁的家弄的鸡飞狗跳的吗?

    “又胡思乱想了,爸爸不是糊涂人,不会做傻事,放心吧。”他揉揉她的小脑袋安抚她,又把女儿抱过来调笑。

    萧幻幻现在是有女万事足,一看到粉妆玉琢的小公主什么烦恼都没了,小公主冲她眨眨眼她都能笑半天,萧然来访的烦恼很快就被她淡忘了。

    几天后,萧然和钟灵素又来看宝宝,把给宝宝买的东西放下后,逗弄了宝宝一会儿就问流星在吗。

    萧家和江家太熟稔了,流星也是在他眼皮子长大的,如果是平时他顺口问流星一句,萧幻幻不会起疑,可是前几天江逸帆刚说了王影柔的事情有可能是流星做的,萧幻幻一颗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忐忑着问:“爸,你找流星干什么?”

    萧然看了她一眼,“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听萧然这样一说,萧幻幻就知道,萧然已经知道王影柔的死和流星有关了。

    她一向都知道,她爸不是庸才,她爸一心想查到底的事情,没人瞒的过。

    那他找流星干什么呢?

    看在萧家与江家的交情上,让流星去自首吗?

    她心里堵的难受,把宝宝放回小床,认真的看着萧然说:“爸,我是知道了,我也承认流星做的不对,可是死去的人已经死了,流星前程似锦,年华正好,他也是您看着长大,您就忍心送他进监狱吗?”

    “幻幻,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就算我想送他进监狱,我也不一定有那个本事。”

    萧幻幻以为他在赌气,心里堵的更厉害了,“爸,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不行吗?就算你杀了流星,王影柔也活不过来了,为了一个死人让萧家和江家斗来斗去的有意思吗?”

    萧然沉吟了一下,眼眸幽黑深不可测,“你的意思是,你会为了流星和我翻脸?”

    “不!”萧幻幻否定,“我只是不想让我的亲人之间彼此互相残杀,爸爸,我和孩子都差点死在王影柔手里这是事实,看在我和孩子的份上,原谅流星一次不行吗?”

    这次萧然沉吟了很久,最后才说:“可以商量,但是我要先见流星,我想问他几句话。”

    他一生英勇正直,从来都是宁可委屈自己,绝不委屈别人的人,他这一生,上对得起天地,下对的起良心,让他明明知道犯罪的人是谁,甚至那人害死的是他的养女,他却任那人逍遥法外,不是他为人处世风格。

    萧幻幻无奈,只得派人把流星叫来,流星正和江逸帆一起,所以流星到了,江逸帆也就到了。

    流星看到萧幻幻的脸色和萧然的架势就知道他做的事情败露了,进门和萧然打了个招呼,屈膝就跪在了萧然脚下,“王影柔是我杀的,事前我们少爷和少夫人都不知情,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您想公了还是想私了,我都担着,和我们少爷少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萧然的脸色沉静如水,“哦!我倒是想听听,公了是怎么个了法儿,私了又是怎么个了法儿。”

    流星抬眸与他对视,目光清澈而坚定,“公了就是我上法庭,判我多少年我领多少年,私了就是如果您希望我自杀谢罪,我可以马上抹脖子。”

    萧然闭了闭眼,再一次清楚的明白了什么叫两难。

    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了,早知查出的结果是这样,他还不如糊涂一辈子!

    现在倒好,不将流星法办,他对不起死去的王影柔,更对不起身上这身警服。

    可是如果将流星法办,江家岂会袖手旁观?

    多年的兄弟,难道要因为这件事生出嫌隙吗?

    “逸帆小子,你的意思呢?”他把目光落在江逸帆的身上。

    “爸爸可以送流星上法庭,但我会保他。”清亮的声音掷地有声,同样无可转圜。

    萧然与江逸帆的目光在半空中碰撞,互不相让,萧幻幻一颗心又是疼痛又是酸涩又是焦灼,小脸紧张的煞白,喉咙似乎被一双手掐住,仿佛下一秒就会窒息。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忽然一声清脆的童音响起,“你们进来!”

    几个人的心思都被牵动,目光瞅过去,江玉暖领着四五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进来,这几个十几岁的少年,都是江流云为宝贝孙子精挑细选的贴身护卫,小小年纪就目光坚毅,身板笔直,面容冷肃,处处透出一股令行禁止的气势。

    正在屋里众人费解间,江玉暖指住地上跪着笔直的流星,“他犯了家法,拖出去给我打!”

    那几名少年看也不看江逸帆与萧然,将流星反扭双臂拖了下去,剥光了上衣,皮鞭毫不留情的便招呼上去。

    “儿子!”萧幻幻失声惊呼,看不懂她的宝贝儿子这是唱的哪一出。

    江玉暖把妹妹放进她怀中,把她进入了里间,“妈,这是我们男人的事,别吓着你,你进屋里去休息。”

    萧幻幻哭笑不得,还要说话,门被江玉暖从外面锁上。

    她望着门板苦笑。

    她这个儿子不是一般的早熟,有时她甚至觉得她儿子根本没经过童年,直接就是成年人的智商和思维了。

    虽然他很聪明很聪明,聪明的简直离谱,可是这样一点也不可爱好不好?

    萧然和江逸帆都是聪明人,江玉暖心里想的什么他们自然都清楚,院子里,皮鞭的啪啪声不绝于耳,没有丝毫放水,几十鞭流星就晕了过去,其中一个少年过来禀报:“少爷,他晕过去了!”

    江玉暖偏头问萧然,“外公,解气了没?不解气泼醒了接着家法伺候!”

    萧然明白江玉暖的意思。

    王影柔是他的养女,对他来说,王影柔的死可以算公事,也可以算家事,江玉暖口口声声说要对流星执行家法,这就是要把王影柔的死当家事处理。

    虽然他这办法未必是最好的,但是他只有七岁,能转出这种心思已经是不易,人人都说隔辈疼,他对玲珑剔透的外孙子也是打心眼儿里喜欢,江玉暖已经把这事做到这份儿,他还能说什么?

    虽然他心里明白,却还是板着脸孔问了句:“小暖,你这是干什么?”

    “外公,我听别人说过,我妈和我爸还没结婚时,我妈差点被那个叫王影柔的女人活活烧死,可是您说这是家事,所以只把那个女人赶出萧家了事。”

    江玉暖看着萧然,慢条斯理的说着,脸上云淡风轻的样子,颇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风范。

    “外公,您心里应该明白,那个女人当初杀人未遂,至少也能判她二十年,如果您当初没有按家事处理这件事,而是送她进监狱,她现在还在监狱服刑呢,这次她就没机会害我妈妈和妹妹,既然上次她杀我妈,您要按家事处理,这次我流星叔叔杀了她,那就也应该按家事处理。”

    “还有,上次那个女人杀人未遂应该判她二十年,这次她又是杀人未遂,又是二十年,两罪并罚,足够他做一辈子牢!所以,按理说,即使家法也不该罚我流星叔叔这么重,而我之所以罚他,是因为他让您伤心了,您要是觉得解气了,我就放了他,您要是觉得不解气,我就打到您解气为止。”

    一番话,合情合理合法,萧然还能说什么?

    只能摇摇头叹息着摆手,“真是服了你这个臭小子,你把话都说了,外公还说什么?”

    “外公,你的意思是……”

    “是什么是?”萧然板着脸,“你把人都罚成那样了,我不算了还能怎样?”

    江玉暖昂着小脸看着他,满脸认真,“外公,咱们都是男人,说话算话,你说够了,这件事就翻篇了,以后谁也不准再提了!”

    “是是是,都听你的!”萧然又是一阵慨叹着摇头。

    那话说的不错,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

    他这外孙子秀美绝伦,也聪明绝伦,幸亏是他的外孙子,要是别人家的孩子,他指不定眼馋成什么样呢!

    就这样,一件原本可能弄的针锋相对,两败俱伤的事情,就被江玉暖挥挥手指解决了。

    流星被搀回房间之后,江玉暖随后就跟了过去,端茶倒水喂药亲自伺候,哪一样也不假手他人,甚至还和流星说,如果他心里不开心,回头再打他一顿也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