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幻幻虽然觉得儿子聪明绝顶,可是还是心疼流星受的那顿鞭子,江逸帆笑着宽慰她,“对男人来说,皮肉之苦根本算不得什么,咱儿子是替不了流星,如果咱儿子能替得了他,咱儿子会亲自上,毕竟身上的伤上了药几天就好了,可心上如果生了嫌隙,那就也许花一辈子的时间都无法弥补。”

    萧幻幻想了想是这么回事,昂着小脸骄傲的看江逸帆,“这么说,咱们儿子很聪明是不是?”

    “聪明极了!”江逸帆宠溺的捏捏她的鼻尖,“不看是谁的儿子吗?假以时日,咱儿子比他老子有出息!”

    “啊?”萧幻幻的小脸忽然又垮了。

    江大恶魔就已经恶魔的如此极品了,她儿子长大之后得什么样啊?

    唉!

    不知道若干年后,是谁家的闺女倒霉哦!

    半年后。

    小乖八个多月了,因为养的好,已经看不出是早产儿的样子,抱在萧幻幻怀中,白白胖胖粉粉嫩嫩的一个小团子,让人疼进心坎儿里。

    因为小乖是早产儿,又是江家唯一的女孩儿,被家里人宠的不得了,江家所有的人到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萧幻幻的房间里,抱抱小乖,亲一亲、逗一逗,把小乖宠的上天入地的,别说哭一声,连撇撇嘴都不干。

    江家人丁兴旺,人太多了,再加上小乖的几个哥哥,你抱走玩会儿、我抱走玩儿会,每天江逸帆回来都看不到他家宝贝女儿,要满世界的是找,才能从别人怀里抢回来,被抢的人还不情不愿的,一脸委屈,活像小乖是他们的,被江逸帆横刀夺爱了一样。

    江逸帆受不了了,干脆让萧幻幻带着小乖去他的公司。

    他在月光城的办公室和在星海的一样,办公室后面专门开辟了一大间专属于萧幻幻的休息室,有了宝宝之后,还开辟了一间婴儿室,里面吃喝玩乐样样都有,不管萧幻幻和孩子在里面待多久都不会无聊。

    他喜欢他在外面工作的时候,萧幻幻哄着孩子在休息室里玩闹,一有时间他就开门开一眼,心里都是满满的幸福和满足。

    这天他难得不忙,开门把萧幻幻叫出来,抱着小乖在宽大的落地窗旁晒太阳。

    小乖看着远处的山水野花,挥着肉嘟嘟的小手,依依呀呀的说着只有她自己能听懂的语言,江逸帆和萧幻幻虽然听不懂,不过看小乖圆圆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就知道他们女儿今天很开心。

    与小乖的开心相比,江逸帆办公室外面此刻坐着一个很郁闷的人——凌至炫。

    凌至炫坐在外面的客户休息区,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他一张帅脸上青青紫紫的都是瘀伤,一下不小心嘴角扯的大点,就捂着嘴角“哎呦”一声。

    江逸帆的几名特助正来来往往的忙活着,见此情景就很不厚道的捂着嘴偷笑,凌至炫斜着眼一瞪:“笑什么笑,再笑炒你们鱿鱼!”

    他和那些特助们开玩笑看惯了,那些特助们也不当真,嘻嘻哈哈的走远了,有个胆大的一边往办公室走,一边回头看他,“凌少,你还是赶紧找个医院处理一下吧,小心留下伤疤,娶不到老婆!”

    “滚!”凌至炫恶狠狠的瞪他,瞪人的幅度大了点,疼的他眼角直抽,赶紧捂住眼角叹气——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啊啊啊!

    说起这一脸的伤,都怪那个放着豪门公子哥不做,非要做什么“警界之神”的萧诺!

    前一阵子,萧大少爷盯上一个拐卖少女的犯罪集团,据萧大少爷说,那个犯罪集团不光拐卖少女,还拐卖少男,于是死活拎着他,让他去给他做内应。

    所谓做内应,就是让他扮嫩,装作十六七岁的少年,故意到犯罪集团出没的地方去晃悠,犯罪集团上钩之后,就会带他去他们的老窝,萧诺在他身上装了窃听器和追踪器,到时候就可以将那伙人贩子一举抓获。

    原本他是不同意的,只可惜人家萧诺是他大哥,说他认识的所有人里面,只有他长的又俊又嫩,可以扮成十七八岁的样子,人贩子不会怀疑。

    尽管他抵死不从,最后胳膊还是没能拧得过大腿,被萧诺一脚踹进了人贩子经常出没的一个地下酒吧。

    King这几位个个都俊美的一塌糊涂,哪个拉出去都是光芒万丈的极品,凌至炫到了那个地下酒吧转了一圈就被那些人贩子盯上。

    可恨的是,这帮人贩子居然不用迷药也不要媚药,总之什么药都不用,而是把他引到没人的地方暴打一顿,直接把他打晕带走!

    他勒个去啊!

    可怜他凌大少爷长这么大都没受过那种罪,为了将这些人渣绳之于法,找到他们藏匿的老窝,躺在地上抱着脑袋任他们拳打脚踢。

    奇耻大辱啊!

    那些人打晕他之后,把他带回了他们的老窝,萧诺顺藤摸瓜,将他们一锅端了。

    萧诺未伤一兵一卒,解救了三十多个被拐的少男少女,“警界之神”的名声叫的更响。

    最无辜的就是他了,不关他屁事的事,天降横祸,差点毁了他最引以为傲的一张帅脸,作孽啊!

    萧诺将那些人贩子端了之后,电视台报社杂志的记者呼啦一下去了一大堆,他瞅了个空子赶紧逃了,不然他这副鼻青脸肿的尊荣要是被那些记者曝光了,他就没脸见人了。

    人贩子的贼窝离江逸帆的公司最近,于是他一溜烟儿的跑到这儿来找他家老大求安慰。

    哪知道他们家小乖看到他之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大概没见过脸上弄的红绿青蓝紫这么精彩的人,“哇”的一声吓哭了。

    他们老大恼了,一脚把他踹了出来。

    呜呜呜!

    他真是好可怜啊!

    他正窝在沙发里,捧着一张肿成猪头的脸自怨自艾,忽然一阵香风袭来,他精神一振,朝走廊拐角处看了过去。

    随着纷叠的脚步声,从走廊外面拐进来五六个人,前面几个都是男人,标准职业人士的打扮。

    最后面,一个女生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因为背着光,女生的五官看不清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凌至炫就是觉得她一定是个大美女。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几个男人中,有一个是江逸帆的特助,江逸帆的特助热情的领着那几个男人往江逸帆的办公室走,应该是来谈业务的。

    那个女生走的很慢,慢慢的就和那几个男人拉开了一段距离,她越走越近,凌至炫终于看清楚了她的样子——果然好美!

    也许他的目光太热烈,女生也注意到了他,看到他的脸之后先了愣了一下,紧接着抿着唇笑。

    看到女生的笑容之后,凌至炫觉得好晕……比刚刚被那帮人渣踢成轻微脑震荡还晕!

    好大好大的大美女啊!

    好美好空灵好温柔好优雅的笑容啊!

    想到他此刻的尊容,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勒个大去啊,他要去剐了那帮人渣,居然让他以这副尊容和这么大一个大美女相遇,他要去把他们剁剁剁都剁成渣渣喂王八啊!

    他脑海里想着把那帮人渣踩在脚底踩踩踩的场景,心里正汹涌澎湃如同几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那女生竟缓步朝他走过来了。

    他顿时如坐针毡,想找条地缝跳下去藏起来。

    “你受伤了啊?”那女生在他身边坐下,翻了翻随身的小包包,从里面找出一小瓶消毒的碘酒和一袋精致的棉签。

    女生把碘酒和棉签都放在身边的茶几上,拧开碘酒的盖子,用棉签蘸了一下碘酒,侧过身子朝凌至炫坐着,给他脸上的伤消毒。

    蘸着碘酒的棉签落在脸上的瘀伤上有些刺痛,凌至炫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下,女生另一只手按住他的额头,“别动!”

    凌至炫顿时石化了一样,任那女生在他脸上擦来擦去,怎么擦都不动了。

    女生的声音好好听啊!

    好软好柔好甜美好动人!

    他又开始晕了!

    女生给他消毒完脸上的瘀伤之后,又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用棉签蘸了一些带着花香味的药水涂在他脸上。

    仔仔细细的涂完之后,那个女生站起身,“晚上别洗脸,明天早晨再用温水洗一下就可以了。”

    女生说完之后,看了走廊里面江逸帆的办公室一眼,大概是不感兴趣,犹豫了一下,转身走进电梯下楼了。

    凌至炫一直保持着石化状态坐在原地,觉得自己飘啊飘,灵魂出窍了!

    直到江逸帆的特助把和那个女生一起来的几个男人送出来,彼此寒暄的声音才吵醒了他,他打了个激灵站起来,兔子一样窜进江逸帆的办公室,“老大!”

    “嘘!”江逸帆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白他。

    他看了江逸帆身后的休息室一眼,知道一定是他们家的小公主小乖小宝贝睡着了,他家老大才嘘来嘘去的。

    其实完全没必要,他家老大办公室和休息室之间的墙板是用特殊的隔音材料做的,别说是吵吵几句,就算是这边放鞭炮那边都听不见,他家老大太小心了啦!

    ——

    作者有话说:696惊险那一节复制粘贴的时候落下了2000多字,小溪以【696惊险(2)】的章节名已经上传了,谢谢露露童鞋的提醒,熊抱~

    以后大家看到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欢迎扣扣小溪,方便小溪及时改正,再次谢谢露露,陪了小溪那么久,追了小溪那么多文,给小溪提了那么多宝贵的建议和意见,谢谢,再次熊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