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过他最清楚了,萧幻幻和他们家几个小宝贝是江逸帆的心尖肉,他现如今都二十几岁的高龄了,还没看见他家老婆长的是圆是扁,简而言之,就是还没活腻,没胆子挑战他家老大的逆鳞,所以很识时务的放低声音,“老大,刚刚是谁和你来谈生意?”

    “城南花家。”江逸帆见凌至炫不聒噪了,继续低头批改一份文件。

    “城南花家?”凌至炫眨眨眼,“种花的花家?”

    “嗯。”江逸帆随口应了声。

    “老大,你要开花店吗?怎么和花家打起交道来了?”凌至炫很奇怪。

    照理说,他家老大做的都是大生意,不该对这些花花草草的感兴趣才对,而且就算是感兴趣,公司有那么多经理、副经理呢,哪用的着他大老板亲自出马。

    “幻幻在家待的无聊,我看她特别喜欢花家花圃的花,就想给她开个花店打发一下时间,”提到萧幻幻,即使他手中还批阅着文件,声音也不自觉的柔和了许多,“到时候花店我找专人管理,幻幻无聊的时候去逛逛就行了。”

    “哦……”原来如此啊。

    凌至炫恍然大悟。

    难怪他家老大要亲自出马了,他家老大就是这样,只要是有关老婆孩子的事,就算忙的脚后跟打后脑勺,也要亲力亲为。

    同样已经和连翘结婚生了两个宝宝的明少羽一脸幸福的说,说这叫天伦之乐。

    哼,臭屁什么,不就是欺负他还没老婆吗,赶明儿他也娶个大美女回家,生上他十个八个的,看他们还显摆不。

    扯远了,还是搞清楚那个大美女是谁先!

    “老大,刚刚来的那个女生是谁?”想到那个女生,凌至炫一脸陶醉状。

    好温柔好漂亮好空灵好甜美哦!

    “哪个女生?”江逸帆头也不抬的说:“刚才来的都是男人,没有女生。”

    也是哦!

    刚刚那个女生根本就没进来,所以江逸帆没见到。

    凌至炫抬眼望天,表示很惆怅。

    他好不容易才喜欢上一个女生,不会只有一面之缘吧?

    “阿炫你又看上哪个女生了?”萧幻幻用托盘端了三杯果汁过来,给江逸帆和凌至炫分了,自己也端了一杯浅啜。

    果汁是她刚刚才打的,想着凌至炫可能还在外面坐着呢,正想给他送去,没想到他已经进来了。

    “幻幻大嫂,你不要污蔑我好不好?”凌至炫睁大眼睛,表示很委屈,“我这第一次对一个女生一见钟情,什么叫‘又’看上哪个女生了?”

    “是吗?”想起凌至炫以前的糗事,萧幻幻咯咯直笑,“你忘了,上次我们一起去酒吧玩儿,你看上一个女生,被人家迷得神魂颠倒,结果你跑过去和人家搭讪,人家一开口居然是男人的声音,差点把我们给吓死……”

    凌至炫嘴角狠狠抽了抽。

    吓死?

    是笑死吧!

    他好容易动心一回,那看起来美的天地无色日月无光的大美女居然是男扮女装的,尼玛啊!

    那人一开口,笑的那帮生怕天下不乱的货腰都直不起来了,骆司曜那丫的干脆笑的出溜到地板上打滚儿。

    他勒个去啊!

    他这是哪世纪的人品啊!

    “还有那一次……”萧幻幻喝着果汁陷入美好的回忆中,“那次我们一起去海南玩儿,你又看上一个女生,人家正趴在沙滩椅上晒沙滩浴,你就和我们说,这女生头发好直好亮好黑啊,腰肢好细好白好软啊,身材好棒好靓好正点啊,一定是个绝世大美女啊,于是你又跑去和人家去搭讪,结果人家一回头,居然是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旁边还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儿叫她奶奶,哈哈哈……”

    想起那无比喜感的一幕,萧幻幻再次笑的直不起腰来。

    凌至炫看着萧幻幻,嘴角又狠狠的抽了。

    要不要记得这么清楚啊?

    “还有那次啊……”

    萧幻幻掰着手指如数家珍,凌至炫黑着脸跳脚,“哎呀!别说了!这次真的是绝世大美女啊!我看的清清楚楚的,不是人妖也不是老婆婆,是真真正正的大美女啊,好温柔好漂亮好空灵好甜美的大美女啊!”

    萧幻幻眨眨眼,忍笑,“你每次都这么说……”

    “这次是真的啊,不信我让你看……”凌至炫跳着脚去翻江逸帆身后的监控器,江逸帆身后的监控器可以调出走廊外面的监控录像。

    他很快调出那个女生给他上药那一段,指着那个女生说:“呐呐!我没说错吧,是不是好漂亮好漂亮的?”

    萧幻幻看了一会儿,眨眼,“诶?这不是花洒吗?她刚刚有来过吗?怎么没进来?”

    “花……洒?”凌至炫的嘴角再次抽了,指着女生问:“你说她叫花洒?”

    “是哦,”萧幻幻笑眯眯的说:“这是花家的小公主花洒,花老板一共四个子女,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这个女儿是花家的宝贝,他们家宠的不得了,就像我们家的小乖一样。”

    “花洒?”凌至炫扶额无语,“这么漂亮的女生怎么起这么怪的名字?”

    “我很喜欢花家的花,所以和花洒蛮熟的,我听她说,他爸妈盼到第四胎才盼来她这个女儿,宝贝的不得了,所以特地跑去找算命的大师给起名字,大师说她五行缺水,给她取名花洒,”萧幻幻解释说:“虽然名字有点不尽人意,但是因为是大师给取的,他爸妈不敢改,就一直这么叫她。”

    好吧,幸亏叫花洒,不是叫花酒。

    “你和她很熟啊?”凌至炫盯着萧幻幻,两眼放光。

    “是啊,”萧幻幻点头,“很熟啊!”

    凌至炫激动的一把抓住萧幻幻的手,“幻幻大嫂,我后半生的幸福就全靠你了!”

    一直头也不抬埋头工作的江逸帆,伸手把萧幻幻抓进怀里,一记眼刃杀过去,“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凌至炫缩了缩脖子,后退三步。

    哎呀呀,他家老大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果然不是凡人啊!

    “你喜欢花洒?”萧幻幻干脆坐在江逸帆的腿上,笑着看凌至炫,江逸帆一手揽着她,稳着她的身子,一手拿笔,这样居然也能写写画画。

    “我想娶她!”凌至炫很豪迈吐出四个字。

    萧幻幻睁大眼,“认真的?”

    凌至炫很认真的点头,“认真的!”

    萧幻幻想了一会儿,笑了,“行!花洒确实很温柔很漂亮,人品也特别好,你俩挺般配的!”

    “是吧是吧是吧?我也觉得我和她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啊!”凌至炫仰天大笑,眼冒贼光。

    江逸帆十分无语的抬头看他一眼,萧幻幻回头和他面面相觑——他们发现凌至炫二货的程度与年龄成正比增长的趋势,所以一定要尽快把他的人生大事解决掉,不然真要打一辈子光棍儿了!

    “花洒是挺好的,不过花洒那三个哥哥可不好搞定,他们看花洒就像是看宝贝似的,从来不许她单独外出,有男生追求花洒,必须得过了他们那关才行,可是在他们眼里,这世上根本没人能配得上他们的宝贝妹妹,所以花洒至今一次恋爱都没谈过。”萧幻幻说着,想起了她家小乖,到时候她的儿子们也会像花洒的哥哥一样看着小乖吧?喜欢上小乖的男生一定会被他们哥几个整的很惨很惨,别人不说,单说江玉暖那强大又腹黑的程度,比江逸帆有过之而无不及,以后喜欢上小乖的男生有的受了!

    “那不是很好吗?”凌至炫很兴奋,“那就说明我是花洒的初恋啊,初恋啊!!女孩儿初恋很宝贵的,我好幸运!”

    凌至炫捂住心口,又是一脸沉醉。

    萧幻幻无语……凌大公子,人家花洒姑娘还没同意和你恋呢好吗?

    她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这样好了,过几天由我出面联系,在西山那边的别院办个小型的舞会,我邀请花洒来参加,然后让江逸帆和骆司曜他们把花洒的哥哥缠住,你带花洒去跳舞,然后趁机把花洒带出去,和她去看星星看月亮,送她回家什么的,你自己去自由发挥,如果花洒也能喜欢上你,你们就**不离十了,她哥哥那边我和江逸帆负责搞定。”

    “啊啊啊!幻幻大嫂你太好了!”

    凌至炫激动的跳脚,扑上去要抱被江逸帆一脚踹出去,“赶紧去弄弄你这张脸,当心人家拿你当鬼!”

    “弄什么弄?我脸上的药是花洒亲自给我擦的,我决定三天……不,五天不洗脸了……”凌至炫再次陷入陶醉状,飘啊飘的飘出去。

    萧幻幻无语扶额。

    这样的二货居然是风靡全亚洲的偶像巨星啊喂,真真的人不可貌相啊!

    凌至炫走后,萧幻幻又和江逸帆在一起待了一会儿,去休息室看小乖,小乖很胆小,睡醒了之后看不到人会害怕。

    几天之后,凌至炫脸上的伤养好了,又是那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样,萧幻幻如她所说,邀请了一些和江家有生意来往的公子小姐到江家西山别院参加舞会,特别邀请了花洒。

    晚上,花洒一身嫩绿色的长裙,清新脱俗,甜美娇丽,一进门就黏住了凌至炫的目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