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实话,凌至炫就是和江逸帆几个在一起的时候喜欢耍宝撒娇,有点孩子气,还有点二,其他时候还是很靠谱的,一看就很有气质修养,符合他凌家大少和天王偶像巨星的身份。

    江逸帆和萧幻幻特意带着凌至炫过去把他介绍给花洒的三位哥哥和花洒,彼此介绍完之后,江逸帆和骆司曜几个拖住花洒的哥哥们,而萧幻幻把花洒带到了一边,趁着花洒的哥哥们不注意的时候,把花洒推到了凌至炫身边,笑眯眯的看花洒说:“这是江逸帆最好的兄弟,对我们家很熟悉,让他带你四处转转。”

    花洒也不羞涩,落落大方的和凌至炫打招呼。

    凌至炫先邀请花洒跳了支舞,然后借口屋子有点闷,空气不好,邀花洒一起出去走走,花洒欣然应允。

    外面,天很蓝,月很圆,星星在眨眼,气氛好的一塌糊涂。

    凌至炫紧张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好像还从来没这么紧张过,那天被一帮人贩子绑进贼窝都没这么紧张。

    倒是花洒笑语盈盈的,知道了他就是那天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之后,打趣说,那天他被打的猪头一样,没想到他的脸消肿之后居然这么帅。

    凌至炫怕她误会他是坏人,或者是不学无术的二世祖痞子混混公子哥儿什么的,简单的解释了几句,他那天为什么会打成那样。

    花洒听完之后,有些震惊,关心的问:“那你好利索了没?脑袋没事吧?我看你脸上伤的很重。”

    “没事,早就好利索了。”凌至炫见他解释完了那件事情后,花洒看他的眼神立刻不一样了,有点崇拜有钦慕还有佩服。

    凌至炫又有点晕……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好人有好报?

    江家的别院建在半山腰,两个人先是往上走,爬到了山顶,坐在山顶上边看星星边聊天。

    两个人越聊越投机,相见恨晚的感觉,凌至炫觉得虽然他和花洒只认识了几天时间,却好像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

    他想起一句话: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而花洒,看他的目光里也渐渐有了独属于少女的羞涩。

    凌至炫看的出来,她对自己也有感觉,于是心里又波涛狂涌如几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让他想跳起来高喊几声:“少爷我终于找到想娶的老婆了!”

    两个人聊了很长时间,花洒看看山下灯光渐渐灭了很多,知道时间不早了,站起身来,“我该回去了,时间久了我哥哥会担心。”

    凌至炫也随她站起,“我送你。”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花洒想回江家的别院找哥哥,被凌至炫拦住,“我送你吧,你哥哥说不定还和我们老大聊天呢。”

    花洒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

    送佳人回家啊!

    凌至炫表示很兴奋。

    可是他的汽车不给力,开到半路居然抛锚了!

    勒个去啊!

    百年不遇的情况居然在送美女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他这到底是哪世纪的人品啊!

    他悻悻然的下车打开汽车的前盖检查,花洒也下车站在他身边给他打下手。

    他看看这儿看看那儿,花洒也跟着摸摸这儿摸摸那儿,摸着摸着也不知道她摸到了哪儿,刺啦一声火星四射,一道亮光朝花洒喷过来,花洒吓的一闭眼,再睁眼时看到凌至炫挡住了她,那些火花大部分都落在了他护着她手臂上。

    因为刚刚他检查汽车怕袖子上染上油渍,把袖子撸的高高的,这下油星直接落在他胳膊上,把他的白皙的胳膊烫出了好几个黑漆漆的小洞。

    花洒吓呆了,眼圈顿时红了,凌至炫却扶着她的肩膀,眉头皱的紧紧的,上上下下的打量她,一个劲儿的问她有没有伤到,仿佛他根本没痛觉一样。

    花洒看着他发呆。

    她记得以前看过一句话:忘记一个人,需要一生的时间,而喜欢上一个人只需要一秒。

    她想,在这一秒,她喜欢上这个宁可自己受伤也要护着她的人了。

    原来,喜欢上一个人,就这么简单!

    凌至炫确定花洒没被烫到之后,看都没看自己手臂上的伤一眼,又低下头去修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汽车修好,把花洒安全送回了她的家。

    花洒住在月光城北城边上,相对来说比较僻静的一块地方,种着大片的花田和花圃,离的还远远的,凌至炫就闻到一阵清雅花香,就像花洒身上的香气一样,是纯天然的淡淡花香,而不是浓郁的香水味。

    他深深嗅了嗅,发现自己好喜欢好喜欢。

    因为他手臂上有伤,所以成功的随花洒登堂入室,原因是他手臂上的伤需要清洗上药。

    凌至炫再一次确定——好人是有好报的,他和花洒之间是特别特别特别有缘分的!

    花洒安置他在沙发上坐下,利落的找来消毒水和烫伤药,小心翼翼的给他消了毒,仔仔细细的给他涂好药。

    说来好笑,他和花洒一共就见了这两次面,每次花洒都在帮他上药。

    她低着头,神情很美很诱人。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想起一句话:认真的女人最美。

    她专注的看着他的伤口,黑长的睫毛小扇一样轻轻颤动,白皙的面孔在灯光下泛着美玉般温柔莹润的光泽,他呆呆看着,大脑中一片空白,等他再醒过神来时,他的唇已经贴在了花洒的脸颊上。

    花洒一惊,身子颤了一下,慌张的收拾东西跑了。

    凌至炫有些懊恼。

    他该不会吓到她了吧?

    万一她以为他是登徒浪子痞子混混什么的他就惨了!

    他正忐忑不安的坐着, 花洒红着脸从楼梯拐角处探头叫他,“喂!”

    凌至炫连忙起身过去,花洒红着脸看了他一眼,在前面带路。

    凌至炫平常挺活泼挺爱闹挺咋呼的,今天却局促了,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乖乖的跟着花洒,走在她身后。

    花洒把他带到了她家的顶楼,打开门,凌至炫眼前一亮……真美啊!

    屋子里三面都是窗户,漫天星光透过玻璃洒进来,美的如梦似幻,屋子四周都是各式各样的鲜花,一开门清香扑鼻。

    屋子中间放了一张大床,靠墙的一面摆着一排书架,书架上摆放着一摞摞整齐的书。

    花洒走到书架旁,抽出一本书翻了几下,“我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这是我的书房,漂亮吗?”

    “太漂亮了!”凌至炫由衷赞叹。

    他也走过去,在书架上选了好半天,相中一本感兴趣的,两个人一人一本书,坐在大床上一边看书一遍闲聊,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凌至炫一睁眼就看到花洒躺在自己的腿上睡的正熟,黑亮的长发扑散开,小脸红扑扑的,弧度优美的唇角微微上翘,不知道正在做什么好梦。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柔美的睡颜,那一瞬,他觉得时光定格了,心里从未有过的幸福和满足。

    他想,就她了,这辈子,就她了!

    腿早就麻了,他却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惊醒了她,他想就一直这么看着她,一直看一直看,直到……地老天荒。

    他正看的出神,楼下忽然响起嘈乱的吵吵声,是几个男人的声音,“大哥,小洒没在卧室里?”

    “怎么可能?我们昨晚回来的时候小洒的鞋子不是在门口摆的好好的?是不是在卫生间啊?”

    “没啊,卫生间的门开着呢,也没人。”

    “说到鞋子……”又一个不同的声音响起,一惊一乍的,“大哥!你们有没有觉得……门口多了一双男人的鞋!”

    “什么……”只听咚咚咚的跑步声,然后就是一声惊叫:“果然多了一双男人的鞋,尼玛呀!昨晚有男人在我们家留宿啊!小洒不会和那个男人睡在一起了吧……”

    接下来就是啪的一声巴掌响,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嚎,接下来就是一通训斥:“瞎嚷嚷什么,小洒怎么可能和男人睡在一起……”

    听着楼下乱作一团,凌至炫脊背开始往外冒凉气——以花家哥哥们宠妹妹的程度,被他们发现他居然和花洒共处一室一整晚,会活剐了他吧?

    耳听着走廊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花家哥哥们的吵吵声越来越近,凌至炫看了花洒一眼,花洒已经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坐起来,眼中一片懵懂,似乎还没从睡梦中醒过神来。

    凌至炫看的心里痒痒的,忽然凑过去,在花洒的脸颊上用力亲了下,然后一跃而起朝窗户窜过去。

    等花洒看到他打开窗户,半蹲在窗台上时,终于醒过神来,穿着拖鞋扑过去,“喂,你干嘛?”

    “我赶紧离开这儿,不然被你哥哥看见,一定会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我先离开躲一躲。”他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响指,手腕一翻,空空如也的手中凭空多了一朵鲜红艳丽的玫瑰花。

    花洒看直了眼睛。

    凌至炫笑笑,将玫瑰花塞进花洒的手中,又在花洒的脸颊上亲了口,揉揉她的发,“晚上见!”

    说完之后,他唰的跳下楼。

    花洒吓坏了。

    这是二楼啊!

    摔了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