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10所有人的宝贝
    她赶紧探头往下看,凌至炫正笑的一脸灿烂的冲她招手,与此同时,花家三位哥哥先后冲了过来。

    “小洒,你屋子里有男人吗?”花家性子最烈最鲁莽的三哥先冲进来嚷嚷。

    “你胡说什么?小洒屋子里怎么会有男人?”花家比较稳重的大哥拍了花家三哥的脑袋一下,一脸谄笑的问宝贝妹妹,“小洒,昨晚你有留男人过夜吗?”

    最冷静的花家二哥,站在他们身后无语望天……屋子里有没有男人和有没有留男人过夜区别很大吗?

    花洒从来没对几位哥哥们说过谎,可她又不想对几位哥哥说凌至炫的事情,于是站在床边,垂着头红着脸,一言不发。

    花家三位哥哥一见自家妹妹这副样子,就知道大事不妙,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扑到窗边往下看,却只看到凌至炫车屁股后面的那一溜烟。

    哎呀呀,要死了,妹妹屋子里昨晚真有个男人啊!

    花家的哥哥们暴跳如雷,吓的花洒缩在窗户边不敢做声。

    他们蹦了一会儿,终于意识到可能吓到了温柔又胆小的妹妹,于是安慰了花洒几句,冲了出去。

    比较“稳重”的花家大哥还体贴的给妹妹关好门,依旧谄笑,“小洒,昨晚没睡好吧,下楼吃点东西,接着睡哈。”

    说完之后,花家哥哥们冲下楼,有的拿菜刀有的拿木棍,然后冲出院子,冲着凌至炫汽车消失的方向,挥舞着菜刀和木棍跳脚,“XX的,要是再敢来骚扰我们家小洒,老子们砍了你的腿!”

    正开着车准备回家补眠的凌至炫,狠狠打了个寒战。

    ……

    因为花家的哥哥们看的紧,于是江家成了凌至炫和花洒最佳幽会的地方。

    花洒通常都是借口说萧幻幻约她一起赏花,就去江家和凌至炫见面,两个人越来越熟,越来越投缘,很快进入热恋状态。

    又是阳光明媚天气晴好的一天,凌至炫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等来了姗姗来迟的花洒,两个人一见面,就脉脉含情的你看我,我看你。

    萧幻幻觉得好笑,站在一边当电灯泡。

    只见花洒昂头,凌至炫低头,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两两相望,萧幻幻眼珠一转,玩心突起,悄步走过去,一手按住花洒的后脑,一手按住凌至炫的后脑,一用力——凌至炫的嘴唇刚好亲上花洒的唇,花洒的初吻终于交代了!

    凌至炫先是一愣,紧急着眉飞色舞,看着萧幻幻眉开眼笑,“幻幻大嫂,你真是我的贵人!”

    花洒瞥了萧幻幻一眼,低下头去羞红了脸。

    萧幻幻觉得好玩儿,咯咯笑着往外跑。

    萧幻幻离开了,屋子里只剩下凌至炫和花洒两个人,凌至炫双手揽住花洒的腰,微微低头,“小洒……”

    “嗯……”花洒低着头轻轻应了一声。

    “小洒……”

    “嗯?”花洒奇怪的抬头看他。

    凌至炫笑笑,吻了吻她的额头,“没事,就想叫叫你……”

    花洒笑了,那笑容像她养的花儿一样鲜活灵动。

    凌至炫微微窒息的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低头,用力抱住她……

    门外,远远的响起脚步声,是江逸帆回来了,正在门外偷看的萧幻幻连忙回头把中指放在唇上“嘘”的一声,示意她噤声。

    江逸帆好奇,悄步走过去看,然后了然的笑,“看来HK集团又要办喜事了,凌家盼了好久了……”

    “是啊!”萧幻幻看的眉眼间都是笑,喜滋滋的。

    三个月后,凌至炫用一颗真心以及雄厚的财力和实力,打动了花家哥哥那三颗爱妹成痴的心,成功抱得美人归,和花洒在月光城国际酒店举行了近几年来月光城最盛大最轰动的婚礼。

    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欢喜就有人忧,凌家长辈们开心了,骆家和杨家的长辈们不高兴了。

    凌至炫这一结婚,HK七少只剩下骆司曜和杨雪空是光棍儿了,骆家和杨家的长辈表示很不高兴,于是对骆司曜和杨雪空开始了前所未有的疯狂逼婚。

    这一天,萧幻幻闲来无事陪着儿子们还有小乖在星巴克吃冷饮,吃着吃着就看见骆司曜从里面慌不择路的跑出来。

    哎呀,平日里英俊潇洒的骆家少爷那叫一个狼狈,脸上慌里慌张的见了鬼一样,再看他身后,环肥燕瘦追过来十几个姑娘。

    萧幻幻看着骆司曜眨眼——这是什么情况?

    骆司曜也看到萧幻幻了,冲着萧幻幻嚷嚷:“啊……救命啊……”

    他一边嚷嚷着,一边咻的一声躲到了萧幻幻身后扶着膝盖喘粗气。

    啊啊啊!

    要死了啊!

    好好的周末被骗到了星巴克,然后被十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围住,人家说女人是老虎,他勒个去啊,他被十几只老虎围在中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出来,真是要命啊啊啊!

    萧幻幻看看骆司曜,再看看追过来的那十几个姑娘,个顶个的漂亮,要模样要模样,要身材有身材。

    萧幻幻咂舌。

    真不知道骆司曜想挑个什么样儿的,她看着这些女孩儿都很好啊。

    尤其是你看她们多热情啊,一个劲儿的朝骆司曜飞媚眼儿,一口一个“洛少”,“曜”,“曜哥哥”叫的娇滴滴软绵绵,多好听啊。

    再看骆司曜眼角直抽,忽然灵机一动一把抢过萧幻幻怀里的小乖,冲着那帮姑娘们大吼:“咳……你们都给我听着,我已经有老婆有孩子了,你们都给我闪的远远的,别再缠着我……”

    这消息太劲爆了,那些姑娘们面面相觑,然后一起看着骆司曜眨眼,“没听说你结婚啊!”

    “因为我老婆是小家碧玉,出身不太好,我家里不同意,所以我和我老婆是私定终身的,”骆司曜睁着眼睛说瞎话,一脸严肃的掰的跟真的似的,“不过我很爱我老婆,我这辈子只爱她一个,我们儿子都有好几个了,还有个宝贝女儿,她迟早都会跟我回去认祖归宗,你们都没戏了,快有多远闪多远,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那些姑娘们再次面面相觑,将信将疑的。

    骆司曜见有门,亲了怀中的小乖一口,“乖宝,叫声爸爸听……”

    “爸爸……”

    小乖甜甜的叫了一声,那声音又嫩又甜,软软嚅嚅的童音,听的骆司曜骨头都酥了,抱着小乖一脸陶醉状,“乖宝,再多叫几声……”

    “爸爸……”小乖不但又叫了一声,还伸开手臂往骆司曜身后挣扎,眼睛也是望着骆司曜身后的方向。

    骆司曜就觉得脖子发硬,脊背冒凉气,僵住身子回头……妈呀,他家老大江逸帆正在他身后抱着双臂好整似瑕的站着呢,优美的唇角微微翘着,似笑非笑的样子。

    骆司曜傻了!

    咳咳……

    就说他今年背运吧!

    喝口凉水都塞牙!

    “咳咳……”他干咳了几声,识相的把小乖塞进江逸帆怀里,拔腿就溜。

    不得了啦!

    他家老大每次一出现这种笑眯眯却凉飕飕的表情,就说明有人要倒大霉了,风紧扯呼啊!

    骆司曜就像又多长了两条腿一样,咻的一声就跑没影了。

    那些姑娘看看萧幻幻,再看看江逸帆,再看看他们身边的孩子们——很明显,这几个孩子,长的和江逸帆和萧幻幻简直一模一样,是这小夫妻俩的啊,不是骆司曜的!

    骆司曜说谎,他根本没什么老婆孩子!

    所以……追啊!

    呼啦一声,那十几个女生浩浩荡荡的又追了出去,一边追一边喊:“曜哥哥,讨厌,你等等人家啦……”

    那边厢,骆司曜跑的像被狼群追的兔子。

    这边厢,萧幻幻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

    太好笑了!

    哈哈哈!

    晚上,骆司曜给孩子们买了一车的玩具来向江逸帆负荆请罪了,一进门就给江逸帆说了一箩筐的好话,就差给他跪下了。

    萧幻幻哄着小乖,笑眯眯的站在一边看好戏。

    等江逸帆终于不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骆司曜了,骆司曜解脱了,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沙发上。

    萧幻幻哄着小乖看他,“骆爷爷也是为了你好,你就不能正经八百的见一个,没准就能碰上喜欢的呢。”

    骆司曜撇嘴,“我岂止是见了一个?我都快见一百个了!我现在是审美疲劳,见美女色变,看见女人就想吐。”

    “哪有这么夸张?”萧幻幻不满,“月光城这么多女孩儿,就没一个你能看得上眼的。”

    “有啊!可都名花有主了呀!”骆司曜无奈,“我觉得你挺好的、囡囡妞妞挺好的、小璇儿挺好的、连翘和花洒都挺好的,可是你们都有老公了啊,难道我要撬墙角?”

    这话一出口,江逸帆瞥过来的眼神明显又冷了些,骆司曜干笑,“我的意思是,打死我我都绝不会撬自家兄弟的墙角的,呵呵呵!”

    一边说着,他一边把萧幻幻怀中的小乖抢了过来,挡在自己的眼前。

    这是他家老大的心头肉啊,他老大肯定舍不得再用眼刀杀他了。

    果然,小乖一入他怀,江逸帆凉飕飕的目光立刻消失了。

    骆司曜用力在小乖粉嫩嫩肉呼呼的小脸上亲了一口,“乖宝,你是叔叔的心尖肉,叔叔爱死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