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是他暂时忘记了不快,抱着小乖亲亲亲,时候不大就亲了小乖一脸的口水。

    江逸帆和萧幻幻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原本想把小乖抢过来,谁知道小乖还以为骆司曜在逗她玩儿,在骆司曜的怀里咯咯直笑。

    江逸帆和萧幻幻见女儿高兴,咬牙忍了,大不了等骆司曜走了,给小乖用洗面奶好好洗洗脸。

    骆司曜抱着软乎乎肉嘟嘟的小乖玩儿不亦乐乎,吃晚饭的时候都不撒手,吃过晚饭时候不大,管家领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儿走了进来。

    “林琅,你来了。”萧幻幻熟络的起身迎过去。

    女孩儿叫林琅,是儿童医院的金牌医生,别看年纪小,刚刚二十一岁,却已经是月光城儿童医院的金字招牌。

    她是医学世家,从小就跟在长辈身边学习医术,十六岁就被国内最著名的医科学院破格录取,十八岁时出国留学,二十岁回国,一年之内在儿童医学界声名鹊起,有很多高难度的手术,目前国内只有她一人可以完成,成了月光城儿童医院的镇院之宝。

    因为小乖是早产儿,所以江逸帆和萧幻幻对小乖的健康尤为注重,小乖出生后每个月都要到医院进行例行体检,江逸帆宠女儿,什么都要最好的,健康医生自然也要最好的。

    他通过了解后知道,月光城最好的儿科医生是林琅,所以决定让林琅做小乖的私人健康医生。

    他经过多方联系找了好多关系,才让林琅同意做小乖的健康医生。

    最初的时候,林琅还有几分不甘愿,因为随便一个医生就可以做小乖的健康医生,而有许多手术,整个月光城乃至整个医学界,只有她林琅一个人可以做。

    不过后来江逸帆托关系托到了她父母那边,从人情上来讲,她没办法推辞,只能勉强答应了,不过她是个公私分明的人,既然答应江逸帆做小乖的的健康医生是私事,她就每次都利用休班的时候过来给小乖检查身体。

    开始的时候每个月她只来一次,后来她和萧幻幻熟悉了,两个人特别投缘,成了莫逆之交,而小乖又可爱的不得了,她几天不见就想的要命,从一个月来一次变成一个星期来一次,又变成一个星期来几次,总之一天看不见小乖她就想的厉害。

    小乖也很喜欢她,见她进来,张着手臂要她抱,林琅眉开眼笑的把小乖抱过去,逗了小乖一会儿才想起她从来没见过骆司曜,朝骆司曜礼貌的颔首打了个招呼,骆司曜看着她,眼睛有些发直。

    萧幻幻看看林琅,又看看骆司曜,最后和江逸帆对视了一眼——这两个人……看起来好般配哦!

    萧幻幻想了一下,回到房间里拿了衣服和手包,回来后挽住江逸帆的手臂,“小琅,我们出去买点东西,你和曜帮我们照顾一下小乖。”

    林琅欣然应允,她抱着小乖,逗的小乖咯咯直笑,软软糯糯的声音搔的她心尖痒痒的,在小乖粉嫩嫩的脸蛋上一通狂亲。

    骆司曜看着看着,忽然猛的咳了一声——刚刚他亲了小乖一脸的口水,现在林琅又在小乖的脸上亲来亲去,肯定沾上了她的口水,那啥……这算不算间接接吻?

    想着想着,骆大少爷脸红了,暗啐了自己一声——他这是想什么呢?

    这位叫林琅的女医生,看起来好清新好有气质,自己怎么可以这么玷污人家?

    他用拳头捂着唇,一通猛咳,掩饰自己的尴尬。

    林琅看了他一眼,“你感冒了吗?要不要我给你检查一下?”

    “不用不用……”骆司曜连忙摆手。

    “姨姨……”小乖从林琅身上溜下去,牵着她的手把她拽到玩具区,胖嘟嘟的小手指着地上的玩具火车,“姨姨……车车……”

    足足有三米多长的玩具火车是骆司曜刚刚买来的,铁轨、车厢、车头什么的拆了一地,还没来得及组装,小乖蹲下,努力的把两节车厢攒在一起,抬头看林琅,“姨姨……车车……”

    林琅知道小乖想玩小火车,干脆坐在地上,兴致勃勃的给小乖攒火车,骆司曜看了一会儿,也在小乖身边坐下,加入战团。

    江逸帆和萧幻幻逛了一圈回来,一进门就看见林琅和骆司曜一左一右坐在小乖身边,笑的前仰后合不亦乐乎,俊男美女的组合,再加上又可爱又萌到爆的小乖,超级养眼。

    萧幻幻笑着拽拽江逸帆衣服,“哎!你看小琅和曜是不是好般配?”

    江逸帆知道她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宠溺的点了她额头一下,“你呀,做媒做上瘾了吧?”

    时间不早了,小乖该睡觉了,萧幻幻和江逸帆抱着小乖上楼去洗漱,临上楼时萧幻幻吩咐骆司曜,“曜,你帮我送小琅回家,时间不早了,小琅一个人我不放心。”

    骆司曜眉开眼笑,忍住冲上去拥抱萧幻幻的冲动——他家幻幻大嫂就是聪明,太会成人之美了!

    林琅看看骆司曜,也没推辞,大大方方的随骆司曜一起离开。

    这天过后,骆司曜几乎天天下了班之后都到江家报到顺便蹭晚饭,他越来越觉得他家老大家真是个好地方,不但饭菜做的好吃 ,几个奶娃个顶个的漂亮可爱,尤其是小乖,一天看不见他心里就痒的像猫抓似的。

    最重要的是,林琅大多两天来一次,最多三天准来一次,他天天在江家守株待兔,就是为了看一眼林琅,然后晚上送她回家。

    感情上的事,也是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

    以前那么多人给他介绍女朋友,他一个都看不上眼,结果在江家偶遇林琅,一下子就入了心。

    每天一睁眼就盼着天黑,希望可以快点见到林琅。

    林琅长的不是那种绝顶漂亮的女生,而是那种越看越漂亮的女生,初看时不会让人觉得惊艳,越看久了越让人觉得喜欢。

    她的长相与她的气质一样,清新脱俗,充满书卷气,清亮干净的双眸充满睿智,纤纤细细的身子钟灵毓秀,骆司曜觉得他每次见到林琅,心里被尘世惹起的喧嚣,都在见到林琅的那一刻尘埃落定。

    林琅不是绝世美女,身上却有一种想让他安定下来的气质,每次和她在一起,他都会觉得心里很安宁很安定。

    他想,他是时候该成个家了!

    每次和林琅在江家约会完,他都会送林琅回家,开始是开车,后来干脆步行,两个人之间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再后来,他频繁出现在林琅的医院。

    林琅工作很忙,有时一台手术能做六七个小时,连饭都吃不上。

    他就用保温桶给林琅往医院里变着花样儿带饭菜,保证林琅出了手术室就能吃上又热乎又美味的饭菜。

    时间不久,林琅的同事们就知道了林琅交了一个又帅又有钱又体贴又有气质的男友,都羡慕不已。

    说来也奇怪,没认识林琅之前,骆司曜起码有五六年的时间没病过,别说得什么大病,连普通的感冒都没得过一次。

    和林琅热恋之后,他居然感冒了,而且感冒的症状还来势汹汹,原本和林琅说好了晚上接她下班,结果发高烧烧的腿软,只得给林琅打了电话,告诉她他没办法去了。

    他烧的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门铃响,他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

    他觉得脑袋里面一扎一扎的疼,动一动就头晕恶心,真心不想理会外面的人,可外面的门铃执着的响着,一副他不给开门就绝不善罢甘休的意思。

    他无奈了,只得虚弱的爬了起来,穿着拖鞋踢踢踏踏的下楼去开门。

    门一打开,林琅清秀干净的小脸出现在他眼前,他用力眨了一下眼,还以为自己烧的太厉害幻视了——他自从和林琅认识以来,一直是他在照顾林琅,接送林琅上下班,给林琅买水果、买零食、买衣服、买礼物,请她去各式各样的餐厅吃饭,林琅还从没到他家里来过,也没去过他的公司里。

    林琅看他烧的的脸色通红,傻愣愣的看着她,莫名有些心疼,伸手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吓了一跳,“天!你怎么烧成这样?吃药了吗?”

    骆司曜大概是被烧的有些糊涂了,愣了一会儿才慢半拍的点点头,手忙脚乱的接过林琅手中的一大兜子水果和补品,“吃药了,吃药之后有点困,睡了一天了。”

    “吃饭了吗?”林琅换了拖鞋进去,环视了一下屋子里的格局,找到洗漱间,麻利的泡了一条冷毛巾,拽着骆司曜在沙发上坐下,给他把冷毛巾放在头上。

    “还没呢,没胃口。”骆司曜看着为他忙忙碌碌的林琅,感觉比刚刚起床时还晕——那是一种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晕的感觉。

    林琅拿过抱枕,扶着骆司曜躺下,又把骆司曜的衣服披在他身上,“你等着,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不等骆司曜拒绝,林琅就进了厨房,时候不大厨房里就传出一股油爆葱花的味道,刚刚还觉得恶心没胃口的骆司曜,忽然就胃口大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