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很快,林琅端了一碗鸡蛋面出来,上面铺了一层翠绿的菠菜,看起来很爽口的样子。

    林琅扶着骆司曜坐起来,一口一口的喂他吃鸡蛋面。

    明明因为感冒嘴里没什么味道,什么都不想吃,却偏偏把一大碗鸡蛋面吃了个底朝天,连汤都喝了。

    一碗鸡蛋面吃完,出了一身的汗,林琅找了条干毛巾,撩开他的衣服给他擦汗,骆司曜的脸腾的一下涨的通红,僵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身上的汗冒的更厉害了。

    林琅见他红着脸动也不敢动,一副受刑的样子,“噗”的一声笑了,“在我们医生的眼里,没有男女老幼之分,都是病人,一视同仁,你不用觉得害羞。”

    骆司曜愣了一会儿,才应了声,“哦!是吗?”

    说完之后,就觉得心里发赌,闷闷不乐的躺在沙发上发呆。

    林琅给他擦完了身子,又换了一条毛巾给他冷敷,然后坐在他身边陪他,看他病恹恹的样子,闷闷不乐的,就握住他的手。

    骆司曜看了她一眼,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的样子,最终却没说,干脆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了?不舒服的厉害啊?”林琅握着他的手柔声问他。

    “没什么……”骆司曜别过头去,过了好一会儿,才闷头闷恼的说:“你对每个病人都这么细心吗?”

    林琅觉得他口气怪怪的,眨了眨眼,忽然笑了,轻轻推了推他的身子,“诶!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咳……”骆司曜被自己口水呛到,连忙否认,“我哪有……”

    “没有吗?”林琅眨眨眼,“那我怎么觉得空气里酸溜溜的……”

    “……”骆司曜红着脸哑口无言。

    林琅笑嘻嘻的看着他。

    初见他时,林琅把他当成游戏人生的公子哥儿,他英俊潇洒,拥有太多常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与很多女孩儿一样,她看他第一眼就情不自禁的被他吸引。

    只是,她从小就聪明,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理智和感情,她对自己说,骆司曜是与她不一样的人,像骆司曜这样的豪门大少,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站的远远的欣赏一下就好,千万别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后来,骆司曜接送她上下班,给她送饭,买零食、买水果、买衣服,只要看到好看的好玩的好吃的东西,一股脑儿的买了送她,她在医院的同事都说她有一个又帅又有钱又贴心的男朋友。

    她很开心,又有些害怕。

    害怕离他太近了,他再离开时,她会受伤害。

    可是,现在,看到生病的他,她觉得自己心底某个地方被触动了,从来没有如此悸动过。

    她没办法再骗自己——她就是对骆司曜动心了!

    她就是爱上他了!

    感情这种东西,理智是根本没办法控制的。

    她看着骆司曜想了一会儿,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你忘了,我是儿科医生啊,我以前照顾的病人都是小朋友,而且擦身子喂饭什么的,都是护士的工作,我只管检查病情……”

    骆司曜眼睛亮了亮,“你是说……”

    林琅捂住他的嘴,嫣红的颊上是淡淡羞涩,“我什么都没说……”

    骆司曜扯下她的手紧握在手里,“你明明就说了,你说我在你心里是独一无二的!你只肯给我擦身子喂饭照顾我,对不对?”

    林琅脸红了,想把自己的手拽回去,骆司曜紧握着不放,反而把她的手凑到自己的唇边轻吻了下。

    林琅的脸更红了。

    她害羞的偏过头去,用力把自己的手从骆司曜的手里挣脱出来,然后拿掉他额上冷敷的毛巾,伸手探了探,“感觉好点了,你去休息吧,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你要走吗?”骆司曜又抓住她的手恋恋不舍,可怜兮兮的像是要被抛弃的孩子。

    “我不走,我看着你。”林琅反握住他的手,特别温柔。

    “真的?”骆司曜兴奋的坐起来,“你今晚睡客房?”

    “嗯。”林琅点点头。

    骆司曜立刻乖乖上楼躺下了,林琅拽了把椅子在他床边坐下,把床头的台灯光线调暗,“睡吧,我看你睡着了我再去睡。”

    骆司曜抓住她的手,目不转睛的看她,忽然觉得这次感冒来的真是时候,简直因祸得福。

    林琅把手放在他眼上,“别看了,赶快睡,感冒了就要多休息。”

    “你没骗我吧?你不会趁我睡着走了吧?”骆司曜其实已经很倦了,可是他硬撑着不想睡。

    “绝对不会!”林琅扯过毯子,把她和骆司曜紧握在一起的双手盖住,然后凑过去,在骆司曜的额头上轻吻了下,“乖乖睡,明天早晨我给你做开胃的水果粥喝。”

    在她吻上他额头的那一刻,骆司曜觉得一股热血冲到了头顶,恨不得从床上蹦起来大跳大喊一通。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好幸福啊!

    他在床上蹭来蹭去,看着林琅说什么都不肯睡。

    最后还是被林琅瞪一眼,这才乖乖闭眼。

    他原本就被高烧折腾的没什么力气了,闭上眼睛之后很快沉睡过去。

    林琅一直坐在他床边看着他,他额头上刚沁出一丝薄汗,她就细心的给擦掉,一只手握着骆司曜的手,另一只手不住探进毯子里,摸摸他身上有没有出汗。

    从小到大,她一直是品学兼优的高材生,满腹心思都用在学习上,她成绩太好、智商太高、太聪明,让她身边的男生望而却步,即使有男生顶着压力追求她,她也只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连看都懒的看人家一眼。

    所以,骆司曜是她的初恋。

    她与骆司曜的恋情一直不温不火,也许是两个人在感情上都太笨拙,心里明明是喜欢的,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

    直到骆司曜这次感冒没有接她下班,她才觉得心里一下子慌了。

    那个好像时时刻刻都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的人,忽然有一天没有出现,她才猛然醒悟到,原来,她已经不能没有他了。

    她向院长请了假,买了水果和补品来照顾他。

    见到平日里潇洒光鲜的骆司曜惨白着脸来开门,她的心像是被什么用力刺了一下,狠狠的疼。

    那一刻,她才清晰的知道……她爱上他了,在她不知不觉的时候,他已经攻占她的心房,成功入住。

    盯着骆司曜英俊又有些苍白的睡颜,她的手指轻轻抚上去,她对自己说,以后她会好好照顾他,下一次他生病的时候,她一定会在他身边,不会再让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躺在冷清的房子里。

    骆司曜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他再醒来时,除了床头灯微弱的灯光,屋子里一片漆黑,而他的掌心里还握着林琅纤柔的手掌。

    他定睛看了一会儿。

    林琅趴在他床头睡着了,漆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被单上,灯光太暗,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轮廓,骆司曜却莫名觉得温柔,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

    他沉吟一会儿,轻轻起身,弯腰把林琅抱到自己的床上,他往里面靠了靠,给林琅让出很大的一块地方。

    林琅醒了,迷迷糊糊的睁眼看了看,伸手去探他的额头,“好些了吗?”

    “我没事了。”骆司曜握住她的手,温柔的声音比浓酒还要醉人。

    林琅懵懵懂懂的,欠起身子又把唇凑过去,在他额上试了试温度,嘟囔:“嗯,已经退烧了。”

    “嗯,我没事,你睡吧。”骆司曜给她盖好毯子,把她按躺在床上。

    半睡半醒间,林琅挣扎了一会儿——是去客房睡,还是在这儿睡?

    然后,她做出了一个这辈子最大胆的决定——在这儿睡!

    她白天做了两台手术,在手术台边上站了七八个小时,又照顾了骆司曜大半夜,困的不行,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她心里一松,毫无负担的睡过去。

    她睡着了,骆司曜却睡不着了。

    紧紧握着她的手,望着她恬静的睡颜,他心里既兴奋激动,又有以前从未有过的安宁幸福。

    他握着她的手看了好久好久,才又渐渐沉睡过去。

    第二天,从沉睡中醒来,第一个感觉就是手里空了,他噌的一下坐起来,身边的林琅已经不在。

    “小琅?”看看时间,已经到了林琅上班的时候,他有些心慌的喊了一声……她该不是趁自己睡的熟,去医院了吧?

    “哎!”正在他心慌意乱的时候,楼下响起林琅动听的声音,“我在给你熬水果粥哦,马上就好了。”

    “哦!”骆司曜应了一声,又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愣,砰的一声躺了好回去,望着屋顶发呆。

    他还以为林琅趁他没醒,起床去工作了,他知道林琅是个工作狂,每天有看不完的病号,做不完的手术。

    他喜欢林琅认真工作的样子,林琅在他心目中一直是个清新睿智的知性美女,可是在这一刻,他还是有点自私,希望他生病的时候,她可以抛掉一切陪在他身边。

    他正望着屋顶发呆,林琅端着一碗清香四溢的水果粥上来。

    她把水果粥放在床头桌上,然后伸手探了探骆司曜额头上的温度,甜甜的笑,“已经退烧了,恢复的不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