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14冰山,我该拿你怎么办
    那是她一生的成就,一生的梦想,一次小小的意外,让她全部失去。

    “没事,不怕,有我呢,大不了咱辞职回家生孩子,”骆司曜摸着她的脸,大大咧咧的安慰:“以后咱们结了婚,就像老大和幻幻一样,一年一个,让你天天忙,连医院都没功夫去。”

    林琅又笑了,唇边婉约的笑涡看的骆司曜眼睛发直。

    林琅的手指也抚上他的脸,低喃:“是啊,幸亏还有你,即使我全部失去了,还有你陪我,如果在我没认识你的时候,让我知道自己这辈子再也没办法上手术台了,我一定会哭死,或者干脆去跳楼……”

    她摸着骆司曜的脸,觉得生命好神奇。

    以前没认识骆司曜时,她觉得工作就是她的一切,每次看到病人在她的手术刀下起死回生,她就有一种充满自豪的成就感。

    曾经,她以为工作就是她的一切、手术台就是她的全部。

    有了骆司曜之后她才知道,原来,即使离开手术台她也能好好的活着,甚至——也许还可以活的更好。

    “饿了吧?楼下有吃的,我去给端。”骆司曜起身下楼去端吃的。

    虽然气氛很好,他想一直这样坐在林琅身边陪着她,但是他更舍不得饿到她。

    等他把东西弄好端上来,发现林琅把电脑打开了,正坐在电脑桌前,笨拙的用左手一下一下的敲着什么。

    “你怎么下床了?手腕不痛了?”骆司曜不满的责备,却遮不住语气里浓浓的不舍和怜惜。

    林琅回眸一笑,“我在打辞职信。”

    “什么?”骆司曜有些傻眼。

    他知道林琅把她的工作看的有多重要,她竟然在打辞职信?

    他飞快的走过去,按住她敲键盘的手,“小琅,你别冲动,再好好想一想,虽然你以后不能再上手术台做手术了,但是还可以在门诊坐诊,那是你最喜欢的工作,千万别这么轻易丢掉它,我不想你以后后悔。”

    “曜,你知道吗?今天的事情让我最伤心的,不是病人家属打我,也不是我的手腕受伤不能再上手术台做手术,而是病人家属打我的时候,我那些同事漠然的态度,”林琅轻笑,笑容里有淡淡的嘲讽,“我年少得志,少年成名,不知多少人看着我眼红,尽管我尽力对他们好,尽力迁就他们,他们还是容不下我,今天病人的家属找骂我打我时,我那些同事完全可以帮我拦住他们,可是他们不但不帮我,还站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看着……”

    林琅笑笑,心灰意冷,“我现在很讨厌那个地方,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们那副讨厌的嘴脸,所以我要辞职,我已经决定了,从小到大,我对我所有的决定都从没后悔过,这次也不会后悔。”

    骆司曜看了她一会儿,放开压在她手掌上的手,叹息了一声摸摸她的脑袋,调侃的说:“其实你辞职,最高兴的还是我,我要买串鞭炮到儿童医院去放,谢谢你那些同事们成人之美,把你挤兑走了,从今之后,你就完完全全是我的了,再也没人和我争你了!”

    林琅笑着偎进他怀里,“嗯,以后我就是你的了!”

    之后,因为林琅手腕伤了,做什么都不方便,骆司曜化身为二十四孝男友,每天照顾她的生活起居,要多温柔有多温柔、要多体贴有多体贴,要多细致有多细致。

    其间,儿童医院的院长提着重礼来过多次,每次都苦口婆心的劝说林琅伤好之后继续回医院去工作。

    林琅是儿童医院的金字招牌,是他的摇钱树,他不想就这样没了,他一个劲儿的保证以后会加强医院的保安力量,甚至承诺要找专人保证林琅,都被林琅礼貌的拒绝了。

    她从小就是这样的性子,认准的事情,一旦决定,几匹马都追不回来了。

    一个月后,她手腕上的伤彻底好了,骆司曜特地亲自做的一桌美味的烛光晚餐,庆祝她的康复。

    晚饭之后,他神神秘秘的递给她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林琅好奇的接过去,“你又送礼物给我啊?”

    自从相识以来,骆司曜送她的礼物多的快能把她埋起来了。

    “这个不一样……”骆司曜微笑,“打开看看,我保证你一定喜欢到尖叫。”

    林琅摇了摇头,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她出了名的冷静睿智,说好听点是理智的知性美女,说难听点就是冷淡薄情,这世上很少有什么东西可以令她兴奋到尖叫。

    是骆司曜要向她求婚的钻戒吗?

    她早就打定主意要嫁他了,所以即使是求婚的钻戒她也只是会很开心很幸福,到不了惊喜的尖叫的程度。

    在好奇的猜测里,她拆掉盒子上的包装,小心的将盒子打开,里面摆放着一本大红色的本子,上面两个烫金的大字“聘书”。

    林琅愣住,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 ,缓缓的将聘书打开。

    聘书里印着几行漂亮的黑色小字“兹聘任林琅为月光城医学院讲师,发证单位月光城医学院”下面还盖着鲜红色的月光城医学院的大红印章。

    林琅呆呆的看着手中的聘书,心里涌上一股从未有过的滋味,眼中涌起一股热浪,骆司曜温柔的从她身后环住她的腰,轻轻吻她的发,“喜欢吗?”

    她一个劲儿的点头,滚烫的眼泪随着她点头的动作一颗颗掉落。

    骆司曜扳过她的身子皱眉看她,“不喜欢吗?怎么哭了?”

    林琅捶了他一下,破涕为笑,“没听说过,有个成语叫喜极而泣!”

    骆司曜摸摸脖子,叹气:“开心也要哭,不开心也要哭,你们女孩儿可真奇怪。”

    “曜……谢谢你!”林琅勾住他的脖子,闭上双眸,微微昂头寻到他的唇,轻轻吻上去。

    她何其有幸,今生才能遇到一个如此懂她的人?

    他知道,她不喜欢做被人圈养在笼中的金丝鸟,她是骄傲的可以搏击风雨的海燕,需要一片广阔的天空让她可以自由的翱翔。

    所以,他为她拿到了月光城星海学院讲师的职位。

    一直以来,他都是那个最懂她、最爱她、最呵护她的人,她紧紧的抱着他,深深的吻他,这一刻,连身体带灵魂,她完完全全的驯服于他。

    他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生命、她的一切。

    过了良久,骆司曜缓缓松开她,轻轻抚她的面颊,眸光无限温柔,“以后你就是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了,你不但可以教给你的学生医术,还可以教给她们医德,我相信,你的学生一定不会像你以前的同事那样漠然,他们都会像你一样不但有精湛的医术,还会有广阔的心胸。”

    林琅深深凝望他。

    她感激上天赐予她骆司曜,他不但是个英俊潇洒外表光鲜的豪门大少,他的内心同他的外表一样美丽出色,老天厚爱,让她遇到了这么表里如一的男人。

    骆司曜握着她的手,从怀中掏出一枚戒指,缓缓单膝跪下,“小琅,嫁给我好吗?”

    林琅睁大眼睛看着他手中精致的钻戒,用手堵住嘴巴,眼泪争先恐后的往下掉,却幸福的笑了。

    “好。”她点头,任由骆司曜将戒指戴上她的中指。

    一个星期后,月光城医学院多了一位叫林琅的美女讲师,她的课堂堂爆满,成为月光城医学院最受欢迎的讲师之一。

    林琅很享受这份这份工作,她终于从充满嫉恨的目光里走出来,走进了年轻学生们既崇拜又信任的干净目光里。

    她很幸福,感谢那个爱她的男人给她这所有一切。

    两个月后,骆司曜以盛大豪华的婚礼迎娶林琅,又创造了一个金童玉女珠联璧合的完美童话。

    骆司曜婚礼过后没几天,杨雪空被杨家老爷子一脚踹进了江家的大门,冷着脸戳着他的鼻子吼:“找不到媳妇就给我在这儿待着,一辈子都别想回家!”

    萧幻幻看着杨老爷子愤愤离去的背影,和杨雪空如冰雪般晶莹帅气的冷脸,莫名其妙,“什么情况?”

    杨雪空的冷着脸说:“我爷爷说,你们家有桃花,炫和曜的老婆都是你们帮着找到的,让我住在你们家,直到你们帮我找到老婆为止。”

    “呃……这样啊……”萧幻幻无语望天。

    也难怪杨家爷爷着急,现在HK七少,除了因为身世原因从小在国外长大的那位,在月光城的这六位,除去杨雪空,其他五个都有老婆了。

    她和她哥哥萧诺还有明少羽,连孩子都生了好几个了,杨雪空的女朋友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杨老爷子能不急吗?

    只不过,杨雪空找老婆,比凌至炫和骆司曜加起来还难。

    杨雪空美则美矣,只是冷的像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普通女孩往他身边一凑就能被他冻走,稍微胆子大点儿的敢往他身边凑凑,也扛不住他瞪一眼。

    他那眼神儿,和冰刀有的比,没几个女孩儿受得了他西伯利亚寒流一般的威力。

    萧幻幻抬眼望天,表示很惆怅。

    杨雪空不理她,径自走到沙发前坐下,打开笔记本电脑埋头工作。

    萧幻幻叹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