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15冰山与火山
    杨大少爷虽然性子虽然冷了些,但是吸金的本事一流,HK七少里,除了江逸帆和国外那位,就数他工作最认真,公司开的最大,赚的钱最多。

    其他几位,她家哥哥萧诺一心扑在警局的工作上,萧家的家族企业至今还是她苦命的老爸打理。

    明少羽性子太柔和,手段不够凌厉,虽然公司业务也有扩张,但绝比不上杨雪空下手狠。

    还有骆司曜和凌至炫,虽然那两个也挺聪明的,但他们绝对不肯将聪明才智全用在公司和工作上就对了,对他们来说,吃喝玩乐陪老婆才是人生头等大事,至于公司工作什么的,够吃够喝倒不了就行了!

    只有杨雪空,这些年一门心思的都扑在公司和工作上,在他入主杨家之后,公司的业绩成直线上升。

    只是杨老爷子现在没心思关心那个,他现在关心的是可以给他生重孙的孙媳妇在哪里,只要杨雪空给他娶个老婆回来,别说是公司业绩不上升,下降他都愿意。

    杨老爷子见凌至炫和骆司曜都找到老婆了,再也等不及了,把杨雪空的老爸杨阡野赶回了公司坐镇,下了死命令,什么时候杨雪空找到老婆了,才准他回家回公司。

    不过杨雪空是天生的劳碌命,他的生命里除了工作就是他这几个兄弟,现在他这几个兄弟都有老婆了,都要陪老婆,那他就只剩下工作了。

    萧幻幻见他一坐下就是看股市行情什么的,摇头叹息——杨大少爷没救了,杨爷爷居然把给他找老婆的重任交给她,她表示压力山大。

    她一边摇头叹气,一边吩咐家里的佣人给杨雪空安排客房,心里腹诽着杨老爷子真不拿自己当外人,要是杨大少爷一辈子找不到老婆,那她岂不是得一辈子管他吃喝?

    望天,真的好惆怅!

    杨雪空在江家住下之后,江逸帆本着住在他家的人绝对不能吃闲饭的原则,把接送二儿子江玉寒的重任交给了他。

    说起来,萧幻幻和江逸帆一共生了五个子女,老大江玉暖就不用说了,那是个比他爹还精的人精,绝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小人儿。

    三岁看到老,萧幻幻已经为以后喜欢上江玉暖的姑娘们提前致哀了……江玉暖长大以后,必定是比江逸帆更要腹黑、更要强大的存在。

    再说排行第三和第四的双胞胎儿子,一个聪明伶俐,一个温雅和煦,长的都粉妆玉琢的,笑起来一脸天真无邪,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还有她们的女儿小乖,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水润润的小嘴,又胖乎乎的,像个粉嘟嘟的肉团子,性子娇憨又乖巧,凡是见过她的人,都忍不住要把她抢进怀里狠狠啃上几口,招人喜欢的不得了。

    唯有老二江玉寒……唉,不提也罢,提起来就是一肚子的伤心泪。

    她家老二江玉寒整个一个基因突变,脾气又急又暴躁,像个炮仗一般,一点就着。

    而且,在这世上,江玉寒只怕三个人,她、江逸帆还有江玉暖,除了他们三个,他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人都敢揍,什么祸都敢闯,他的成长史简直就是一部罄竹难书的血泪史,想起来萧幻幻就要使劲抹一把辛酸泪。

    偏偏的,她和江逸帆还都是护短的人,而江玉寒虽然脾气不好,在自己家人面前却没脾气,一往她和江逸帆面前一站,就是低眉顺眼的,要多乖巧有多乖巧,这样一来,她有多少火也舍不得往儿子身上发了。

    就更别说江逸帆了,江逸帆宠孩子的程度简直是令人发指,把几个孩子都宠的上天入地的,他们家的孩子都是放养长大的,别说是动手打,连句呵斥都不曾有一句。

    江逸帆常说,养孩子就是要尊重他们的天性,然后家长以身作则引导他们,如果用棍棒呵斥教育,那是做家长的无能。

    于是江玉寒火爆的性子就在她和江逸帆的纵容下,越来越变本加厉。

    原来的学校他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校长大人提了重礼点头哈腰的来求江逸帆,让他家的二公子转校,说什么他们学校太小容不下江玉寒这尊大神。

    萧幻幻望天……她家小寒儿果然也和他哥哥一样,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小小年纪就成为让校长都为之头痛的大神了!

    汗!

    原本江玉寒和他的哥哥江玉暖就读于同一所学校,江玉寒转校之后,这两所学校一南一北,家里就要拨另外拨出一名司机来接送江玉寒,正好江玉寒的学校就在杨雪空公司附近,江逸帆便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杨雪空——要知道,江家二公子放学之后通常都是要去和人打一架才肯回家的。

    杨雪空第一天去接江玉寒,江玉寒正在校外和一群高年级的学生打群架,他很淡定的挤进去,把江玉寒从十几个人的包围圈里牵出来带他回家。

    他第二天去接江玉寒,是在学校不远处的巷子口找到的,江玉寒正撂倒了几个附近拦着学生收保护费的混混,把人家打的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还狠狠的跳上去在人家身上跺几脚。

    杨雪空冷着一张冰山脸,一丝反应都没有,牵着他的手带他回家。

    他第三天去接江玉寒的时候,他骑在一个光头男人的脖子上不肯下来,把人家耳朵咬的血肉模糊的,疼的那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鬼哭狼嚎。

    杨雪空冰冷雪山脸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嘴角抽了抽,眼睛里现出几分嫌弃,把江玉寒从那个男人的脖子上抱下来,语重心长的教育:“下次用刀砍、用斧劈,实在不行,用手往死里撕,就是不能用牙咬,你知道他有没有传染病?”

    那个耳朵被咬烂的男人哭了……这不是重点好吗?

    虽然萧幻幻已经说过江玉寒很能“折腾”,但是据杨雪空观察根本没什么。

    打架么,谁小时候没打过架,没什么了不起。

    可是第四天的时候,江玉寒把杨雪空惹恼了——江玉寒被老师留堂了!

    放学之后,江玉寒的班导把江玉寒留在了办公室里,并且让江玉寒的同学告诉来接他的家长,让他去办公室领人。

    杨雪空不认识路,问了几个学生,七拐八拐来到江玉寒的班导办公室,听到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时,即使他再淡定也不禁心里一惊,他推门想进,结果没推开——门反锁了!

    门里有男人嘶哑的惨叫声,还有求饶声,杨雪空脸色一冷,飞起一脚把门踹开,然后顿时恼了——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和骑在他身上的江玉寒,江玉寒正抡圆了拳头狠命的往他脸上揍。

    男人一张脸肿的像个猪头一样,头上血淋淋的,半边脑袋秃了,地上一地带血的头发,想必是被江玉寒硬生生从头皮上扯下来的。

    杨雪空觉得脑袋发懵,头皮发麻……这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小魔王啊,下手真是毒辣,小时候就心狠手辣的,长大了还得了?

    他眸光一冷,大踏步冲过去,一把揪住江玉寒的后衣领把他从那个中年老师身上拽起来,然后狠狠一巴掌掴在江玉寒的脸上,把他打翻在一边。

    江玉寒头嗡嗡直响,却条件放射一样,在被打翻在地的那一刻弹跳起来,发一声喊就要冲过来和杨雪空拼命。

    等他冲到杨雪空面前时,才发现打了他一巴掌的人是杨雪空,他的眸光黯淡了下,已经挥在半空的小拳头垂了身边,老老实实叫了声:“叔叔。”

    眼见着他半边小脸都肿了,嘴角还流了血,杨雪空也有些心疼。

    虽然江玉寒做的过分,即使冷淡如他也不禁怒火中烧,但江玉寒毕竟还只是个只有六七岁的孩子,只是他常年练武,个子长的格外高些,又格外能打架惹事,才总让他下意识的认为他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此刻见他虽然被他打了,还是乖乖顺顺的叫他“叔叔”,他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不禁懊恼自己刚刚太冲动,即使火气再大,也不该动手打他。

    那个老师已经被江玉寒打的只剩半条命,原本在江玉寒的拳头底下只有哀叫求饶的份儿,这会儿见杨雪空一巴掌就把江玉寒治的服服帖帖的,知道这是他的救星来了,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拢了拢他头上所剩不多的头发,青紫着一张脸向杨雪空控诉:“你家孩子太不像话了,上课不听讲,趴在桌子上睡觉,我把他叫到办公室来等他的家长来领他,他居然动手打我……”

    男老师气的胸膛上下剧烈起伏,脸色青紫的像是随时会一口气喘不过来晕死过去一样,杨雪空最不喜欢说话,懒得和他聒噪,只是冷冷的看江玉寒,“向你老师道歉!”

    江玉寒还没说话,男老师就跳着脚嚷嚷:“光是道歉就完了吗?我……”

    杨雪空冷冷瞥了他一眼,他顿时就萎了,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杨雪空淡淡的收回目光,“明天我会派人送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