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男老师看杨雪空衣着光鲜,气质尊贵,一看就是有钱人,既然他说会让人送钱来,想必不会失言,这才心里平衡了些。

    他见有杨雪空替他撑腰,气焰更嚣张了些,指着江玉寒一通数落。

    江玉寒两只小拳头攥的紧紧的,脸上气的青一阵紫一阵,显然是不服。

    杨雪空不愿意听他啰嗦,又吩咐了江玉寒一句:“给你老师道歉。”

    “我不!”江玉寒忿忿的扭过头去。

    杨雪空脸上一冷,一字一句说:“给你老师道歉!”

    他原本就是一张千年冰山脸,一身万年冰川的气质,每次他这样冷着脸说话,别说是个孩子,就算是几个成年人也要吓的腿肚子转筋,站都站不稳,偏偏江玉寒不买账,倔强的抿唇,“我就不!”

    杨雪空看着他,眉头皱的死紧。

    如果江玉寒不是江逸帆和萧幻幻的孩子,他早就把他吊起来抽上八百遍,哪儿会站在这里和他废这么多话?

    可他偏偏是江逸帆和萧幻幻的孩子,刚刚甩在他小脸上的一巴掌,他现在看着还心疼的,说什么也下不了手再打了。

    他想了一会儿,放缓了声音说:“小寒,叔叔小时候也经常打架,但是有两种人,叔叔从来不打。”

    江玉寒回过头来看他,干净清澈的眸子写满好奇。

    看着他清亮无邪的目光,再看看他青紫红肿的小脸,杨雪空更怨恨自己刚刚的鲁莽……他再怎么火爆强势,也只是个六七岁的孩子啊,他怎么能动手打一个孩子?

    “叔叔小时候也经常打架,但是叔叔从来没打过女生和老师,”他叹口气,在江玉寒面前蹲下,轻轻抚了抚他的小脸,“古时有句话叫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怎么可以打一个如同你父亲一样的人呢?”

    江玉寒听完之后,眼睛往上挑,轻蔑的斜了那个老师一眼,淡淡哼了声,“他不配!”

    一瞬之间,杨雪空被他的神态惊住。

    那一刻,江玉寒的神情像极了十几年前的江逸帆。

    江玉寒原本就长的很像江逸帆,再加上如出一辙的神态,就像是时空逆转,站在他眼前的人变成了十几年的江逸帆。

    他忽然想起了一句话——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此刻他才清晰的认识到,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孩子,不管几岁,终归是江逸帆的儿子,言出必行,他说他不,哪怕他真把他吊起来抽他八百遍他也不会改口。

    他情不自禁的吸了口气,摸了摸他小脸上的青紫,站起身来握住他的手,“走吧,我们回家。”

    男老师大怒,蹦跶着喊:“他把我打成这样,不能就这么算了,你们……”

    “你想怎样?”杨雪空冷不丁的回头,冷眼斜睨他。

    男老师只觉得一阵寒风吹来,凉气直往他骨头缝里钻,脊梁背上出了一层的冷汗,他狠狠打了个冷颤,闭紧嘴巴不敢说话了。

    天啊!

    这长的像雪雕一样又漂亮又帅气的男人太可怕了,冷的像是用冰块雕出来的,从头到脚都泛着寒气,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冻住。

    他不敢聒噪了,眼睁睁看着杨雪空把江玉寒带走。

    现在他心里唯一的安慰就是,像杨雪空这样的成功男人大都是一诺千金又一掷千金的,明天他应该会收到一大笔的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杨雪空牵着江玉寒的手缓缓走出学校,他的眉头一直紧紧蹙着,想着要怎么处理今天的事情。

    他不介意江玉寒打架,就如江逸帆所说,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天性,江玉暖天性优雅腹黑,双胞胎天性聪明伶俐,小乖天性羞赧内向,而江玉寒天性尚武好斗。

    他和江逸帆的观点一样,不想扼杀江玉寒的天性。

    何况江逸帆和萧幻幻一直把江玉寒教育的很好,一直以来,江玉寒虽然脾气火爆喜欢打架,但是他尊敬长辈,疼爱弟妹,每次打架教训的都是那些恃强凌弱的坏人。

    就拿今天来讲,他盛怒之下没有遏制住自己的怒气,一巴掌把他掴倒在地上,他冲过来之后发现是打他的人是他,放下了拳头乖乖叫叔叔,一丝礼数都不错。

    所以,他一直觉得,虽然江玉寒喜欢打架,但是他品质、品性、修养都不错,直到发生今天的事情。

    动手打自己的老师,这是杨雪空绝对不能原谅的!

    更让他不可原谅是,他居然还不低头认错。

    杨雪空很头疼,不过转念一想,这又不是他的儿子,把他带回去让他家老大头疼好了,以他对他家老大的了解,他家老大这次绝对轻饶不了他。

    这样想着,他心里又泛起几分不忍来——他家老大万一真狠狠的处罚江玉寒怎么办?不但他会心疼,要是让他那几个兄弟知道他不但不帮着江玉寒隐瞒,还把江玉寒给卖了,那哥儿几个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他皱着眉,胡思乱想,左右为难。

    “叔叔,前面停一下车可以吗?”江玉寒大概知道他心情不好,问的有几分迟疑。

    “怎么了?”杨雪空四下扫视着,看有没有可以停车的地方。

    “早晨妹妹说她想吃芙蓉糕了。”江玉寒指了指前面不远处卖糕点的铺子。

    那是月光城老字号的糕点铺子,只卖芙蓉糕,门脸很小,却经久不衰,旁边的店铺已经不知道易主多少次,只有它屹立不倒。

    杨雪空听他提到妹妹时,清亮亮的童音陡然柔软了几分,眼里都是宠爱,他的心里也不禁暖了几分。

    江家几个孩子感情好的让人眼馋,如果以后哪个女人能给他生几个这么可爱招人疼的孩子,他一定像公主一样的那么宠着她。

    他在附近停车场把车停下,然后牵着江玉寒去买芙蓉糕。

    走着走着,江玉寒忽然停下脚步,仰着小脸看杨雪空,“叔叔,回家之后你能不能不要告诉我爸和我妈,我在学校里打老师了。”

    杨雪空垂眸看他,“为什么?”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不想让我爸妈因为我的事情生气烦心。”江玉寒用清澈却坚定的目光看他。

    杨雪空点点头——用心是好的,只是他要怎么解决?明天再去把那老师痛打一顿,直到把他打服了为止吗?

    他沉吟了一会儿,“好,我可以答应你为你隐瞒,但是你也要答应我,明天和我一起去给你老师道歉。”

    江玉寒小脸上的神色顿时难看了,扭过头去,“我不要!”

    杨雪空皱眉,这孩子脾气怎么这么拧?

    他沉下脸,“如果你不给你老师道歉,我只能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爸爸,因为这是原则性的问题,我不能包庇你。”

    江玉寒低下头,心里恼的厉害,小手却还是乖乖的被杨雪空握在手里,一点也不冲他使性子。

    杨雪空又心软了。

    这孩子,一方面脾气火爆的吓人,另一方面又乖巧的让人心疼,真是让人又矛盾又头疼。

    江玉寒低着头往前走,走到卖芙蓉糕的铺子前。

    前面排着长长的队伍,江玉寒乖乖的排在队伍最后边,杨雪空站在他身边陪他。

    杨雪空是个从不打理自己吃穿住行的人,他的吃穿住行统统由他的私人助理负责给他打理,他从不在这些琐事上浪费时间,更别提在一个糕点铺子前排队,这还是他出生以来破天荒的第一次。

    低头看看他身边的江玉寒,一点一点随着队伍的前进往前移,脸上的神情期待而认真,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杨雪空知道,江玉寒的口味随江逸帆,喜欢吃咸的,不喜欢吃甜的,所以他买芙蓉糕只是纯粹想哄小乖开心而已。

    他觉得心里暖暖的,又有些好笑……都说江玉寒的脾气又急又火爆,可是一个能在糕点铺子前排队排上好半天,就是为了给妹妹买一斤芙蓉糕的人,他的脾气能算做火爆吗?

    看着江玉寒,杨雪空有些无奈的牵牵嘴角……真是个好矛盾的孩子啊!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江玉寒前面还剩下一个女孩儿,女孩儿交了钱,拿了一大兜的芙蓉糕,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给江玉寒让开位置,好让江玉寒站过来。

    江玉寒礼貌的对女孩儿说了声谢谢,然后对铺子里的服务员说:“我要五斤芙蓉糕。”

    江家人多,所以不管买什么东西,买的都多。

    那个服务员看了一眼江玉寒,歉意的说:“对不起啊小朋友,今天的芙蓉糕卖没了,你明天早点来吧。”

    江玉寒有些失望。

    他知道,这个铺子是这样,铺子的老板脾气很古怪,一天只做一百斤芙蓉糕,卖完就关门,一斤也不多做。

    想想早晨小乖在他怀里,掐住他的脸奶声奶气的说她想吃芙糕糕,他更加遗憾。

    小乖的牙齿还嚼不了很硬的东西,又软又绵的芙蓉糕最适合她,如果他空着手回家,她一定会很失望。

    “算了,小乖还小,上一秒说过的话下一秒就忘光了,我们去旁边铺子里去给她买别的好吃的好不好?”杨雪空不忍心看他脸上失望的神色,出声安慰他。

    江玉寒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若有所思的看着刚刚站在他前面的那个女孩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