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17冰山遭殃了
    那个女孩儿二十来岁的年纪,修身的裤子,淡绿色的薄毛衫,清秀挺拔,像一株亭亭玉立的小树一样,特别漂亮。

    她刚刚买完芙蓉糕之后,站在路边接了个电话,江玉寒看她的时候,她刚把手机挂断,拔腿想往马路对面走。

    “姐姐,等一下。”没等杨雪空反应过来,江逸帆挣脱他的手,跑到了那女孩儿面前,仰头看她。

    女孩儿被江玉寒叫住,好奇的回头看他,“有事吗小朋友?”

    “姐姐,我看你买了好多芙蓉糕,你可以卖给我一些吗?”江玉寒抿了抿唇,神色有几分局促,“我妹妹今天想吃芙蓉糕,我来晚了,排队排到我的时候刚好没了,所以……”

    女孩儿看着他,想起来了,这个孩子刚刚排在她身后,她让出位置的时候,他还很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她买了三斤芙蓉糕,原本是想去朋友家的,朋友家里有好几个孩子,据说孩子们都喜欢吃这种软软甜甜的东西,所以她才停下来排队买了些。

    江玉寒这么有礼貌,听他说又是买给他妹妹的,女孩儿大方的从方便袋里拿出一小袋塞进他手里。

    江玉寒开心的接过芙蓉糕,低头翻口袋找钱,女孩儿微微俯身,笑眯眯的摸摸他的头,“姐姐送你的,拿回家给你妹妹吃,姐姐不要钱。”

    “那怎么行呢,我不可以白要姐姐的东西。”江玉寒掏出钱要往女孩儿手里塞,女孩儿坚决不肯收。

    江玉寒没有办法看了看身前不远处有家咖啡馆,“姐姐,我请你吃冰淇淋好不好?”

    女孩儿沉吟了下,尤其目光在他脸上的青紫指痕处停留了一会儿,笑着揉揉他的小脑袋,“好啊,姐姐正好渴了。”

    女孩儿很自然的一手拎着芙蓉糕,一手牵起江玉寒的手,向一旁的咖啡厅走去。

    杨雪空在一边看着,有些无语。

    这算拐卖儿童吗?

    江玉寒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了杨雪空,回头冲他招手,“叔叔,一起来。”

    女孩儿下意识的回头看,这才注意到杨雪空,轻轻眨了一下眼睛——这男人好帅……不过,也好冷!

    女孩儿牵着江玉寒的小手走进咖啡厅,杨雪空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菜单,很绅士的递给女孩儿,“想吃什么随便点。”

    女孩儿看了一眼菜单点了一些甜食,她拉着江玉寒在她身边坐下,俯身皱眉仔细打量江玉寒的小脸,“是被大人打的吗?”

    说完之后,女孩儿若有意似无意的瞟了杨雪空一眼,杨雪空尴尬的咳了一声,侧脸假装看吧台那边。

    “嗯。”江玉寒只简单的嗯了一声,没有多说话。

    女孩儿又不满的瞥了杨雪空一眼,那极有神彩又极尖锐的目光,让杨雪空觉得前所未有的不舒服。

    “我叫褚灵梦,你叫什么?”看得出来,女孩儿很喜欢江玉寒。

    也难怪,江逸帆和萧幻幻的样貌都是万里难挑其一的,几个孩子都继承了他们的优点,个顶个的漂亮。

    江玉寒虽然脾气暴烈一点,长的却很清秀,黑玉般明亮清澈的眼珠,长长的睫毛,嫩白的脸蛋,一张小脸好看的迷死人不偿命,哪家的阿姨婆婆从他身边走,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夸奖几声。

    这样的孩子,很难有人不喜欢,褚灵梦也不奇怪。

    “我叫江玉寒。”服务员送餐过来了,江玉寒起身接过,礼貌的道谢。

    “你叫江玉寒?”褚灵梦惊讶的睁大眼睛。

    “是啊。”江玉寒把大部分东西都放在褚灵梦面前,然后递给杨雪空一杯咖啡,自己只留了一杯果汁。

    “那你爸爸叫什么?你妈妈叫什么?”褚灵梦继续问。

    “我爸爸叫江逸帆,我妈妈叫萧幻幻,姐姐,你认识我爸爸妈妈吗?”如果是平常,江玉寒不会轻易的告诉别人他父母的名字,可是看身边这个姐姐的神色,好像认识他爸爸妈妈的样子,他才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

    褚灵梦看了他一会儿,嘟囔了声:“这个世界真巧。”

    “嗯?”江玉寒不解的眨眨眼。

    褚灵梦又忽然兴奋了,用力使劲儿揉揉他的发,“我朋友没骗我,你果然好萌好可爱好漂亮啊,爱死我了!”

    杨雪空坐在她对面,表示很无语。

    萌?

    她居然说江玉寒萌!

    他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可以放倒十几个成年人,他不是萌,是猛好吗?

    “姐姐,你听说过我啊?”江玉寒忽然觉得这个姐姐怪怪的。

    “是啊,我认识你妈妈,刚刚我买了芙蓉糕就是要去你家看你们几个呢,没想到正巧在路上碰到了,我们真有缘分啊是不是?”褚灵梦看着江玉寒,眼睛弯成桃心状,里面一闪一闪的都是小星星。

    这孩子好漂亮啊,越看越可爱,真想抱进怀里狠狠亲上几口,褚灵梦瞬间母爱泛滥了。

    “真的,姐姐认识我妈妈啊?”江玉寒一听也很高兴,在他心目中,爸爸妈妈的朋友都是好人,他都喜欢。

    “是啊,宝贝,你脸上的伤被谁打的?”褚灵梦凑过去,仔细查看江玉寒脸上的伤。

    宝……贝?

    杨雪空再次无语。

    他觉得“宝贝”这两个字用在江玉寒身上,让他极度不适应,而且……她会不会自来熟的太快了些。

    “……”江玉寒冲褚灵梦笑了笑,埋头喝果汁,一言不发。

    褚灵梦瞥了坐在江玉寒对面的杨雪空一眼,也低头,用吸管搅着自己杯中的果汁叹气,“唉,现在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连这么可爱的孩子都有人欺负,打你的人啊,一定是个以大欺小、倚强凌弱的败类,他以后一定会被天打雷劈的!”

    杨雪空的一张帅脸立刻黑了。

    败类?

    天打雷劈?

    嘴巴要不要这么毒啊?

    江玉寒也被褚灵梦说的吓了一跳,一个劲儿的摇头,“姐姐,不是有人欺负我,叔叔打我是因为叔叔以为我做错了事情,叔叔是为我好,叔叔很疼我的……”

    杨雪空听到江玉寒一个劲儿的给他说好话,心里更是歉然心疼,忍不住抬手摸了他的小脸一下,懊悔的恨不得在自己手上狠狠剁上一刀才好。

    “叔叔以为你做错了事情,那就是你没做错事,你叔叔冤枉你喽?”褚灵梦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继续问他,还忙里偷闲的又白了杨雪空一眼,那眼神就像他是十恶不赦的大坏人似的。

    杨雪空刚刚浮上淡淡歉意的脸立刻又黑了,难得他一张千年不变的冰山脸,今天一下子涌上这么多的情绪。

    “嗯……”江玉寒低下头去喝果汁,像是不想多说。

    “和姐姐说说,你叔叔怎么冤枉你了,姐姐替你报仇。”褚灵梦的职业是国际知名的儿童心理学专家,副业是钢琴教师,她是萧幻幻通过朋友为江玉寒联系的家庭教师。

    虽然萧幻幻从不苛责江玉寒,背地里还是为江玉寒的火爆脾气着急。

    江玉寒除了武术之外,也遗传了她和江逸帆的音乐天赋,尤其是钢琴弹的特别好,所以她向朋友打听,有没有适合江玉寒的家庭教师,朋友向她推荐的褚灵梦。

    朋友说,褚灵梦不但弹的一手好钢琴,还是国际知名的儿童心理学专家,不管什么样的孩子都喜欢她,都能和她打成一片。

    萧幻幻这才托朋友介绍她和褚灵梦认识,两个人之前已经见过一面,并且一见如故,很投缘。

    出于职业的敏感,她一见到江玉寒脸上的伤痕就格外关注,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家暴。

    她最讨厌的就是家暴的家长,在外面没本事,回家欺负小孩子算什么能耐,哪个搞家暴打小孩子的让她碰见了,绝对能被她给整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就是为了搞清楚江玉寒是不是被家暴了,才会和江玉寒一起来咖啡厅。

    她很聪明,旁敲侧击的,一会儿就听明白了——江玉寒脸上这一巴掌是杨雪空打的,而杨雪空之所以打江玉寒,是因为误会江玉寒做错了事。

    她可不管杨雪空是对是错,在她眼里,只要是打小孩子的都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简直的不可原谅,所以她上一刀下一刀前一刀后一刀的用眼刀凌迟杨雪空,弄的杨雪空坐立不安,无语又无奈。

    从来都是别人被他的眼刀飞的恨不得遁地而逃,这是第一次他被别人的眼刀剜的无所适从。

    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胆子这么大,活力这么足的女孩儿,真是比稀有动物还稀有。

    江玉寒埋头喝果汁,不管褚灵梦怎么引诱他都不肯说杨雪空怎么错怪了他。

    褚灵梦第一次看到这么有主见的小孩儿,又是喜欢又是好奇。

    不过她打听江玉寒为什么被杨雪空打耳光绝对不是好奇,她最讨厌打女人和孩子的男人,要是到最后发现是杨雪空的错,她一定狠狠整死他!

    她使出了浑身解数询问江玉寒,无奈江玉寒的嘴巴严的要命,什么都不肯说,她实在没办法了,干脆斜眼看坐在江玉寒对面的杨雪空,“喂,你干嘛打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