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杨雪空原本就不喜欢说话,褚灵梦对他的态度又这样仇视,他就更不想说话,可是看褚灵梦看他的眼神又是轻蔑又是鄙视,他心里极度不舒服,淡淡解释,“他打了他老师。”

    “他打了老师?”褚灵梦有些惊讶,回眸看身边埋头喝果汁的江玉寒。

    江玉寒拿着吸管的手僵了僵,黑长的眼睫颤抖了下,脸上有几分局促,却并没有后悔的神情。

    褚灵梦回过神来,边轻拍江玉寒的后背安抚他,边斜眼看着杨雪空撇嘴,“他打老师是不对,可你以暴制暴更不对!”

    “……”杨雪空脸上漠然,心中却又是心疼又是惭愧。

    “何况……”褚灵梦哼了声,又回眸看身边的江玉寒,声音瞬间变的温柔又宠溺,“我们家小寒一看就是有性格有担当的男子汉,就算打了老师也肯定是有他自己的原因,是吧小寒?”

    杨雪空再一次无语……我们家小寒?

    小寒是他们家的好吗?

    “姐姐,我们能说点别的吗?”江玉寒神情有些别扭,显然不想和他们一直纠缠这个问题。

    “能啊,”褚灵梦笑嘻嘻的看着他,“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打你们老师,我们就再说点别的。”

    “我不想说。”江玉寒又低头去喝果汁。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猜猜好了……”褚灵梦转了转眼珠,“你们老师侮辱你父母了?”

    褚灵梦这是在给江玉寒找借口呢。

    她是古灵精怪的性子,虽然在她眼中打老师也是很不对的事情,但是只要找到合理的原因,也不是那么不可原谅。

    比如如果是江玉寒的老师侮辱江玉寒的父母了,那管那人是谁,先把他打成猪头再说!

    可是让她失望的是,江玉寒居然摇了摇头。

    这下她没法子了。

    她歪着脑袋冥思苦想也想不出别的江玉寒打了老师,又可以原谅江玉寒的理由。

    她实在想不出来了,就摇着江玉寒细细的胳膊撒娇,“小寒……宝贝……你就告诉姐姐好不好?你如果不告诉姐姐,姐姐会吃不下饭,还会睡不着觉,如果睡不着觉,姐姐就会长皱纹,长了皱纹之后姐姐就不漂亮了,不漂亮了就找不到男朋友,找不到男朋友就嫁不出去,后果会很严重很严重的,姐姐好可怜,呜呜呜……”

    杨雪空极度无语的看着她。

    她居然在和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撒娇!

    还是用这种匪夷所思的理由!

    杨雪空扶额。

    他这是遇到了一朵怎样的奇葩啊?

    她演的又卖力又生动,江玉寒只是淡定的侧眸看她一眼,“姐姐,小寒不是小孩子了,姐姐不要用这种奇奇怪怪的理由骗我,小寒不会信的。”

    褚灵梦嘴角抽了抽。

    他不是小孩子了?

    “你几岁?”难道他是年龄比较大,但是长的比较嫩?

    江玉寒挺直了腰杆,努力让自己显的更高一点,“我八岁了!”

    “虚岁八岁,但是因为是腊月的生日,所以周岁只有六岁半!”杨雪空凉飕飕的揭穿他。

    褚灵梦先是很惊讶的看了江玉寒一眼,因为看江玉寒的个子和言行,她猜想江玉寒的年龄是在十岁左右,没想到居然只有六岁半。

    惊讶完了江玉寒的年龄,她用眼刀狠狠剜了杨雪空一眼,“你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打一个六岁半的孩子,你还好意思说他几岁了?”

    杨雪空一张帅脸再次黑了。

    这算躺枪吗?

    江玉寒的果汁喝完了,不过他乖乖坐着不动,等着杨雪空和褚灵梦。

    褚灵梦暗暗点头——这孩子被他父母教导的很有礼貌和修养,不是那种只顾自己不顾别人的公子哥儿。

    于是她更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这样失控,居然动手打自己的老师?

    要知道,在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心目中,老师是最神圣的存在,他们对老师的话言听计从,很少会挑战老师的地位和威信,更不用说会动手打老师。

    她从小好奇心就强,得不到答案,她心里痒的就像猫抓似的。

    她正思忖着要怎么才能让江玉寒开口,就听江玉寒有些哀求问杨雪空:“叔叔,今晚你带我在外面住好不好?”

    杨雪空一愣,“为什么?”

    江玉寒低头垂眸,摸了摸自己被打肿的小脸,“我妈看到我会哭。”

    褚灵梦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江玉寒是怕他妈妈看到他被打伤了,心疼的哭。

    她听朋友说过,江逸帆和萧幻幻都十分宠孩子,宠的上天入地的,从小到大都是哄着惯着的,连句呵斥都没有。

    她还以为他们的孩子出身富贵,又被一大家子的人这样宠着,会宠成骄横霸道的混世小魔王,今天见到了江玉寒,让她觉得很惊讶。

    江玉寒不但有礼貌有教养有修养,还有一股和他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可见他父母教育的很成功。

    如今又见江玉寒怕他妈妈担心,不肯回家,让她觉得这孩子懂事的让人窝心,

    不过这倒是给了她一个机会,可以借此要挟江玉寒,把他打老师的理由告诉她。

    所以还没等杨雪空说话,她就先说:“小寒,只要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打你老师,今晚姐姐带你回我家住。”

    “不行的,”江玉寒摇头,“我妈妈会不放心,只有和我叔叔在一起,妈妈才放心。”

    “不会啊,你妈妈不但会很放心,还会非常高兴的!”褚灵梦笑眯眯的看着他,“我还没正式自我介绍吧?我叫褚灵梦,是你妈妈给你请的家庭教师,你妈妈很喜欢我哦,所以请我去教你钢琴,还有辅导你的功课,只要我给你妈妈打个电话,说你和我在一起,你妈妈一定不会担心。”

    “真的?”江玉寒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很显然是动心了。

    “真的,我保证!”褚灵梦重重点头。

    江玉寒抿了抿唇,低下头,“我虽然喜欢打架,但是上课的时候我从来都不会违反纪律,因为妈妈会很生气,今天下午我一直有认真听讲,下课的时候那个老师莫名其妙的要我去他的办公室,说要辅导我功课,我爸妈说要听老师的话,所以我就跟他去了……”

    说到这里,江玉寒头垂的更低,握在杯子上的小手紧的发白,语气里是与他年龄不符的沉重。

    褚灵梦的心不由得缩紧,安慰的揽着他的肩膀。

    “我一进门,他就反锁了门,坐在椅子上,然后让我……让我……”他咬了咬唇,头又低了低,几乎把头埋在桌子里,小脸上泛起羞耻的神色。

    杨雪空回忆了一下,他去找江玉寒的时候,教师办公室确实是反锁的,当时他还以为是江玉寒反锁的,为的是怕有人冲进去救那个老师。

    可是现在江玉寒却说门是那个老师反锁的,他知道,江玉寒虽然性子暴烈顽劣了些,却从不会和自己的亲人说谎。

    还有,再联想到江玉寒当时怒到失控的神色和他那句掷地有声的“他不配”,他觉得脚底泛上一股凉气儿,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他让你干什么?”杨雪空冷着脸沉声问,他发誓,如果那个老师敢欺负江玉寒,他一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他让我跪到他脚下去……”江玉寒别开脸,满脸羞愤。

    “岂有此理!”杨雪空砰的一拳砸在桌子上,原本就冰冷的一张帅脸更加寒气逼人。

    褚灵梦的脸色也冷了,气的满脸通红,抓住江玉寒的胳膊,“还有呢,他还想干什么?”

    “我不肯跪,”江玉寒低着头咬牙,“其实我不想打他的,我想跑出去,他却追上我,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拖回去,然后就……就……”

    江玉寒一双小拳头攥的死死的,脸上的神情又羞又怒。

    “就什么?”杨雪空紧盯着江玉寒,狂涌而上的怒气冲击的他太阳穴隐隐做痛,他已经忘记多久他没这样盛怒过。

    “他就按着我的脑袋往地下磕……”

    江玉寒还没说完,杨雪空和褚灵梦就都知道那个老师想做什么了!

    杨雪空拳头攥的嘎嘎直响,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把那个混蛋碎尸万段!

    褚灵梦也气的要死,如果这不是公众场合,她一定蹦起来把这些桌子椅子全踹翻,然后把桌子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砸了,才能消心里这口恶气。

    其实,在江玉寒说到那个老师叫他进去,然后反锁了门时,她就猜到了几分。

    她毕竟是搞儿童教育的,这些年听说过不少成年教师利用职务之便,猥亵班上孩子的案例。

    那些孩子大多很小,心智也不成熟,出于对老师的崇拜和畏惧,被老师猥亵了也不敢说,造成那些人渣越来越嚣张。

    江玉寒继承了他爸爸妈妈的全部优点,长的唇红齿白,漂亮的像个女孩儿,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喜欢的垂涎三尺。

    只是,正常人的喜爱是关心他、保护他,那个人渣却想欺负他侮辱他。

    杨雪空费了好大力气才控制自己冷静下来,今天估计那个人渣已经回家了,他就放他多活一个晚上,明天,他一定会让他好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