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了眼低头不语的江玉寒,他很诚挚的道歉,“小寒,对不起,这次是叔叔不对,叔叔不应该没弄清楚状况就打你。”

    江玉寒摇头,刚想说没关系,褚灵梦已经一记白眼飞过去,“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这么大人了居然欺负一个孩子,而且还是甩耳光,不要脸!”

    杨雪空被她噎的满脸通红,哑口无言。

    江玉寒拽拽她的衣服,很认真的看着她说:“姐姐,你别这样说叔叔,我爸爸说过,我的叔叔伯伯都是我的长辈,是像爸爸一样,关键时刻会用生命保护我的人,叔叔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好,不可以对叔叔没有礼貌。”

    褚灵梦摸了摸江玉寒的小脸,不禁感慨这孩子被他父母教的真好,然后还没忘了又白了杨雪空一眼,“就他?我很怀疑!”

    此刻的杨雪空惭愧的几乎无地自容。

    江逸帆家这几个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他自然也看到江逸帆和萧幻幻是怎么宠着他们的,这几个孩子从小到大,别说是打,连句呵斥都没有受过,今天居然被他狠狠抽了一个耳光。

    要是被他几个兄弟知道了,一定把他给五马分尸了去。

    江玉寒见褚灵梦把杨雪空给挤兑的满脸羞愧,有些着急,“姐姐,你不能欺负我叔叔,我叔叔真的对我很好的……”

    “就他?切!”褚灵梦撇嘴,“小寒,我问你,你爸妈打过你吗?”

    江玉寒迟疑了下,摇了摇头。

    “你爸妈都不打你,他有什么资格打你?而且他居然打你,就说明他根本就不心疼你,他哪里对你好了?”褚灵梦白了杨雪空一眼又一眼,咄咄逼人。

    “这个……”江玉寒很着急的想了想,“可能……这是爸爸说的每个人处理事情的方式不一样吧?我爸爸不喜欢打人,因为他笑着眨眨眼,得罪我们家的人就很很惨很惨,可能叔叔不喜欢说话,所以比较喜欢动手……”

    “哦,我懂了,”褚灵梦点头,恍然大悟状,“就是说,你爸爸很聪明,他头大无脑呗……”

    “不是不是……”江玉寒摇着小手这次真急了,“其实……其实……爸爸比叔叔更惹不起的,得罪爸爸的人比得罪叔叔的人要惨多了,只是爸爸喜欢动脑子,叔叔性子直,喜欢直来直去……”

    “哦……明白了……”褚灵梦轻飘飘的瞥了杨雪空一眼,“就是说他智商很着急呗,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遇到什么事就只会动手动脚的……”

    杨雪空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被她编排的青一阵紫一阵红一阵,从未有过的精彩。

    偏偏她女人,还是萧幻幻的朋友,再加上他又理亏,只能坐着默默的听她连骂带讽的,从未有过的窝囊。

    江玉寒见杨雪空被褚灵梦说的头都抬不起来了,真急了,抓着褚灵梦的胳膊嚷嚷,“姐姐你再欺负我叔叔,我就不喜欢你了。”

    褚灵梦一愣,眨眼,然后眉开眼笑的捏住江玉寒的小脸,“这么说如果我不欺负你叔叔,你就会喜欢我?”

    “嗯,只要你不欺负叔叔,我就喜欢你。”江玉寒点点头。

    他是聪明的孩子,知道褚灵梦不喜欢杨雪空是因为杨雪空打了他,褚灵梦关心他、心疼他,所以他也喜欢褚灵梦。

    而且,在他小小的心思里,凡是爸爸妈妈的朋友都是好人,他都喜欢。

    为了博得江玉寒的喜欢,褚灵梦瞥了杨雪空一眼,“看在小寒宝贝的面子上,这次就饶了你吧!”

    杨雪空郁卒了。

    他堂堂一个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杨家大少爷,居然沦落到让女人鄙视、让孩子求情的份上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有些错误果然是一次也犯不得的!

    他坚信他这辈子都绝不会再碰女人和孩子一根手指了!

    “姐姐,你能给我妈妈打电话,告诉她,今晚我要跟你回家了吗?”江玉寒看着褚灵梦期待的说。

    “当然!”

    褚灵梦笑眯眯的应着,刚想往外拿手机,杨雪空已经抢先一步拿出手机拨出去,“还是我来打吧,小寒跟着我,他们比较放心。”

    褚灵梦放下手机白他一眼。

    虽然觉得被他抢了美差,不过她也明白,她和萧幻幻的交情不算很深,江玉寒跟着杨雪空比跟着她,更让萧幻幻放心。

    打过电话之后,杨雪空付了帐,褚灵梦牵着江玉寒的手在前面走,杨雪空在后面跟着。

    看着前面一大一小两个背影,杨雪空觉得很郁闷——为什么那个女人不到一个小时就把他宝贝侄子身边那个位置给抢走了?

    褚灵梦先把江玉寒送上杨雪空的车,然后瞪了杨雪空一眼,“等着我,不许走!”

    杨雪空看着她小跑着离开的背影,第N次无语。

    这个女孩儿好凶!

    而且……为什么她说不许他走,他就真的乖乖等在原地不走?

    他抬头望望天边——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落下的没错啊!

    时候不大,褚灵梦拎着两兜东西回来。

    杨雪空扫了一眼,一个是超市的方便袋,一个是药店的方便袋。

    眼见着褚灵梦提着东西也钻进他的汽车里,他扶着车门的手一僵,“你坐我的车?”

    “我不但要坐你车,我还要跟你回家,”褚灵梦白了他一眼,“我要陪着我家宝贝小寒,万一你带他回家之后继续家暴怎么办?”

    “我绝对不会家暴!”杨雪空恨不得指天为誓。

    褚灵梦白他,“那小寒脸上的巴掌印是谁的?”

    杨雪空深吸了一口气……难道不小心拿错一次东西,就一辈子是贼吗?

    可是理智告诉他,和女人吵架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于是他认命的钻进驾驶室,给褚灵梦和江玉寒充当起司机的角色。

    他带着褚灵梦和江玉寒去了他西山的别院,路程不远,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他带着褚灵梦和江玉寒走进别院,褚灵梦四处环视了一下,然后白了一眼杨雪空,撇嘴,“虽然人不怎么样,但是地方还蛮漂亮的,不是说人杰地灵吗?怎么到你这儿就不灵了?”

    杨雪空嘴角抽了抽,假装自己暂时失聪,什么都听不见。

    这栋别院虽然杨雪空不经常来住,但是有人定期打扫,所以很干净,一进客厅,褚灵梦坐在沙发上从她拎来的方便袋里取出一套宽松的儿童家居服,揉了揉江玉寒的小脑袋,“小寒上楼去洗澡,姐姐给你做好吃的。”

    “谢谢姐姐。”

    江玉寒礼貌的道谢,想去接褚灵梦手中的家居服,被褚灵梦拍了一下小手,“还没洗呢,你先去洗澡,我洗完烘干给你送过去。”

    江玉寒乖乖去洗澡,杨雪空好奇的看着她手中的儿童家居服,“新的还要洗?”

    “新的才更要洗!”褚灵梦用很嫌弃的眼神白了他一眼,抖了抖手中的家居服,“你知道它摆进商店之前,放在什么地方,被多少人摸过?新的就干净吗?白痴!”

    杨雪空嘴角抽了抽,识相的闭嘴。

    他对自己说,好男不和女斗,看在她细心给小寒准备家居服的份上,他不和她一般见识。

    褚灵梦问也没问杨雪空就找到了洗衣机,然后利落的把家居服洗净烘干,给江玉寒送上楼去。

    时候不大,她领着江玉寒下来。

    江玉寒打那个老师时,那个老师流出来的血有不少蹭在他身上,他和他爸妈一样,从小就爱干净,现在换了干净的新衣服,还香喷喷暖烘烘的,他很开心,看起来心情很好。

    孩子嘛,不高兴的事情一转眼就能忘掉。

    褚灵梦把江玉寒拽坐在自己身边,从另一个小方便袋里掏出棉签碘酊和一瓶外伤药,撕开包装,按住江玉寒的小脸,“现在姐姐要给你消毒上药,会有一点痛,小寒忍一下就好。”

    “没事,不痛。”江玉寒懂事的坐着一动不动。

    江玉寒刚洗完澡,一张白玉般的嫩白小脸白里透红的,越发显的脸颊上的指痕格外明显,杨雪空又是心疼又是羞愧,真恨不得在自己手腕上狠狠剁上一刀。

    他正懊恼着,目光不经意间瞥见褚灵梦温柔而又专注的神情,猛然愣住。

    褚灵梦是那种漂亮的很嚣张的女生,她美的明艳、美的灵动,是那种即使在千万人当中,也会让人一眼就发现的存在的女孩儿。

    今天下午,她一直伶牙俐齿的,骂的他头都抬不起来,可是此刻,她小心翼翼的给江玉寒上药,黑长的眼睫微微颤动,水水的眼眸溢满温柔呵爱,粉嫩的俏脸如同美玉雕成的白玉花瓣般精致。

    杨雪空觉得自己的心脏猛然跳乱一拍……原来这个明艳如烈火的女生,还可以这样似水般温柔啊!

    褚灵梦给江玉寒消完毒上好药,回头时刚好看到杨雪空呆呆注视她的目光。

    终归是女孩儿,脸皮有点薄,飞快的扭过头去,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一直盯着他的杨雪空却发现她的耳朵和脖颈都缓缓的红了。

    不知道为什么,杨雪空突然好心情的笑了。

    褚灵梦收拾了一下,拎着她从超市买回来的食材进了厨房。

    哪有让客人又买东西又做东西的道理,所以杨雪空跟着走进了厨房,想帮帮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