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21终于圆满了
    江玉寒看着她想了一会儿,微微低头,有些失望,“好吧。”

    原本是想再好好收拾他一顿,再出出气的,现在看来泡汤了。

    “小寒真乖!”褚灵梦笑着拍拍他。

    因为这件事涉及到江玉寒的名誉,所以杨雪空和褚灵梦还是决定先和江逸帆打声招呼,这件事最好还是由江逸帆处理。

    因为这种事可大可小,一个不注意就可能给江玉寒的名誉造成伤害。

    虽然那个老师并没有侮辱到江玉寒,但是人言可畏,将来这件事传到外面去,将会传成无数个版本,甚至被编成江玉寒已经被那个老混蛋 侮辱糟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闹不好,以后江玉寒就会活在人们的指指点点中。

    江玉寒是很聪明、很坚强,但是不管他怎么聪明、怎么坚强,他也只是个几岁的孩子而已,杨雪空和褚灵梦都害怕这件事会给他的人生造成什么心理阴影。

    因为昨晚褚灵梦给江玉寒上了做好的活血化瘀的药,江玉寒脸上的指痕已经看不清楚,只是还多少有点红肿,于是杨雪空和褚灵梦带着江玉寒回了江家。

    三个人一致同意,这件事情只告诉江逸帆,瞒着萧幻幻,怕萧幻幻生气担心。

    回到江家之后,褚灵梦带着江玉寒去见萧幻幻,而杨雪空去江逸帆的书房找江逸帆。

    江逸帆坐在书桌后面,听完杨雪空讲完昨天的事,他用右手中指轻轻的叩击桌面,脸上的神色淡淡的,似乎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杨雪空却觉得屋子里的气压低的喘不过气来,他家老大的目光明明很淡,他却觉得他眼中射出来的都是冰刀雪剑,让他头皮发麻,后背直冒凉气。

    过了好久,他受不了这种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压迫,低声问:“老大,我们是私底下解决,还是报警。”

    “私底下解决!这件事绝对不可以报警,更不可以让媒体知道!”江逸帆抬眼看他,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着窗外,“小寒转校过去没几天就被那个人渣盯上了,可见他不是初犯,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孩子被他欺负,男孩儿还好一些,如果警方调查出来的还有女孩儿,那些女孩儿长大之后怎么办?成长中间会遭受多少舆论和非议?那些舆论和非议也许可以毁了她们一生。”

    “嗯,”杨雪空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江逸帆沉吟了一下,“你先派人去暗地里去调查他的罪证,等确切掌握了他们的罪证,我们再根据他情节的轻重,决定如何惩罚他。”

    “好,我这就派人去查。”杨雪空转身出去。

    江逸帆仍看着窗外,黑玉般明亮的眸子里寒光闪烁。

    呵!

    居然敢动他的儿子!

    先看他够不够死罪吧!

    如果够死罪就要他死。

    如果不够死罪……呵!

    这世上其实最痛苦的其实不是死,而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下午,杨雪空铁青着脸色冲进江逸帆的书房,“老大!”

    “怎么样?”江逸帆一看冷情如杨雪空情绪都如此失控,就知道那个人渣绝对是做出了人神共愤的事。

    “畜生!败类!人渣!我派人暗地里搜查了他的家里,结果在他床头的暗格里发现了这个!”杨雪空脸色铁青的把几张照片甩在书桌上,“那个人渣不但威逼那些孩子,还拍下照片供自己翻看享乐,我真恨不得立刻千刀万剐了他!”

    几张照片都是差不多的内容,都是五六岁的孩子跪在那个男人的脚下,被他抓着头发……江逸帆只看了一眼,就立刻唰唰几下将照片撕得粉碎,柔美唇角弯出的弧度比刀光还要森寒。

    想到昨天他的儿子也是被那双肮脏的手抓住了头发,他心里狂涌起从未有过的震怒。

    畜生、人渣、败类都不足以形容那个人的卑鄙龌龊,他已经恶心到天理不容人神共愤的地步!

    他扫了一眼被他扔在垃圾桶里的碎屑,“确定只有这些。”

    “不是只有这几张,厚厚的一大摞,”杨雪空压抑着心中的狂怒,低声说:“其他的我都放进碎纸机里毁掉了,这几张是我特地带回来给你看的。”

    “做的好,”江逸帆点头,“绝对不能让这些照片暴露在阳光下,更不能让警察和媒体知道!”

    “我明白,”杨雪空看着他,“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接下来的事你不用管了,”江逸帆轻哼了声,眼中闪过一抹让人心惊胆寒的冷芒,“我会让他尝遍所有世上最悲惨的事情,然后在最悲惨的时候死去!”

    杨雪空了然,道别退了出去。

    出了书房的门,他才惊觉脊背全被冷汗打湿了。

    他家老大发怒时,气势真是太吓人了。

    如果说他的目光是一柄冷的冒寒气的剑,那他家老大就是淬了毒的暴雨梨花针,太可怕了!

    ……

    从这一天起,那个猥亵幼童的人渣开始莫名的走背运。

    先是抓到他老婆红杏出墙,他老婆臭骂了他一顿,果断和他离婚。

    他喝醉了去找他老婆晦气,被那个男人在大街上剥光了衣服,用皮带狠狠抽了一顿。

    那个男人被拘留罚钱,而他被他所在的学校除名,从一名受人尊敬的老师,一下子成了一名名声扫地的无业游民。

    后来,他迷上了赌博,输的倾家荡产,只剩下祖宗留下的一座老宅。

    实在没钱再赌,也为了躲那一屁股赌债,他回了乡下老家,打算守着家里的祖宅,缩头过日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沾上了毒瘾,没钱吸毒,他只得将祖宅卖掉,流落街头。

    毒瘾发作,他在路上抢劫,却不幸遇到了街头的混混,那些混混把他打的半死,他一边跑一边逃,精神恍惚中,一脚跌进郊外的化粪池,在化粪池里被活活淹死……

    一个大活人被淹死在化粪池里算是件新鲜事,警方派人打捞的时候,月光城派记者去现场直播。

    江逸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腿优雅的交叠,手中拿着几份文件,低头翻看。

    电视上长相甜美的女主持人,拿着话筒介绍死于化粪池的男人,是原月光城私立小学优等教师杨某时,他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眼中闪过几分不屑。

    果然是连骨头里都渣透的人,不过是抛了几个诱饵而已,他就以正常人想不到的速度身败名裂,以最悲惨的方式死去。

    褚灵梦看这档电视节目时,正在杨雪空里家里和杨雪空一起准备烛光晚餐,看到主持人以一种沉痛的表情,介绍了教师杨某怎样从一个受人尊敬的老师,沦为一个一无所有的抢劫犯的落拓史时,狠狠打了个冷颤,对同样在关注电视节目的杨雪空说:“你们家老大太可怕了,我发誓我这辈子都要离他远远的,绝对不敢得罪他!”

    “嗯,”杨雪空收回落在电视上的视线,回眸看她,“不但不能得罪我们老大,更不能得罪我们老大的老婆孩子,那是他的死穴,也是他的逆鳞,谁要是碰了……”

    “我知道……”褚灵梦好学生一样举手发言,“谁要是敢得罪他的老婆孩子,就会像他一样惨……”

    她伸手指电视里刚刚被警察从化粪池打捞出来的,浑身都是屎尿的那个臭烘烘的人渣的尸体。

    “没错,不过……”杨雪空用遥控器关了电视,将她揽进怀里,垂眸看她,轻轻抚她的发,“你要是嫁给我就不用怕了,我们老大对自家人最好了……”

    褚灵梦看着他眨眨眼,“你这是求婚吗?这不算!太不浪漫了,我要鲜花、烛光、戒指、跪地求婚……”

    “三分钟之后,全部满足你……”杨雪空打了响指,屋子瞬间变得一片漆黑,烛台上的蜡烛忽然亮了。

    烛光摇曳中,他低头吻上她的唇……

    如杨雪空所说,一通长吻后,鲜花、烛光、戒指、跪地求婚。

    第二天,褚灵梦的中指上戴上了美丽的钻戒,正式成为杨家的准少夫人。

    三个月后,杨家为杨雪空和褚灵梦举行了轰动全城的盛大婚礼,连HK集团久居国外的那位豪门贵少,都盛装出席。

    那晚,杨家上方烟花璀璨,庭院中贵客如云,一片花海,杨家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见牙不见眼,逢人便说,江家别墅里住着桃花娘娘,谁家的儿孙要是找不到老婆,到江家住上几个月,包准可以娶得美人归。

    孙媳妇有了,重孙子还会远吗?

    他们杨家马上就要四世同堂了!

    哈哈哈!

    终于圆满了啊!

    ___________________

    若干年后。

    江家老二江玉寒,忽然从邻市捡了个小女生回来。

    话说这几年,江家老二的脾气越来越让萧幻幻汗颜,她不知道多少次揪着江逸帆的衣服埋怨,当初一定是他抱错孩子了,她这么美丽婉约善良可爱的妈妈怎么可能生的出那种脾气的儿子?

    可是说抱错孩子了吧,那眉眼那口鼻,又全都继承了她和江逸帆的优点,俊美妖孽的不像话。

    自从一上学,学校里就不知道多少小女生向他表白,然后被他瞪哭了吓哭了吼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