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24欠我的,还回来
    “安之翼,你可以想一想,”艾冰蓝柔美的唇角弯起冰冷却愉悦的弧度,“商场盖好之后,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个人在你母亲的尸体上方走来走去,你……有何感想?”

    “艾冰蓝,你敢!”安之翼的眸子瞬间变得血红,他像被激怒的野兽一样,半长的棕发无风自舞,昭示着它的主人狂躁到何种程度。

    “安之翼!我敢!”她高昂起头,傲然如站在冰雪之巅的女王。

    是的!

    她敢!

    她已经不是一年之前,只会哭泣流泪胆怯懦弱的艾冰蓝!

    她要让安家欠的一切都还给她。

    父亲死了,再也回不来,但是她要把安家给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加倍讨回来!

    “艾冰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安之翼的眼睛血红,一字一字都是从齿缝逼出来。

    如果这世上他还有什么让他留恋,还有什么让他珍惜,只有他的母亲。

    他那么温柔,那么可怜的母亲……

    “我要你做我身边,最下等的……”她的目光冷如冰剑,一点一点缓慢的刺入安之翼的胸膛,“奴仆!”

    安之翼死死盯着她,指甲刺破了掌心,鲜血从他紧攥的拳头里滴落,在雪白的地砖上溅开一朵又一朵妖冶的花。

    “艾冰蓝,你够狠!”如果目光可以杀人,艾冰蓝已经在他的目光中死了千遍万遍。

    艾冰蓝讥诮的扬唇,“谢谢夸奖,拜你所赐!”

    他们两个的目光在半空中激烈的碰撞,一个狂烈如火,一个冷凝如冰。

    “安之翼,做我身边最下等的奴仆,还是让我在你母亲的墓地上建起最大的商场,你只有三十秒的考虑时间。”艾冰蓝唇边漾开一抹笑容,绝美如天山之巅怒放的雪莲。

    “你……”这是安之翼生平第二次体会这种凌迟一般的怒与痛,第一次,是母亲坠楼而死,离他而去的时候。

    那种痛如影随形,与呼吸同在 ,每呼吸一次心上的伤痕就多增添了一分。

    胸膛里疼的似乎要碎裂开,比起做艾冰蓝的奴仆,他更愿意去死。

    可是此刻,似乎他连选择死亡的权利的也没有。

    “艾冰蓝,恨我是不是?我可以赔你一条命,解剖、凌迟、五马分尸,我可以自己去死,你依然干净,不用背负上人命。”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他依然想试一试。

    “呵,你比我更明白,有时候死比活容易,我那么恨你,怎么可能轻易就让你死了?”艾冰蓝的笑容依然美丽却冰冷。

    “艾小姐,我愿意代替我弟弟,”一直沉默不语的安之洛忽然说:“弟弟做错了事情,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教导不利,如果艾小姐肯放过安家,我愿意代替我弟弟,做艾小姐身边最低等的奴仆。”

    那么不堪的话,他却用那么优雅的声音说出,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洒落在他的身上,他的肌肤莹白笑容美好,干净如天使。

    “洛!”安之翼轻呼出声。

    他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艾冰蓝那么恨他,如果他到她身边去做最低等的奴仆,等待他的不仅是痛苦,更多的是耻辱!

    安之洛越过安之翼,把安之翼挡在自己的身后。

    作为同胞孪生的兄弟,他当然知道安之翼有多骄傲,他宁可死、宁可被五马分尸,被千刀万剐的凌迟,也不愿意被人轻贱。

    他当然也不愿意被人轻贱,但是他肩上有责任。

    让弟弟好好的、有尊严的活下去,就是他最大的责任!

    所以,他选择替安之翼还债。

    “艾小姐,安家欠你的,我替安家还,可以放过安家吗?”他的笑容如明月,金色的光芒笼罩在他身上泛起一层微薄的光晕,美好如月光。

    “你?”艾冰蓝黑瞳旖旎,闪过几抹粼光。

    安之洛!

    和安之翼长着一模一样的一张脸的安之洛!

    八年前,救她的人会是他吗?

    仿佛被一种奇异的魔力牵引,明明知道她不该如此轻易放过安之翼,她还是朝身后伸出了右手。

    一张泛着清香的薄笺被恭敬的放在她的掌心,她将薄笺扔在安之洛的脚下,清越的声音冰雪般冰冷,“签了它!”

    纸笺上方清晰的三个字“卖身契”。

    安之洛身后有人过来,将纸笺捡起恭恭敬敬的弯腰,双手奉上,安之洛将纸笺拿在手中,柔美的唇角优雅玩味的笑意。

    卖身契!

    他知道,这种东西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艾冰蓝要的,不过是从形式上羞辱他。

    “洛!”安之翼不甘的叫出声,狭长的双眸仿佛染着炽火,随时可以把身边的人烧的粉身碎骨。

    “没关系!”安之洛接过手下递过来的签字笔,在纸笺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唇角依然是优雅柔美的笑意,“成王败寇,很公平!”

    他将纸笺签好,递到艾冰蓝眼前,艾冰蓝却并不接过,只是目光冰冷的看着他,她一身素洁的白裙,没有任何装饰,却依然孤高如云,圣洁美丽到让人只能昂望不可攀附。

    安之洛举着纸笺的手停在半空,艾冰蓝清丽如冷泉的眸子始终一瞬不眨的望着他,没有一丝表情,亦没有一丝温度。

    僵持了一会儿,安之洛忽然一笑,优美的笑容如昙花初绽,让所有的人都觉得眼前的光芒瞬间又亮了几亮。

    “我懂了,”他点头,轻笑着俯下笔挺的腰身,将纸笺双手捧过头顶,“小姐,属下已经将卖身契签好,请小姐检查。”

    他的动作优美流畅,明明是躬身低头的姿势,却不见一丝卑微,素白的纸笺停在他乌黑的发顶,只见一种绅士的美。

    在场所有人都瞠大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安家大少,上流社会最优雅最尊贵的少年,此刻竟向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躬下高贵的腰身,卖身为奴!

    安家,完了!

    属于安家的时代已经过去,而属于艾家的时代即将来临!

    过了好久,久到安之翼几乎将拳头攥破,将牙齿咬碎,艾冰蓝才伸出纤长的双指,将卖身契轻轻夹过,随手往身后一扔,她身后的保镖接住收好。

    安之洛幻幻直起腰身,莹白如美玉的面容上染了几分潮红,美丽诱人的让四周的豪门千金不禁脸红心跳。

    暗自可惜,设下今日这局的不是自己,不然这尊贵美丽的少年,就成了她们身边的人。

    然而这些也只能想想而已,商场上一向纵横驰骋的安家,岂是这么好算计?

    直到现在她们还觉得,安家居然会倒,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我有叫你起来吗?”艾冰蓝微微启唇,冷幽的目光如海,海般深沉,也海般美丽。

    安之洛一愣,微微攥了一下拳,唇边优美的笑容微僵了一下,随即很快的俯身道歉,“小姐,对不起,我错了!”

    “艾冰蓝,你够了!”安之翼将安之洛大力扯开,力气大的几乎将安之洛掼倒在地,他的眼睛布满血丝,像注满了鲜血,额头青筋暴露,浑身颤抖。

    他就站在艾冰蓝对面,艾冰蓝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有多么怒、有多么痛。

    好!

    很好!

    看来折磨安之洛比折磨他自己让他更让他痛苦!

    这正是她想要的!

    他当初让她有多痛,今日她会百倍千倍还给他!

    “安之洛,过来。”她轻佻却微微爱宠的语气,像唤自己身边一条宠物狗,充满不屑与鄙夷。

    安之洛刚刚走到她身边,她便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在他脸上,他玉白的脸上顿时浮起几道红痕,让安之翼泛着血光的眼睛更红了几分。

    “艾冰蓝!”他从齿缝中逼出这几个字,如果有可能,他拼着被千刀万剐、乱刃分尸,他也要拉着她一起死!

    “我耳朵很好,听的见,”她弯起樱唇,示意身后手下将安之洛五花大绑,下巴微昂看着安之翼,“安之翼,以后他所受的,定比今日凄惨百倍千倍,这是你欠我的,由他替你来还,你不用受苦,不用受辱,是你赚到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不!”安之翼血红着眼睛爆吼:“你放开我哥哥,我愿意跟你走!放开他!”

    艾冰蓝讥诮的望着她,柔美如花瓣的红唇,吐出的却是冰冷无情的字眼,“现在想通了?晚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哥哥!”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哥哥!”安之翼的邪魅懒散全都不见,有的只是失控的疯狂。

    艾冰蓝微微一笑,昂了昂精致的下巴,优雅转身,“带他走!”

    她转身向外走,安之翼发了狂一样想跟过去,却被十几个黑衣人一字排开,拦住去路。

    这十几个人的动作整齐划一,迅捷如风,鬼魅一般,身上冷肃邪佞的杀气,几乎让整个大厅里的人都一动都敢动,只有一个人除外。

    那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儿,她坐在水晶桌旁的椅子上悠闲的嗑着瓜子,大厅里的气疯紧张的仿佛要爆炸一样,所有人都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惹祸上身,只有那个小女孩儿悠闲自在的嗑着瓜子。

    咔吧咔吧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里格外清脆,惹人注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