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几乎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投向她身上,她坐在椅子上,双腿还够不到地,双腿悠悠荡荡的晃悠着,小小的脚丫上穿了一双镶满碎钻的水晶鞋。

    无论是那双精致至极的鞋子,还是她身上做工精细的公主裙,亦或是她头上光华闪耀的公主冠,都昭示了她无比尊贵的身份。

    此刻,那张粉妆玉琢的小脸上的水晶一般明亮的双眸,正诧异的四下张望着,似乎不明白,原本都在看好戏的人,为什么都在看她了。

    不过,这并没有阻挡她继续嗑她的瓜子,她依旧用玉白的小手将瓜子放进口中,咔嘣一声,香喷喷的瓜子仁就跳进了她的口中,她愉快的眯起眸子,咔嚓咔嚓嚼着。

    姚金儿就站在女孩儿身边,好端端的一场订婚宴被艾冰蓝给毁了,她一身华丽的盛装,此刻俨然成了笑话,她满肚子是火,被女孩儿咔嚓咔嚓的嗑瓜子声扰的心烦,她想也没想,端起桌上一壶茶水就朝女孩儿泼了过去,“你给我闭嘴!”

    茶水虽然已经沏了一会儿,但也足有七八十度的温度,已经有人不忍的闭了眼,那么可爱的女孩儿,被烫伤了头脸该多可惜?

    电光火石间,一道黑影闪过,一个少年合身扑在女孩儿身上,七八十度的茶水烫在他的背上,泛起一股热气,他却连吭也吭一声。

    “小乖!”门口一声惊喊,艾冰蓝去而复返,惊慌失措的奔到女孩儿身边,将女孩儿从少年身下拽到自己怀中,上上下下的打量,满脸惊惶,“小乖,告诉姐姐,伤到哪儿了没?啊?痛不痛?”

    艾冰蓝,这个十六岁的女孩儿,今天是一直是冰冷孤傲,高高在上的,此刻,是她第一次露出这个年龄的女孩儿应有表情和柔弱。

    她绝美倾城的俏脸上都是惊慌和心疼,一双玉白纤细的手摸遍了小女孩儿全身,生怕小女孩儿受一点点的伤。

    “我没事!”小女孩儿甜甜的笑,晶亮的眸子弯成细长的月牙儿,可爱的让人疼到心坎儿里。

    “啊!小乖,你吓死我了!”艾冰蓝将小女孩儿紧紧揽在怀中,清泉一般的眸子里竟隐隐盈了泪。

    出门之后,手下才向她报告,小乖也来了,进去就没出来,她急慌慌往回来寻,还没进门就看到姚金儿一壶茶水朝小乖泼了下去。

    如果小乖真的被烫伤,她自己心疼不说,她怎么和江家的人交代?

    小乖可是江家乃至HK集团都最最宠爱的小公主,从小到大被人捧在手心里,可是连根头发丝都没被人伤到过!

    “姐姐,小乖没事。”小乖皱皱眉,推开艾冰蓝,走到刚刚因为护住她,而被茶水烫到的少年身边。

    她昂起小脸,看着少年 ,皱着小小的眉头问:“哥哥,你疼吗?”

    少年漠然摇头。

    此时已是深秋,他却只穿了一件黑色T恤,T恤虽然没破,但是已经洗的发白,可以看出已经穿了很久,下身也是一件洗的发白的休闲裤,如此寒酸的装束,和满堂金贵华服的贵宾简直格格不入,就连这酒店的服务生都比他穿的好得多,真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他的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由左眉下延伸至右唇角,让他原本棱角分明的一张俊脸看起来分外狰狞。

    姚金儿看到他,忽然尖叫出来,“痕?怎么是你?你这个扫把星!难怪我的订婚仪式被毁了,一定都是你招来的!你这个扫把星!你怎么敢来这里!”

    她尖叫着,狠狠一巴掌打在少年的脸上,少年不闪不避,目光依旧漠然,如古井无波,泛不起一丝风浪。

    “你这个扫把星,我打死你!打死你!”姚金儿将满腔嫉恨与恼怒都发泄在痕的身上,拳打脚踢,一掌又一掌的掴在痕的脸上。

    “住手!”小乖瞪圆了晶亮的眸子,朝姚金儿大喊。

    她的声音软嚅娇美,甜到发腻的童音,没有一丝的威慑力,可是粉妆玉琢的小脸上是与生俱来的尊贵,让人觉得,这样的女孩儿,生来就是发号施令的。

    她的话音刚落,人们眼前人影一晃,两个少年鬼魅般出现在姚金儿的身边,将她的双手反扭到身后。

    痕的唇边已经溢出了血,小乖一张秀美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哥哥,是不是很痛?”她从身边的桌上拿了一张纸巾,踮起脚尖儿伸长了手臂,想给少年擦一擦唇角的血,可是她个子太矮,无论她怎么努力,都够不着少年的唇角。

    痕身姿笔挺,漠然看着她,漆黑的眼眸如同暗夜的星空,孤寂而悠远。

    女孩儿急的清秀的鼻尖渗出了汗,站在痕身后的保镖眼中浮现心疼的神色,悄无声息的伸手从痕身后制住他的手臂,往上用力一扭。

    正常人的反应都会疼的弯下腰去,小乖就可以给他擦去唇角的血渍,而痕却只是额上的青筋猛然暴突了一下,依然挺立如竹,修长的身躯不见一丝弯曲。

    保镖眉头一皱,暗暗较劲,手上又使了几分力气,痕的臂骨嘎嘎直响,额上冒出大颗的汗滴,他笔直的身躯却依旧修竹一般傲然挺立。

    小乖看着痕越来越青白的面容,觉得哪里不对,探头往痕身后望了望,皱起秀气的眉,瞪了痕身后的保镖一眼。

    保镖立刻松开痕的手臂,恭敬垂下眸,往后退了几步。

    小乖转了转眼珠,搬过一把椅子站到上面去,然后用手中的纸巾把痕唇角的血渍轻轻拭去。

    “小乖,下来,当心摔了。”艾冰蓝拉着小乖的手把她抱下来,紧紧抱在怀中,紧张的仿佛怀中的小乖是个玻璃人一样。

    “姐姐,小乖想要这个哥哥!”小乖拉着艾冰蓝的手,昂头看着痕说。

    艾冰蓝微微一蹙,蹲下身子拍拍她的头,“小乖,乖了,我们家有好多哥哥,我们不要这个哥哥好不好?”

    “不好!小乖就要这个哥哥嘛!就要这个哥哥!”小乖嘟唇,那委屈的皱成一团的小脸让人心疼极了。

    “好好好,要这个哥哥!要这个哥哥!”艾冰蓝无奈,只能高举白旗投降。

    别说是她,就算是江家的家主,HK集团的各位家主,在这个可爱的小公主面前也只有投降的份儿,谁让江家的少夫人生到第五胎才生了这么一个小公主来呢!

    艾冰蓝无奈的站直了身子,上下打量痕。

    站在她对面的痕,虽然一身洗得发白的旧衣服,却掩不住他与生俱来的尊贵傲气,她有种直觉,这样的少年并不是谁想要就要的。

    她能对安家不择手段,那是因为安家欠了她,但她不能对一个无辜的少年下手,可是小乖……

    唉!

    她有些后悔带着个小公主出来了!

    她正踌躇着该怎样开口,痕忽然望着她说:“艾小姐,我可以跟你走,但是请你撕掉洛少的卖身契,放洛少回来。”

    艾冰蓝一愣,“你是安家的人?”

    痕的薄唇轻轻抿了抿,淡淡说:“我不是安家的人,我是洛少的人。”

    艾冰蓝有些无奈,她好容易才有这个复仇的机会,就这么放手真不甘心,可是,她垂眸看看她怀中小乖,正用充满期望的眼神看着她。

    她怎么忍心让她失望?

    尽管不甘,她还是咬了咬下唇,坚定的说:“好!我放了安之洛,你和小乖走。”

    满堂宾客睁大眼睛,看着这神奇的转折。

    安之洛的卖身契撕了,换成这个神秘的少年痕签了另一份卖身契,契约却是签给那个看起来六七岁的小女孩儿小乖的。

    安之洛被放了回去,而痕则站在了小乖的身边,小乖目的达到,喜气洋洋的牵着痕的手。

    她只有七岁,并不明白契约的含义,她只知道,她身边这个哥哥在那张纸上签了字之后,他就是她的了。

    从今以后,他再也不会离开她。

    所以,她很开心,虽然这个哥哥脸上的疤痕很吓人,但是她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

    “痕,你……”安之洛看着痕,心疼、不舍、焦急、忧虑,眼中各种复杂的颜色变幻,交织在一起,欲言又止。

    “洛少放心,我命硬,死不了。”他的声音也很冷,如幽潭中浮在水面上相互撞击的冰块,有种透骨的寒凉。

    艾冰蓝叹了口气,抚了抚小乖的头,“小公主,这下满意了?我们能回家了吧?”

    “嗯!”小乖用力点了点头,牵着痕的手愉快的转身,在走到门口时却忽然转身,声音清脆的说:“我不喜欢那个女人!她骂我的痕哥哥,我讨厌她!”

    她葱白的食指落在姚金儿身上,明明软嚅甜腻的声音,却让姚金儿四肢发软,她没再说什么,牵着痕的手走出大厅。

    很快,身后响起姚金儿的惨叫声。

    让江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讨厌的人,下场自然会凄惨无比。

    安之翼的订婚典礼变成了一出传奇一般的闹剧,安家先是从天堂跌入地狱,又从地狱跃上天堂,最后的结局是,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只是少了一个叫痕的十四五岁的少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