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安之洛望着痕远去的方向,幽幽叹了口气。

    但愿,这是痕命中的转折,他可怜的弟弟不是从一个地狱走向另一个地狱……

    可怜的痕啊……

    车上,小乖紧紧握着痕的手,一会儿就乏了,上眼皮打下眼皮,身子歪了歪,半靠在痕的怀中。

    痕不习惯这样亲密的接触,伸手将她推开,她睁开已经闭上的双眼,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看了痕一眼,又闭上,小小的身子又往另一侧靠去。

    “碰!”小脑袋磕在车窗上,痛的她睁开眼,生气的嘟唇瞪了一眼车窗。

    痕无声叹口气,将她又小又软的身子揽过来,让她靠在他怀里。

    她顿时甜甜的笑了,随她笑容漾开的是一抹清甜的花香。

    痕忍不住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下一秒揉她头发的动作却僵住。

    他被自己吓到了!

    他生来冷情,从小到大的无情的遭遇让他习惯了孤独,习惯了别人的棍棒和白眼,习惯了清冷寂寞的一个人。

    他从来没对任何人做出过如此亲密的动作。

    他看着怀中的女孩儿。

    她那么小,站着的时候还没他的腰线高。

    柔软的手掌,纤细的颈子,小巧纤弱的仿佛轻轻一捏就会碎了。

    小乖又冲他甜甜笑笑,用纤细的手臂抱着他的腰身,沉沉睡着了。

    汽车停下后,她还沉沉睡着,他只好把她抱下车。

    汽车停在山间一所别墅前,宏伟壮丽的别墅华美如古时皇帝休憩的行宫,华光四射,壮观雄伟。

    安家是日光城的首富,所住别墅已经是精美至极,与眼前这所别墅比,就像农家小屋一样。

    一阵山风吹过,他只穿着单薄的T恤,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用身体将怀中的小乖护住,替她挡着阴凉的山风。

    他下意识做出的动作,被站在台阶上的江玉暖看在眼中,江玉暖亮如星辰的黑眸颜色深了深,若有所思的样子。

    艾冰蓝也看见了少年,快步跑过去,叫了声:“大哥!”

    “嗯。”江玉暖微微颔首,目光却在痕的身上。

    艾冰蓝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无奈的轻叹了声:“大哥,那是小乖看中的人,说什么也要带回来,我实在拿小乖没办法。”

    “嗯,没关系,”江玉暖弧度优美的薄唇轻扬起一抹宠溺的弧度,“小乖眼光一向好 ,随她去。”

    艾冰蓝摇了摇头。

    就知道会这样!

    江家这位小公主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她四个爱妹如命的哥哥也会立马竖起梯子去摘!

    江玉暖缓缓走下台阶,走到痕的面前,亮如星子的眸光落在痕的脸上,优美的唇边绽开一抹樱花般美丽的轻笑,“江玉暖,小乖的大哥。”

    痕不闪不避的迎视江玉暖的眸光,漆黑的眼眸依旧如古井深潭,无波无澜,薄唇微微启开,只淡淡吐出一个字:“痕!”

    “幸会!”

    江玉暖朝他伸出右手,痕眉头轻皱,顿了一会儿,将小乖交入一边的艾冰蓝手中,伸出右手与江玉暖的右手握在一起。

    两个少年双手交握,目光交汇,一个双眸灿如星辰,恒久美丽,一个目光冷如幽潭,无波无澜。

    江家别墅四周,几十名黑衣保镖静静肃立,毫无一丝声音,只有山风呼呼吹过,和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指嘎嘎作响的声音。

    艾冰蓝看出两个人正在手上较劲,她讶异的看了痕一眼,在这世上能捱的住江家少主这一握的人并不多,而痕的脸色只是略略苍白了些,并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

    江玉暖笑笑,缓缓松开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妹妹眼光不错!”

    痕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一如一望无际的冰雪般冰冷漠然。

    江玉暖从艾冰蓝手中接过小乖,温润如玉的脸上顿时浮现宠溺疼爱的温柔表情,他将小乖紧紧护在怀里,给她挡着山风,小心翼翼的把她抱进了卧室里。

    痕一直站在院子里,如秋风中挺立的修竹,被岁月无情的打磨,不知自己的生命到底该归于何处。

    小乖睡了一会儿就醒了,坐起来揉揉眼睛,穿着拖鞋下地,推开门就喊:“蓝姐姐,小乖的哥哥呢?”

    艾冰蓝快步从卧室跑出来,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宠溺的捏她的鼻尖,“小乖,你有四个哥哥啊,你找哪个?”

    “我找痕哥哥!”

    “他在院子里。”

    艾冰蓝话音刚落,小乖立刻从她身上滑下,朝外面跑去。

    院子里,痕一直一动不动的站着。

    没人告诉他该去哪里,在这个陌生的并不属于他的地方,他只能一直如一棵枯木一般站着。

    “痕哥哥!”小乖甜甜的喊,蝴蝶般轻盈的飞进他的怀里,抱住他结实的腰身,紧接着她狠狠一皱眉,“你身上好凉啊!”

    痕不动声色的推开她,她揪住痕的衣服往上一撩,一件薄的几乎透明的T恤下,是瘦削却结实的胸膛,小乖的额头皱的更紧,“痕哥哥,你不冷吗?为什么不多穿些衣服呢?”

    痕神色不动,只是眼中隐隐现出一抹类似于嘲讽的表情。

    他又不是木头做的,怎么会不冷呢?

    只是在安家,他的身份连安家的宠物狗都不如,他身上明明流着安家的血,却仅仅因为他出生时,凑巧安家的家主、他的亲爷爷安四海中风偏瘫,半身瘫痪,他就被一个江湖算命的术士断定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克父克母克亲,只有将他贱养,才能让他的亲人夺过劫难。

    于是,他成了安四海眼中钉,明明是安家嫡生的亲孙,却从不被安家承认,连“安”这个姓氏都不许冠,只有一个乳名“痕”。

    小时候母亲在时,还能保证他一日三餐,吃饱穿暖,母亲死后,安四海变本加厉的虐待他,每次他身体稍有不适,就命人把他拎到脚下,狠狠惩罚。

    如果不是大哥安之洛,听从母亲的遗命偷偷护着他,也许他早就死了。

    “痕哥哥,你想什么呢?为什么不回答小乖的话?”小乖抱着他的腰,委屈的昂着小脸看他,“小乖在问你啊,你冷不冷啊?”

    痕紧抿着唇瓣看她,一言不发。

    “痕哥哥,你一定很冷,只是有人不许你穿衣服对不对?”小乖难过的牵住他的手,他的手掌冰凉冰块一样。

    痕的薄唇抿的更紧了些。

    没错!

    就是这样!

    一年四季他都是一件T恤衫,一条裤子,安四海巴不得他冻死了才好,偏偏他命硬,连伤风感冒都不轻易得。

    想必安四海每次想到他的命这么硬,都会恨的咬牙吧?

    “痕哥哥,你跟我来!”小乖牵着他的手,飞快的朝停车的地方跑去。

    把他推上汽车,小乖坐在他的身边,吩咐前面的司机:“我要去月光城最大的商场。”

    “是,小小姐!”司机恭敬的应着,稳稳的发动汽车。

    二十分钟后,月光城最大的商场里,多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长的粉妆玉琢玉雪可爱的六、七岁小娃娃,牵着一个十四、五岁少年的手,身后跟着十多个保镖,在商场的男装部逛来逛去,时候不大,她身后的保镖就拎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袋子。

    小乖掰着手指喃喃嘟囔着,“已经买了爸爸的、映爸爸的、辉爸爸的、大哥哥的、二哥哥的、三哥哥的、小哥哥的、煌哥哥、劲哥哥的、宁哥哥的、初哥哥的、烈哥哥的、还有年哥哥的、苍哥哥的、宇哥哥的……”

    她数的她身后的保镖唇角抽了,手也抽了。

    天啊!

    江家三位少爷,江逸帆少爷和萧幻幻少夫人生了四位小少爷,江晖少爷和囡囡小姐生了三位小少爷,江映少爷和妞妞小姐也生了三位小少爷,这样算起来,他们家的小公主一共十个亲哥哥。

    在加上她舅舅萧诺和舅母莫璇,也生了三位小少爷,十个亲哥哥再加上三个表哥,就是每人买一件,也能把他们累残了啊!

    男人最怕的就是逛商场,好在小乖年纪还小,体力不行,买衣服也不挑,不大工夫就把她三个爸爸,十三个哥哥的衣服都买齐了。

    保镖们松了一口气。

    这下可以回家了吧?

    可是看小乖,一点回家的意思都没有,依然在男装部逛来逛去,逛到一身米色的开衫毛衣,小乖的眼睛立刻笑弯了,昂着小脸看身边的痕,“痕哥哥,这件好看呢,你去试!”

    导购小姐立刻尽职的走过来,给痕取了一件合适号码的衣服,递到痕的面前。

    痕一只手在小乖的手中握着,一手垂在身旁,动也不动。

    导购小姐递给他衣服的手僵在空中,小乖皱眉,把衣服接过塞进他怀里,“痕哥哥,你去试试这件衣服好不好?痕哥哥穿上一定很好看!”

    痕清晰的看见导购小姐眼中惊骇的神色,这才是平常人们看到他时正常的反应。

    惊骇,或者厌恶。

    他忽然弯下腰,将他的脸凑到小乖的眼前,抓住她的手,抚上他脸上蜈蚣一样的疤痕,“这样的脸,穿什么都不会好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