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28渊源,孽缘
    痕看着她,一动不动。

    “痕哥哥,你吃啊!”小乖把汤匙塞进他的手中,有些着急,“你不吃的话,我也不吃了!”

    痕抿了抿唇,一勺一勺的吃起床头桌上的食物。

    虽然他很饿,但是他的动作依旧优雅,天生贵族般的矜贵。

    小乖托腮看着他,目光一直在痕脸上的伤疤上流连。

    她的痕哥哥,如果不是因为脸上有这道疤,一定会是全世界上最好看的少年。

    不过,有疤也没什么,在她眼里,她的痕哥哥还是最好看的。

    当然,她的哥哥们也很好看,但是再好看也不是她的,他们都会像二哥哥一样,将来会有像艾姐姐那样的老婆,而她的痕哥哥是她的。

    痕只吃了一小碗清粥就把汤匙放下,端起另一碗清粥,舀了一勺递到小乖唇边,“吃!”

    小乖把粥吞了,然后把碗和汤匙都拿到自己手中,“痕哥哥,我自己吃,你再吃一些。”

    痕摇头,“我吃饱了。”

    他已经习惯了饥饿,当他的命运还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时,他永远都不会纵容自己。

    “痕哥哥不吃,那我也不吃。”小乖赌气的把碗搁回桌子上。

    痕有几分无奈,拿起一块蛋糕,放在唇边咬了一口,松软绵甜的滋味在舌尖上漾开,他已经忘了有多久没尝过甘甜的滋味了。

    小乖见他一口一口的咬着面包,也拿起一块小口小口的吃着,见他吃完了,又给他递上一块,痕皱了皱眉,“小乖,我会吃撑的。”

    小乖眨眨眼,将蛋糕小心翼翼的用包装纸包好放在一边,“痕哥哥,一会儿你回房间的时候带着它,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吃好不好?”

    痕直直的望着她黑亮的眼睛,仿佛要透过她漆黑的眼珠,望进她的灵魂里去。

    他现在开始相信了。

    她虽然年纪很小,但是她很聪明。

    她虽然嘴上什么也不说,但是她知道他一直在挨饿。

    只是他不懂,她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

    就像豢养的一只宠物吗?

    这么可爱善良的女孩儿,对她的宠物一定也很好很好吧?

    他坐在一边,默不作声,小乖吃饱了 ,满足的摸摸肚皮,眯着眼睛笑,“好撑哦!”

    他沉默站起来,想把东西收好,送回厨房,小乖已经歪过身子去按铃,“阿兰,来收拾东西喽,我吃饱了,吃的好撑!”

    一个年轻的女仆很快进来,将他们吃剩的东西收拾好,拿出了房间。

    小乖掩唇打了个秀气的哈欠,眼睛闭上又强瞠开,困到不行的样子,“痕哥哥,小乖困了。”

    “嗯,睡吧。”痕走到床边,安置她躺下,给她盖好被子。

    “痕哥哥,你陪我!”

    小乖抓着他的手不放,他只好在床边坐下,直到看着她入睡,才把手轻轻挣开,给她掖好被子,掩门出去。

    深夜,江家别墅后院一道黑影越墙而出,他在月下迅疾奔跑,猎豹般迅捷又悄无声息,他挺拔无竹的身子美好的让人心动,只有脸上横亘的一道疤痕,破坏了他全身的美好。

    江家别墅内,江玉暖站在三楼露台上,凭栏远眺,一抹黑影在他身后浮现,恭敬的弯腰,“少爷,痕少爷出去了。”

    “知道了,不用管他,也不要限制他的自由,”江玉暖优美的唇边溢出一抹自信的笑,“我不会看错,假以时日,他一定可以成为新一代的苍狼!我很期待呢。”

    第二天,江家的管家找到艾冰蓝,恭敬的回禀:“冰蓝小姐,安家两位少爷来了。”

    艾冰蓝正在给兰花浇水,听到管家的回禀手上的动作一顿,樱唇轻轻抿了抿,把水壶放下,“把痕叫来。”

    “是!”管家领命去找痕,艾冰蓝站在原地,心里像被人骤然点了一把火,烧的她又怒又疼,而更多的是不甘心!

    她可以不计较安之翼一年前对她的侮辱,可是她不能原谅他逼死了自己的父母!

    杀父之仇,只因为小乖的一场胡闹,竟让安家躲过了这场劫难,小乖有了痕,而害死她父母的仇人却一点都没得到恶报。

    她不甘心!

    好不甘心!

    “冰蓝小姐,痕少爷来了。”管家恭敬的回禀,痕站在他身后,英气挺拔俊美如修竹,丝毫看不出他昨夜一夜未归,凌晨才躲过江家的保镖,回到卧室的样子。

    艾冰蓝缓缓回身,冷凝如霜雪的眼眸定在痕的身上。

    痕的身材原本就好,如今又换上了小乖给他买来的新衣,秀美挺直的身姿比前日在饭店时,不知又好了多少倍。

    艾冰蓝觉得很讽刺。

    她找安家是去报仇的,结果带回一个痕,像少爷一样敬着,养着。

    他是安家的人,安之洛和安之翼来这里找她,一定是为了他,如果让他们看到痕在这里过的是养尊处优的日子,他们做梦也会偷笑吧?

    而她,又怎么甘心让他们得偿所愿?

    “来人!”她冷冷唤了声。

    “是,小姐。”几名保镖进来,恭敬的弯身。

    “把他的上衣扒了。”她面无表情的吩咐。

    保镖虽然不知道她是何用意,也毫无条件的遵从,将小乖给痕买的衣服,小心翼翼扒下去。

    那可是小小姐选的,马虎不得!

    “把他吊到外院的树上去。”艾冰蓝继续下令。

    保镖们有些怔愣,但仍利索的将痕绑了,推了出去。

    艾冰蓝也跟着转身朝外走去,走到门口,又骤然回头,“管家,看好小乖,别让她出门。”

    “是!”管家不敢马虎,立刻上楼去小乖的房门口守着。

    艾冰蓝这才放心,缓步朝外院走去。

    外院,痕被吊在院中间一颗千年古树上,纤细的铁丝绑着他瘦削的双腕,深深勒进他的肌肤,他的目光依旧漠然,古井般清冷无波。

    艾冰蓝不知何时取了一条鞭子,扔进树下的保镖手中,冰冷吐字,“堵上他的嘴,打!”

    当皮鞭落在皮肉上的啪啪声响起,艾冰蓝才冷冷的弯了弯唇角,“让他们进来。”

    安之洛和安之翼进来,看到被吊在树上鞭打的痕,眼睛立刻就红了,即使清润优雅如安之洛,额上的青筋也高高暴突起来。

    安之翼冲过去,将保镖手中的皮鞭夺下,扔在艾冰蓝脚下,血红着眼睛瞪她:“艾冰蓝!得罪你的人是我,有什么事你冲我来,放了他!”

    艾冰蓝有些怀疑了,这痕到底什么身份呢,居然可以让安之洛和安之翼为他牺牲至此?

    她看看安之洛,又看看安之翼,看着这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心中忽的一动,“安之洛,我问你,八年前你去过阿尔卑斯雪山吗?”

    “八年前……”安之洛猛然想起了什么,心中一痛,目光恍惚的抬眸看树上吊着的痕,“八年前,我们全家一起去过阿尔卑斯雪山度假……”

    艾冰蓝呼吸一窒,情不自禁的攥了攥拳,“那……你有在雪山上救过一个小女孩儿吗?”

    “救过一个女孩儿?”他摇头,“我没有。”

    艾冰蓝目光一黯,有些失望,却也有些轻松。

    就算当年的确是安家兄弟救了她又怎样?

    能抹杀他们是她杀父仇人的事实吗?

    “不过……”安之洛微微昂头,看着树上的痕,目光怜悯的说:“八年前,痕在阿尔卑斯雪山上救了一个女孩儿,他脸上的疤就是那时落下的。”

    艾冰蓝听到自己胸膛里,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怎么会?

    是他?

    居然会他!

    她樱唇抿了抿,用力攥了攥拳,调整了几次呼吸,才颤抖着声音发出命令,“放他下来。”

    保镖立刻将痕放了下来,他在树下笔直站着,脸上的神情依旧漠然,只是结实的身躯上多了几道鲜艳的鞭痕,瘦削的双腕上勒出了深深的口子。

    艾冰蓝看着他,身躯微微颤抖,“痕,八年前,在阿尔卑斯雪山救我的人是你?”

    痕漠然看着她,沉默不语。

    安之洛的眼眸猛然亮了几分。

    怎么?

    痕当年救的女孩儿竟是艾冰蓝吗?

    那么,以后他在江家的日子是不是可以好过一些?

    “艾小姐,痕当年在阿尔卑斯雪山确实救过一个女孩儿,”安之洛语气有几分急切的说:“当时那个女孩儿操作失误从雪山上摔下来,痕不顾自己的安危冲过去,把女孩儿拦住,因为巨大的惯性,痕受了重伤,被冲撞的肋骨折了两根,浑身是血,脸上也不知道被什么划破,留下了这道长长的疤痕……”

    是他!

    真的是他!

    艾冰蓝目光纠结的望着痕。

    想起昨天姚金儿将那壶滚烫的茶水泼向小乖时,他毫不犹豫的扑过去,用自己的身子替小乖挡住,与当年冲出去救她的事情,如出一辙。

    她觉得胸口仿佛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堵住,连呼吸都有些费力。

    她费了好大力气才将目光从痕的脸上移开,看向安之洛,“他和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安之洛目光一沉,薄唇抿了抿,过了半晌才说:“他是我弟弟……亲生弟弟!”

    艾冰蓝目光惊愕的看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