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29起点,还是终点
    安之洛别开目光,面容苦涩。

    “痕出生时,我爷爷恰巧中风偏瘫,爷爷以为是痕带来的晦气,不肯承认痕的身份,痕就这样无名无份的从安家长大,八年前,他救你受伤之后,爷爷连医生都不肯给他请,任他脸上的伤口发炎化脓,不然的话,他也不会……”

    安之洛的声音哽咽了,下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

    艾冰蓝却知道他想说什么,如果不是没有及时得到医治,现代的科学技术这么发达,他的脸上怎么会留下这么粗、这么狰狞可怖的疤痕?

    痕表情依旧清冷漠然,黑到极致的眸子里无波无澜,仿佛安之洛说的是别人的事情。

    艾冰蓝胸口被寒冰冻住般冰冷,痕是安家的人,按道理说,也是她的仇人,可是他也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他的身世又那么凄惨,让她怎么能再继续恨他?

    泪,一滴一滴从她白玉般的面颊上滑落,她从未有过的彷徨,不知道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继续报复痕?

    她是实在做不到了!

    放过安家?

    心有不甘!

    过了好久,她才止住眼中的泪,目光清冷的看安之翼,“安之翼,我问你,即使你不喜欢我,羞辱我也没关系,你为什么毁了我的家,害死我的父母?”

    安之翼不屑的回望她,眼中含着讥诮又隐隐有着沉痛的恨意,“艾冰蓝!那是他们欠我的,他们活该死!”

    “你胡说!”艾冰蓝浑身颤抖,怒目瞪他。

    安之翼还想再说什么,安之洛却不允许他再说下去,和艾冰蓝说了声告辞,将安之翼强行拉了出去。

    他和安之翼来,就是想看看痕过的好不好。

    痕是他们的亲兄弟,骨血相连,所以他们放心不下。

    来之前,他们已经决定,如果痕在这里过的不好,不管艾冰蓝要他们兄弟之间的哪个,他们都会留下替换痕,换取痕的自由。

    痕已经够可怜,他们再也不忍心在让他替他们承担什么。

    现在安之洛知道,痕是艾冰蓝的救命恩人,而艾冰蓝不是蛇蝎心肠的女人,以后,她定然再不会像今天这样虐待痕。

    所以,他放心了。

    他不能再让安之翼留在这里激怒艾冰蓝,毕竟江家不是他们惹的起的,如果艾冰蓝发起怒来,硬要将安之翼再留下,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如今,由痕偿还安家欠了艾冰蓝的,而痕又可以离开那个对他来说如地狱一般的安家。

    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拽着安之翼离开江家,站在江家的别墅外,望着远方的云卷云舒,他长长叹了口气。

    痕!

    我可怜的弟弟!

    人们常说,好人有好报,你冷峻的面容下藏着一颗最善良的心,你是最好最好的好人,今日你生命的转折,是命运给你的报偿吗?

    安之洛离开了,艾冰蓝呆呆站在原地,过了好久才对身后的保镖说:“扶痕少爷回房,给他上药,还有……”

    她转眸,看着痕,“这件事,不许让小小姐知道!”

    痕默不作声的回头,身姿笔挺的回房。

    他身上的鞭伤还滴着血,手腕上的血也顺着手指一滴一滴滑落,他却仿佛没有痛觉一样,依旧如萧瑟秋风中挺拔的修竹,美好的让人心动。

    保镖给他送来药,他胡乱上了点,又用绷带好歹裹了裹,躺在床上休息。

    这样的日子比起在安家时,已经好了太多,可以吃饱穿暖,又不会被人呼来喝去,可以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休息。

    可是,他知道,这不是他生命的终点。

    他会努力。

    努力学会那个人所有的本事。

    努力成为那个人的接班人。

    努力成为……新一代的“苍狼”!

    未来……他的主人,只有他自己!

    他刚喘了口气,外面就响起敲门声:“痕少爷,小小姐该用餐了。”

    痕默默起身开门,接过女佣手中的餐盘,朝小乖的房间走去。

    他刚一敲门,小乖的脚步声就从门里响起,门打开,露出一张甜甜的笑脸,晶亮的眼睛弯成细细的月牙儿,可爱的让人恨不得在她脸上狠狠咬上一口。

    “痕哥哥!”小乖扑过来,抱住他的腰身。

    如果是平日,这点冲劲没什么,可是今天,他身上有伤,手腕上也有伤,小乖撞在他身上,伤口一阵撕裂般的疼,他却也只有咬牙忍了。

    好在,小乖很快笑眯眯的牵住他的手,拉他到床边,然后把东西摆好,把汤匙塞进痕的手中,乖乖张开嘴巴。

    痕端起小碗,一勺一勺的喂她。

    虽然,他已经努力忽视腕上的痛苦,可是他毕竟是人,不是木头,也不是机器,手腕上传来的刺痛,让他身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紧绷着。

    “痕哥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小乖奇怪的看着他额上细密的汗滴,用嫩白的小手摸了摸,然后抽了一张纸巾给他细细的擦。

    痕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小乖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给他将额上的汗擦净,径自将他手中的碗和汤匙夺下,然后弯着眼眸笑眯眯的看他,“痕哥哥不舒服,那小乖喂你啊!”

    小乖小大人一样,学着痕刚刚的样子,端着小碗,拿着汤匙舀了一勺饭,放到痕的唇边,“痕哥哥,张嘴。”

    痕薄唇紧紧抿着,一动不动。

    “痕哥哥,张嘴,”小乖委屈的嘟唇,细细的胳膊有点抖,“小乖好累呢!”

    痕漆黑的眼眸中飞快的闪过什么,最终还是微微张开了嘴。

    “痕哥哥,以后如果再生病了,不要忍着,告诉小乖,小乖照顾你!”小乖一勺一勺的喂他,声音软嚅甜美的像漫天飞舞的花瓣。

    她晶亮的眼眸忍着看着他,小小的瞳仁里,只有一个清晰的他。

    也许是被饭菜的热气氤氲,痕的眼睛有些朦胧,她甜嫩的脸颊在他的眼睛里,渐渐有些模糊。

    在他的记忆里,从小到大,这是第一个人喂他饭菜,这样温柔的告诉他,如果生病了,不要忍着,她会照顾他。

    即使对他最温柔的母亲,也不曾这样做过。

    因为母亲是安家的长媳,她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儿子要照顾,她不敢为了他得罪他的爷爷,因为她还要顾虑她另外两个儿子的前途和未来。

    他病了、伤了、痛了,母亲只会告诉他,痕,你忍一忍,再忍一忍,爷爷百年之后,就会好了。

    可是,还没等到爷爷百年之后,妈妈就去世了。

    他连生命里唯一的温暖都没有了,每天的日子过的更加艰难、更加凄惨。

    他的命真是够硬啊!

    那么艰难的日子,居然都被他熬下来了。

    “痕哥哥,你哭了吗?”小乖停止了喂他饭的动作,把饭碗放在桌上,小手揪着他胸前的衣襟看他,小小的眼眸里是说不出的心疼。

    “不。”他摇头,别过脸去,让眼中的液体蒸发掉。

    他怎么会哭呢?

    从懂事起他就知道,哭,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只会让虐待他的人更兴奋,更变本加厉。

    眼泪对他,没用的。

    “痕哥哥!妈妈说,如果伤心了,就要大声哭出来,然后哭过之后,就要把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忘掉,”小乖乖小心翼翼的抱住他的腰身,把小脸埋进他的怀里,小声说:“痕哥哥,小乖不看,你想哭就哭出来好不好?”

    痕垂眸看了她良久,终于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她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头发。

    她的发质微黄,柔软的不可思议,摸到掌心里的时候,似乎连一颗心也变的柔软的几乎融化掉。

    “小乖!”痕轻轻叫了一声。

    至此,他那扇紧闭的、从未有人闯入过的心扉,被一个叫小乖女孩儿打开,这个叫小乖的女孩儿,成了可以走进他心里、住在他心里的第一个人!

    小乖!

    他抚着发在心里对她说。

    我会努力的!

    我会打败那个人其他的继承人,成为“煞”联盟的新一代领袖“苍狼!”

    迟早有一天,我会像江家所有人一样,将你护在我的羽翼之下,不受任何伤害。

    痕在江家住了下来,因为他摇身一变成了江家未来二少夫人的救命恩人,而江家最宝贝的小小姐又对他格外依赖,他的身份在江家变得格外尊贵起来。

    慢慢的,和小乖熟悉了,他才知道,这个表面上长的甜美无害的小公主,设计上是个小恶魔,什么闯祸的事情她都敢做。

    而江家的佣人也开始知道,小小姐什么人的话都不听,只有这位痕少爷,哪怕不说话,只是往小小姐面前一站,小小姐就会垂下头,乖乖听话。

    所以,隔三差五就会有佣人跑到痕的面前告状。

    “痕少爷,小小姐又爬墙了!”

    “痕少爷,小小姐把冰蓝小姐种的花都给剪了。”

    “痕少爷,小小姐又在外面打架了。”

    “痕少爷,小小姐今天又逃学了。”

    “痕少爷,小小姐今天中午又没好好吃饭,把厨娘做的饭菜偷偷给倒掉了……”

    痕这才知道,她乖巧柔美的脸蛋下是一个怎样活泼淘气的灵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