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活泼淘气的女孩儿,每次犯了错误,只要他往她眼前一站,她就会乖乖的垂头,抱着他的腰,细声细气的说:“痕哥哥,我错了,以后不敢了好不好?”

    每次她这么一低头,一抱腰,他就什么脾气也没了。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江家的人为什么那么宠她了,这么机灵可爱的女孩儿,谁舍的罚她?

    幸福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飞快,一晃八年过去,这八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的事情。

    比如,艾冰蓝嫁给了江家二少江玉寒,成了江家的二少夫人。

    比如,他终于打败了上一代“苍狼”所有的继承人,成了“煞”联盟新一代的首领“苍狼”!

    比如,他已经二十三岁到了该娶妻的年龄,而小乖长也长成了十三岁的亭亭玉立的少女。

    十三岁的小乖已经出落成了一个小美人,每次出门不管是谁都要多看她几眼,秀气的眉眼像江南烟雨图中走出来的佳人,轻灵的五官博采天地之间的灵气,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

    江家的人宠她宠的越发不像样子 ,这个世界上也就还只有他一个痕可以制得住她,不然她不把江家搅的鸡飞狗跳、天翻地覆才怪。

    小乖完全没有身为少女的自觉,还像以前一样,动不动就抱着他的腰,往他怀里钻。

    而他经常被她弄的尴尬,因为每次她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的时候,他的身体都会出现最原始的反应。

    他已经是二十三岁的大男人了啊,温香软玉在怀,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可是,小乖太小了啊!

    只有十三岁而已!

    有一次,他在“煞”联盟的手下和他开玩笑,往他床上放了一个脱光了的女人。

    当然,不是他在江家的家,而是他在“煞”联盟的秘密基地。

    他一进屋,看到他床上的女人,眼睛也不眨,毫不怜香惜玉的把那个女人从他房间扔了出去,然后把干这件事的手下狠狠揍了一顿。

    他的手下,亦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被揍的鼻青脸肿,还捂着破了的鼻子调侃他有病,二十三岁的大男人了,连最基本最正常的需求都没有。

    他不是没有最基本最正常的需求,而是对其他女人没有那方面的需求,他只有在面对小乖时才会有那种反应。

    当然这种话他是万万不会对自己的损友说,不然会被他们笑死。

    再怎么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他都不屑一顾,能入的了他的眼的,只有十三岁的小乖,简直的匪夷所思!

    他也不能理解自己这种情感,但是他顺从自己的情感。

    二十三岁了,他依旧孑然一身,依旧干净,他的身边只有小乖。

    二十三的生活与十五岁的生活相比,幸福充实了太多。

    白天他除去送小乖上学放学,其他时间处理“煞”联盟的事务,晚上他陪着小乖做作业,看着她洗漱睡觉,然后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江玉暖和小乖给了他充分的自由,从不过问他私人的事情,他才得以拓展自己的事业。

    这天深夜,他睡的正香,门忽然轻轻被推开。

    他一向浅眠,下一秒他的人已经站在门前,三指成爪扣在来人的咽喉上。

    “痕哥哥,是我。”小乖的声音有些哽咽。

    “小乖?”痕连忙开灯,将只穿着睡衣光着脚丫的小乖抱到床上,塞进被子里,“怎么不好好睡觉,跑到痕哥哥这里来了?”

    “痕哥哥,我做噩梦了。”小乖用力抓紧他胸前的衣服,玉白的小脸上都是泪痕。

    很显然,她是哭醒的。

    “没事没事,只是噩梦而已,不是真的。”痕小心翼翼的把她揽在怀中,温柔的拍她。

    他这副样子,如果让他那几个损友看见,一定会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人前的“苍狼”永远冷峻而无情,这样温柔全世界只有一个叫小乖的女孩儿可以享受的到。

    “可是……可是……”小乖抓紧他的衣服,昂着小脸看他,秀气的五官皱成了一团,“可是噩梦有时候也会变成真的。”

    “不会的!”他温柔的拍抚她,“告诉痕哥哥,你做什么噩梦了?”

    “我梦到痕哥哥和二哥哥一样,娶老婆了。”

    “……”他娶老婆是喜事吧?怎么会是噩梦呢?

    “痕哥哥,你答应小乖,不要娶老婆好不好?小乖不想让你娶老婆。”小乖紧张的死死拽紧他的衣服,眉头皱成了一团。

    “好!”他毫不迟疑的就答应了。

    如果小乖不想让他娶老婆,那他一辈子都不娶,除了……她!

    只是,她会愿意嫁他吗?

    虽然她还小,但是他有耐心等她长大。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只要是她,他可以一直一直等下去。

    “痕哥哥,你不骗我?”小乖泪眼盈盈的看着他,甜美可爱的小模样,让他疼到了心坎里。

    “痕哥哥不骗你,”他轻柔的吻她含泪的眼,认真的保证:“只要小乖不允许,痕哥哥这辈子都不娶老婆!”

    小乖终于放心了,抓着他的衣服在他的被窝里又沉沉睡了过去。

    他一直守在床边不眨眼的看她,仿佛就这样看一辈子也不会厌倦,看了很久很久,他才把她往床里面挪了挪,然后和衣躺在她身边,把她小小柔软的身子揽在怀里,小心翼翼的护住。

    第二天晚上,他已经睡下了,门外响起轻轻的叩门声。

    他起身去开门,门刚一打开,一只手便闪电一般向他的咽喉袭来,他还招的同时已经看清楚向他出招的是江玉暖,他象征性的还了几招,就放弃抵抗,被江玉暖锁住了咽喉。

    江玉暖下手很重,有那么一瞬,他真的不能呼吸了。

    “痕,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江玉暖依旧优雅矜贵的模样,全身悠然慵懒,除了锁在他咽喉上的那只手。

    “请少主明示。”痕漠然回答。

    江玉暖一挑眉,“昨晚小乖睡在你房间?”

    痕目光闪了一下,微微攥了攥拳,“少主的消息很灵通。”

    江玉暖轻笑,锁在他咽喉上的手又重了几分,“痕!”

    “是,少主!”他几乎猜到江玉暖要说什么了。

    在江玉暖心目中,他是配不上小乖的吧?

    年龄、身份、地位,那么美好那么高贵的小乖,岂是他可以染指的?

    可是,他又怎么舍得放弃?

    他可以放弃一切。

    财富、名利、地位、生命、甚至尊严,唯独不能放弃的,就是小乖。

    “痕,喜欢小乖是不是?”江玉暖的声音很缓,痕却感到一种无法言述的威压。

    “是。”他不再隐藏自己的情感。

    是的,他喜欢小乖,没了小乖,他的生命就只剩灰色,再无光彩。

    “喜欢小乖并没有错,”江玉暖缩在他咽喉上的手指似乎松了松,“可是,也要你配的上才行!”

    痕抿紧双唇,没有说话。

    江家已经站在财富和权利的巅峰,这世上又有几个男人可以配得上小乖?

    “痕,想娶我的小乖……”江玉暖微微一笑,刚刚放松了的手指却蓦的又紧了,“先把你的‘煞’联盟漂白了再说……苍狼!”

    痕的身子微微一震,眼中闪过微微诧异的神色。

    有些意外江玉暖会知道他的身份,但是又觉得没什么好意外。

    强大如江家,有什么是想知道而又不得而知的呢?

    “煞”联盟,全亚洲最大的亦正亦邪的猎头联盟,他手下的能人不计其数,财富在全亚洲亦首屈一指。

    但,江玉暖说的对,‘煞’联盟的收入有一多半是灰色收入,是见不得光的。

    见不得光的钱,怎么配用在小乖的身上?

    “少主,我明白了。”痕这几个字说的很轻,但是江玉暖明白,这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对他做出的承诺。

    “痕,我给你五年时间,如果五年后,你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眼光下,而小乖自己也愿意嫁给你,我会为小乖准备最丰盛的嫁妆,将她风风光光的交给你,”他松开锁着痕咽喉的手,缓缓说:“可是,如果你不能……”

    “我不用五年,”痕的声音很低沉,却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骄傲与自信,“三年就够了!我只要三年,就会将‘煞’脱胎换骨,让‘煞’光明正大的耸立在阳光下。”

    “很好!”江玉暖微一扬唇,拍拍他的肩,“我等你的好消息!”

    这一夜,他一夜未睡。

    只因心里有了希望。

    江玉暖给了他希望。

    只要他可以将‘煞’漂泊,让‘煞’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下,他就可以拥有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小乖!

    这是从小到大,他第一次激动的难以入睡。

    他没想到,他刚迎来人生中最让他感到幸福的事,就迎来了他爱情中最大的劫难!

    第二天,他接了小乖放学后,小乖回房间换衣服,他到走廊里打电话。

    电话打的时间长了些,一个女佣慌慌张张的找了来,“痕少爷,您快去看看,小小姐把四少爷养的鹦鹉毛都给拔掉了!”

    痕眉头一皱,挂断电话,快步走到露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