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31误会,比毒蛇还毒
    果然,小乖蹲在八哥的笼子前,八哥惨惨的叫着,地上一地的鹦鹉毛,说是全给拔掉有些夸张,但是确实有大半个身子都秃了。

    “小乖!”他叫了一声,声音有些冷沉。

    “痕哥哥!”小乖站起来,回身抱住他的腰,小脸皱成一团,很不高兴的样子。

    “小乖,”痕只是垂眸看她,没有回拥她,“知道错了吗?”

    “什么?”小乖莫名其妙的抬眸看他,仔细回忆了一下,貌似她今天没有淘气恶作剧啊!

    “小乖!”他的脸色更冷了。

    他可以疼她、可以宠她,哪怕她要天上的星星,他也可以想尽办法的给她去摘。

    她可以顽皮、可以顽劣、可以任性,但是唯一的,就是不可以不善良!

    他不相信他的小乖居然狠心的把鹦鹉毛一根根扯掉,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他深深吸了口气,语气冷沉,“小乖,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知道错了吗?”

    “痕哥哥,你怎么了?”小乖揪着他胸前的衣服委屈的抬眸看他,“我这几天一直很乖啊,都没闯祸什么的,你干嘛这么凶我?”

    小鹦鹉躺在笼子,呜咽悲鸣的扑腾了几下,痕瞥了一眼,心里猛的窜起一把火,手抓上小乖的头发,用力一拽,他的掌心里多了一缕柔顺的秀发。

    “痛!”小乖惊喊了一声痛,眼里立刻盈了泪,不是她故意要哭,而是疼的受不了,眼泪立刻就下来了。

    “小乖,很疼是不是?”他的脸色阴沉的厉害。

    “疼!”小乖茫然又委屈的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么疼她的痕哥哥,会突然揪掉她一缕头发。

    “小乖,”他看了一眼地下的鹦鹉,“它虽然只是一只鸟,也是有感觉的,你的头发被我拔掉时有多疼,你拔掉鹦鹉的毛时,鹦鹉就有多疼,现在,你知道错了吗?”

    小乖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眼,“痕哥哥,你以为鹦鹉的毛是被我拔下来的吗?”

    痕的脸色更冷了几分,“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我……”

    “小乖,”他冷怒的打断了小乖没有说完的话瞪着她,“你越来越不听话了!”

    “痕哥哥,我恨你!”小乖一跺脚,用力推开他,朝门外跑去。

    她跑的那么快,痕怕她摔了,虽然气她不懂事,还是不由自主的追了过去,却在门口拐弯处和老管家撞了个满怀。

    “痕少爷,你跑这么快干什么?”老管家揉着被撞的胸口喘气。

    他这把老骨头不禁撞了,刚刚差点被小乖小姐撞倒,又被痕少爷撞了这一下,骨头都快碎了。

    “他是谁?”痕注意到管家身后一个背着药箱的人。

    因为小乖住在这里,江家守卫极严,很少有外人进到这里。

    “哦,”管家连忙解释,“这是我给鹦鹉找的兽医,四少爷的鹦鹉不知道得了什么病,从昨天开始就掉毛,还不吃东西,小乖小姐看见了,让我给它找个兽医回来……”

    痕的头嗡了一声,管家再说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手中仍捏着的小乖的头发,手脚顷刻间冰凉,耳旁来来回回响着的,都是小乖那句愤怒又伤心的话——痕哥哥,我恨你!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小乖房门前的,从门口可以听到从卧室里隐隐传出来的哭声,他又悔又疼,恨不得狠狠甩自己几个耳光。

    他拧了一下门,门从里面反锁了。

    他用力敲门,急切的唤:“小乖,开门!”

    屋里小声的哭泣变成压抑的抽泣,却没人给他来开门,他的心又急又疼,像被扔在油锅里煎炸,继续用力地敲门,“小乖,听话,给痕哥哥打开门好不好?”

    没有人应他,小乖隐忍的低泣声让他的心拧着劲儿的疼。

    他回身冲出去,找到管家,拿来备用钥匙打开门,小乖背对门躺着,缩成一团,肩膀一耸一耸的,哭的正伤心。

    他把门掩上,冲到床边,把小乖抱进怀里,一下又一下吻她脸上的泪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痕哥哥混蛋,是痕哥哥的错,是痕哥哥冤枉小乖了,小乖原谅痕哥哥好不好?”

    小乖低着头只是流泪,不点头也不摇头。

    他抱紧怀里的小乖, 身子竟有些微微颤抖了,“小乖,是痕哥哥错了,不然你把痕哥哥的头发全都拔光了好不好?”

    他说着,竟真的空了一只手去拔自己的头发,他用上了狠劲,一大把头发被他拽了下来,他这才知道,原来从头皮上硬生生拽下一撮头发,竟会那么疼。

    他更恨自己了,抓了更大一缕头发,用力往下扯,手腕却被嫩白的小手抓住,阻止了他粗暴的动作。

    小乖把他的手从头上扯下来,紧紧握住他的手,阻止他自残的动作,却还是低着头,啪嗒啪嗒流泪不看他。

    他心里疼的无以复加。

    他知道他的小乖心里有多委屈。

    他不但不信她,没听她解释,还动手惩罚了她。

    要知道,从小到大,小乖没有受过任何一点点委屈。

    别说她根本没有拔掉鹦鹉的毛,就算是她真的把鹦鹉身上的毛给拔光了,那个养鹦鹉的,她的四哥哥,恐怕也舍不得训斥她一个字。

    而他,不但冤枉了她,还惩罚了她。

    他真是混蛋又该死!

    “小乖,原谅痕哥哥好不好,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痕哥哥再也不会了,好不好?”他捧着她的小脸一个劲儿的讨饶。

    能让“煞”联盟冷血无情的苍狼首领如此低声下气的,这世上也只有小乖一个人了,即使江玉暖也没这份待遇。

    小乖不吭声,垂着眸子不肯看他。

    痕急了,一时冲动,竟猛的俯下了身子。

    等他在回过神来时,他的唇已经覆在小乖的唇上,他的头轰的一声,理智告诉他已经离开,情感上却舍不得。

    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尖锐的喊,离开离开,她才只有十三岁!

    可是事实上,他狠狠吻住了她!

    他搂着她纤细的腰身,身体里像被人点了一把火,瞬间就烧成了熊熊烈焰,一声又一声的唤:“小乖小乖小乖!”

    不知什么时候,他心里有个声音在疯狂的叫嚣,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剥掉她身上的那层阻碍,让她从头到脚,完完全全的变成他的。

    可是,脑海中最后一丝清明,却硬逼着他离开了让他疯狂让他眷恋的柔软身子。

    他喘着粗气站起身子,用力扯了一把头发,大步冲出去,“小乖,我就在门外,你什么时候原谅我,我什么时候再进来。”

    冲出房门,他额头抵着冰凉的墙壁,体内熊熊燃烧的烈火才稍稍退却了些。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狠狠擂了一下墙壁。

    还好!

    还好关键时刻,他还保持着一丝理智,没有真的把小乖怎样。

    不然……他还算是个人吗?

    小乖她还只有十三岁啊!

    屋子里,小乖没有再哭泣,可是也没有出来找他。

    他就一直在房门外站着。

    晚餐是女佣送上来的,原封不动的端进去,又原封不动的端出来,冲他摇了摇头。

    “给我吧。”他把餐盘接过,敲门进去,把餐盘放在床头桌上,然后把小乖从床上扶坐起来,“乖,吃点东西再和痕哥哥生气,不然气坏了身子 ,痕哥哥会心疼的。”

    他从小沉默寡言,很少和小乖说什么甜言蜜语,今天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小乖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他送到她唇边的汤匙,终于张开了嘴巴。

    她实在没什么胃口,只喝了一碗清粥,吃了几口菜,就又躺了回去,痕让女佣把饭菜收走,给她掩好房门,又沉默的站在了门外。

    他已经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如果小乖不肯原谅他,三天五天十天,他就这么站下去,直到她肯原谅他为止!

    哪知道,他刚刚站到凌晨,小乖的房门就打开了,探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外的他,眼圈红了,小脑袋又缩了回去,房门却没关。

    他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连忙走进房间,把门带上。

    小乖已经又在床上躺好了,背对着他躺着,细细的身子那么小,在床上缩成一团,看着就让人心疼。

    “小乖!”他把她抱在怀里,脸颊噌着她的侧脸低喃:“这是最后一次,你原谅痕哥哥好不好?以后痕哥哥再也不会凶你了,还有……这次你想怎么罚痕哥哥都行,只是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小乖没有说话,却侧过身子把脸颊埋进他怀里,抱住了他的腰。

    他暗暗松了口气,知道小乖这是原谅他了。

    他的小乖,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

    他温柔的抚她的发,想到下午像中了邪一样,居然揪掉了她一缕头发,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小乖,你看。”他松开她的身子,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放到她的眼前。

    “这是什么?”小乖接过去,仔细翻看。

    这是黄金铸造的两个字,是她的名字“小乖”。

    “送我的吗?”小乖来回翻开着,爱不释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