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是一个故事,”痕温柔的揽着她的身子,在她眉心轻吻了下,“传说‘煞’联盟的创始人叫煞,他有一个很爱很爱的女孩儿,可是后来,他犯了错,那个女孩儿离开了他,他心痛不已,追悔莫及,于是,他用黄金铸造了女孩儿名字,然后把黄金烧的滚烫,按在自己的心口,这样,离他心脏最近的位置就烙印上了女孩儿名字,煞的属下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找到了女孩儿,把这件事情说给女孩儿听,女孩儿最后原谅了煞,和他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把黄金烧烫了烙印?”小乖含泪眨着星星般明亮的眼眸,“那不是很痛吗?”

    “再怎样的痛,也抵不过失去心爱之人的痛苦啊!”痕在小乖的眉心轻吻了下,抚着她的发轻声说:“小乖,如果有一天,我犯了什么不可原谅的错,惹你生气了,气到你不想原谅我,如果我把你的名字烙印在我的胸口,你就原谅我,好不好?”

    “我不要,”小乖狠狠打了个哆嗦,揪紧他胸前的衣服,“痕哥哥如果惹小乖生气了,和小乖说声对不起,小乖就原谅痕哥哥,小乖不要用黄金烙痕哥哥的胸口,会痛,很痛很痛。”

    “小傻瓜,我是说假如啊!”痕又柔柔的亲她,“痕哥哥很笨的,假如有一天犯了不可原谅的错,小乖就给痕哥哥一次这样的机会,好不好,只有一次!”

    小乖为难的看着他,过了好久才说:“只是假如哦!痕哥哥不会犯那样的错,对不对?”

    “对,只是假如而已!”痕用力拥紧她,“痕哥哥只是害怕,想要小乖给痕哥哥一个保证而已,小乖可以答应痕哥哥吗?”

    经过这次的事情,他好怕好怕。

    所以,他太需要一个保证,如果以后他做错了事,小乖还能给他一个原谅他的机会。

    他不能失去小乖,绝对不能!

    “好,我答应痕哥哥。”小乖乖乖的点头,把脸颊埋在痕的怀里。

    “谢谢小乖!”痕用力在她发顶吻了下,将她抱的更紧了些。

    经过今天的事情,他更宠小乖了,而他也像他承诺的那样,做到了三年内就将煞联盟漂白。

    三年后,小乖十六岁生日这天,他将小乖带到了他的办公室——倾城财团的总裁办公室。

    他的财团之所以取名倾城,是因为取小乖名字的谐音。

    小乖只是乳名,她的学名是江清澄,江逸帆和萧幻幻为唯一的女儿取名字的时候,取了陆青丝和叶橙名字中的一个字的谐音,组合为“清澄”,但是江家的人都习惯用江玉暖给她取的名字“小乖”。

    而他的公司就叫“倾城”,属于青橙的“倾城”!

    小乖在他宽大的办公室内转来转去,满脸好奇。

    她以为他的痕哥哥就是普普通通的只属于她的一个平凡少年,说什么也没想到他竟是坐拥亿万资产的公司总裁,甚至他的公司在全亚洲都是屈指可数的。

    她正转的起劲,办公室的门开,一个金发男人不请自入,一进门就盯着她看,瞅了她一会儿,英俊的帅脸皱成了一团,望着痕难以置信的说道:“老大,不是吧?你就给我们找这么个小嫂子?成年了吗?”

    痕将小乖勾进怀中,冷眼看他,“成年不成年,都是你嫂子,叫人!”

    金发男人抓了抓头发,“不是吧老大?我今年二十五了啊,她多大?”

    “我十六岁。”小乖老老实实的说。

    “噗……”金发男人喷了,“十六啊!老大,你这是祸害祖国幼苗啊!你太缺德了!”

    “不会啊,痕哥哥很疼我,不会害我。”小乖抓着痕胸前的衣服,看向痕的眼眸里都是信任和爱意。

    “哇!好可爱好乖巧的小丫头啊!”金发男人看着小乖,简直要流口水了,伸出狼爪就要去捏小乖粉嫩的脸颊。

    “啪”的一声,他的狼爪在半空就被痕打落,痕薄唇抿了抿,冷幽的眼眸又清冷了几分,“西蒙,叫人。”

    西蒙撇了撇嘴,很不甘心的深深弯下腰去,“嫂子好!”

    小乖抓紧痕的衣服,羞涩的垂眸,不敢看他。

    “见到人了,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是不是?”痕环着小乖的肩,安抚的拍她。

    “是!”还能怎么做?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是他家老大的心上人最大呗。

    “知道了,你就可以下去了。”痕面无表情的下了逐客令。

    西蒙耸耸肩膀,朝小乖摆摆手,“小嫂子再见,下次再来我给你准备见面礼!”

    西蒙出去了,小乖埋头在痕的怀里,很久都不肯出来。

    虽然从五岁开始,痕就一直在她身边,他们两个几乎形影不离,可是这还是痕第一次明确的表示他会娶她。

    她觉得一颗心仿佛飘在半空,又紧张又害怕,说不出来的感觉。

    痕挑起她的下巴,温柔望她,“小乖,长大以后嫁给我好不好?”

    小乖抱着他的腰,羞涩的点了点头,连脖颈都红了。

    “小乖小乖!”他用力抱紧她,喃喃叫着她的名字,脸颊在她的娇嫩的小脸上用力摩挲,“小乖小乖!告诉我,为什么是我的呢?”

    他一直都不敢相信,他居然这么好运,可以得到江家小公主的青睐。

    江家,无论财力和权利都站在世界巅峰的江家,他们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不知道有多少名门贵族眼巴巴的盯着,只盼能娶到这个江家、乃至HK集团都最宠爱的小公主。

    可是,她竟然选择了他!

    虽然他从来都不是因为她的身份地位而爱她,他爱她只是因为她是他的小乖,可是,不可否认的,小乖的身份曾经很多次让他望而却步。

    如果不是他恰巧被上一代“煞”联盟的首领看中,成为他的继承人之一,和他其他的继承人一起参与竞争,又胜出了,成了新一代的“苍狼”,他真的没勇气向小乖表达他的爱意。

    小乖啊,上流社会最受人瞩目的小公主,即使做梦他也不敢奢望,有一天她会成为他的妻。

    可是,现实比梦想更疯狂。

    小乖就是选择了他,爱他、疼他、关心他,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小乖对他更好的人了。

    他爱小乖,好爱好爱,用他的整个生命、整个灵魂在爱!

    他的世界里只有一个小乖,再也装不下其他人了!

    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是他呢?

    她那么美好、那么优秀,她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她为什么会选择他呢?

    她并不知道他是名满天下的“苍狼”,而他的脸上更是有一条狰狞可怖的伤疤。

    以前站在小乖身边的他,既没有钱,也没有貌,小乖为什么会选择他呢?

    小乖仰头看着他,摸着他脸上的伤疤思考着,缓缓的说:“因为我喜欢痕哥哥身上的味道!”

    “味道?”痕不明白的重复了一遍。

    “是啊,”小乖点了点头,唇边绽放一抹甜甜的笑,“痕哥哥,你还记得我五岁那年,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吗?那个坏女人想用茶水泼我,你把我抱进怀里,用身子帮我挡住,那时我就嗅到了你身上的味道,像橙子也像竹子,我最喜欢的味道!嗅到那种味道,我会觉得开心,觉得安全,所以我才向冰蓝姐姐要了你,我想让你在我身边,永远抱着我,一辈子都抱着我,永远也不分开!”

    “小乖!”痕喃喃叫着,轻吻她的发丝,将她抱的更紧了些,“我就这样抱着你,抱一辈子,永远也不分开,好不好?”

    “好!”小乖甜甜应着,在他颊上用力亲了一下,一张娇美无伦的小脸就这么红了,像染了一层胭脂般美艳娇俏。

    痕看得根本就移不开目光,捧着她的小脸,痴痴的叹:“小乖,我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你长大啊!”

    他从她五岁等到她十六岁,已经等了十一年,等了好久了啊,他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捧着她的小脸,唇不受控制的覆到了她的唇上。

    她就像绝美诱人的罂粟,每品尝一次她的滋味,就会多想她一分。   小乖被他吻的气喘吁吁,他好容易才停下来,拍她的后背,“对不起对不起……”

    小乖揪着他胸口的衣服摇头,“没有,我……”

    她羞涩的咬了咬唇。

    她很好!

    很好!

    她觉得她整个人都像在云上飘,她可以从他有力的怀抱,从他火热的吻中,感觉到他到底有多爱她!

    “痕哥哥,”小乖喘息着,昂着粉扑扑的小脸问:“这辈子,你只爱我一个对不对?”

    她需要他多有钱,不需要他有多么崇高的地位,她只要他只有一个她就好!

    “是!”痕轻轻摩挲着她的小脸,声音低沉有如宣誓,“痕哥哥向你保证,痕哥哥这辈子只爱小乖一个,只疼小乖一个!”

    其实小乖根本不用担心啊!

    那么美好的她,哪个男人娶到她,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有了她,其他的女人在他眼中只是朽木一眼,多看一眼都嫌麻烦,他又怎么会爱上别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