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34不会更痛了
    想起那段沉痛到让他呼吸都痛的往事,安之翼揪着痕的衣领,血红着眼睛咆哮“都是你!都是你!这些都是你害的!如果妈妈不是生了你这么个扫把星,妈妈还好好的做着安家养尊处优的夫人,不会就那么冤死了!”

    “够了!”安之洛扯掉他的手,阻止他的疯狂,“翼,你疯了?给我闭嘴,出去!”

    安之翼不服的抿紧双唇,血红着眼睛死死瞪着痕。

    安之洛狠狠一巴掌掴在他的头上,“还看什么,给我出去!”

    “哥!”安之翼仍是不服,侧眸瞪他。

    “翼,你怎么可以说这种疯话?”安之洛气的双手微微颤抖着,“他是我们的弟弟啊!你怎么可以骂他扫把星?我们从小到大,过的都是锦衣玉食的日子,他吃的什么,穿的什么,爷爷是怎么对他的,你看不见吗?”

    安之翼被安之洛骂的头微微垂下去,只有胸膛还剧烈起伏着。

    他也知道他的弟弟可怜,可是他觉得他母亲更可怜!

    他妈妈那么温柔、那么疼他们,她用了整个生命来疼爱他们,保护他们,到了最后却落个坠楼惨死的下场。

    而他的弟弟,明明有能力给他们的妈妈报仇,他却不肯,他生气、他愤怒、他狂躁,他恨不得毁了整个世界给他们的母亲陪葬!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你给我出去冷静一下!”安之洛猛然拔高了声音。

    安之翼再怎么阴冷邪佞,对这个唯一的哥哥还是服的,虽然还心有不甘,却也拔腿向外面走去。

    等他出去关好门,安之洛才温和的看着痕缓缓的说:“痕,我们可以不给母亲报仇,但是我们不希望我们唯一的弟弟和我们的仇人有什么牵扯,所以,放弃江清澄好吗?除了她,只要是和艾冰蓝无关的人,你可以娶任何人!”

    “对不起,洛少,我办不到,”痕漠然看着他,“我可以放弃我的生命,甚至放弃我的尊严,可我绝对不会放弃小乖。”

    安之洛有些无奈的看他,“痕,我不是说过,叫我大哥,不要叫我洛少。”

    痕微微讥诮的挑唇,“大哥,我这是为了你好,不是说我克父克母克亲吗?你们还是和我保持距离的好。”

    安之洛呼吸一窒,还想再劝什么,楼梯上响起百灵鸟般清脆动听的声音:“痕哥哥,你好了吗?大哥打电话来,催我们回家呢!”

    “好了!”痕立刻回头,脸上冷峻的神色瞬间变的柔和。

    他又回过头,低低说了句:“洛少!记住,我不会放过任何敢伤害江家、伤害小乖的人,包括你们!”

    说完之后,安之洛眼前一闪,等他再看清楚时,痕已经将小乖揽在怀中,千般珍视、万般怜爱。

    安之洛微微叹息了声。

    但愿,他真的能幸福吧!

    可是,会吗?

    没有痕的帮助,安之洛和安之翼不敢轻举妄动,而当今世上敢动江家的人少之又少,小乖平安又快乐的度过了她十七岁的生日。

    小乖十七岁生日时,痕陪了她一整晚。

    想想就激动,过了这个生日,小乖就朝十八岁迈进了,而他,再坚持三百六十五天,就可以迎娶他的小新娘了。

    只是想一想,梦中都是幸福的笑醒。

    他从没想过,童年命运那么不堪的自己,会有如此幸福的一天。

    小乖,是命运给他的厚赐,他会好好珍惜,比对自己的生命还要珍惜。

    两个人庆祝了一整晚,天快亮了,才和衣躺到床上休息,时候不大,痕的电话铃声就刺耳的响起,小乖不安的动了动身子,痕急忙按断电话,又轻轻拍了她一会儿,她这才又沉沉的睡过去。

    痕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电话是安之洛打来的。

    有心不理,但那毕竟是他的亲哥哥,抿了抿唇,他还是给小乖又掖了掖被子,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他把电话拨回去,电话刚一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安之洛低沉而悲痛的声音,“痕,赶紧回家,爸爸昨晚车祸……去世了……”

    痕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手机却还是无力的从耳边滑落,安之洛再说了些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

    他的父亲……安启明……死了!

    在他的记忆了,安启明丝毫也没有半点身为人父的样子,自从算命人说他克父克母的命格,他就对他厌恶至极,连看他一眼都不愿意,生怕被他克死。

    母亲的死,似乎更印证了算命人的预言,骆启铭对他厌恶更甚,动不动就拳打脚踢。

    他对骆启铭的死实在提不起一点的悲伤,可是那到底是他的父亲,他死了,他没有不露面的道理。

    换了一身冷肃的黑衣,他回了安家,刚赶到别墅门口,就可以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嚎啕大哭声,有守门的保镖看到他,通禀进去,白发苍苍的老管家老泪纵横的小跑着出来,见了他就破口大骂:“你这个扫把星还回来干什么?还嫌害的不够惨吗?少夫人死了,少爷也死了,现在连老爷也被你克死了,你这个扫把星,赶快给我滚!来人,给我把他赶出去!”

    “住手!”那些保镖刚要动,被阔步走出来的安之洛喝止,“退下去!”

    “大少爷!”老管家涕泪直流,猛的跪倒在安之洛的脚下,“大少爷,你们可都是我看着长大的,现在少夫人和少爷都被他克死了,连老爷都被他给克死了,我不能再看着他把你们给克死,就算您要了我这条老命,我也得把他赶出去!”

    他砰砰砰给安之洛磕了三个响头,爬起来继续指挥那些保镖,“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

    那些保镖迟疑了一下,蜂拥了上来,却被痕的手下拦住。

    痕带的手下不多,只有四个人,可是这四个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身上浑然外放的气势,让安家的保镖望而却步。

    “安四海死了?”痕看着安之洛冷声问。

    安之洛眼中闪过一抹沉痛,低声回答:“是,爷爷听到爸爸车祸的噩耗,情绪激动引发脑溢血,抢救无效,刚刚去世了。”

    “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害的!”老管家声嘶力竭的吼:“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克死了老爷,你还不赶快滚!”

    “住口,福伯!”安之洛目光一冷吩咐一边的手下,“扶福伯进屋去。”

    “大少爷,您这是要干什么?您不能啊!可千万不能让他进来啊,他会克死你和二少爷的啊!”福伯捶胸顿足,嚎啕大哭。

    “住口,”安之洛冷眼瞪他,温雅的脸上有了怒色,“福伯,他是我弟弟!”

    “谁是你弟弟?”安启晨大步走出来板着脸怒喝:“安家没有这样的扫把星,赶紧让他滚!”

    “二叔,你……”安之洛眉心跳了一下,太阳穴一鼓一鼓的疼。

    他可以命令福伯,但是安启晨是他的二叔,是他的长辈,他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命令他。

    安启晨看着痕,狭长的眼中迸出恶毒的神色,“痕,你记住,你和安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克死了你的父亲母亲爷爷,现在还要来克我和你的哥哥们吗?”

    痕带的四名手下,听他们口口声声侮辱他们的主子,再也按捺不住,想要出手教训他们,被痕叫住。

    痕一脸漠然的看着安之洛,“洛少,从今以后,我和安家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痕!”他转身要走,被安之洛急切的抓住手腕。

    “洛,你还不放开他,你想被他害死吗?”安启晨看着痕阴毒的笑,“痕,我听说你在和江家的小小姐热恋?痕!听我的劝,不要再招惹江家的那个女孩儿了,你不记得那个相士的预言了吧?克父克母克亲……还有……克妻……克子!”

    痕的身体猛然一震,安启晨满意的笑了,“痕,你要是不想害那个女孩儿横死,就离她越远越好,你想害她步你父母的后尘吗?你是想让她跳楼死?还是车祸死?就算她命大,能给你生下孩子,你克子的命格,能让你的孩子平安长大吗?你想过如果你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克死,你心里是什么滋味吗,我这可都是为你好……”

    安启晨还说了些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

    脑海中来来回回响着的,只有四个字,克妻……克子!

    他从不信命,他相信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可是,这一刻,他却怕了。

    小乖对他太重要,他怕,怕万一那是真的呢?

    他的亲人果然都没什么好下场,母亲被推下楼活活摔死,父亲被车撞的血肉模糊,连尸体都拼不全了。

    难道,他真的是天煞孤星的命格,注定要孤独终老吗?

    可是,他的小乖。

    他的小乖……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车,挥手让手下先回去,自己一个人茫然的在路上走,从天亮走到天黑,又从天黑走到天亮,似乎永远都不厌倦。

    毫无知觉的,他走到了倾城大厦的楼下,木然上楼,西蒙迎面走来,看到他之后大惊失色,“老大,你被人打劫了?怎么狼狈成这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