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35好喜欢江玉暖啊,怎么办
    说完之后又搔搔头,咂舌,“不可能啊!要打劫也是你打劫别人,这世上还有谁能打劫的了你!”

    “西蒙。”痕木然开口。

    “是,老大!”西蒙立正站好。

    “去给我找个女人来。”痕机械的吐字。

    “嘎?”西蒙有些傻眼,“老大,你脑袋坏掉了,你不是有小嫂子了吗?”

    虽然像他们这样的成功男士,身边妻妾成群很正常,可是看他宠那女孩儿的样子,他还以为他家老大这辈子只会有那个女孩儿一个女人呢!

    “去找个女人来,身材好的。”痕漠然看着前方,薄唇抿的死紧,苍白中透着隐隐的惨青色。

    “知道了。”西蒙耸耸肩,领命去了。

    他家老大惜字如金,他们之间的沟通一向有问题,老大说怎样就怎样好了,谁让人家是老大呢?

    找女人是西蒙的强项,他很快给痕找了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来,女人一头金黄色的波浪形长发,圆润的丰满,纤细的腰肢,细长的双腿,最重要的是,这女人家境还不错,刚刚留学回来,而且还是处的。

    原本他是想留着自己享用的,既然老大急需,他就忍痛割爱吐血大奉送了。

    傍晚,夜幕降临,江家别墅外守卫的保镖看到痕竟拥着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人回来,全都看呆了。

    确切的说,是痕身姿笔挺冷漠如冰雕一样,而那个女人身材妖娆,蛇一般缠在痕的身上。

    可是这也太诡异了啊!

    要知道痕一直绝情冷酷,他的身边除了小乖以外,从来都没有过其他的女人。

    这是怎么回事?

    大批的保镖张大嘴巴,呆愣的看着痕和那个金发女人从他们身边走过。

    那个女人生的很美,千娇百媚,眼波横生,标准的尤物,是个男人看了之后就会兽血沸腾。

    可是,痕少爷脑袋坏掉了吗?

    居然领这么个女人回来,如果让小小姐看到,她会怎么想?

    痕领着那个女人走进客厅,刚好小乖蹦蹦跳跳的从楼梯上下来,看见痕的身影立刻甜甜的叫:“痕哥哥!我……”

    话说了一半,她注意到痕身边的女人,立刻愣住,站在楼梯上眨了下眼眸,不解的问:“痕哥哥,她是谁?”

    她像信任自己一样信任着痕,所以她没有多想。

    她丝毫也没想,她那么信任的痕这次回来,是要伤害她、离开她的!

    痕淡漠的看着她,缓缓伸出手,抚了女人金黄的发丝一下,“她是我的女人。”

    “什么?”小乖登时愣住。

    “你没听错,她是我的女人。”痕扯了扯女人的头发,忍着心中的恶心,侧头看似在女人的唇上亲了一下,实际上他根本就没碰到女人的唇,而从小乖的角度看,他就是吻了那个女人。

    小乖直直盯着他,根本回不过神来。

    痕回眸看她,冷淡的说:“小乖,我很喜欢你,但是你太小了,满足不了我基本的生理需求,所以我需要找其他女人为我解决,你放心,我最爱的还是你,这些女人睡过一次我就会赶她们走,不会影响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小乖神色古怪的看着他,仿佛他是一个长着痕的样子的陌生人。

    这还是她的痕哥哥吗?

    他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恶心的话!

    “小乖,”痕继续一脸漠然的说:“你要听话,对我的事情要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能做一个好妻子。”

    小乖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听明白了痕在说什么、在做什么!

    她气的脸颊通红,纤细的身子微微颤抖着,“痕哥哥,我不傻,我知道,你忽然变成这样,一定是有原因、有苦衷的!可是,你给我听着,有些错,犯不得!有些事,你想好了再做,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没关系,你以后如果后悔了再回来找我,我未必会原谅你!”

    她虽然心痛如刀割,可是她仍脊背挺直,维持着自己身为江家小公主的尊严。

    她是江逸帆的女儿!

    她是江玉暖的妹妹!

    无论遇到任何事,她都不会给她的父兄丢脸,即使站在她对面的那个人是痕!

    “小乖,别任性,我说过了,这些只是给我解决生理需要的女人,她们不会影响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痕的面容冷肃,如死寂的幽潭古井。

    他聪明绝顶,太明白怎么能把小乖从他身边逼走。

    他是天煞孤星,他克父克母克妻克子。

    他这辈子不可能得到幸福。

    可是,小乖可以。

    离开他,小乖可以找到比他更优秀的人,可以和那个人长相厮守幸福一辈子。

    看到他的小乖痛苦,他的心撕裂一般痛,可是他别无选择。

    他克妻,所以他不能让小乖成为他的妻。

    如果他明明白白的告诉小乖,他是因为克妻的预言,才离开她,她一定不会放他走,所以,他才带了一个女人回家,演一场无情孟浪的戏。

    对不起,小乖,你爱错了人。

    能给你幸福的人,从来都不会是我啊!

    “痕,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小乖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脊背也挺的更加笔直,“我和那些女人,你只能选择一个,你选我,还是选择那些女人?”

    “小乖 ,一定要选吗?”痕的心剧烈抖了一下,用尽全力才能继续保持着一脸冷漠。

    他知道,骄傲如小乖怎能受这种侮辱?

    他马上就会被小乖赶出家门。

    给了他那么多温暖、给了他那么多爱的小乖,他马上就要离开了。

    好痛!

    真的好痛。

    五脏六腑都像被架在烈焰上烧灼一样痛。

    可是,他没有办法啊……

    对不起,小乖……

    小乖攥了攥拳,轻忽一笑,“其实,你已经有选择了,不是吗?”

    那笑容中,有着太多的心伤和失望。

    她清楚的知道,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必定是有他的苦衷,可是,他仍让她失望了。

    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和她说清楚的呢?

    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江家,是她爸爸和哥哥搞不定的呢?

    她是他认定的爱人,她把她的一切,生命甚至灵魂,全部交给了他,他有了苦处有了困难,却不肯和她坦诚。

    所以,他让她失望了!

    甚至,他还吻了其他的女人!

    她有严重的洁癖,别人碰了的,她绝不再要,包括她那么爱着的痕!

    “小乖,等你长大太辛苦了,我需要宣泄。”痕依旧一脸漠然,只有他自己知道,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尖锐的刺刀,将他刺的遍体鳞伤鲜血淋漓。

    如果可以让小乖幸福,他就是等一辈子也没关系啊,只可惜,上天没有给他那个资格与权力。

    只有离开他,小乖才会幸福,这是他唯一能替小乖做的,虽然他很痛,可是只要小乖幸福了,他再痛一些都没关系。

    他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

    “嗯,我懂了。”小乖轻轻点了点头,明净如琉璃的眼眸清冷的落在痕身后的保镖脸上,“我不喜欢陌生人闯入我的地方,你们都忘了吗?”

    充满威压的话让保镖们身后冒了一身的冷汗,他们连忙冲过去将那个女人反扭了双臂,推推搡搡的往外走。

    痕脸色一沉,“住手,她是我的女人,谁敢动?”

    小乖讥诮的扬扬樱花一般柔美的唇,“痕哥哥,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如你所愿……”

    她转过身子,绝望的闭上眼,“你和她一起走,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

    “哗啦”一声,痕清晰的听到胸膛里心脏碎裂的声音。

    他的小乖……

    终于不要他了……

    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为什么还是这么痛呢?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江家别墅,离开了自己生命中唯一的爱、唯一的温暖。

    那个女人是被保镖们扔出来的,爬起来来不及拍身上的土就冲过去,从身后抱住痕的腰,娇嗲的叫:“痕少……”

    虽然她知道,让痕爱上她的可能性很小,可是痕那么有钱,稍微分给她一点点,她下半辈子就吃喝不愁了。

    像她这样身世的女孩儿,可以傍上这种站在金字塔顶尖的人物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所以明知不可能,她还是不想放弃那一丁点的希望。

    “滚!”痕冷冷吐出一个字,阴寒如同从地狱传来。

    那个女人吓的一个哆嗦,骇的跌跌撞撞的跑了。

    太可怕了!

    那一瞬间,他就像一个嗜血的魔,待在他身边随时都有粉身碎骨的可能。

    虽然钱很好,但是命更重要,没了命什么都没了,所以她一个字也不敢聒噪,屁滚尿流的逃开了。

    痕抬头望天,绝望的闭上双眼。

    没了……

    没有了小乖,他的生命里只剩下一片冗长的空白,什么都没了……

    他不知道怎样走回的倾城大厦,坐在办公桌后,谁进来找他,他只有一个字:“滚!”

    他一个人,不吃不喝不睡,在椅子上坐了三天三夜。

    有时,他真希望他能像他爷爷一样,心脏病发作,骤然死了,不用再受这凌迟一般的苦……

    只是三天而已,他已经憔悴的不成人形。

    门又想了,他看都没看抄起桌上的镇纸奋力砸过去,“滚!”

    “痕,你越来越不像话了。”清润温雅的声线响起,声音不大,但有着说不出的威严与尊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