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36她会原谅他吗
    痕猛的抬眸,条件反射一般从椅子上起身肃立。

    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如此紧张恭敬的,只有一个人——江玉暖。

    “少主。”痕垂下眸光,不敢与江玉暖对视。

    “痕!”江玉暖慵懒闲适的站着,却有不容忽视的威压无形的从他的目光中罩下来,让痕的浑身肌肉紧绷。

    “是,少主!”他垂下头,攥紧了双拳。

    他对江玉暖如此恭敬不是因为他怕他,而是因为他是小乖的大哥,是这世上最值得他尊敬的人。

    “你要知道,这世上没有人可以让我的小乖伤心……包括你!”江玉暖的目光宁和雍容又深邃无限,光芒慑人。

    “是,少主,痕知道,痕愿意接受一切惩罚。”不会有什么惩罚比失去小乖更痛,他不在乎,真的不在乎。

    “惩罚?是啊,当然要给你惩罚!”江玉暖微一挑眉,轻拍了双手一下,门再一次打开,两个保镖推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儿进来。

    老头身材不高,留着一缕山羊胡,穿着复古的中山装,浑身抖的像风中的落叶一样。

    “痕,知道他是谁吗?”江云暖光彩博大的目光罩在他身上,深不见底。

    “不知道。”痕确定从未见过他。

    “他就是那个算出你是天煞孤星命格,预言你克父克母克妻克子的那个铁口神断!”

    痕身子一震,四肢发凉,整个身子都冷的像冻在了冰窟里。

    他知道了。

    他什么都知道了!

    还找来了那个给他算命的人!

    可是他已经离开了啊!

    不会再带给小乖什么威胁了,还不行吗?

    他闭上眼,听到自己绝望的声音,“少主,我不会给小乖带来任何危险,我会走的远远的,如果您还不放心,我可以死,马上死!”

    “呵!”江玉暖嗤笑了声,“真是伟大啊!可是……也太蠢!”

    “痕!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一个江湖术士,不会觉得自己太蠢吗?”他的声线很轻悠,可是每个字都有说不出的威压重重敲在痕的心上。

    “少主,你不懂……”痕死死的握拳,抵抗着心上一阵又一阵强烈的刺痛,“小乖对我太重要,我不能冒一丝一毫的危险……我的爷爷死了,爸爸死了,妈妈死了,如果下一个是小乖……我会疯……”

    “蠢!”江玉暖慵懒吐了一个字,看那个抖成筛糠一般的老头儿,“神算子,你告诉这个蠢货,当年你为什么说他是天煞孤星的命格,为什么说他克父克母可亲!”

    “是……是因为……安家老爷子安四海当初有话,他的家产要给他的孙子们平分,当时,痕少的父亲安启明已经生了两个儿子,可是他叔叔安启晨只有一个儿子,后来,痕少的母亲又有了他,这样安启明就能分三份家产,而安启晨只能分一份,安启晨怀恨在心,找到我,说安家的老爷子迷信,让我说痕少是天煞孤星的命格,这样安老爷子就不会分家产给痕少……”“神算子”吓得面如死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给痕磕头,“痕少饶了我吧!这都是你叔叔安启晨让我说的,即使当初我不说,他也会找其他的人说,他就是不想让你分安家的家产,毁了你的人是他不是我,我求求你,饶了我吧,饶了我!”

    神算子惊恐过度,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痕却依然听懂了。

    他原本苍白的脸色变的更加惨白,双腿一软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

    竟是这样!

    事情的真相竟是这样的!

    他根本不是什么天煞孤星,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安启晨为了多分一份家产,故意陷害他!

    可笑的是,他居然因为一个骗子的预言,伤害了比他生命还重要的小乖!

    他们该死!

    都该死!

    他的眼中猛然射出嗜血的光芒,死死盯着地上的“神算子”。

    而地上的“神算子”已经吓的瘫成烂泥一般了。

    早知道当时那个刚出世的婴儿,会会长成今天“煞”联盟的首领苍狼,就算是给他再多的钱,他也不敢干那种蠢事啊!

    江玉暖见痕的情绪几欲失控,不想让他的手上染上血腥,使了个眼色,他的手下立刻将“神算子”带了出去。

    “痕!”江玉暖看着他,目光清淡,“这个江湖术士还有你叔叔安启晨欠你的,我会替你解决,你要做的,是去安慰我的小乖!”

    痕猛的抬眸,触电一般站起来,激动的身子轻微颤抖着,“是,少主!”

    他刚刚身上似乎结了冰,现在又因为江玉暖一句话,仿佛着了火。

    是啊!

    还有什么事情比安慰他的小乖重要?

    他不是天煞孤星!

    他不会克死他的小乖!

    他可以和他的小乖白头到老,儿孙满堂!

    这个认知让他浑身颤抖,激动的整个脑袋都是眩晕的。

    “别高兴的太早,我的小乖我知道,想让她轻易就原谅你……” 江玉暖冷淡的扫了他一眼,“哼,没那么容易!”

    “我知道,可我不怕!我这就去找小乖!”他连衣服都没换,胡子也没刮,就那么一身邋遢的冲出去。

    他不怕!

    他有足够的耐心和诚心让小乖原谅他,只要小乖肯原谅他,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

    江家别墅。

    小乖安静的坐在窗前,清秀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她清瘦了很多,但是不哭不闹,只是安静的让人心疼。

    江玉暖之所以会费尽心力的去破安启晨的局,去抓那个“神算子”都是为了让他心疼的小乖。

    他宁可小乖大哭大闹一顿,搂着他的脖子撒娇让他去痛打痕一顿替她出气。

    可她不!

    她就一个人安静的待在屋子里,按时吃饭也按时睡觉,除了一言不发,脸色惨白的让人心疼的像针扎一样,没有其他任何的异样。

    他清楚自己的妹妹,她看起来温柔如水,实际上坚强如钢,痕伤害了她,要想得到她的原谅没那么容易。

    不过,他能做的,也仅此而已。

    至于小乖是否原谅痕,对他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会一直一直守护自己心爱的妹妹,一定会让她幸福,这样就好!

    痕冲进江家别墅,江家的保镖佣人看他的眼神异样又愤怒。

    他们不相信他们的痕少爷居然会做出伤害小小姐的事情来,可是那天痕带了个女人回来,是他们亲眼看见的。

    原本他们以为就算全世界的男人会背叛自己心爱的女人,痕也会是坚持到最后的那个,痕让他们太失望了。

    保镖原本想把他拦下,被他用冷厉的目光一扫,又无声的退了下去。

    倒不是他们怕了他……呃……应该说,若不是少主有令,他回来见小小姐的时候不许阻拦,就算他们很怕他,拼着一死也要拦住他,不会再让他去伤害他们的小小姐。

    痕冲进小乖的卧室,看见小乖安静的趴在窗台上,原本纤细的身子又瘦弱了很多,他的鼻尖一酸,视线瞬间模糊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原本他也以为他是没有眼泪的冷血动物,即使当年母亲坠楼身亡的时候,他都没有掉一颗眼泪,而现在仅仅是看到了清瘦了的小乖,他就忍不住想哭了。

    命运实在厚待他,居然让他有了再一次拥有小乖的机会,他真的太感激。

    “小乖!”他轻轻叫了一声,声音颤抖。

    小乖的身子轻微抖了一下,缓缓回过身子看他。

    “小乖!”他又叫了一声,控制不住的想要扑过去抱住她,想把她箍在怀中狠狠的吻她,狠狠的疼她,这辈子再也不再放开她。

    “站住!”小乖喝住他,目光清冷如霜。

    痕已经展开的双臂僵在半空,声音颤抖的叫:“小乖,我是痕哥哥……”

    “我知道,”小乖用冷冷的目光凝视了他一会儿,将目光挪开,“你是已经脏了的痕哥哥,所以,以后请不要再碰我,那样会让我觉得恶心!”

    “不!我没有!”痕急切的辩解:“小乖,那都是假的,我骗你的!我跟本就没有吻那个女人,那都是在演戏!痕哥哥还是干净的,从身体到心灵都是干净的!痕哥哥从始至终爱的只有你,只有你一个!”

    “我知道!我知道你爱我,可是我还知道,我还小,没有办法满足你的生理需要,所以你需要一大票暖床的女人,”小乖讥讽的笑,“很抱歉,我不会和其他女人享用一个丈夫,你还是走吧,我多看你一眼都会觉得恶心!”

    “不是,不是这样的!”痕用力摇头,“小乖,你听我解释,那都是假的,是因为痕哥哥太爱你,痕哥哥想保护你!”

    痕急切的把安启晨的阴谋对小乖全盘托出,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有勇气握住了小乖的双肩,盯住小乖的眼眸,“小乖!你是痕哥哥最爱的,比痕哥哥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痕哥哥宁愿死也不愿离开你,可是那时痕哥哥以为自己是天煞孤星的命格,不想连累痕哥哥最爱的小乖,所以才会做出那么糊涂的决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