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40番外·玉暖人香2
    飞机降落时,小女生再次吓的脸色发白,不受控制的钻进江玉暖的怀里,又是一阵杂乱无章的碎碎念。

    江玉暖再次被她逗笑,觉得这小女生真的很好玩儿、很有趣。

    飞机平稳降落后,小女生红着脸低着头绞着手指又是一通道歉,然后一副羞愧到无地自容的样子,夺路而逃。

    江玉暖独自一人悠然的走出机场。

    他的导师说好了会派人来接机,他等在机场外,漫不经心看着四周的景色。

    他正等的无聊,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原本他只是不经意的扫了一眼,结果发现事件的女主角居然是飞机上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儿。

    他的注意力情不自禁的被吸引,静静看着。

    一个长的五大三粗的黑脸男人正拦着那个女孩儿怒吼,女孩儿吓的脸色苍白,手里拎着大大的行李箱,低着头,一语不发。

    江玉暖听了一会儿,大致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五大三粗的黑脸男人指责女孩儿的行李箱刮在他的汽车上,给他的汽车车身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划痕。

    女孩儿被他骂的狠了,抬起头泪眼汪汪的辩解了句:“不是我弄的,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黑脸男人的怒吼声打断:“你还狡辩?我亲眼看到你的行李箱把我的汽车刮花,一看你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有钱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吗?给我修车!赔钱!赔钱!”

    黑脸男人一边怒吼,一边将车顶拍的啪啪直响,女孩儿吓的低着头,不断瑟缩着往后退。

    越来越多的人被这边的争执吸引过来,围成一个半圆窃窃私语,女孩儿大概从来没见过这种阵势,吓的纤细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让江玉暖心中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

    女孩儿虽然打扮的并不艳丽,但气质优雅,衣着高贵,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女儿,颈间的钻石项链和腕上的手链也都价值不菲,车主看着女孩儿身上的首饰,眼中射出贪婪的目光,更加用力的拍打车顶:“你以为你装可怜不说话就完了吗?我这可是新车,马上给我赔钱!赔钱!”

    女孩儿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百口莫辩,看着那么多人冲她指指点点,她安静惯了,受不了这种备受瞩目的感觉,伸手掏了一个粉色的钱夹出来,黑脸男人一把将钱夹抢了过去,打开翻看了下,里面只有寥寥几张百元大钞,男人将钱夹里的钱都抢走,把钱夹恶狠狠的塞还进女孩儿手里,“这点钱怎么够?我这可是新车,修车起码要花两万,你这才几百块钱?”

    女孩儿无奈的低头,“我只带了这些钱出来……”

    “你骗谁呢?”黑脸男人吼了一声,不怀好意转了转眼珠,“不赔钱也行,我看你的项链和手链还值几个钱,把你的项链和手链摘给我抵了吧。”

    “不行!”女孩儿紧张的捂住自己的项链,“这是哥哥送我的生日礼物,不可以送人的……”

    “谁说你是送我的?你是赔给我的!没钱当然要拿东西抵,你给我拿来吧……”男人恶狠狠的去拽女孩儿脖子上的项链,他的手刚伸到半空中,还没碰到女孩儿一根头发,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手腕。

    “哎呦!”黑脸男人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侧眼看去,他身边站着一个年轻的黑衣男子,男子黑发凌乱,戴着宽大的墨镜遮去他半个脸庞,却依然遮不住他英俊的面容和寒风般凛冽的气质。

    在他看到男子的那一瞬,他似乎瞬间被泡进冰水里,浑身沁着透骨的凉意,而那个男子的手正像铁箍一样,死死抓着他的手腕。

    “你……你干嘛?”他色厉内荏的瞪眼吼了一声。

    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动不动,几秒钟后,寒冰般冷冽的男子忽然冲着他对面的方向,恭敬的行礼:“少爷!”

    他愕然抬头看,一个白衣少年优雅走来,温润如玉的气质,完美如神袛的容貌,出尘优雅,高华矜贵。

    他情不自禁看直了眼睛……天!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

    不但长的绝美如神,身上的气质更如神仙一样让人情不自禁的仰望,自惭形秽,在他面前不自觉的就想低头膜拜。

    江玉暖看着黑脸男人痴痴傻傻的样子轻轻笑笑,围观的人群顿时发出一声响亮的吸气声……天啊,这是人吗?是神仙吧?

    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漂亮又仙气十足的人?

    江玉暖冲黑衣男子使了个眼色,黑衣男子松开抓着男人手腕的手,低头行礼,恭谨的退开。

    “你说她的行李箱刮了你的汽车?”江玉暖兴味盎然的扫了旁边战战兢兢的女孩儿一眼,优雅的声音如雨打青瓷般清越动听。

    “是……是……”黑脸男人结结巴巴的应了一声,目光闪烁的左右张望,丝毫不敢与江玉暖的眼睛对视。

    那样的眼神,静如明月,光华无限,那般宁和深邃又光彩博大的眼神罩下来,让他心神摇曳,恍惚间有种想要低头认错的冲动。

    “你叫什么名字?”江玉暖看了拎着行李箱战战兢兢站着的小女生一眼,轻悠一笑,夺人心魄,四周围观的人情不自禁的都屏住了呼吸。

    天啊!

    这人长的……太完美了啊!

    “我叫叶浣浣……”小女生抬眸看了他一眼,玉兰花般白嫩的小脸上立时飞上了两朵红云。

    “叶浣浣?”江玉暖重复了一遍,“梦幻的幻?”

    如果是梦幻的幻,那岂不是和他家亲亲母上大人同名,那就太巧了啊。

    “不,不是,”叶浣浣红着小脸儿摇头,“是浣熊的浣。”

    “浣熊的浣……”江玉暖重复了一遍,玩味的笑……呵!这个胆小又喜欢害羞的小女生还真有那么点像只笨笨又可爱的小浣熊呢。

    他被自己心里的想法逗的哑然失笑,轻轻抿了抿唇角,“叶浣浣,你拉着你的行李箱从他的汽车边上走一遍。”

    “啊?”叶浣浣看了一眼江玉暖,又看了一眼黑脸男子的汽车。

    那是一辆黑色的轿车,车身上一道很明显的白色划痕,划痕很深,一看就是被就尖锐的东西划过弄的,她很确定她刚刚拉着行李箱走过时,离这辆汽车还有几公分的距离,根本就没碰到这辆汽车。

    她生来胆小,不管做什么事都很小心,她非常确定她绝对不会犯这种粗心大意的错误。

    江玉暖见叶浣浣看着汽车发愣,微微勾唇,缓声安慰,“浣浣,你尽管照我说的话去做,不管有什么后果,我会一力承担。”

    他的声音轻缓动听,有着安稳人心的力量,叶浣浣情不自禁的就照他的话去做,拉着她的行李箱,紧紧贴着那辆汽车走过。

    行李箱的边缘从汽车车身上划过,留下一道刺眼的白色划痕,不过划痕很靠下,离汽车车身上原本的那道划痕足足有五六公分远。

    围观人群看懂了江玉暖的用意,纷纷议论:“这个女孩儿的行李箱这么矮,划痕根本不是女孩儿的行李箱弄的啊!”

    “是啊!那么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居然想讹这么个瘦瘦小小的小丫头,真不要脸!”

    “是不是碰瓷的惯犯啊?不如报警吧!”

    “一看他贼眉鼠眼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刚刚还想抢女孩儿的首饰呢,真想扁他……”

    人们的议论一字不落的钻进黑脸男人的耳朵里,羞的他无地自容,本想再争辩几句,瞥眼间看到江玉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样的笑容绝美高雅,惑人心魄,却偏偏让他脊背发寒,浑身打颤,大气都没敢再喘一下,打开车门钻进去,发动汽车灰溜溜的逃了。

    围观的人群见黑脸男人夹着尾巴逃了,又唾骂了他几句,三三两两的结伴离去,叶浣浣紧紧攥着行李箱的拉杆纠结了一会儿,抬眸看着江玉暖道谢:“谢谢你!你又帮了我一次。”

    “不客气,你打算去哪儿?”江玉暖含笑看她,有点担心这只胆小又可爱的小浣熊,在这复杂的钢筋丛林里如何生存下去。

    “我……”女孩儿低头翻看自己的钱夹。

    原本她钱夹里几百元钱还够她找个小旅馆先安顿下来,可是刚刚那几百块钱被那个可恶的男人抢走了,现在她身无分文了。

    她低着头,眼眶渐渐潮湿,摸了摸颈上的项链,眼中流露出明显不舍得神色。

    这是哥哥送她的生日礼物,她很喜欢很喜欢,一直贴身带着……

    江玉暖看了她一会儿,幽幽叹口气,“跟我来吧……”

    “啊?”叶浣浣惊愕抬头。

    “我先带你找家酒店安顿下,就算你要卖项链,也要先找到买主对不对?”江云暖没再等接机的人,伸手拦了辆计程车,叶浣浣乖乖跟在他身后上了车。

    ……

    六星级的酒店里,叶浣浣站在房间门口不敢进去——虽然她的项链很昂贵,但住这样的房间也住不了几晚吧?

    她以后都要一个人生活了,要能省则省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