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41番外·玉暖人香3
    “进来吧,”江玉暖打开房门,回眸看她,“照顾好身边的女士,是我身为男人的绅士精神,你放心,我不会弄到你身无分文。”

    明明知道应该抗拒,可不知为什么,他的话就是有种让她无法抗拒的魔力,叶浣浣拉着行李箱乖乖走进去,江玉暖将她的行李箱接过,帮她放置在合适的地方,环视了房间一圈,“你先在这里住下,我就住在隔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可以随时去找我。”

    江玉暖回身想走,衣袖被叶浣浣拉住。

    “嗯?”江玉暖回眸,微微挑眉看她。

    “我……”叶浣浣鼓起勇气直视江玉暖,“我把项链卖给你好不好?”

    不等江逸帆拒绝,她径自将项链从脖子上摘下来,塞进江逸帆手里,“我把项链卖给你,等我有钱了,我再赎回来,好不好?”

    江玉暖看看叶浣浣,又看看安稳躺在掌心中的项链,哑然失笑,收回已经迈出的步子,走回叶浣浣身边,“为什么要卖给我?”

    “因为它是哥哥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真的很喜欢它,你先替我保管,等我有钱了,我再帮它赎回来,好不好?”她注视着江玉暖,神情非常认真。

    江玉暖含笑回望她……这只小浣熊蛮好玩儿的,没想到,她也有自己勇敢的一面。

    “你……行吗?”叶浣浣用充满希翼的目光看着江玉暖,她的眼眸清澈而干净,真的像只可爱无辜的小浣熊一般。

    “你刚刚在飞机上说,你是逃婚出来的?”江玉暖把玩着手中的项链,含笑看她。

    “嗯……”叶浣浣轻轻嗯了声,尴尬的低下头。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你打算怎么赚钱养活自己,还要赎回这条项链?”江玉暖将项链挑在指上晃了晃,数不清的钻石镶成奢华的流水状,光华璀璨,夺人目光。

    “我会画画,我想去画廊找工作,等我找到了工作就可以养活自己,然后赎回这条项链……”叶浣浣小声说。

    “你家境不错吧?”不然的话也买不起这么昂贵的项链。

    “嗯。”叶浣浣头低的更低一些。

    “为什么逃婚呢?”江玉暖继续追问。

    他活了二十多年,鲜少有这么八卦的时候,这个小浣熊一般可爱的女孩儿成功引发了他很多年都未曾有过的好奇心。

    “因为我不喜欢那个男生,那个男生很暴力,很骄傲,趾高气扬,目中无人,我不喜欢他,特别不喜欢。”叶浣浣细声细气的回答。

    她的声音特别好听,即使在细数一个她特别不喜欢的人的缺点,也依旧不急不缓,柔声细气,听在人耳朵里像春天里一阵细细的雨,说不出的舒服熨帖。

    “你家里人不宠你吗?既然你那么不喜欢那个男生,他们为什么还逼你嫁?”难道是商业联姻?

    在商业圈,最常见的便是商业联姻,他们江家的孩子很幸运,他和他家老爸都足够强大,用自己的臂膀就可以撑起整个江家的事业,不需要用他们家任何人的幸福换取家族企业的强大。

    “因为我小时候做错了一件事……”叶浣浣闭了闭眼,也许是那些事情埋在心里太苦了,也许是江玉暖不由自主的就让她信任,她居然就那么简单自然的说出了埋在心里很久的秘密,“我外公姓陆,家里逼我嫁的那个男生叫尚家豪,陆家和尚家是世交,我外公和尚家豪的爷爷是很多年的朋友,我小时候就像现在一样胆小没用,我五岁的时候,和外婆一起去尚家玩儿,尚家豪拿了一条假蛇逗我,我被吓了一跳,差点从楼梯上跌下去,尚家豪的奶奶抓了我一把,我没摔下去,他奶奶却心脏病发作去世了,从那以后外公就觉得我们欠了尚家的人情,长大之后尚家豪说要娶我,外公就一口应下了,可是尚家豪每次见我都很凶,而且他那个人很傲慢很自大,喜欢仗势欺人花天酒地,我好讨厌好讨厌他,所以我就趁着外公不注意,从家里逃出来了……”

    她低着头,缓缓说着,声音不大,语气却很坚定,很显然从未后悔过自己当初离家出走的决定。

    江玉暖看着她,有一瞬间的晃神……这真是个很矛盾的女孩儿,在面对一些琐事的时候,胆小的像只小蚂蚁,可是面对自己人生大事的时候,却立场坚定,一点儿都不马虎。

    这个女孩儿,就像他家小乖一样啊,是外柔内刚,内秀形的,表面上看起来像面团儿一样,任人捏圆搓扁,实际上她们比谁都倔强坚强。

    不过他家小乖比她幸运的多,从小就有他家爸妈宠着,有他这个大哥惯着,一点委屈都没受过。

    相比小乖,叶浣浣的成长历程坎坷太多,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在无意中犯下那样的错,虽然她不是故意的,但想必她因为那件事受了很多委屈吧?

    “好,项链我先帮你收着,你安心住下。”他将项链收起,决定暂时照顾她。

    “谢谢你,谢谢你!”叶浣浣很激动,千恩万谢。

    ……

    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过去,虽然叶浣浣就住在他隔壁,但小丫头早出晚归,他很少遇到,偶然碰到,她会羞涩的冲他笑笑就低下头去,婉约的笑容若空谷幽兰,似乎沁着淡淡幽香,让人看了心里说不出的舒服。

    虽然没有交谈,江玉暖却知道她过的很好,她眉梢眼角的快意那么明显,像被放出笼中的金丝鸟,在属于她自己的天空快乐飞翔,每次与她偶遇后,他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

    转眼到了离开北京的日子,他的导师在一个很有特色的酒店宴请他,那家酒店是会员制,酒店收费很高,客人很少,环境清雅幽静。

    刚一进酒店,他就被一阵悠扬的钢琴声吸引,循着钢琴声望过去,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叶浣浣。

    她穿着一身白色旗袍,坐在钢琴后优雅弹奏,秀雅的小脸上表情沉醉,恍然中,江玉暖仿佛看到了江南烟雨中邻溪而坐的纤细少女,空灵毓秀,美到无法言语。

    他情不自禁的驻足,目不转睛的看。

    陪同他过来的导师也在他身侧驻足,忍不住赞了声:“这女孩儿很有音乐天分,以她的水准足以去维也纳大厅演奏,在这里可惜了。”

    江玉暖莞尔。

    在这样高档的酒店做乐师,薪酬一定很高吧?

    她说的没错,她可以养活自己,可以过的很好,也许她真的可以买一处海边的别墅,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真是一个很有灵性,也很有个性的女孩儿。

    也许是感受到江玉暖的注视,叶浣浣在音乐声中抬头,朝江玉暖这边望过来,迷蒙如江南水雾的眸子蓦然撞进江玉暖光彩横溢的双眸里,愣了一下,继而羞涩一笑。

    那清幽笑意若空谷幽兰,婉转绽放,似乎沁着清雅香气,连空气里都荡起温柔醉人的气息。

    江玉暖回她一笑,叶浣浣手一抖,钢琴错了一个音,她顿时羞红了脸颊,连忙垂下头去,不敢再看。

    江玉暖的导师哈哈大笑,拍了拍江玉暖的肩膀,“你小子别乱放电,你自己的魅力你自己还不知道么?你这是想把那小丫头的魂儿给勾回去么?”

    江玉暖笑笑,没有说话。

    他重新举步,正要随导师去预定好的房间,忽然大厅里一阵喧哗,一个恶狠狠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死丫头!居然敢给我逃婚,看我回去打不死你!”

    爆吼如雷的声音惊了酒店的客人,在人们诧异的视线中,一个黑壮的少年大踏步朝叶浣浣冲过去,一把揪住叶浣浣的衣领,拎小鸡般将她从钢琴后面拎起来,少年身后还跟了一大群凶神恶煞一般的保镖。

    叶浣浣惊慌失措的惨白小脸映入江玉暖的眼睛里,江玉暖停下脚步,微微蹙眉。

    “家豪哥?”叶浣浣怯怯叫了一句。

    尚家豪拎着她的衣领往外拖她,“走!跟我回家,你这个死丫头,再敢逃婚,打断你的腿。”

    “家豪哥,我不是逃婚,我从来都没答应过要嫁给你,我不喜欢你,我不会跟你回去……”与人高马大的尚家豪相比,叶浣浣纤细瘦弱的可怜,她纤柔的身子因为受到惊吓颤抖的厉害,她却依旧剧烈挣扎着、反驳着。

    “你嫁不嫁我,我说了算!你算什么东西?你别忘了,这是你欠我的,别说我要娶你回家做我老婆,就算我抢你回家做我的奴隶,你也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尚家豪恶狠狠的揪着叶浣浣,用力往外拖她。

    “刺啦”一声,叶浣浣肩头的衣服被尚家豪扯破,露出白嫩的肩膀,叶浣浣羞愤的伸手去捂,尚家豪在她头上狠狠扯了一把,“捂什么捂?将来你整个人都是老子的,老子想怎样就怎样。”

    “你走开!”叶浣浣羞愤的去推他,尚家豪恼羞成怒,抬手要打,手落在半空时,手腕被紧紧抓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