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尚家豪愣了下,回眸望去。

    江玉暖悠然站在他身后,他箍着尚家豪手腕的手力气大的几乎将尚家豪的腕骨捏碎,他脸上的神情却风轻云淡,淡的像远空清淡的云,目光飘然,姿态飘逸优雅,明明高雅矜贵若宝玉明珠般雍容华贵的人,身上的气息却如剑锋般寒气凛冽。

    那双华彩粲然的眸子,明若秋水,眼中的杀气却如飞散的利针,刺的尚家豪几欲闭上双眼。

    “你是谁?敢管爷的事?”怔愣了好久,尚家豪才色厉内荏的喝出来。

    抓住他手腕的这少年,长的太好看,气质也太高贵吓人,不由自主的,他就想退让几分,不想和这少年杠上,不然的话,怕是他早就一拳头挥了上去。

    “江玉暖。”江玉暖优美的唇角轻弯,似笑非笑的报出自己的名字。

    “没听说过!”尚家豪傲然昂头,眼中射出几分鄙夷不屑。

    尚家是驰名国际的家族,国际上大家族的公子爷儿们,他就算没见过,也听说过,没记得有江玉暖这一号,想到江玉暖的家世也许不及他,他跋扈嚣张的性子又显露出来。

    “听没听说过我并不重要,你只要放了她就行了。”江玉暖依旧淡淡微笑。

    他行事一向低调,很少在外面抛头露面,尚家豪没听说过他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他还没到达能知道他的资格!

    他悠然的站在尚家豪面前,姿态闲散,目光清淡,笑容若优昙花开,语气也淡如清水一般,却依旧掩不住他身上那股如居四海之巅,俯视天下,再无对手的清冷与傲然。

    尚家豪被他的气势逼住,瞪圆了眼睛,张嘴结舌,好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久才底气不足的嚷嚷:“她是我未婚妻,我们连婚期都订了,她却逃了,我来抓我的未婚妻回家,这是我们家的私事,你管不着!”

    “她想嫁谁,难道不是她自己说了算?她不想嫁你,你单方面凭什么订下婚期?你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儿为了逃开你而离家出走,作为一个男人,你难道不觉得羞愧?”江玉暖唇角微勾,目光锁着他。

    他的眼光深邃而悠远,那样漂亮的眼眸,令人惊艳,尚家豪却觉得他的眼底有寒光隐隐,如隐藏在云层之后,即将穿透苍穹的闪电,一层层寒意随着他的目光无声潜入他的身体,要将他的身体心脏劈开一般。

    他是带了一群打手气势汹汹来的,现在却只想退缩、只想逃避。

    站在他对面那少年甚至什么都没干,只是目光清淡的看着他,不急不缓的说了几句话,他就被吓得心惊胆战。

    他想不通,这少年是什么来头,身上的气质为什么那么吓人,比他以前见过的任何人气势都要骇然逼人。

    他抓着叶浣浣的手早就不知不觉的松开了,叶浣浣趁机躲到了江玉暖身边,小手轻轻揪住了江玉暖一片衣角,似乎只需要这一点点衣角,就可以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尚家豪被江云暖的目光逼得想离开,如果可能,这辈子他都不想再面对站在他对面这个无比优雅绝美的少年。

    可他的目光瞥见叶浣浣,他又舍不得走。

    从他七岁的时候,他爷爷就和他说,他长大之后要把叶浣浣娶回尚家,给尚家做牛做马,因为叶浣浣害死了他奶奶,那是叶浣浣欠尚家的!

    他一直以为他是因为想报仇才想把叶浣浣娶回尚家,可当叶浣浣逃婚之后,他才发现,他是真的喜欢叶浣浣。

    叶浣浣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儿,空灵毓秀,知书达理,聪明婉约,错过了她,他也许再也遇不到这么漂亮又驯顺的豪门千金,所以,他不想错过。

    他咬咬牙,低下头去躲开江玉暖的目光,努力忽略掉江玉暖带给他的威压,朝他身后的手下挥了挥手。

    他身后的手下一拥而上,朝叶浣浣冲了过去。

    叶浣浣吓的瑟缩了下,更紧的抓住江玉暖的衣服,江玉暖却动也没动,优美的唇角微微弯着,若这世上最美最柔的花瓣。

    七八个凶神恶煞一般的打手眨眼就冲到了他的眼前,他的目光却依旧清淡如水,连眼睫都没动一下。

    大厅里的人连呼吸都屏住了,有的人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这么优雅高贵绝美的少年,被这一堆虎狼般的男人痛揍一顿。

    叶浣浣震惊的看着冲到江玉暖眼前的打手,忽然猛的松开拽着他衣服的手,把江玉暖扯到她的身后,张开双臂,拦在了江玉暖身前,同时,死死的闭上眼——事情是她惹出来的,要怎样冲她来好了,她不能连累江玉暖,更不能害他为她受伤!

    眼见着叶浣浣纤细柔弱的身子依旧剧烈颤抖着,却张开双臂挡在了他的身前,江玉暖一愣,随即悠然失笑。

    呵,真是个有意思的小丫头啊!

    眨眼间,那些打手已经冲到了叶浣浣眼前,见叶浣浣把江玉暖扯到她身后,把自己送到他们眼前,他们暗自窃喜,几双蒲扇般的大手同时朝叶浣浣伸过去。

    围观的人群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呼,有些不忍这么娇俏可爱惹人怜惜的小丫头,被这群凶神恶煞一般的男人抓回去。

    可是……电光火石间,奇迹出现了!

    两个黑衣少年鬼魅一般出现在那群打手身后,随着清晰刺耳的骨头碎裂的声音,那群打手惨叫着摔倒在地,面目狰狞的捂着自己的左臂凄惨嚎叫。

    围观的人群,还有站在那群打手身后的尚家豪全部目瞪口呆。

    那两个黑衣少年的动作快若流星闪电一般,他们眼睛都没来得及眨,那两个少年移形换位,瞬间解决掉了七八个打手。

    将那群打手解决掉后,两个少年走到江玉暖身前,恭敬的弯腰行礼,“少爷。”

    “解决掉,别再让他们出现在我面前。”江玉暖淡淡微笑,在酒店琉璃灯的映射下,面如莹玉,唇若樱花,细长睫毛掩映下的双眸似海深沉,波光明灭,教人一看就被摄了魂魄去。

    “是!”两个黑衣少年幅度相同的弯腰行礼,恭谨谦卑的回应声冰冷刺骨,几乎一模一样,没有一丝感情温度。

    两个少年直起身子,朝远处看了一眼,几个少年从不同方向奔袭而来,眨眼间便将躺在地上哀嚎的打手们拖离现场……包括尚家豪!

    尚家豪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被一个少年击晕拖走,不过眨眼间的功夫,刚刚还被尚家豪弄的鸡犬不宁的大厅,便变得空荡荡一片,江云暖对面的位置干干净净的似乎尚家豪以及他那班手下,从来都没出现过。

    周围围观的人群望着江云暖的目光由惊艳、敬仰变成崇拜、敬畏,人群静了几秒,悄无声息的四下散开。

    江玉暖身边,只剩下看的目瞪口呆的叶浣浣,和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导师。

    愣了很久,叶浣浣才回过神来,着急的一把揪住江玉暖的衣服,“你……你不会把他们怎么样吧?”

    刚刚他说的话好可怕……解决掉他们!

    他们不会被杀掉吧?

    “把他们怎么样?杀了他们?”江玉暖哑然失笑,轻弹了她额头一下,“放心吧,我没那么野蛮,我的手下会和他们好好谈一谈,让他们放过你,不再纠缠你。”

    “哦。”叶浣浣这才放心,松开江玉暖的衣服,微微昂头看他。

    他……好强大啊,神一般让她仰望!

    江玉暖的导师站在江玉暖身后,看看江玉暖,又看看叶浣浣,若有所思……他记忆中的江玉暖,如天山之巅的雪莲,高高在上,不接地气,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江玉暖多管闲事。

    他想了一会儿,走过来,对江玉暖说:“走吧,去吃饭,带着这小丫头一起。”

    “一起去吧?”江玉暖看着叶浣浣,温雅的目光清润如玉。

    叶浣浣犹豫了一下,摇头,“我还要工作。”

    江玉暖扫了远处的钢琴一眼,唇角弯了弯,“那好,晚上你等我,我们谈一谈。”

    叶浣浣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很快的点头,“嗯。”

    江玉暖满意一笑,随他的导师去了预先订好的房间。

    ……

    晚上,回到酒店,江玉暖没回自己的房间,径自敲响了叶浣浣的房门。

    房门很快打开,叶浣浣羞涩的看了他一眼,让到一边,“请进!”

    江玉暖笑笑,走进去,在沙发上坐下,双腿优雅交叠,单臂搭在沙发背上,简单慵懒的动作,由他做来却有说不出的惑人魅力。

    “喝点什么?”叶浣浣抑制不住的脸红心跳,根本就不敢靠近江玉暖。

    她从来都不是注重外貌的人,长这么大,她从来没追过星,可江玉暖的魅力是那种仿佛被赋予了魔力一般的力量,连她这从小就清淡冷情的人都无法抵挡。

    “随便。”江玉暖微微弯了弯唇角。

    叶浣浣脸更红了,快步走到专门放置饮料的角落里,调了一杯果茶过来,放在江玉暖的眼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