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46番外·玉暖人香8
    只一眼,便再也不能忘。

    她后来费了好多心思才打听到,那个让她只看了一眼就夜夜入梦的少年叫江玉暖,她猛然记得以前听父母聊天,经常听父母提起江玉暖这个名字。

    她的爸爸叶橙很少夸人,却不止一次的和她妈妈夸奖江玉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何如何的优秀。

    她那天看到的江云暖,和她父母口中的江玉暖是同一个人吗?

    因为入了心,就格外用心。

    她旁敲侧击的从叶橙那里弄到了江玉暖的照片,照片上江玉暖,目光正在看向不知名的地方,唇角勾勒着一丝淡笑,似在微笑,又似在思考,那般英俊犹如神塑的样貌,让叶昕的目光胶着在照片上,久久移不开眼睛。

    一颗心越跳越快,越跳越快,她恨不得立刻将这个少年据为已有,如果可以一辈子和这样的少年在一起,那该是怎样的幸福?

    后来,她问了好多关于叶家和江家的事情,也知道了叶橙和萧幻幻那段无果的青涩岁月。

    她知道,即使是现在,叶橙对萧幻幻的感情依旧很深,每次提到萧幻幻|提到萧幻幻的子女,叶橙脸上就会有种欣慰与与有荣焉的表情。

    她筹划了好久,在一个气氛很好的时候,抱着叶橙的肩膀和叶橙撒娇,说她偶然遇到了江玉暖,对江玉暖一见钟情,让叶橙给她安排和江玉暖见面。

    什么方法才能让两个人一下子就建立恋爱关系呢?

    答案就是相亲!

    如果和江玉暖在一般场合下见面,两个人先从朋友做起,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走到恋人之间的关系。

    所以,她撺掇叶橙想办法让江云暖和她相亲。

    听自己女儿喜欢上了江玉暖,叶橙又惊又喜,如果他的女儿能嫁给江玉暖,叶家与江家就结下了不解的缘。

    这么多年过去,他对萧幻幻的感情早已由爱情转化成了亲情,如果叶昕能嫁给江玉暖,叶家和江家的感情就能延续下去。

    他马上给萧幻幻打了电话,萧幻幻听他说明了意思之后,欣然应允,挂断叶橙的电话之后立刻去找了江玉暖,就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

    原本江玉暖答应了去北京之后回来和叶昕相亲,叶昕知道之后兴奋的不得了,每天都出去美容、健身、买最漂亮的衣服和首饰,希望可以在自己最美、状态最好的时候正式和江玉暖见第一次面。

    哪知道,她等来等去,等到的是惊天的噩耗!

    江玉暖不但推了与她的相亲,而且爱上了她的妹妹!

    晴天霹雳!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她发疯了一样把卧室里的东西砸了个粉碎。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狂热的爱上一个人,却没想到等来的是这样的打击!

    如果江玉暖爱上的是别人,她虽然也会很受打击,但远比没有江玉暖爱上的人是她妹妹给她的打击大。

    如果江玉暖成了她的妹夫,她和江玉暖就会是一家人,让她如何面对他?

    而且,在她看来,从小她就比她妹妹优秀,江玉暖怎么可能爱上她妹妹,而不爱她。

    她将卧室的东西砸的粉碎,发泄过后,想了很久,她觉得应该是江玉暖没有见过她,先遇到了她妹妹浣浣,江玉暖不知道她有多好,才会爱上她妹妹,如果江玉暖见过她,就会知道她比她妹妹优秀一百倍一千倍,就会转而喜欢她!

    她抱着这最后一丝希望,期待着叶家和江家约在周末的家庭聚餐。

    叶家和江家的聚餐约在一家幽静的西餐馆,江玉暖包下了西餐馆中最大的一个包间,包间独自建在一个僻静的角落,角落里有花卉有盆景还有水族馆,特别的漂亮。

    原本萧幻幻只约了叶橙和陆青丝,而江家这边是萧幻幻和江逸帆,因为叶浣浣现在是和江玉暖住在一起,他们两个一起来,这样这次聚会是六个人,叶昕却执意跟过来了。

    萧幻幻、江逸帆和叶橙、陆青丝已经多年没见了,老友相见分外亲热,各自落座之后,叶橙和江逸帆聊些商业圈的事情,萧幻幻则和陆青丝亲昵的坐在一起,聊各自的老公孩子。

    可以看得出,这些年叶橙和陆青丝过的很幸福,陆青丝得到了自己最爱的人,而叶橙温柔体贴将她照顾的很好。

    只是简单的家庭聚餐,江玉暖的气质修养依旧发挥的淋漓尽致,叶昕挨着陆青丝坐下,江玉暖和叶浣浣坐在她对面,看到江玉暖无微不至的照顾叶浣浣,时而低头和叶浣浣喁喁低谈,她觉得心里嫉妒的像有一条毒蛇在狠狠噬咬。

    她可以清晰的感到自己的双手在颤抖,浑身冰凉,恨不得冲过去将叶浣浣掐死,取代叶浣浣那个位置。

    两家人聊了一会儿,叶浣浣起身去洗手间,她随后跟过去,等在洗手间门前,等叶浣浣出来时,将叶浣浣拦在卫生间外面的过道里。

    叶浣浣明显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恶意和阴冷,吓了一跳,怯怯的叫:“姐姐。”

    叶昕个子很高,一米七五的个子还穿了十几厘米的高跟鞋,而叶浣浣只有一米六六的个子,穿了普通的休闲鞋子,两个人在个子方面相差太多,叶昕站在叶浣浣对面,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浣浣,压迫感十足。

    叶浣浣小时候就离家在国外和外公一起住,和叶昕聚少离多,姐妹之间的关系很单薄,看到叶昕一直阴冷可怖的看着她,她觉得可怕,忍不住退后了几步。

    叶浣浣对她这个姐姐有心理阴影。

    她自小和外公生活在国外,不过逢年过节时,外公就会带着她回国,和她爸妈一起过年,每年至少回国一两趟,每次在国内待上十天半月就回去。

    虽然她常年住在国外,叶家的别墅里依然有她专用的房间,每天有佣人按时打扫,以便她回国时,可以住的舒服。

    因为她常年不在家,她每次回国,叶橙和陆青丝就会她格外好,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好玩儿的都先想着她,叶昕就会嫉妒她,什么都和她抢。

    叶昕的性子和叶橙的爷爷特别像,霸道、强势、说一不二。

    而叶浣浣的性子则像陆青丝,内向、婉约、委曲求全。

    大到衣服首饰,小到遥控器零食,不管家里什么东西,明明叶昕不喜欢,只要叶浣浣一摸,她立马冲过去抢。

    有时叶浣浣会伤心,不过她隐忍惯了,什么也不和叶昕争,叶昕要什么她就给叶昕什么。

    最开始的时候叶橙和陆青丝还会呵斥叶昕几句,他们不护着叶浣浣还好,他们越护着叶浣浣,叶昕就越变本加厉的和叶浣浣争。

    她已经习惯了她是叶家唯一的公主,受不了突然来一个叶浣浣和她“争宠”。

    以至于后来,叶浣浣期待回国看父母,又害怕回国看父母,每次她一回家,叶昕就会把家里闹的鸡飞狗跳、鸡犬不宁。

    她性子软,每次只有挨欺负的份儿,晚上躲在被子里偷偷的哭,什么都做不了,后来长大后她就很少回国了,如果不是这次被逼婚,估计她以后会在国外找工作、结婚、生子,再也不回国了。

    看到眼前一脸严厉冷冽的叶昕,她心里有了一个很可怕的预感——她该不是要和她抢江玉暖吧?

    这是她从小到大的经验,只要她看上的东西,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叶昕一定直到抢到手才会罢休。

    叶昕居高临下的看了叶浣浣好久,才缓缓开口:“浣浣,你是故意的对吧?”

    “什么?”叶浣浣又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不解的抬头看她。

    “你恨我从小和你抢东西,所以你就抢走了我最心爱的男人,来报复我,是不是?”叶昕的表情越来越狠厉。

    叶浣浣连忙摇头,“不不不!我没有!我是在飞机上偶然遇到江玉暖的,我不知道姐姐也喜欢他。”

    “现在你知道了吧?”叶昕冷傲的垂眸看她。

    叶浣浣怯怯点了点头,“知道了。”

    “离开她!”叶昕冰冷下令:“他是我看上的男人,不是你能染指的,你马上给我离开他!”

    “不!不可能!”叶浣浣重重摇头,很坚定的看着叶昕,“姐,我喜欢他,我爱他,除非我死,否则我绝对不可能离开他!”

    “就凭你?”叶昕轻蔑的看她,“你看你,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他那么优秀的男人凭什么喜欢你?他对你不过是一时新鲜,等他发现你是个比白开水还乏味的女人,他立刻会离开你!”

    “不会!”叶浣浣激动的涨红了脸,大声反驳,“姐姐,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可以侮辱他,你都不知道他是个多么好的人,你不可以这样侮辱他!”

    “叶浣浣,那你自己说好了,你有什么地方能比得过我?你凭什么和我争他?”叶昕满眼鄙夷。

    因为叶浣浣从小住在国外,她成了叶家唯一的公主,从小在赞美和恭维声中长大,养成了她骄傲任性、唯我独尊的性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