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47番外·玉暖人香9
    ……

    ……

    ……

    美妞儿,又到了月底最后三天了,投月票双倍计算哦,小溪求月票!!!

    ——

    ——

    她从小就长的美,长大了越发美丽娇艳,叶浣浣也是清秀美人,但是与她站在一起,很容易被她的美艳掩盖。

    叶昕的美丽嚣张显眼,显而易见,而叶浣浣的美如空谷幽兰,要细水长流,细细品味。

    的确,如果叶昕与叶浣浣在同一个场合并肩站在一起,人们的目光肯定首先落在叶昕身上,而叶浣浣肯定会是被忽略的那一个。

    叶浣浣深知叶昕的美丽,叶昕是出了名的大美人,可是美丽又怎样?

    她微微垂眸,安静的说:“姐姐,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彼此间那种舒服的感觉,也许你比我长的漂亮,但却不一定会是让他舒服的那一个,我只知道他喜欢我,只要他还有一点喜欢我,我就不会主动离开他,姐姐,从小到大,你抢走我太多的东西,可江玉暖不是东西,他是我心爱的人,我会好好守护他,绝对不会让她被你抢走!”

    “就凭你?”叶昕被叶浣浣的话气的不轻,她鄙夷的哼了声,“咱们走着敲!”

    她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趾高气昂的离开了。

    叶浣浣站在原地怔了一会儿,洗了把脸,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回到座位上。

    回去之后,江玉暖拉了她的手小声问她:“怎么去了这么久?肚子不舒服吗?”

    “没有,”她抬眸冲他温柔的笑,“遇到了姐姐,和姐姐闲聊了几句。”

    “哦。”江玉暖漫不经心的扫了叶昕一眼。

    叶昕见叶橙看她,立刻露出一个美艳又迷人的笑,哪知道江玉暖的目光从她脸上只是一扫而过,根本没有停留,她的笑容还没展开便僵住,双手在桌下死死的攥拳,气的暗暗咬牙。

    这么优秀的少年,应该是他未来的老公才对,怎么可以看上叶浣浣那个不起眼的丫头?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除了叶昕心底深处的波涛暗涌,其他人之间的气氛都欢乐而祥和,叶橙亲眼见到江逸帆一如以前般对萧幻幻温柔体贴,照顾的无微不至,萧幻幻被他宠的像个不知人间烦恼的孩子,简单而幸福。

    他暗自欣慰之余,偷偷在桌下握住陆青丝的手。

    这些年,陆青丝也一如以前般对他言听计从,百依百顺,将她所有的爱与温柔都给了他一人,深居简出、相夫教子,除了小女儿不在身边这个小小的遗憾,他的生命也算十全十美没有什么遗憾。

    水光如流水,带走了许多东西,却也如流水般珍贵,带给了人们许多东西。

    这些年,他收获了事业、家庭、儿女,还有和江逸帆、萧幻幻之间的友情,虽然不常见面,但是那种曾经生死相连的感情,今生今世,永不会变。

    最后,两家人商议在下个月六号为江玉暖和叶浣浣举行订婚仪式,明年春天为他们完婚。

    叶昕听到江玉暖和叶浣浣连订婚的日期都定下,一颗心像是被扔进了滚烫的油锅里煎熬,折磨的她几乎疯掉。

    回去的路上,陆青丝见她一直脸色不好,摸摸她的额头,“昕昕哪里不舒服吗?脸色怎么这么差?”

    “没……”叶昕别开陆青丝的手,扭头去看窗外。

    叶橙看了她一眼,沉声说:“昕昕,小暖和小浣是真心相爱,不是爸爸妈妈偏心,那是小浣自己的缘分,是你强求不来的,你明白吗?”

    他知道他这个大女儿骄傲任性,也知道她倾心江玉暖,她喜欢上了江玉暖,江玉暖却爱上了她的妹妹,这对她来说一定是个很大的打击。

    “嗯,我知道了,爸爸。”叶昕淡淡说道。

    她有她自己的打算,现在不能打草惊蛇。

    ……

    几天后。

    星期六下午。

    正在江玉暖的别院中兴致勃勃的做家务、泡花茶、煲汤的叶浣浣,接到叶昕的电话,说约她在海边的咖啡屋见面。

    虽然叶浣浣非常不想去,但那毕竟是她亲生姐姐,她很无奈的脱掉家居服,换了一身亚麻长裙,准备外出。

    出门前,她给江玉暖打了个电话,告诉江玉暖,她要去海边和她姐姐喝咖啡,如果她在外面和她姐姐用午饭的话,让江玉暖自己在外面吃。

    江玉暖大概正在忙,温和的叮嘱了一句“路上小心、早点回家”就挂断了电话,只是很简单的话,却让她唇角带笑、甜蜜了一整路。

    叶昕坐在海边的露天咖啡座边,远远的就看到叶浣浣朝这边走了过来。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的,叶浣浣一身飘逸的亚麻长裙被海风吹开,飘逸如迎风绽放的兰花,清纯出尘,淡淡芳华,虽不似她那般美艳逼人,却也别有一番迷人韵味。

    她越走越近,眉梢眼角淡淡的喜悦笑意,一看便知是被人深深宠爱着的人,那种由内而外在无所求的幸福!

    “姐!”叶浣浣在叶昕对面坐下。

    “喝点什么?”掩住心里滔天的嫉妒,叶昕微笑着问道。

    “随便就好。”叶浣浣中规中矩的坐着,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

    叶昕给叶浣浣要了一杯奶茶,她绝口不提江玉暖的事情,只是问叶浣浣一些平日生活里的琐事,叶浣浣渐渐放松下来。

    毕竟是亲生姐姐,她对叶昕有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再加上她从小在国外长大,身边都是金发碧眼的朋友,叶昕一向排斥她,突然对她这么亲热,她简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两姐妹在咖啡座坐了一会儿,喝了两杯饮料,叶昕提议去海边走走,叶浣浣欣然应允。

    两姐妹边走边聊,越走越偏僻,渐渐走到没人的地带,风声萧瑟,夹着海水独有的腥涩扑面而来,叶浣浣狠狠打了个阿嚏,抱住肩膀,“姐,我们回去吧,我有点冷了。”

    叶昕扭头看她,“小浣,你现在和江玉暖感情怎么样?”

    提到江玉暖,叶浣浣唇边立刻漾出一抹温暖的笑意,“很好啊!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男人,对我来说,像神一样!”

    叶昕眼底骤然划过一抹狠厉,随即又掩饰的很好,垂眸忧郁的说:“小浣,你知道吗?我几个月前就认识江玉暖了,我对他一见钟情,费了好多心思才让他答应和我相亲,没想到,他却爱上了你……”

    叶浣浣受了惊一样慌乱的抬眸看她,“姐,我认识江玉暖时,不知道姐姐喜欢上他了……”

    叶昕苦涩笑笑,“小浣,你和江玉暖分手好吗?你年纪还小,以后会遇到好多好多优秀的男人,可姐姐只能看得上一个江玉暖,你是我亲生妹妹,你忍心看我一个人孤独终身吗?”

    叶浣浣连连摇头,“不会的不会的!姐姐这么美丽、这么能干,一定会有好多好多优秀的男人喜欢姐姐、追求姐姐,姐姐怎么会嫁不出去呢?”

    叶昕是商业圈里出了名的大美人,追求她的豪门贵公子数不胜数,她怎么可能嫁不出去?

    倒是她,就像无人深谷里的一朵不起眼的兰花,只有在无人的月下,才会清幽绽放,散发出一点点的清香,如果不是江玉暖品位独特的喜欢上了她,她不知道哪辈子才能遇到像江玉暖一般爱她的人。

    “小浣,”叶昕哀求的看她,“姐姐求你,和江玉暖分手,把他让给我好不好?从小到大,姐姐从没求过你什么,这次就当姐姐求你!”

    叶浣浣低头不语——从小到大,她确实没求过她,因为她一直都是用抢的!

    估计这次喜欢她的人不是江玉暖,她也会直接动手抢吧?

    因为江玉暖太过强大,她心有余而力不足,才没有直接动手抢,要不然,她一定会抢的!

    “小浣!”叶昕见叶浣浣沉默不语,激动的握住她的双肩:“小浣,我可是你亲生姐姐!这点小事你都不肯答应我吗?”

    “姐……”叶浣浣终于肯抬头,认真的看她,“你知道吗?正因为你是我的亲生姐姐,从小到大,你和我抢衣服、抢玩具、抢首饰,只要我喜欢的,你都和我抢,而我都让给你!可是江玉暖不行!他不是衣服、不是玩具,他是我的爱人!无可复制、无可取代,独一无二的爱人!我爱他,不可能把他让给任何人……对不起!”

    说完之后,她转身要走,叶昕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狂躁的大吼:“我喜欢江玉暖!我就是要得到他,如果得不到他,我生不如死,那我还不如死了!”

    说完之后,她猛然朝海边跑了过去,叶浣浣先是怔住,等看到叶昕居然跑到了海边还没停下,径自向海里跑去,她才回过神来——叶昕这是要自杀吗?

    她顿时慌了,一边追一边急切的喊:“姐!你别做傻事啊!姐……”

    叶昕充耳不闻,海浪很快将她打湿,她不管不顾的一个劲儿的往海里跑,头也不回,很快半个身子都泡在海里。

    叶浣浣不顾一切的冲进海里,追着叶昕跑过去。

    一个激浪打过来,叶昕的身影被海水吞没,叶浣浣惊的魂飞魄散,大喊了一声:“姐姐!”

    她又害怕又担心又心疼,双腿发软,支撑不住身子,摔进海里,喝了几口海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