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48番外·玉暖人香10
    冰凉的海水让她的头脑清醒了一些,好在她会游泳,她奋不顾身的往前拼命的游,游一会儿就探出头去大喊几声“姐姐。”

    她知道叶昕会游泳,而且曾经得过游泳比赛的冠军,只要叶昕还有求生的意志,她就一定能活下来。

    她不知道往前游了多久、不知道在海水里泡了多久,她浑身都被海水泡的冷透了,整个人都在打着哆嗦,也没发现叶昕的存在。

    她几乎绝望了,一边找一边大哭着叫“姐姐!”

    如果叶昕就这样死在她面前,不但她自己会怨恨自己一辈子,她的父母哥哥也一定不会原谅她!

    那种后果,她承受不起啊!

    “姐姐!姐姐……你出来啊!”她扑打着海面,大声哭泣,她真想大声喊出来,告诉叶昕,她愿意和江玉暖分手,她愿意把江云暖让给她。

    可是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而已,她哽咽在喉咙里,怎么也喊不出来。

    虽然认识时间很短,江玉暖就像她的整个生命一样。

    如果让她放弃江玉暖,还不如让她在这海水里淹死掉。

    她一遍又一遍的寻找,大声的喊着“姐姐”。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她始终没有见到叶昕,她终于忍受不了这种煎熬,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姐姐,你出来吧!你出来好吗?我愿意和江玉暖分手!我愿意把江玉暖让给你!你出来吧!我求你出来吧!”

    海水里的叶昕,听了她撕心裂肺的喊,欣喜若狂。

    她根本就没有想求死!

    她还没得到江玉暖,怎么舍得死呢?

    这只是她的计谋。

    她知道叶浣浣心肠软,如果她演出一幕为了江玉暖寻死觅活的苦肉计,叶浣浣一定会上当受骗,放弃江玉暖。

    所以,今天的一切都是她精心策划的!

    她是游泳高手,所以她故意将叶浣浣约到海边,故意装作绝望的样子投海自尽。

    当叶浣浣在海里哭喊着找她时,她利用她高超的游泳技巧,和叶浣浣玩儿着“捉迷藏”一般的把戏——叶浣浣潜到水底找她时,她露出海面呼吸空气,而叶浣浣露出海边换气时,她就潜入海水里。

    她一向是个精明的女子,而叶浣浣天真单纯,傻傻的叶浣浣怎么会是她的对手?

    听叶浣浣终于说出她想听的那句话,她终于从海水里露头,上下扑腾,装作马上就要溺水的样子。

    叶浣浣发现她的存在,拼命朝她游去。

    她终于游到叶昕的身边,一手维持自己的身体,一手去扶叶昕,叶昕为了装的更像些,把自己整个身子的重量都挂在叶浣浣身上。

    叶浣浣用力全身力气想尽快把她带回岸上,哪知道,欲速则不达,她身子原本就比叶昕弱了很多,再一用力,右脚猛的抽筋了!

    在水中抽筋是最可怕的事情,她再也无法平衡自己的身体,身体迅速下沉。

    叶昕觉察到了她的异样,她在水中扑腾着,眼睁睁看着叶浣浣在海水里越沉越深,死命挣扎却始终没法浮上海面。

    多年游泳的经验告诉她,叶浣浣的腿抽筋了,很危险,姐妹之间的骨肉亲情下意识的让她沉到海底去救她。

    可是,当她的手马上就要碰到叶浣浣的手臂时,她犹豫了——刚刚叶浣浣是一时情急才说要放弃江玉暖,如果当她上了岸,两个人安然无恙,她反悔了怎么办?

    还有,江玉暖那么聪明、那么强大,他岂是别人可以轻易驾驭的了的人,如果叶浣浣活着,他一定能想办法将叶浣浣挽留在他的身边!

    既然这样,倒不如让叶浣浣死在这里,一了百了!

    到时候,她就是真真正正的叶家唯一的公主,再也没人来和她分享她父母、哥哥的爱了!

    她的指尖明明碰到叶浣浣的手臂了,她却又猛然缩了回去,这一幕,叶浣浣看的清清楚楚,也难以置信!

    她是她的亲姐姐啊,怎么可以做到这样绝情?

    她在海水中努力挣扎着,她努力想要自救,她想活着,她不要死!

    她舍不得江玉暖、舍不得爸爸妈妈,虽然她从小不是待在爸爸妈妈身边长大,但是她知道爸爸妈妈有多爱她,如果失去她,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一定会很痛苦很痛苦。

    她在海水中拼命扑腾,可是无奈她在海水中泡的太久,体力消耗太大,终于憋不住气,喝了几口海水,意识也渐渐模糊。

    这一刻,死亡离她如此之近。

    恍惚中,她仿佛看到江玉暖的身影,分开海水,努力的向她靠近。

    即使在水中,他依然那般优雅矜贵,她努力睁大眼睛,仿佛看到他绝美的面容上正缓缓绽开清雅如风的微笑。

    她伸出手去想触摸,触到的却是一片虚无……

    等她再醒来时,她躺在海岸上,江玉暖的唇正落下来,给她坐人工呼吸。

    她猛然咳了几声,咳出几口海水,江玉暖松了口气,将她扶起,半躺在他的腿上,拍她的脊背,“怎么样,很难受吗?”

    她先是茫然摇了摇头,很快想起水中那惊心动魄又让她撕心裂肺的一幕,心疼的像被电锯反复割过,四下扫视着问:“我姐姐呢?”

    江玉暖理了理她颊边散乱的发,淡淡说:“还在海里。”

    “啊!”叶浣浣轻呼了声,朝海面望去。

    果然,叶昕还在海面上扑腾,好像随时不会游泳的人,随时都会溺水而亡的样子。

    “你怎么不救她上来!”她恐惧的用力抓住江玉暖的胳膊。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江玉暖淡淡看了她一眼,掏出手机拨电话,“自私的人每天都在拼命的让自己活得比世上任何人都好,你姐姐那么自私,她一定会活的好好的,你不用担心她。”

    江玉暖打了电话让手下送衣服过来,然后抱起叶浣浣头也不回的朝停车的地方走去,叶浣浣依旧有些担心的看向海面。

    叶昕依然在海中扑腾着,虚弱又嘶哑的喊着救命,江玉暖却始终走的头也不回。

    叶浣浣感觉到江玉暖在生气,所以她乖乖的搂着江玉暖的脖子不敢说话,偶尔会心虚的偷偷看江玉暖一眼——刚刚在海里的时候,她居然说要和江玉暖分手,说要将江玉暖让给叶昕,如果被江玉暖知道了,江玉暖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江玉暖从来都是风轻云淡的样子,她还从来没见过江玉暖发怒,他平时清清淡淡的看人就已经很可怕,一旦发怒肯定会吓死人吧?

    她相信江玉暖的话,江玉暖说叶昕不会死,叶昕就肯定不会死,所以她现在已经没工夫耽误叶昕的死活,整颗心都七上八下的担心自己,生怕被江玉暖知道她曾说过那样欠扁的话。

    江云暖把她抱进车里,将暖风开足,他的手下刚好送了衣服和毯子过来,江玉暖连同衣服一同塞进去,将汽车疾驰到离海边最近的酒店。

    下车前,他将叶浣浣用毯子裹好,他的手下已经定好房间,他径自将叶浣浣抱进房间里去,给她放好水,递了件棉睡衣给她,又把她塞进了浴室。

    叶浣浣洗好澡,换了睡衣出来,江玉暖已经洗好换了衣服,躺在床边看杂志,优雅如清风明月般的男子,让她忍不住第无数次的仰望冒红心流口水,直到走到他身边,真真切切的触摸到他的手,还不敢相信这么优秀的男人,居然即将成为她的老公。

    在她来看,这比每天都中五百万大奖的几率还小。

    江玉暖放下手中的杂志 ,将她扯坐在自己腿上,“说说吧!”

    江玉暖只简简单单说了三个字,叶浣浣就像打开了水龙头一样,一字不落的把叶昕怎样约她到海边、怎样在海边求她、被她拒绝后怎样跑进海水里自杀,一五一十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当然,也没落下她一时冲动,承诺叶昕她会和江玉暖分手、会把江玉暖让给她那一段。

    等叶浣浣说完之后才发现,她居然把愿意和江玉暖分手、愿意把江玉暖让给叶昕的话,也说出来了!

    她吓的一吐舌头,咬了下唇看江玉暖。

    江玉暖双臂环胸,微微垂眸,似笑非笑看她。

    她被看的心里七上八下,冷不丁扑过去勾住他的脖子,“对不起啦!我那只是战略战术而已啊!我没想和你分手的!更舍不得把你让给她!我是骗她的!不会作数啦!”

    “真的?”江玉暖依旧似笑非笑看她。

    “真的真的,我保证比珍珠还真!”喊出那句话的那一刻,她心痛的差点死掉,现在想想,她宁可做食言而肥的小人,也不要失去江玉暖。

    江玉暖是普照她生命的阳光,是她的神。

    如果真的失去他,跳海的人肯定变成她!

    江玉暖拍拍她,“换身衣服,下去吃饭。”

    看他美丽深邃的眼睛里浮起浅浅的笑意,叶浣浣知道江玉暖原谅她了,她差点跳起来喊声万岁,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好怕他会生气哦!

    换好衣服,江玉暖带她到楼下餐厅吃饭,她一边吃,一边担忧的看窗外渐深的夜色,江玉暖都是点的她爱吃的东西,她却食不知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