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49番外·许我爱你如生命1
    虽然刚刚在海里时,她清清楚楚的看到叶昕对她见死不救,但那毕竟是她亲生姐姐,如果叶昕有个三长两短,爸爸妈妈一定会心痛欲死。

    “别看了,她已经上岸回家了。”江玉暖往她餐盘里夹了一个虾饺,“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她没事吧?”听江玉暖说叶昕已经上岸回家了,叶浣浣长长舒了口气。

    “她能有什么事?”江玉暖优雅的切着自己面前餐盘里的牛排,“她是三届游泳冠军,除非是海啸那种级别才能淹的死她,只有你这笨蛋才会相信她快淹死了!”

    “……”叶浣浣蔫蔫的垂下脑袋,埋头吃沙拉。

    江玉暖将自己盘中的牛排切好,和叶浣浣面前那盘还没切的换了一下,又将她的沙拉扯开,“趁热吃牛排,你刚泡了海水,吃那么凉的沙拉想肚子痛吗?”

    他嘴里说的是责备的话,但语气里是掩不住的浓浓关心,叶浣浣心里暖暖的,眼睛里淡淡潮湿的感觉。

    她从小生活在外公身边,外公是那种古板、不苟言笑的脾气,从小就一板一眼的教育她,很少这样事无巨细的关心她。

    从小到大,她得到的爱太少,养成她内向自卑的脾性,从来没想过,长大后,她会遇到这样优秀的男生,像呵宠温室里的鲜花那样,无微不至的呵宠她。

    她怕江玉暖看到她眼里的潮湿,头也不敢抬,埋头苦吃。

    大概是在海水里扑腾的累了,她竟破例吃了两份牛排,江玉暖若有所思的抬眼看了她一会儿,随手掏了一张VTP卡出来递给她,“这是这家餐厅的免费用餐卡,喜欢以后就经常来吃,你这么瘦,吃多少肉也没关系。”

    叶浣浣将卡拿在手里来回翻看,爱不释手。

    因为她从小生活在外公身边,叶橙和陆青丝对她心怀愧疚,钱上从来不会委屈了她,她缺爱,但不缺钱,却对江玉暖这张VIP喜欢的不得了。

    他总是这样细心贴心,往往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事情,他就替她想到了。

    吃晚饭之后,她一手握着江玉暖的手,一手攥着免费餐卡,两个人在夜风中缓缓的朝江玉暖别院的方向走。

    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叶浣浣又不可抑制的想到了叶昕,幽幽叹了口气,想了一会儿,她歪头问江玉暖,“你从小和你的弟弟妹妹一起长大吗?”

    “是,”提到弟弟妹妹,江玉暖脸上的神情顿时柔和了许多,“我们家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一家,我妈妈嫁给我爸后,唯一的心愿就是一家人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说起来……”

    江玉暖侧眸看了叶浣浣一眼,“我妈和你小时候的经历有点像,她也是小时候在国外长大,缺爱、缺安全感,所以后来生了我们之后,她和我爸说,她可以没钱、没大大的房子、没有一切,可是即使再苦再难,我们一家人也要永远在一起,遇到任何事都不分开!”

    江玉暖轻笑,“她很疼我们,从小到大,别说是动手打我们,连句呵斥都没有,我二弟脾气特别火爆,小时候经常打架闯祸,我妈有时被他气的不行,就一个人躲进房间里偷偷的哭,也舍不得吼他一声,我妈说,她小时候没得到的,要全都补偿到我们身上,她小时候受过的委屈,绝对不会让我们承受一丝一毫。”

    “你妈妈真好!难怪你对她也那么好!”叶浣浣由衷的感慨,眼里充满美好的向往,“以后我也要这样……”

    她低声说:“像你妈妈一样,以后我的孩子也一定要生活在我身边,我会好好疼他们、照顾他们,绝对不让他们像我一样那么小就背井离乡!”

    江玉暖揉揉她的头,侧眸看她,温柔的笑,“放心好了,我怎么会让我们的孩子吃一点的苦?”

    叶浣浣立刻羞红了脸,低头看自己的脚尖,一句话也不敢说。

    江玉暖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边回响——我怎么会让我们的孩子吃一点的苦?

    是啊!

    他那么强大,怎么会让他们将来的孩子吃一点的苦呢?

    想到这里,她的脸更加红了——天啊!她都在想些什么呢?

    她要下个月才和江玉暖订婚呢,居然现在就想以后和江玉暖生了孩子会怎样了,真是羞死了!

    她低着头,玉白的小脸酡红如醉,若无瑕的白兰花瓣上染上绯红的胭脂色,别样诱人,他心中一动,忽然停住脚步。

    叶浣浣愣了一下,也停下脚步,侧身看他,忽闪了一下长长的眼睫,“怎么了?”

    “别动!”江玉暖握住她的双肩,俯身吻上她的唇。

    叶浣浣的头嗡了一声,大脑中立刻变的一片空白。

    她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江玉暖紧握着她双肩的双手松开,微笑着看她。

    她的脸红的像熟透的番茄,平日粉嫩的唇,此刻也变成莹润欲滴的艳红色,江玉暖忍不住又在她唇上轻啄了,煞有介事的点头,“嗯……真甜!”

    叶浣浣觉得脸烫的像要烧着了一样,伸手在他肩头轻砸了下,垂下头去。

    江玉暖低笑,握住她的手,继续往前走,漫不经心的说:“明天星期天,有什么安排吗?”

    “没。”叶浣浣连忙摇头,并且期待的看他——他明天要带她去约会吗?

    江玉暖笑看了她一眼,“明天带你去我弟弟的公司玩儿好不好?我们快订婚呢,他们还不认识你呢,我带你去和他们见一面,顺便狠宰他们一顿。”

    “好啊!”要见他的家人啊,叶浣浣又紧张又期待又害怕,“你弟弟在什么公司上班?”

    “他们自己的公司,他们开着玩儿的,”江玉暖漫不经心的回答,“明天带你去看。”

    ……

    第二天,叶浣浣看到了江玉暖口中那间,他家弟弟“开着玩儿”的公司,十分无语——月光城黄金地段、寸土寸金的办公大楼,晃眼一看,直入云霄,豪华气派的不得了。

    她偏头看江玉暖,“这就是你弟弟开的那间公司?”

    “嗯,”江玉暖领着她走进去,“这是我两个双胞胎弟弟开的,老三和老四。”

    “开着玩儿的?”

    “嗯,开着玩儿的!”江玉暖带着她往贵宾通道走,“早晚让他们关门大吉,回江氏集团,三个臭小子谁也别想逃!”

    “……”叶浣浣继续无语。

    所以说,这真是双胞胎兄弟自己开的,与江氏集团无关,而江玉暖是在生气没把他三个弟弟留在江氏集团做苦力吗?

    只不过……唉……他话里是在发狠,语气里都是掩不住的骄傲与纵容,原来,男人有时候也是会口是心非的啊!

    她腹诽着的时候,江玉暖已经带着她来到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没人,一个一看就非常精明能干的年轻男子,快步从特助办公室里迎出来,“江总,您来了,我们总裁在小会议室开会。”

    “嗯。”江玉暖淡淡应了一声。

    “您去办公室里等吗?我去给您倒咖啡!”双胞胎的特助殷勤招呼着。

    “不用了,我过去看看。”江玉暖带着叶浣浣往小会议室的方向走。

    走到小会议室外,叶浣浣好奇的往里看。

    小会议室有一面墙,是厚厚的玻璃墙,小会议室里的情况一览无遗,此刻,小会议室里,两排身着职业装的年轻男女,正襟危坐,齐齐看着坐在主位上的人。

    主位上坐着两个年轻的出奇的少年,更出奇的是,两个少年长的一模一样,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连发型都一模一样!

    叶浣浣有点晕。

    这两人如果站在一块儿,她一定分不清谁是谁!

    此刻,左边靠窗的那个少年正在低头玩儿一个商务本,他眉头皱的死紧,捏着商务本的手指指节都白了,看他的表情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而且到了危急关头。

    而右边的少年已经激动的站起来了,将桌子拍的啪啪直响,她听不懂那少年训斥了那帮菁英什么,总之随着他的站起,那些菁英全都乖乖站起,垂着头,老老实实的听他训话。

    “喂!”叶浣浣扯了扯江玉暖的衣袖,“你弟弟的公司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你快帮帮他们吧,你看你那个弟弟急的汗都出来了!”

    叶浣浣指了指正在低头看商务本的那个少年。

    “呵!”江玉暖好笑的摇摇头,“那两个人精,不让人家出问题人家就偷笑了,他们能有什么问题?”

    “可是他真的很着急啊,你看他脸都急白了!”叶浣浣同情的看着一直低头着急的看着商务本,一直没抬头的那少年。

    两个少年和江玉暖长的很像,所以让她见到他们之后,立刻有种很熟悉的亲切感。

    两个少年年纪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多少,这么小的年纪经营这么大的公司,一定会遇到很多难处吧?

    叶浣浣越想越同情他们。

    正在她为他们着急间,会议散了,那些菁英们蔫头耷脑的出来,一会儿在宽大的大楼里散开,消失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