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52番外·许我爱你如生命4
    可以看出,他们兄弟之间感情真的非常好,对彼此的公司轻车熟路,熟悉的就像自己家里一样。

    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前,江玉琛门都没敲,直接推闷而入,大声咋呼:“二哥二哥,来贵客喽!”

    “就你也能算贵客!?跪客还差不多!”埋头于高高一摞文件后,正奋笔疾书的江玉寒头也不抬的问:“你又相中哪款游戏的装备了?你在我这儿的零用已经预支到明年七月份了,你这次又想预支到几月份的?跪下磕几个,说不定我心一软再预支你几个月的!”

    叶浣浣吐吐舌头——江玉琛混的好惨啊,各处去混零用花。

    “二哥,这次我说真的啦,真的有贵客啊!”江玉琛冲过去敲桌子,见江玉寒终于肯抬头看他,他便冲着江玉寒挤眉弄眼。

    江玉寒瞥眼间发现了随后进来的江云暖,起身从宽大的办公桌后站起,“大哥。”

    江玉琛立刻幽怨了,“这待遇就是不一样!”

    江玉寒白他:废话,贵客和跪客能一样吗?

    发现江玉暖的同时,江玉寒也发现了站在江玉暖身边的叶浣浣,立刻绕过办公桌走过去,轻笑着和叶浣浣打招呼,“这就是我们未来的大嫂吗?昨天咱妈打电话还和我说了好久大嫂的事,妈妈特别喜欢大嫂你呢。”

    “你好!”叶浣浣羞涩的和江玉寒打招呼。

    她发现江玉暖的弟弟一个比一个帅啊!

    江玉寒人如其名,真像一块清寒美玉,五官完美无瑕,一双明眸亮如冷泉,英挺的鼻子,尖削的下巴,淡色的薄唇,怎么看怎么清冷帅气,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江玉暖口中的性子火爆的霹雳小霸王。

    他看起来真的真的真的是那种很睿智、很冷静的人啊,怎么也无法想象他发起火来是什么样子,就像她怎么也无法想象江玉暖发起火来是什么样子一样。

    江玉暖也像他的名字一样,就像一块无瑕暖玉,给人的感情永远是慵懒矜贵,云淡风轻,优雅淡漠的样子,他不用发火,只用他那双仿佛被赋予了魔力的眸子轻轻瞥人一眼,那人就能吓的双腿打哆嗦,那他发起火来得是什么样子啊?

    她想着想着就出了神,一双眼睛黏在江玉暖身上,眨也不眨,江玉琛坏笑着将手放在她眼前晃了晃,“大嫂,魂归来兮……魂归来兮……”

    叶浣浣吓了一跳,这才惊觉她直勾勾盯了江玉暖好久,好半天没眨眼了。

    她囧的差点跳起来,立刻别过目光去,吓的谁也不敢看。

    “大嫂,你用不着害羞,你这算什么?太小儿科了!”江玉琛得意洋洋的炫耀,“想当年有位姑娘为了看我大哥,把车开到墙上去呢,还有位姑娘直接把车开进海里去了,还有位姑娘最绝了,她……啊!”

    他正说的兴致勃勃,被江玉暖啪的一巴掌扇在后脑勺上。

    他捂着后脑勺幽怨的看了江玉暖一眼,抱着江玉珏“哭”,“呜呜呜……为什么受伤的人总是我?”

    “因为你话太多!”话少的江玉珏淡定回答。

    “……”江玉琛闭嘴,幽怨的在江玉珏后背上划圈圈。

    江玉寒看看时间,“时间不早了,我请大嫂吃午饭。”

    “我请你们啊!”叶浣浣急切表态。

    她好喜欢他们几个哦,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所以好想请他们几个吃饭。

    “那哪儿行呢?”江玉寒扯过外套挂在手臂上,“来到我的地盘了,当然我请客!”

    叶浣浣着急,又不太擅言辞,急的晃江玉暖的胳膊,江玉暖笑笑,“这次你大嫂请,以后你们再请她,别忘了你们家大嫂是江家的二小姐,也是名门之后,吃不穷,一会儿你们可劲儿吃。”

    既然江玉暖发话了,江玉寒兄弟三个也不再争,他们的队伍愈加壮大,有说有笑的往外走。

    通过贵宾通道,来到大厅里时,他们五个往外走,一个戴着鸭舌帽、背着双肩背包的男人往里走,前台的迎宾小姐远远的就站了起来,双手交叠在小腹前方,脸上是亲切到如沐春风的笑容,准备接待他。

    他的眼睛却并有望向前台的方向,而是直勾勾盯着江玉寒。

    几名从江玉寒身边路过的公司员工,正弯腰颔首和江玉寒打招呼,阻挡了江玉寒的视线,江玉寒并没有发现那个人的异样。

    而双胞胎正在脸对脸的研究中午吃什么,江玉暖正在垂眸和叶浣浣小声交谈,那鸭舌帽男子离江玉寒越来越近。

    就在与江玉寒错身而过的时候,他猛的发难掏出一把匕首朝江玉寒用力刺过去,狂声爆吼:“江玉寒!你去死吧!”

    那几名惊呆的员工阻挡了江玉寒的视线,江玉寒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猛的被江玉暖一把推开,一把闪着蓝光的匕首从江玉暖的左臂上划过一道浅浅的口子。

    最恐怖的是,那道口子上立刻泛起一道白烟,猩红的口子眨眼间变成一道墨染般的黑线。

    江玉暖一皱眉,谁也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时,他右手掌中已经多了一把匕首,右腕一翻,锋利的匕首刃将自己左臂上那条墨染的黑线连同黑线周围的肌肤整齐的切下。

    鲜血顿时洒了一地,叶浣浣吓的一声惊呼堵在了嗓子里,叫都叫不出来,只知道从江玉暖身上迸溅出来的鲜血染红了她的眼睛、染红了她的心。

    那一刻,如果她手里也有一把匕首,她一定会冲上去杀人……杀了那个伤了江玉暖的人!

    “退后!”江玉暖匕首一挥,挡住那个鸭舌帽男子,沉声喝:“都退后!他身上有毒!”

    江玉琛和江玉珏一左一右护着叶浣浣退后,江玉寒想上前,也被江玉暖一眼瞪的退开去。

    鸭舌帽男阴恻恻笑,扔掉双肩包,脱掉外套,叶浣浣这才发现,他的匕首、整个上身、甚至双手的指甲,都泛着一股诡异的蓝色。

    阴森森的鬼火一样的颜色,散发着诡异阴冷的死亡气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