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53番外·许我爱你如生命5
    他朝江玉暖呲了呲牙,猛然发出一声爆吼,“姓江的,都去死吧!”

    爆吼声中,他失控的野兽般朝江玉暖猛扑过去,随着他剧烈的动作,他身上有幽蓝色的粉状物,不断飘落。

    江家兄弟都知道,那是毒!

    江玉寒和江玉琛、江玉珏心里发急,不顾一切要往上冲。

    “护!”江玉暖挥舞匕首挡开鸭舌帽男,一声急喝。

    几道黑影鬼魅般出现,将江玉寒三兄弟和叶浣浣拦住,挡在危险地带之外,江玉寒左冲右突,始终无法冲出去,暴跳如雷:“你们挡我们干什么?没见我大哥很危险吗?我大哥要是少一根头发,老子剐了你们!”

    叶浣浣终于如愿以偿的看到江玉寒发怒是什么样,那样的怒火如地狱厉火一样,燃烧的整栋大厦都在颤抖。

    那几个黑衣男子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冰雕一般死死挡住他们,不许他们向前。

    眼见着幽蓝色的粉末将鸭舌帽男和江玉暖裹成一团,叶浣浣浑身冰冷,血液都停止了流动,瞠大眼睛死死盯着江玉暖的身影。

    此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他死了,她也不要活了!

    她会不顾一切冲上去给他报仇,被那个人杀了也正好……正好与他共赴黄泉,他一个人不会寂寞……

    毒虽然是鸭舌帽男带来的,但毒不认主,在侵蚀江玉暖的时候,也同样吞噬着鸭舌帽男。

    最开始的时候,江玉暖忌惮他身上的毒,离他较远,他身形一慢,江玉暖瞅准时间,厉喝一声,匕首箭直直飞出去,正中鸭舌帽男的咽喉。

    鸭舌帽男眼睛死死的瞪着江玉暖,整个眼珠已经是诡异的红色,直挺挺朝后仰倒过后,“砰”的一声僵硬的躺在地上。

    “少主!”两名黑衣男子疾步上前,被江玉暖挥手止住,“处理现场。”

    留下这一句话,他避开人群,朝贵宾通道快步走去,叶浣浣想追,被黑衣人拦住,“少夫人请留步!”

    “他……他……”叶浣浣看着随江玉暖手臂的挥动而洒落的一地纤细,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少夫人请放心,少主不会有事。”黑衣人朝她微一颔首,指挥手下处理鸭舌帽男的尸体。

    大约十分钟后,黑衣人终于肯放他们离开,江玉寒几人用光速赶到他的总裁办公室。

    浴室里的水还哗哗响着,很显然江玉暖还在冲澡。

    几个人在浴室外面急的团团转,如果不是江玉琛兄弟俩按着,江玉寒能把办公室给拆了。

    叶浣浣倚墙呆呆站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门板,似乎想要用目光将门板盯个窟窿,好让她看一眼里面的江玉暖。

    她眼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都是江玉暖挥手斩落自己手臂上那块皮肉的情形,他那般决绝,眼睫都没眨一下,手起匕首落,那么一大块皮肉便落在地上,大片的鲜血飞溅出来。

    那该多疼啊?

    每多想一次,她的心脏就更痛的痉挛一次。

    她痛恨自己的无能。

    为什么她这么没用,只能远远看着他受伤,什么都帮他做不了?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浴室里的水流声终于停了,吱呀一声浴室门打开,江玉暖缓步走出来,依旧从容优雅,只是绝美的俊脸虚弱而苍白,少了太多往日的神采。

    “怎么样?”叶浣浣扑过去,想抱他,又怕碰疼了他,脚步僵在他跟前,双手僵在半空中,手足无措,不知该怎样才好。

    “傻瓜!”江玉暖笑笑,用没有受伤的右手扣住她的后脑,轻吻了她的额头一下,顺手揉揉她的发,带她到沙发上坐下。

    叶浣浣坐在他身边,睁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眼睛一眨也不眨,仿佛怕她眨眼的功夫,人就凭空消失不见了。

    “大哥,你没事吧?”江玉寒兄弟三个都围在他身前反复询问。

    “没事!”江玉暖的语气和目光都很淡,不管是熟悉他还是不熟悉他的人,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此刻的怒气。

    双胞胎兄弟互相看了一眼,站的笔挺,噤若寒蝉。

    江玉寒垂头,双拳在身边攥紧,“大哥,对不起,害你受伤……”

    “你大哥并不介意他有没有受伤……”叶浣浣忽然轻声说道:她眼光不抬,始终盯着江玉暖,平静的说:“他介意的是……你为什么会惹上这么可怕的人!他在庆幸幸亏今天他来找你,替你解决了这个人,然后他在后怕,如果他今天没有来,你是否能处理的了,是否还能毫发无伤的站在这里……”

    她缓缓说着,抬眸看江玉寒,“他在替你担心!因为太关心,所以气你惹上这么可怕的人!你不是开公司做生意的人吗?为什么会惹上这么可怕的人?”

    江玉寒头垂的更低,惭愧的说了句:“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没有以后了……”江玉暖抬眸看他,“风雨雷电,从今天起归你!”

    “啊!”江玉寒惊呼了一声,震惊的抬头,猛然变了脸色,“……不是吧?”

    江玉暖淡定点头,“非常是!”

    双胞胎幸灾乐祸歪头看了江玉寒一眼。

    叶浣浣见江玉暖没事,一颗心放松了许多,好奇的问:“风雨雷电是什么?”

    为什么江玉寒一听到“风雨雷电”这四个字脸都黑了。

    “风雨雷电是我大哥的贴身护卫,身手一级棒!”江玉琛凑到叶浣浣耳边小声说:“最重要的是……这世界上,他们谁的话都不听,只听我大哥的!”

    说完之后,他又是幸灾乐祸的瞥了江玉寒一眼,江玉寒一张俊脸更黑了。

    “那不是很好吗?”叶浣浣不解,这样身手一级棒又超级听话的护卫,也只有手足亲兄弟才舍得送吧?

    江玉寒干嘛一副畏如蛇蝎的表情?

    “重点是我们都喜欢自由,谁也不想带着尾巴出门啊!”江玉琛耸耸肩,帅脸皱成苦瓜相,“我大哥的护卫最恐怖了,怕是以后二哥上厕所,风雨雷电都会跟着。”

    说完之后冲着江玉寒又是幸灾乐祸的一瞥,瞥的江玉寒暴走,跳起来想抽他,门一响,一个黑衣人拎着一个小型急救箱进来,走到江玉暖跟前,单膝跪地,“少主,东西拿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