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64番外·灰姑娘的水晶鞋2
    他兜里装着想要还给那个女孩儿的几百元钱,走遍了那个女孩儿所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却没有得到有关那个女孩儿的任何消息,她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凭空蒸发了一样,从此之后,不管他如何寻找,再也没有她一丝一毫的消息。

    凌寒初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一见钟情,但是他知道,总有那么一个人,你只是在偶然之间遇见了,却会一辈子忘不掉……

    “哥,你怎么还不来,你已经迟到半个多小时了,”电话那边弟弟凌寒止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央求,“哥,让你来相亲是爷爷下的死命令,我求你千万别让我为难,你再不来,高家千金就要看上我了,燝源私人会所十二楼百合厅,你快来快来……”

    挂断弟弟的电话,凌寒初轻轻叹口气,快步走向自己的车。

    ——

    燝源私人会所,乔洛洛身着一袭酒红色的旗袍站在百合厅外,柔软的丝绸贴出她曼妙动人的曲线,让青春靓丽的她又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娇媚,夺人眼球。

    她来燝源私人会所打工已经两个多月了,虽然此刻她人站在这里,可是她满脑子想着的都是等今晚的工作结束之后,赶紧回家复习,明天上午是系里的阶段考,下午要和导师做一台很重要的手术,不能马虎。

    在医大,人人都知道乔洛洛是医大的第一才女,永远的榜首第一,却没有人知道,她是用无数个夜晚挑灯夜读到凌晨,才有今天的成绩。

    刚刚进去倒水,听高家千金有意无意的抱怨今晚的主角已经迟到一个多小时。

    她向来不喜欢不守时的人,尤其那个人现在浪费的还是她的时间——燝源规定,只有自己服务的客人离开后,她收拾好屋子里所有的东西才能回家,要不然哪怕是客人待到天亮,她也要一夜奉陪。

    她已经在百合厅的门外站了一个多小时了,从刚刚她进屋倒水时听到的只言片语猜测,今晚百合厅的节目是相亲。

    她不禁有些好奇,是什么样的男人,可以让飞扬跋扈、趾高气扬的高家千金乖乖等了一个多小时,还娴静和顺一副温柔乖乖女的样子。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电梯一响左右分开,一个英挺高大的男人直直朝百合厅走来。

    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乔洛洛冲来人恭敬标准的弯腰行礼,“先生,晚上好。”

    她想等着男人进门后再直起身子,哪知道来人却停在她的身前,止步不前。

    以为又是一个借机与她搭讪的登徒浪子,她不卑不亢的直起腰身抬眸看过去,“先生,请问您是百合厅的客人吗?”

    凌寒初难以置信的盯着站在他对面的女孩儿,狂喜的感觉在一瞬之间席卷全身。

    原来,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

    他找了她那么久,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与她重逢。

    他死死盯紧她,目光狂炽。

    已经三年过去了,她却似乎还是三年之前的样子,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儿,依然没有长大。

    只是那头飘逸漆黑的长发现在在身后高高的挽起,显得脖颈更加的修长优美,稚气未脱的精致五官如巧笔描画,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

    “先生,请问您是百合厅的客人吗?”尽管站在她对面的男人好看的要命,乔洛洛对他过份狂热的眼神还是感到几分厌恶。

    她知道自己长的漂亮,所以她更讨厌别人一见面就用这种花痴的眼光看她,尤其是在燝源这种娱乐休闲的地方。

    “是,我叫凌寒初。”凌寒初傻傻冒出一句话。

    他这辈子的表情都没像此刻这样白痴过,他实在不知道该怎样抑制此刻过分激动的心情。

    他心心念念喜欢了三年的女孩儿啊,居然就在这里又相遇!

    见凌寒初一瞬不眨的盯着她,乔洛洛有几分不悦,但是她需要这份工作来养活她和弟弟,所以她只能不动声色的把百合厅的房门打开。

    “请进!”乔洛洛再次做出躬身请的姿势。

    卑微如尘的姿势让凌寒初紧紧蹙起了双眉,一颗心竟仿佛被什么硬生生撞击着一般难过。

    “大哥!你总算来了!”

    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凌寒止就三步两步的冲上前来把他拽进屋子里去。

    “上菜。”凌寒止吩咐乔洛洛。

    乔洛洛优雅关门,阻隔了凌寒初紧紧黏在她身上的目光。

    “大哥,我介绍一下,这是高美琳和她的妹妹高美娴……”

    凌寒止的话凌寒初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对不起,我先出去一下,失礼了。”

    凌寒初打断凌寒止的话,在众人错愕的眼神中留给了他们一个刚毅的背影,快速的消失在房间内。

    尽管知道她一会儿就会回到这里,但是患得患失的心情还是让他迫不及待的追了出去。

    他想和她单独谈一谈。

    三年的时间,相思已成狂,他不想再耽误接下来的每一个瞬间。

    ——

    乔洛洛离开百合厅,准备上菜,突然对面跑来一个醉汉,直直朝她撞过来,她脚上穿着的十几厘米高的高跟鞋实在没办法保持平衡,一趔趄,朝右侧房间的雕花木门上摔去。

    木门没关紧,身体推动木门,乔洛洛往里面包间摔过去,身体着地时尖锐刺骨的疼痛从小腿袭遍全身,她生生吸了口凉气。

    “哟,这不是燝源的镇店之花吗?这是给爷行的什么大礼?”

    一阵猥琐的嬉笑从头顶传来,乔洛洛抬眸,最先看到的是一双锃亮的皮鞋,然后是昂贵的品牌休闲装,最后是一张油光满面的年轻面孔,脸上还有一双格外惹人厌的眼睛。

    那人抓住乔洛洛的手臂,把她提了起来,乔洛洛一把把他的手甩开,退后一步,“对不起,我是被别人撞倒的。”

    “呵!想上爷的床直说就行,找什么借口?燝源的镇店之花,爷请还请不来呢,哪有往外推的道理?”

    乔洛洛闻到他身上扑鼻而来的酒气,不愿意与他啰嗦,转身想走,却被那男人死死的拽住手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