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67番外·灰姑娘的水晶鞋5
    凌寒止苦着脸附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让我查那个乔洛洛是谁家的女儿,我查了,对方告诉我是乔雄飞家的千金,我就找人找了乔雄飞,说你要和他女儿相亲……我怎么知道乔雄飞居然有两个女儿……”

    凌寒止擦着额头的冷汗,瞥了一眼端坐在他们对面笑的千娇百媚的另一位乔家千金乔诗语。

    这乌龙闹得,那位乔家大小姐直到现在还以为这次相亲的对象是她呢,不知道一会儿要怎么承受从天上直直摔到地下的感觉。

    凌寒初脸色冰冷的坐在那里,任那位乔家大小姐怎样巧舌如簧、怎样百般甜笑套近乎,他连嘴角的微微一丝笑意都不肯施舍。

    好在凌寒止一向性格爽朗,和煦阳光的言谈笑容,令人如沐春风,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对他充满好感,这才不至于冷场。

    就在凌寒初等的心急如焚的时候,客厅的大门忽然被打开,一身素净长裙的乔洛洛推门进来,只是瞥了一眼屋里有陌生人,她甚至没有看清楚是谁,就低下了头躲避,有些羞怯的神态。

    “这是我的二女儿,现在正在医大读研究生。”乔雄飞做出一副好父亲的模样,对乔洛洛露出亲切的笑容,“洛洛啊,快过来见见凌家的两位少爷,他们是来和你姐姐相亲的,说不定以后我们两家就是姻亲了,呵呵!”

    乔洛洛垂眸冲凌寒初兄弟两个点点头,沉默无言的乖巧走过去,坐进最角落的位置里。

    凌寒止奇异的看着乔洛洛。

    这还是昨晚在燝源见到的那个服务员吗?

    她和昨晚不一样了!

    昨晚的她,孤高清傲,冷的就像是天山顶上那朵最难攀折的雪莲花。

    而此刻,她卑微怯懦的缩在最不起眼的角落,从头至尾都低着头,一言不发。

    凌寒初明亮的双眸一瞬不眨的盯着乔洛洛,“你叫什么名字?”

    三年前,她只告诉他叫“洛洛”,不知道她的全名,成了他找到她的障碍,时至三年,他才可以重新遇到她。

    问话的声音有些熟悉,乔洛洛飞快的抬眸瞥了一眼,愣住。

    是昨晚帮她解围的那个男人!

    一身笔挺的军装、亮闪闪的麦穗一星,这就是上午乔诗语和她炫耀的要来乔家相亲的那位又帅又年轻的过分的少将啊!

    乔洛洛看着凌寒初肩上的麦穗一星有些晃神,为什么有人可以完美到这种程度?

    “你叫什么名字?”凌寒初盯着她,目光灼灼,锲而不舍的问。

    “乔洛洛。”不喜欢满屋子的视线立时都集中在她脸上,乔洛洛往沙发里面缩了缩。

    “你多大?”少将大人不准备放过她。

    “二十岁。”乔洛洛抿抿唇角,垂眸掩饰着眸中的不耐烦。

    他不是来和乔诗语相亲的吗?

    为什么要纠缠她?

    二十岁……还好,已经到了法定可以结婚的年龄了!

    “乔洛洛……我们结婚吧!”凌寒初悄悄在身侧握紧了拳,手心里沁满了冷汗。

    三年前,他孤身一人深入贩毒组织,以一敌百面对荷枪实弹的时候,他都没有像此刻这样紧张。

    她……会答应吗?

    哐当!

    乔雄飞刚刚拿起的茶杯又摔回茶几上,睁大了眼睛,“凌军长,你不是来和诗语相亲的吗?”

    “乔总裁,我是说要和你的女儿相亲,难道你只有乔诗语一个女儿吗?”凌寒初看向乔雄飞,目光犀利清冽如剑。

    虽然不知道乔洛洛和乔雄飞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凌寒初看得出乔洛洛在这个家里几乎没什么地位可言,如果乔雄飞还当乔洛洛是他的女儿,凭乔雄飞的家世地位,乔洛洛又怎么用得着去燝源打工?

    “呵呵……呵呵……”乔雄飞被凌寒初的目光盯得噤若寒蝉,竟只顾着擦着额上的冷汗尴尬的笑,连问题都回答不出来了。

    乔诗语眼见到手的好事就要被乔洛洛抢了去,再也装不出温柔娴静的样子,情绪激动,噌的站起,“凌军长!你千万别被乔洛洛那副单纯的像洋娃娃的外表给骗了,她就是我爸爸流落在外面的一个野种,没风度没气质没教养,除了有一副漂亮的脸蛋,她什么都不是……”

    “够了!”

    凌寒初低沉一声喝,让乔诗语的话戛然而止。

    乔诗语颤抖着双唇,精致面容上铺的粉末像墙壁上的灰尘一般扑簌簌的跌落。

    “我说的都是真的……”想到乔洛洛有可能马上就成为军长夫人,骑到她的头上,她不肯放弃最后一丝希望,“她还被人退婚过,是别人扔掉不要的破烂货,您是一军之长,娶了她会……”

    “我同意嫁给你!”

    乔洛洛清甜的嗓音打断乔诗语的疯狂,乔诗语瞳孔瞬间缩紧死死的盯紧她。

    “你刚刚是说要娶我吗?”

    乔洛洛平静的看着凌寒初,目若清泉,面色如常,波澜不惊的语气就仿佛在谈论今天的天气如何一样。

    “如果刚刚你是说,你要娶我的话,那么,我同意!”

    010给我一个理由

    看到乔诗语吃瘪的样子,乔洛洛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她冲乔诗语挑起一侧嘲讽的唇角,将目光移到凌寒初的脸上,“凌军长是不是?既然我们要结婚,那请到我的房间里和我谈一下细节吧。”

    看着自己的哥哥随着乔洛洛离开客厅,凌寒止完全傻掉了。

    就……就这样?

    ……

    凌寒初打量着乔洛洛的房间,心头抑制不住的酸楚。

    这只是楼梯下的一个狭小的储物间,进门的时候他甚至要低着头,以防门框碰到他的额头。

    房间里堆满杂物,只有房间尽头摆放着一张又小又破的木床,床头上摆放着一摞整齐的书本。

    “对不起,凌军长,让您见笑了,”乔洛洛不卑不亢的看着凌寒初,既没有了刚刚面对乔诗语时的犀利,也没有了刚刚进门时的卑微,目光明净如月,清亮的声音如山间叮咚吟唱的泉水,“我想知道,您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