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68番外·灰姑娘的水晶鞋6
    凌寒初看着她,黑亮的眼眸不再锐利,溢满淡淡的温柔。

    “因为……你是我的‘对不起’女孩儿!”

    无比温柔的话语,蕴藏着深沉的情愫,让乔洛洛茫然的睁大了眼睛。

    凌寒初确信,她已经完全不认识他了。

    因为,三年前,他被打的脸上红肿青紫交叉,色彩斑斓的像个调色盘,双眼上各自套着一圈乌眼青,嘴巴肿成了两条香肠,可以媲美东成西就里的欧阳锋。

    身上的衣服衣衫破烂,染满血渍,比街上的流浪汉还要肮脏狼狈。

    直到现在他都在想,那女孩儿一定是有一颗比水晶还要透明干净的心,才敢把那样的他带回她一人独居的家里悉心照料。

    这几年,他一直在担心,像她那样一个滥好人,要怎么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生存?

    他开始觉得找到她、把她娶回自己身边,照顾她一辈子,成了他不可推卸的责任。

    很荒谬的感觉,但是那么强烈、那么真实,比以往任何的愿望都来的执着热忱。

    他要娶她!

    一定要娶她!

    而她此刻,近在眼前。

    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接受他那个接近荒唐的说辞?

    他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说出三年前的事情,乔洛洛却抢先开口了。

    “凌军长,我想您是误会些什么了,”乔洛洛按着自己的思路说下去,“如果您觉得我是个温柔、柔顺的乖乖女,嫁给您之后,可以任您捏圆搓扁、忍气吞声不敢言语,那您就错了……”

    她的声音如流水一样又快又冲,“凌军长,您是一位军人,所以更不应该以貌取人,我虽然长的很柔弱,但是我性格尖锐、强势、乖张、小气、善妒、毒舌、奸诈、狡猾、易发怒、小心眼……”

    凌寒初无语了。

    她这是要把全世界的贬义词都放到自己的身上吗?

    所以……她其实是不想嫁给他的,要不然,哪有人向别人这样推销自己!

    “没关系,”凌寒初的眼中有明显的笑意,“身为一名军人,最重要的素质就是坚强、坚韧、坚忍,你的一切缺点我都可以长期忍受。”

    “呃?”乔洛洛睁大迷茫的双眸看他。

    是她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她都把自己形容成这样了,他还要娶她?

    “不用怀疑,”他眼中微笑的涟漪渐渐扩大,“我要娶你!就是你!只是你!”

    那双眼眸充满温柔,无比真诚的看着她,里面藏满她看不懂的热烈情愫,唇角挑着淡淡的揶揄,似乎一眼看透她在故意贬低自己、逼他放弃她的小花招,让她一瞬之间红了脸颊。

    她捏住自己的衣角,有些局促,“凌军长,我知道我长的还不错,但是你不应该以貌取人,我真的是一个很麻烦的女孩儿,娶了我就代表你娶了一堆的麻烦,您是一军之长,凌家是世代名门,我不想给您带去任何困扰。”

    在L市,凌家这样的豪门望族,乔洛洛想不知道都难,更何况凌寒初还是和顾乐天齐名的L市四少之一。

    他凝视着她,眼波温柔而深邃,一双大手落在了她的头上,轻轻揉了揉她一头乌黑的长发,“相信我,我认识最真的你……”

    他坚信,不管如今她为了生活披上怎样的外衣,三年前的她是最真实的她,他曾经看到过她最真、最干净的灵魂。

    “你?你不会知道真实的我是如何的……”乔洛洛黯然垂眸,微微叹息。

    这三年,她活的无比虚伪,为了生活,她努力扮演各种角色,在弟弟面前是强大的保护者,在校园是冷冰的天山雪莲,在家里是卑微的粉末。

    自从妈妈去世后,她再也没有做过真实的自己。

    真实的她笑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她已经忘记了……

    “相信我,我会保护你,我会为你建立一个家,我会成为你坚不可摧的避风港,我会让你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做最真实的自己,所以……嫁给我!”他的声音低沉有力,在狭小的空间微微回荡,动听如亘古不变的誓言。

    乔洛洛抬头凝望他。

    高大完美的身躯,帅气迷人的脸庞,刚毅十足的男人味儿。

    说不动心是假的。

    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女孩儿面对这样的男人可以心如止水?

    片刻后,乔洛洛垂眸。

    依照她在乔家的地位,早晚会成为乔家利益联姻的牺牲品,如果是那样,倒不如干脆嫁给眼前这个男人,最起码,他是个军人,听人说,军婚是不能离的,她不想再步妈妈的后尘,成为某人头也不回、弃之而去的前妻!

    “好吧,”乔洛洛轻轻点头,“我有几个要求,如果你可以满足我的话,我就同你结婚。”

    凌寒初用力点头,甚至十分期待的等待她的要求,只要是她想要的,他会尽一切努力去满足。

    “我还有一个弟弟叫乔然,他现在正在读高中,我希望你可以向乔雄飞提出做他的监护人,我们结婚之后,平时我弟弟住校,他放假的时候,要和我们住一起。”

    让他做她弟弟的监护人,这是直接要与乔家划清界线吗?

    还有,凌寒初注意到她居然直呼自己父亲的姓名,叫她父亲做“乔雄飞”,看来她与他父亲的矛盾,远比他想的还要复杂。

    “好,没问题。”

    尽管心里存着种种疑问,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

    “还有……”想到即将要说的问题,乔洛洛别扭的垂眸,偏过头去,连耳根子都在发烫,声音也越发的小了,“我希望你能尊重我,在我不是自愿的情况下,不能强迫我和你有过分亲密的举动,我知道,如果我真的和你结婚,我有那样的义务,但是我们昨天还是陌生人,关系发展的太快,我没有办法接受……”

    乔洛洛害羞的搓着衣角,清纯可爱的模样让凌寒初怦然心动。

    他温柔笑望,柔声说:“我知道,关于这方面我绝对不会强求你,我们可以慢慢来,我不急。”

    他只是迫切的想要将她小小的身躯名正言顺的纳进怀中,为她撑起一片晴朗的天空,迫切的想要成为她最安全可靠的避风港,迫切的想要和她的灵魂合二为一,他最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她的身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