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不过,正如同他所说的,他一定会让她后悔的!

    一定!

    用过早餐,栾秋末把青柠叫进了书房。

    “我只给你两个选择。”他坐在宽大豪华的座椅上,睥睨一切的神态。

    “少爷请讲!”她不卑不亢的看他。

    “第一,我给你一张空白支票,数额你可以随便填,我还可以答应你三个条件,只要是我力所能及可以办到的,我一定照办。第二,我娶你,但是会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不会大摆酒席,更不会昭告天下,即使在名义上,你也只是我栾秋末一个人承认的妻子,在其他人眼中,你还是那个微不足道的的厨娘,”栾秋末顿了顿,语音轻快的说:“哦,对了,我还忘了一项……我会和你办理婚前财产公证,我的钱,不管是我活着,还是我死了,你一分也得不到!”

    说完之后,他淡淡看着她,他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聪明的人,都应该知难而退了吧?

    哪知道,她丝毫也没有犹豫,就说出了她的答案:“我选第二个!”

    栾秋末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森寒冷幽,“你确定?”

    “我确定!”她坚定的点头,“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我和你之间的那本结婚证!”

    他幽幽注视了她很久,忽然邪恶的勾唇,轻悠的话语,却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味道,“结婚证是吗?我知道了,但是……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第二天,青柠正窝在她的小屋里研究菜谱,栾秋末忽然推门进来,将手中一个精致的小匣子塞进她的怀中。

    “你给我听好!你要给我仔细的、完整的保存它,要是它有一丁点儿的损坏,我就让你下地狱!”栾秋末嘲讽的看着她,声音冷的像是千年不化的寒冰。

    他转身出去了,青柠莫名的低头,打开手中的小匣子,匣子的底部,平整的躺着一个小红本子,青柠美丽的眼眸因为小红本上的三个字而瞬间瞠大——那上面,清晰的写着三个烫金大字“结婚证”!

    她颤抖着手,小心翼翼的将结婚证从匣子底部拿出来打开,当她看清楚结婚证上的照片和名字时,她呆愣了几秒,哭倒在床上,泪水狂流。

    这本结婚证上贴着的,居然是电脑合成的栾秋末和她十五岁时的照片,而结婚证上的名字也是栾秋末和她的名字……

    男方:栾秋末

    女方:青柠

    ……

    哭了一会儿,青柠坐起身来,视如珍宝的盯着手中的结婚证。

    结婚证上的照片,一定是用她十五岁时学生证上的照片合成的,照片上的她一脸青涩稚嫩,微微扬着唇,眼中都是幸福的笑意……

    她的目光在她和栾秋末的照片、名字上长久的流连,指尖一次又一次小心翼翼的划过照片上栾秋末那张俊美无俦的脸……

    这就是天意吗?

    昨晚她还在为要用这样平凡的样貌、要用小柠这个名字和栾秋末结婚而遗憾,现在……

    真好……

    青柠将结婚证捧在心口,又哭又笑……

    现在,真的别无所求了呢……

    她捧着那张结婚证一直看一直看,直到惊觉快到了晚餐时候了,她才将结婚证珍而重之的藏好。

    餐厅里,青柠小心翼翼的把四菜一汤在栾秋末面前摆好,然后肃立在他身侧,准备随时为他服务。

    栾秋末睨她一眼,她双目红肿,显然刚刚哭过的样子,莫名的,平日里的珍馐佳肴在今天失去了原有的滋味,栾秋末的心里有些烦躁,好像……他欺负了这个小厨娘!

    原来想用萧幻幻的名字和照片,但是萧幻幻已经是江逸帆的妻,他不想玷污了她,即使是做假,也不想再轻薄他一丝一毫。

    于是,他想到了青柠。

    栾青柠,栾家的养女,曾经是这世上他唯一的温暖,只可惜,他没用,被他给丢了,遍寻不到。

    栾秋末夹了一口菜,味同嚼蜡。

    “少爷,今天的菜不合您的胃口吗?”青柠担心的问。

    栾秋末放下手中的筷子,盯着青柠看,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厨娘他越来越看不透了。

    他原本以为,在她看到那本结婚证之后,她会撕掉她的伪装跑到他的面前大喊大叫,会指责他的欺骗、会再和他重新谈一次条件。

    他已经想过,毕竟他要了她的清白之身,她提出来的一切的条件,只要是他可以满足的,他一定满足,却没有想到……

    “不恨我吗?”他屈指敲着餐桌,心里烦躁的厉害。

    “恨?不!”青柠摇头,飞快的回答:“我不恨您!我……爱……你!很爱很爱!”

    这一次,青柠没有使用敬语“您”,而是用了“你”……

    虽然她不能告诉他,她就是他用整个生命在爱着的那个青柠,可是她还是想誓言一般宣告——她爱他!很爱很爱!

    “我爱你!”青柠垂下眼帘,长长的眼睫掩下珠泪盈眶的美眸,“所以,少爷不用顾念我的感觉……就现在这样……我觉得很……完美!”

    栾秋末的深邃的目光探究的在她身上梭巡——这是真实的她吗?

    她是传说中的那种,只要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幸福,她就会幸福的人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她不是应该像传说中一样,他不肯娶她,她就独自一人黯然离开,在某个角落里默默地看着他,祝福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吗?

    “如果你这么伟大的话,为什么不干脆离开呢?”栾秋末又给了她一次机会,“你听好,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开口,你想要的,我都可以满足你!”

    “对不起!请原谅我这一点点的自私,”青柠低着头,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落眼角,“我就想要现在这样!就这样……挺好!真的!”

    就这样……真的……挺好,挺好!

    虽然她不能以他妻子的身份和他一起站在世人面前,可是那本结婚证上写的是她“青柠”的名字,别的女人休想占据,他的原配妻子是青柠,是她青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