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86番外·陌上花开8
    “你是痴?傻?冥顽不灵?还是心机莫测?你难道没看出来吗?就现在这样,你什么也没得到!那结婚证上写的是我别人的名字,不是你的!”栾秋末拍案而起,抓住青柠的双肩用力的摇晃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恼怒些什么。

    “不!你不会懂的!”青柠望着他,凄然一笑,“我已经得到了一切!得到了……我这辈子可以得到的一切!”

    她爱栾秋末,栾秋末也爱她,虽然不是男女之爱,只是兄妹之爱,但她毕竟已经是这世上栾秋末唯一的爱的人,这一切都已太完美。

    可是,明明是世上最完美的一切,却被北冰夜变成了世上最凄惨的一切,再也掩不住心中的悲愤,青柠夺路而走,心里已经用刀把北冰夜砍了千遍万遍。

    栾秋末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的背影,完全也搞不懂她到底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这个小女佣所做的一切,都不能用常理来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了呢?

    出乎栾秋末的意外,日子竟然就这么平静的过了下去,和往日里没有什么区别,青柠仍然住在佣人专用的小屋里,尽职尽责的履行着她厨娘的职责,恪尽职守、严守本分,看不出和以前有任何的区别。

    倒是栾秋末自己,每次看见肃立在他身侧伺候他用餐的青柠,他都会不能自已的想起那一夜那窈窕的身段儿,那滑腻的肌肤,那一夜的疯狂旖旎……

    他总会用探究的目光看她,他不相信青柠肯就这么白白让他占去清白,什么都不做,他笃定青柠一定在等待着什么合适的时机,直到有一天……

    这一天,栾秋末情绪特别好,平时那样冷漠的人,今天唇角居然挂着隐隐的笑意,从他和九儿的谈话中,青柠知道,是栾秋末的姨妈郝雅,和他姨妈家的表弟墨砚,要从国外回来了。

    栾秋末的母亲早逝,郝雅是栾秋末母亲那边唯一的亲人,所以他十分敬重疼爱他的姨妈。

    青柠躲在窗帘后面,看着九儿开车载着栾秋末走了,知道他们是去机场接郝雅和墨砚了,她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动,一双手在胸前攥了又放开、放开又攥上,焦急的等待着。

    她有多久没见到栾秋末,就有多久没有见到郝雅姨妈了,她好想她,郝雅待她和亲生女儿没什么两样,甚至对她比自己的亲生儿子还好,因为她总是说,儿子要穷养,越严厉越好,而女儿要富养,越娇惯越好,她就是在郝雅毫无原则的娇惯之中长大的……

    青柠一直在房间里来回的转圈,气愤墙上的闹钟为什么转的比蜗牛还慢……

    就在她第无数次扒着窗口往外望的时候,终于看见栾秋末的汽车缓缓从外面驶进来,她眼睛也舍不得眨一下的看着外面,终于看见栾秋末从副驾驶室里下车,然后走到后面把后面的车门打开,把手臂搭在车顶上,然后……她看见郝雅从汽车里缓缓走了下来。

    看到郝雅的那一刻,青柠的眼睛顿时湿润了,朦朦胧胧的看不清郝雅的样子,她连忙抹了一把眼睛,擦干脸上的泪,想努力看清楚,可是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落下来,怎么也擦不干净,她抽泣着、哽咽着,把拳头塞进嘴里才能阻止自己哭出声来。

    泪眼朦胧中,她看见墨砚也下了车,和栾秋末一左一右陪在郝雅的身边,走进了客厅里。

    她的大脑中一片空白,她只有一个想法——她要见姨妈、她要见姨妈、她要见姨妈!

    就那么流着泪,她疯狂的跑了出去……

    青柠跑进客厅里的时候,栾秋末和墨砚正一左一右陪着郝雅走进来,青柠满脸是泪的看着郝雅,浑身颤抖、唇色苍白,她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着逐渐走近她的郝雅。

    比起五年前,姨妈消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想起白须的话,他曾说过,姨妈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受尽病痛的折磨,可是这些年,她却一天也没有在她膝下尽孝,这些年,姨妈真是白疼了她……

    青柠越想心里越难过,觉得大脑缺氧一样,有些迷迷糊糊的,本能一般,她神思恍惚的迎着郝雅走过去,浑浑噩噩的看到栾秋末冲过来拽住她的手臂冲她低吼些什么……

    青柠努力的看着栾秋末的嘴唇,想要听清楚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可是她的头脑越来越不清楚,她只是模模糊糊的听到栾秋末似乎在说:“我姨妈身体不好,不许你打扰她休息!”

    在她倒下去的那一刻,青柠忽然明白——栾秋末以为她冲出来,是为了向郝雅告状,告他酒醉之后玷污了她的清白,好让郝雅为她做主。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她心里疯狂的喊着,可是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最后,终于变的漆黑一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青柠从昏睡中醒来时,她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郝雅那双温柔的眼睛,恍惚间,她还以为是回到了五年前,她并没有被北冰夜绑架、她依然还是陪在姨妈的身边。

    那时的她,冬天喜欢赖床,谁也叫不醒她,姨妈就亲自到房间里来叫她出去吃早饭,那时,姨妈就是用这么温柔的目光看着她、哄着她:“柠儿,起床了,再不起床早餐就凉了。”

    她就撒娇的爬进姨妈的怀里,抱着姨妈的脖子晃……姨妈的怀里好柔软、好舒服啊,还有淡淡的清香……

    “姨妈……”怔怔的看着郝雅,青柠眼睛一闭,两行晶莹的珠泪滚滚落下。

    她的声音细不可闻,郝雅没有听见她说什么,但她还是温柔的握住她的手,轻声说:“孩子,阿姨知道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既然你已经有了秋末的孩子,我一定会让秋末娶你,我绝对不会让孩子做一个无名无分的私生子!”

    “什么?您说什么?”青柠霍然从床上坐起,满脸惊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