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794番外·双胞胎之爱的争夺战4
    ( )

    “哥!我求你了!算我求你!你走啊!走!”被他护在身后的少年嗓子都哑了,字字血泪。

    “闭嘴!”少年冷冷开口:“除非我死!”

    云层飘开,原本皎洁的月光又亮了几分,许念瓷看清楚了那两个少年的脸。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虽然沾染了稍许血污,依旧可以看出那两张脸是多么的出色。

    一模一样的出色!

    ……是对双胞胎!

    居然是对双胞胎!

    有了几分醉意的许念瓷顿时愤怒了!

    凭什么?

    凭什么别人家的双胞胎就能这样手足情深,相亲相爱,她的双胞胎姐姐却要时时刻刻诋毁她、算计她?

    老天怎么可以这么不公平?

    怎么可以!

    她愤怒了!

    整个人像是要被怒火烧着了!

    她啪的一声扔了手中的酒瓶,风一般朝那帮黑衣人旋过去。

    利落的抬腿冲拳,每一招都招呼在那些黑衣人太阳穴和命根子等致命的地方,绝不拖泥带水,只要被她挨上,一招放不倒,两招绝对站不起来!

    转眼间,十几个黑衣人被放倒大半,领头的那个,见再纠缠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打了一声呼哨,剩下的人转身狂奔,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琛,感觉怎么样?”江玉珏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半跪下去,低头检查江玉琛身上的伤。

    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他基本没有受伤,只是中的迷药太多,手脚没力气,才一动也动不了,他这才松了口气,身子一软,噗通一声坐在地上。

    他也中了迷药,只不过比江玉琛中的少一点,刚刚他全凭着骨子里一股狠劲儿才能维持着,现在心神一放松,就像咬牙跑完了一万米,摔倒在终点线上,浑身瘫软,再也提不起一分精神。

    他喘息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般,想起站在一边的许念瓷,“对了,谢谢你救了我们,我们……”

    “不用谢我……”许念瓷冷冷的打断他的话,眼睛亮的惊人,“我之所以救你们,是没安好心,你不用谢我……”

    “呃?”

    江玉珏一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寒光一闪,许念瓷将一把匕首横在江玉琛脖子上。

    江玉珏双拳猛的攥起,刚刚放松了一些的神经,瞬间紧绷,“你想怎样?”

    许念瓷勾唇,“我今天心情不好,只想救一个,你们两个必须死一个,你自己选,你死,还是他死!”

    她的心被仇恨和愤怒蒙蔽,她就是看不得他们兄弟情深的样子。

    凭什么?

    凭什么他们就可以这么兄友弟恭,她就要那么凄惨?

    她不许!

    假的!

    都是假的!

    一切都是假象!

    生死面前,她不信没有人不为自己!

    “为什么?”江玉珏皱眉。

    借着月光,他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女孩儿。

    很漂亮!

    如烈焰般耀眼的漂亮,美的娇艳,美得嚣张。

    尤其那双漂亮的眼眸,亮的惊人,像淬了漫天的星光,只是那么美丽的眸子里,凝着浓浓的怒,深深的伤,充斥着想要毁灭整个世界一样的疯狂。

    她手中的匕首紧紧抵在江玉琛的脖子上,紧的一缕血丝顺着江玉琛修长的脖颈流下来。

    江玉珏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他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因为她的理智已经被愤怒和仇恨燃烧殆尽,她的眼睛里只剩毁灭一切的疯狂!

    “小姑娘!”他看着她,尽量把声音放轻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如果你坚持的话,你放过我弟弟,我的命给你!你是我们救命恩人,我们两个的命都是你救的,你只要一条命,还是我们赚了,不过,我还是想说,什么事都有解决的办法,何必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我想,你也许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你可以说出来,也许我们可以帮你!”

    “这是谈判专家那一套吗?你警匪片看多了吧?” 许念瓷讥讽的扬唇,“省省你那一套吧!说什么也没用,没什么别的原因,我就是看不得别人好,就是想看别人难受,我就是心理变|态,你能把我怎么样?”

    她的匕首又往江玉琛的脖子上用力抵了抵,轻蔑的笑,“看到没?说什么都是假的!你哥哥也是惜命的人,他巴不得我现在立刻宰了你,以后这世上就没人和他长着一模一样的一张脸了!你知道这世上时时刻刻有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是多恶心的事!他不会救你的,不管他怎么做,他都只是摆摆样子,他最珍惜的,永远是他自己的命!”

    “你胡说什么,疯丫头,你要杀你就杀我好了,哪这么多废话!”匕首就抵在江玉琛的脖子上,锋利的刀刃离他的大动脉那么近,许念瓷手一抖,他就有可能被割破大动脉,可他一丝惧色也没有。

    他不害怕,江玉珏却吓的心脏都不跳了。

    他看的出,许念瓷喝醉了,不但浑身的酒气,酒意正一点点上头,她的理智也在进一步失控。

    “你别动!”他摇晃的站起,往下压了压双手,缓声说:“你挪一挪匕首,你的匕首离他的大动脉太近了。”

    “我是故意的!”许念瓷娇媚一笑,“我把匕首放在他大动脉上,你才不敢冲过来救他,或者你快点冲过来救他,我帮你宰了他,这世上再也没有和你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了,多好!”

    这样说着,她忽然一把揪住江玉琛的头发,匕首作势往前送。

    “别动!”江玉珏吓的脸色惨白,呼吸都停了,“好!你放开我弟弟,我赔命给你!”

    他看着许念瓷,弯腰从地上摸了一把匕首。

    “不要!哥!”江玉琛剧烈的挣扎,激动的狂喊:“你疯了吗?事情是我惹上的,是我蠢,要死也是我去死,你快走,走啊!”

    刀锋就横在他的大动脉上,他却不管不顾的拼死挣扎,如果是平时,许念瓷一定会佩服他这份勇气,可是今天不行了,她的理智都被仇恨和愤怒烧光,而且醉的厉害,脑袋里乱成一团,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拆穿这对兄弟的丑恶嘴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